以为只能打60个字所以简短的发了一段,现 6个回答

2015-07-02 517 阅读

以为只能打60个字所以简短的发了一段,现在细细说一说我的状况吧。
我原来性格有点内向,也有点自卑感,很多事情都喜欢埋在心里。后来性格有些许活泼了,自我调节能力慢慢增强,但有时候还是会很难受。
事情发生在一年前,父母离异一年半,母亲通过网络找到一个对象。交往一段时间就往家里带。开始问我的意见,我最初是强烈反对的,我妈说我反对那男的来家里她就出去。我想了想,因为我不认识他,一个陌生男人住家里多少有点抵触,但后来发现她态度那么强硬,我想想也并不是不接受她交往,就同意了,出于自我保护,让他来家里的前提是给我的卧室装上锁。
那年我初二,从小到大父母都不是特别关心我的学习,对我的管束非常松,但还好我成长的还健康,所以到初中也没有很明显的叛逆期。后来父母闹离婚,因为父亲出轨。母亲因为我的淡然态度很窝火,她说别的孩子听到父母离婚反应都很大,但我却连跟我爸谈话都不重视。其实我不是不在乎他们离婚,只是那时还小,面对这种情况,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劝解。打骂小三?我做不到。以死相逼他们在一起,我更认为这是不理智的。我也不知道那时是理智还是自私,我尽量不受他们影响,努力不让学业退步。我仅有几次跟他交谈,但他鬼迷心窍,谁的话都听不进。我认为,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再怎么扯都扯不回来了。弟弟一岁未满,母亲以为用家庭可以挽回他,但他心已定,母亲说只要他能回家睡觉,她能容忍他在外面找别的女人。父亲说她这样没有意义。后来有一次母亲出门找父亲,回家的时候几个月的弟弟被被子盖住鼻子差点窒息,那天母亲闹着要跳楼,我哭着拖住她,和赶回家的父亲吵了一架,说了很多话。现在想起来,即便是那时候,我觉得家庭的伤害对我来说都没有那么大。之后父亲因为收非法铁被抓去劳教一年,期间母亲很辛苦,开着小店,虽然请人带弟弟还是很辛苦,这些苦我都在旁边看着,这也是我之所以对她找对象都没太大抵触的原因,她确认太苦了。
父亲劳教的一年是我内心最平静的一年,就这样我度过了紧张的初三。中考成绩也不错,高中进入重点班。
高一的时候父亲回来了,本以为能好好生活,谁知他又和那女的一起,说她是真心想和他过日子,母亲经过一年的时间也看淡了,我在期间也开导她,很多时候都是讲了两个小时一点作用都没有,也很多时候都是我开开心心从学校回来又见到愁眉苦脸的她高兴化成泡影。那时候我们都过得很辛苦,后来他们离婚了,带两个孩子,父亲净身出户。
高一下半年,母亲接触过几个男的,都因为弟弟谈掰了。后来就找到现在这个,听我妈的转口说这男的以前是个几百万的富翁,现在亏本了,女朋友因为他没钱所以跑了,他50岁,说不想再折腾了。那时候我并无太大抵触心理,只是希望大家都好好生活。他最初跟我妈在一起时说不会赖在我家的店,会出去找工作,哪怕帮别人开车也去。可见这个男人有多会粉饰自己。之后他并没有如他所做的那样,而是在我家店里做事。母亲说需要人帮忙,于是他们就合力开店。他最初早上还会给我叠被子,那时我是很感动的。再而他对我妈也好,对店也尽心。因为性格内向我不太主动和人交流,他也不会主动和我说话。但我内心是希望他俩都好。
直到有天我上厕所听到他对我的谩骂。
太难听了,太伤人了,外表客客气气,私底下对人轻嘲热讽,从此我算是看透了他。当时我妈就在旁边,听着他说,仿佛在看我的笑话。
那天我从厕所出来,一声不吭,招呼没打就直接回家了。到家越想越难过,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哭。这是第一次。
之后我发现,这个男人从来不会在人眼前说些什么,他习惯背后嘲讽。我妈便正面借他的口质问我种种事情。其实都是小事,但堆积起来我便非常抵触,继而看透那人的虚伪。那段日子正好初升高,高中很多的科目难度加大,我成绩出现很大波动,初中为化学课代表,高中第一次化学测试就不及格,最擅长的数学也遇到很大的瓶颈。心里很难受,每当跟母亲倾诉时她都以“这种事情我也不清楚”来搪塞我,父母一向不关心我的学习,尤其母亲,认为这些东西无论如何她都搞不懂。之后文理分科,再之后决定学艺术,一切都一切我都默默承担,自己找艺校,自己考虑文理哪科更适合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决定。尽管早已习以为常,但内心还是渴望有人能关心一下,哪怕是问问今天考试怎么样,鼓励鼓励,但都没有。那是我最暴躁的一年,高一下学期至高二上学期。因为母亲的不关心和不理解感到愤怒和不解,有时候说话也比较冲。于是那男人骂我没教养,说的很难听。之后又是什么“不要靠别人,养了个白眼狼”之类。。每次骂我我都一个人躲在家里哭,然后自我调节好第二天开开心心去上课。。我从不和人说这些,即便是身边的好朋友都不知道我父母离异。不是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是不希望把一些坏情绪带给别人。因为维护家庭,即便是对那男的恨之入骨,我也没有过多反抗,直至一次爆发,互相对骂,大家都撕破了脸。每次吃饭的时候大家各说各的,他即便指责我也从不对着我说话,眼睛盯着我妈,好像我是颗毒瘤。至此我对他再无好感。中间发生了许多事,处于维护家庭我都默默承受。母亲知道我俩的关系,但她只是沉默,我就在这样的环境下抗打击力一点点增强。
有时候他们两也经常吵架,直到今年初一,我妈口口声声跟我说不能再容忍他的脾气,说不是因为我的原因。于是分手,之后那男的来闹,不满意我妈给的分手费,又是骂我妈婊子又是砸东西,还说要抱着我弟去死。。。
于是我算是看清了他,脾气坏,嘴巴臭,太性格化,太小气,太大男子主义,思想太腐朽,太自私,可软可硬,砸完东西装乖,说什么不能没有我妈说的一切都是气话。。
外婆家的人也劝过,因为这事那男的伪装都撕开了,过节都是我和我妈回去。
我告诉自己不要再多想了,被折磨这么多次应该学会放下了,但每次看到他们吵架又怕我妈吃亏,我妈没有主见,骂她只会坐着哭,事后一妥协又忍气吞声。有时候我也拿她没办法,但又不能不管她。刚刚高考完,每天和那男的同桌吃饭都觉得恶心,被讽刺又会不开心一下午。。决定大学毕业后一定要在外扎根,没有一点家的归属感,也不想回家。压力很大,有时候负能量太多了,有点对生活失去信心的消极想法。。现在已经和外婆家人交流过内心的想法,但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写了很多,后面很凌乱,昨天下午睡了很久,导致晚上睡不着,从5点开始打字到打完都6点半,已经很困了。。。这就是我的现状。。我该怎么办?

给TA抱抱 0 个抱抱

收藏问题 0 个收藏

我来回答 6个回答

即时倾诉,倾听你的故事

1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