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依然很痛苦 2个回答

2017-09-03 874 阅读

我一路成长于母亲的慈爱和父亲的严厉,成为一个性情倔强,要强,但真实,正直的人。来美留学之路已有十余年,从硕士读到博士,从博后成为教授,是个一直以为努力能解决一切问题的书呆子。然而我熟悉的这种法则并不适用于感情。我的感情之路一直磕磕绊绊,令我面体鳞伤。有时感叹于那么多的众生都能有份长久的感情,有家庭和孩子,而我已近不惑之年,却还是一个人漂泊,没有兄弟姐妹,独自面对老去的父母,内心总感深深的无力。

两年前我挂单在寺里,想寻求内心的平静,把心好好沉淀下来,不再为寻寻觅觅所伤。我和观音菩萨祷告:求菩萨帮我增长智慧能够遇到正缘结婚生子,如果今生命里没有正缘,也求不要再遇见孽缘了。后来我认识了T, 他从13年到15年经常来寺里。我比他年长,起初和他在寺里相识,以为他是个热心单纯的小师弟,虽不像我见过许多三四十岁的男人那么复杂,但也完全没有想过和他的可能性。我们喜欢在一起讨论佛法,喜欢把宇宙规律,量子力学和佛法结合在一起。再后来他和我表白:说愿意为了我定下来,我想结婚就结婚,我想生孩子就生孩子。我很纠结过,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观音菩萨让我遇到的正缘,我在五圣殿抽的签语说:千锤百炼出深山,烈火焚烧莫等闲,粉身碎骨都无怨,留得清白在人间。直到今天我想我才参透这其中的意思。2016年的4月我们注册结婚了。他说:S你记住,T这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你,你就放心吧,不论发生什么事,我永远不会离开你,如果我食言了,上天就惩罚我不得好死;我妈和我外婆都听我的,我去搞定她们,你就放心吧;我不求和你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我只求和你同年同月同日死;我不会怕你比我先老,等你老了我照顾你,等你病了我照顾你,我会照顾你一辈子;我愿意为你去学做家务,不能让你操劳老得快,我要让你成为最幸福的女人…这般的承诺他说过数不清的次数。我知道在这把他的承诺列举出来显得我自己有多愚蠢,可正是他这些一直以来信誓旦旦的承诺给了我勇气去走进和经历那段婚姻。他的轻诺和我的愚蠢,都无法被无视,因为是那段婚姻里最假象,却被我看得最重,伤我最深的部分。其实世间何不是假象,又岂有轻重分别。

T从小父母离婚,被姥姥带大,后随其母来美国。他的父母没有正当职业,曾经以赌为生,现在其母在赌场发牌,其父从未对他尽过父亲的责任。他在婚前告诉我他有赌博的习惯和劈腿,嫖娼及一夜情的历史,说正是因为都经历过了,不再好奇,所以以后不会再犯。我曾经以为他至少坦诚,敢面对自己的问题,就能改变。我曾经以为,他因担心自己之前的不洁染上艾滋病去做检查,我坚定的支持他,我们之间就有了不离不弃的恩情。结婚之后我在生活上事无巨细地关心照顾他,用我的人生经验帮他解决在学校和社会上遇到的各种麻烦和困难,开导教育他,尽我所能为他的亲人及其朋友的各种健康问题,家庭事务提供帮助。而在那份好像只有我一个人用心用力去经营的婚姻中,我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我毕竟是个女人。当我累了想寻求一个依靠的时候,我们开始因为家庭琐事发生各种争吵,我发现他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或者说意愿,嘴上若不能轻松敷衍,就选择逃避或者埋怨对方,而且他即使不去赌场,却每天在网上赌博。之前他说觉得我的父母很好,就是他理想中的样子。我父亲也总关心他,让他把他当作可以倾诉探讨任何问题的爸爸,而不仅是岳父,我们有小矛盾的时候,我父亲总是选择批评我的不足去护着他。所以我曾经以为我们之间即使有无法解决的矛盾,父母还可以是一条能够沟通的桥梁,再顽劣的人也至少能接受父母的教导。

我又错了。我父亲和他进行了一次深入谈话,希望他明白赌博的危害和婚姻的责任,他却认为是暴露了他的缺点,表现得气急败坏,原形毕露。他离开之后立刻短信我说要离婚,我同意了,我对他彻底失望了。之后我写信给他的姥姥姥爷说,我不能再继续陪他成长,但希望他们作为T最亲的人,能够了解他的问题,帮助他培养正直的品格,好好成长。他知道之后,第一反应竟然是不和我商量就从我的工资账户偷走了一半存款。我当初把他的名字加进我的银行账户,以为夫妻之间就该不分你我,没想到他虽不挣钱,但实际一直精明算计。他开始借口说他拿走的钱是他妈妈给他的,可实际上他早花光了,这一年多来都在花我的工资。我不服他怎么能这么无耻,就把我们在一起之后每个月的银行账单都打印出来,他的每笔进账和出账清清楚楚算给他。他连对账的胆量都没有,又拿法律威胁我,说法律上规定是夫妻一人一半。他自己学法律,用法律对付的第一个人,就是他的妻子。我在乎的不是钱,我和咨询律师说,他们如果把两万美金要回都归他们,我只要公正。我看重的是感情,他看重的是利益。就像自我们结婚以来,他妈妈编各种理由劝我不要要孩子,编各种说辞不和我父母进行正式见面,等我们吵架,就单方面推卸责任到我身上,夸大我所谓脾气不好的缺点,劝T和我离婚。而实际上,每次当双方的道理实在不能达成共识的时候,我会想离开和他的空间,或者自己去外面待一会,而他会选择咆哮,不依不饶。我后来意识到,即使像从前,我特别委婉,心平气和地跟他交流人生的道理,他才能够听进去,换来我们一时的和平相处,但他父母的德行和人品,对他的影响深入骨髓,远远不是我一己之力能够改变的。

给TA抱抱 5 个抱抱

收藏问题 0 个收藏

我来回答 2个回答

即时倾诉,倾听你的故事

1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