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婚 不知道怎么和男生相处(问题难) 1个回答

2016-10-15 1046 阅读

先说说成长环境吧 我从小在外婆家长大,外婆外公对我很好,尤其是外婆很溺爱。我在外婆这边上的小学,初中就和妈妈一起去了县城,但因为生活原因我爸爸一人常年在外地打工,过年回来,平常过节偶尔回来住几天。小学时和爸妈关系都还好,每次过完年他们去外地都会因为舍不得痛哭好几天,但这几年无论他们去哪我没有一点感觉,我现在高中,不是因为年龄大了,而是跟他们的关系非常恶劣。初中到高中包括小学我爸一直不在我身边,我爸是个比较内向老实的人,比较保守,不爱运动也不爱球赛,没什么特别爱好,除了有时他下班回家会躺床上看些电影,但没什么神采,是个实打实过日子的人,印象中的他稍有点怯懦不强势,在别的男的面前也不会表现得很气魄之类,(初中和小学我会在我爸那过暑假),我爸文化程度只有小学几年级,妈妈也是小学,思想你爸爸开放一点,我家庭和大家庭里没有高中生大学生,普遍文化水平偏低。我爸爸给不了我什么安全感,也没有什么特别让我欣赏崇敬的地方,他省吃俭用工作挺卖力人也很努力这个我知道,我也从没向他撒过娇,跟他的关系很淡,说严重点仿佛若有若无的存在。我妈强势,我跟她关系非常差,对她无感,她说话做事很少考虑我的感受,总是拒绝我,经常否定我很我的一些看法观点,思想观念根本不在同一频道,她是典型现实主义,我是浪漫主义。因为在家里总遭到打压,所以我表面很强势要强,在爸妈和亲戚眼里没有一点女孩的味道。初中班上有男同学但并没和他们有过什么接触,其实我初中性格很开朗很喜欢说话也活泼,思维也挺敏捷还挺阳光。除了平常不怎么很男生接触,还有个大问题就出在初三,班上有两个怪才,不怎么学习成绩非常好,我初三转班才接触到他们,他们总是写些反党反社会的东西,写些什么本质的哲理文章,那时我在班上因为某些比赛的原因外加文笔还行比较得老师看重,也算有点小名气自信心高但不知是不是因为很开朗喜欢说话而表现得有点自傲。在网上他们有时评论我的说说,感觉喜欢和我较劲总否定我,甚至否定我之前追求的那些美好的东西,用那些很偏激的哲理和一些很虚玄的宇宙问题,有点毁灭论的意味。他们行为比较怪异,我行我素,但不跟老师发生什么正面冲突,很少说什么话,也常和班上某些男的走一起。有时细想他们说的话,想得深入一点又仿佛有点道理,外加我挺在意别人的看法,就会去多想,于是陷入一个这样的思维模式“他们说的应该是有些道理的,没想到是不是我的肤浅?”于是就拼命去想,按照他们那种理论观点去想,直到给那些看法找到立住脚的理由,慢慢的我开始越来越不敢随意发表自己的见解,思维也变得混乱,有时反应迟钝甚至觉得脑子不会思考了,由于高中成绩下滑也变得很不自信,思想受到困扰也不知道怎么做自己,感觉已经丧失了自我包括自己的思想,平常不知道该说什么话,该做哪些事,甚至不敢随意表露自己的情绪和态度,以前还敢上台比赛现在当众发言都困难,除了一人三餐和必要的生理事情,都不知道要做什么,包括做那些感觉因为有生活和生理必要都很被动。其他的事包括学习也渐没了初中的热情,也是被动接受,生活没目标,对什么都不再有兴趣,但偶尔还会动一动原来喜欢的东西,却很难找回原来对这些东西的灵感,心里很纠结。和人说话注意力也不集中,不敢表态,不知道说什么,看书或看网上评论也不再敢轻易否定别人,就怕是自己的肤浅理解不到,于是总会去想让这些东西成立合理的依据,于是再也不敢相信自己和自己的判断,原来的价值观念也被摧毁,有点自卑不能接受自己,虽然偶尔也会想想,点也不再敢相信,或是有了自己的想法后又去想在他们那个角度我的不对和可笑。我身边也有男同学,但不知道跟他们怎么来往,他们每天想些什么,在他们眼里女的是不是很肤浅,是不是看不起我,包括穿衣打扮是不是一种靠衣物来粉饰皮囊的庸俗的表现?我班上男的不多,每天没个正经样,开些极其低俗的玩笑,给班风造成了恶劣影响,对学习一种无所谓态度自认为放荡不羁,说吊儿郎当但每个人又不是完全没思想,有的文采也还好但完全没有文人修养,一谈到稍微有点内涵或深度的东西就哄堂齐言装逼,老师播放深度新闻也总以一种调侃的态度去随意搞笑,这点我很反感,就周围来说男生给我留下的印象并不好。我还有个弟弟,关系更不好,性格怯懦小气爱计较,完全没有男子的担当风度,跟他玩伴比起来没觉得他男孩的感觉逊了点。经常和他吵架争执,他没觉得我像女的我也没觉得他像男的。家里的亲戚也没有谁特别能引起我的尊崇之心,甚至我讨厌那些有钱势利没个正经长辈样的男亲戚。总之男生要么我怕他跟我理论否定我这里那里的肤浅,因为即使他说我这不好那不好我也不会生气而是会理性地顺着思路分析甚至完全忽略他当时的态度,他说赢了我没准还会承认错误,但心里其实并不快乐,可我不敢发火,因为这样的无理取闹不仅没理由而且没素质,一单别人反驳这种行为真的没话说。要是我说赢了我会觉得很不安,我怕伤他面子或自尊,更怕这样的理论强势更没人会跟我交往。我个性上或许一点点要强,在家里很强势大吼大叫,但从心底来讲并不想成为这样的人,骨子里渗透的是诗的柔水的情。(这话也只能在这里讲了吧)我在学校和在家里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性格,不知道怎么找回自我和自己的思想,也不知道跟男生还能怎么相处,想到未来我是有点恐惧婚姻的,但心里却有一分潜藏的渴望,但是思维混乱,不知道每天在想什么,做什么,觉得不管是思想还是行为都很麻木,不知道方向在哪,更不知道未来会走向何方。这个问题要解决或许很复杂,关键在于我思维混乱还在思考要不要解决或为什么非要解决,也不知到我要追求一些什么。陷入深深的思维怪圈和哲学的理论深渊,虽然我知道我是个女的并不适合搞哲学,也知道搞这些并不会让我快乐也并非我内心真的愿意的,然而我到底在执着什么?真正怕的是什么?为什么就成了这样…… (这个问题挺复杂的,就当我的个人倾诉吧,如果老师能帮我看到根源和要害所在,我很感激,或许会开怀地笑吧,很久都没痛痛快快地笑过了)还有就是针对目前班上人的问题我在考虑要不要转班,转到初中一个玩的还好的同学班上,她班的竞争比我班要弱一点,但转班主要不是因为学习压力原因,是我在当下的环境里幸福指数很低。对这个问题老师有没有一些建议?

给TA抱抱 2 个抱抱

收藏问题 0 个收藏

我来回答 1个回答

即时倾诉,倾听你的故事

1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