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过程中屡遭家暴,心理很受挫,感觉人生陷入困境? 30个回答

2016-10-05 2698 阅读

我从小家境贫寒。河南四线小城市。三代同一国企职工

父母65年代人,高中学历,能源企业职工,一个岗位干30年那种,没什么生存意识,思想也彻彻底底落伍。赶上不景气下岗潮,现已双双内退。2013年内退前双双月入1200左右(单位效益的确不怎么样),我妈现在已经正式退了,每月开2000多,我爸离60岁正式退还有10年,现只开500元(已经跌破低保线了,自尊何在?)

这是家庭现状。我今年26岁,女。已失业5个月在家,每天浑浑噩噩,和父母生活在100平的屋檐下,从不动手做家务,整天去网吧打游戏。全身的负能量,让我越来越封闭,越来越恐惧,又有了痛不欲生的绝望。

不幸的根源,要从我爸的故事说起。我爸是个孤儿,我爷爷奶奶以前是河南普通农民,后来到同一家企业当工人。因为穷困,没文化,我爷40岁才娶了我奶,后来发现没生育能力,就跑到上海,领养了我爸和我姑。老年得子,意味着娇生惯养,这是我爸恶劣的行为的根源。

我爷爷奶奶心地善良,放社会上就是就是逆来顺受、被欺负的对象。无能力,又溺爱孩子,给我爸一个扭曲的童年。我爸从小长得不错,人见人夸,但也指指戳戳,说是上海孤儿,大闺女生的,见不得人,我爸从小就在没文化、没钱,受排挤,自己太帅,不合群这种冲突的环境下长大。(这是我的理解,不一定对)17岁高中毕业后,去了国企当工人,辗转几个岗位,1998年开始做运销经理,经常出差在外,喝酒场合见得多,全国各地的跑,直到2008年企业坐在的行业全面减产,赶上下岗潮,就每天打卡上班,厂子半死不活,人心惶惶。40多岁的人,职位毫无发展,一直底层,和领导关系不好。除了同学,也没有朋友。直到2015年初托人赶着内退政策,办了每月只开500块的内退。到60岁才发完整工资。如果男人都有自尊,我总觉得我爸自尊是负数,又极端膨胀。导致了以后悲剧的发生。

顺便说说我妈。我姥爷安徽人,父母死的早,13岁当兵,全国各地都有待过,后来在朝鲜战场挨了子弹,就退伍转业到小城市做机床工,工资待遇当时算很不错。我姥姥是河北人,家境坎坷,考上大学被家人阻挠,不给学费,后投奔亲戚也来到我姥爷的企业上班,后来做工会、幼儿园园长的工作,直到退休。我妈在家里3个孩子里排行老大,性格跟姥爷一样,沉默寡言,倔,强壮,性格好强。初级工程师,后进修了专科,在一个质量岗位上,干了30年。我到现在也无法切身理解,一个混日子的岗位几十年如一日,外面世界日新月异,是种什么体验。

1990年,我出生了,这年我妈27,我爸25。住在厂院的家属楼里,上着子弟幼儿园和小学,看上去相安无事。直到12岁那年,家里搬到了4线小城市中心,托关系让我上了市里最重点的初中和高中开始,我的噩梦就开始了。

我幼儿园的时候,比其他小孩表现的有点聪明,翻墙、打男生,被请家长说领去医院看看,是不是有多动症。后来上了学前班,成绩一直双百分左后。名列前茅,长得秀气漂亮,招人喜欢。直到9岁的时候,我好像突然就自卑了。这年我开始近视了。上课心不在焉,注意力无法集中,学习成绩渐渐滑到中上等,老师觉得我状态不好,就多次开导我。后来学习也没落下,身兼班长,课代表,学生会,升旗手,短跑100米全校第一。我妈在管我一日三餐,我爸常年出差在外。日子看上去风平浪静,好学生的标签稳稳贴着,我爸妈虚荣心被满足了。人生前段的辉煌,昙花一现。从上初中开始,换了个人一样。

上初中那年我12岁,父母托人办了假小学学籍,为了让我上最好的初中。人生第一次受挫,是在报到的时候,假学籍被老师揭穿,让我无地自容,哭着回家说不上学了。后来找人还是上了,但对于曾经顺风顺水的我,似乎一点挫折都受不了,对学校本身带着抗拒。直到入学考试,我考了年级前10,进了最好的班,排在第四。遇见了最负责任的女班主任,噩梦开始了。

小学环境是子弟学校,我开始感受到,市最好的初中的同学们,不是我惯性中认识的那些同学。各个有心机,有讲话技巧,而我,毫无人情世故,毫无交往技巧。像是裸奔的人,处处碰壁。人生中第一次见识了有钱人家的小孩,穿名牌做姿态拼爸妈,明争暗斗。而我像是没头苍蝇,说话办事不在社会人交往的共识里,孤立感,与努力学习,不计较人际,让我成为一个四眼呆子,短发,不打扮,虽然当过体育课代表,物理课代表,学习成绩也再也不如当初。一直不合群,被偶尔小欺负了也不能感觉出来,更不能应对,被排挤了,孤立了也不动声色,只能自己呆着。青春期里迷茫与无助,我又一心努力学习,不管不问周遭发生了什么。老师曾待我如学霸,后来发现我排名中等靠下,就认定我入学成绩作假。后来经过一年,我成绩跻身年级前20。同学们家庭背景是四线小城里佳境优越的那一批,身边学习好的学霸同学父母很多局长,行长,大学教授,教委主任,等的社会地位。我从来都是低人一等的,老师也不会对我有更多照顾。我开始有了些破罐子破摔的苗头,青春期,让给我开始反抗父母的管教,我爸开始家庭暴力,一言不合先打一顿。后来我记忆里的家庭生活,便是永无止境的挨吵,责骂,贬斥,嫌恶。我开始在思维深处有种父母条件差,见不得人的认识。学习之余,社交,孤立,寂寞,自卑,挨打,见不得人的心理苗头,让我在中考那年马马虎虎考了个中等,花了2万块钱,才得以上了最好高中的好班,不幸的是我是好班的倒数第一。没想到高中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大坎。

全封闭的教学,全市最好的学校,从早上5点40起床跑步早读,到晚上10点熄灯睡觉开始。高中阶段的课程安排,显然没时间让我与家庭有更多接触,也不由得我悲悲戚戚。但15岁的年纪,还是心理不稳。每周的放假半天,我对家庭已然形成了根深蒂固的恐惧,只要回家,我就心跳狂乱,全身紧张,随时准备挥着拳头抵抗我爸随时随地爆发的肢体冲突。是的,我从初中的跑着挨打,哭闹悲伤,变成了对打,抗争,与愤怒。情绪达到了制高点,我常常被迫以疯狂的抗争与怒吼的面貌对抗我爸。我爸180高壮的体格,我打不过,却依然百折不挠,一次一次的肢体对抗。我曾头部着地,轻度脑震荡,卧床三天头晕呕吐不止,也不带我去医院看,也曾被我爸踢到手腕韧带受伤全肿,1周无法伸开手指,无法轻微扭动手臂,痛的哭闹不止。也曾在饭桌旁被一下子踢倒在地上,脚腕内崴,韧带受损,1个月走路一瘸一拐(由于常年挨打,当时父母也就没认为很严重,没去医院及时治疗,就导致了永久性韧带损伤,几年后,我承担了走路坡脚的痛楚与现实,2015年严重了,磁共振检查,医生告诉我,治不好,永远不要穿高跟鞋,要带支具,不能受力多。我渐渐接受肢体的不协调,接受了别人停留在我轻微一瘸一拐的异样眼光,心里认定自己是残疾人,这些又进一步影响了工作)。

16岁那年,我上高二,开始看心理方面的书。因为我意识到自己有了心理方面的问题,但伴随着家暴,伴随着社交技巧的持续缺失,带着好好学习的压力,带着听话,乖巧,守规矩意念枷锁。我突然崩溃了。我从心底里认定自己哪里都是最差的,最没希望的,是异类,是心理变态。我有一次在上数学课的时候。因为一道题听不懂,而瞬间泪流满面,哭一整节课。到后来的,每天上课,听不懂就哭,后来的自怨自哀,情绪持续低落,目光呆滞,心如死灰。我读的理科,学业跟不上,一节课跟不上,节节跟不上。我开始不交作业,不写作业,老师检查作业,我就发狠说没做。课代表收作业,我就不交。彻头彻尾的变成了一个封闭、叛逆的人,抵抗所有的心理矛盾,承担所有的白眼与鄙夷。最多的记忆就是罚站,就是众目睽睽之下的挨训,就是与老师抗争的那种既恐惧又发狠的折磨感。我与规则为敌,我与社会规则为敌,我曾经是最听话表现最好的学生。跌倒渣子,跌倒一无是处,跌倒无比出格。

高二上半学期上完,我实在是止不住哭,也止不住心理阴暗,完全不听课了。在同学圈里,被彻底抛弃,我对他人的眼光,开始特别在意,开始见不得人,低三下四。以泪洗面的成绩毁灭,让我在家受到更大的暴力相待。父母发狂了,我爸疯狂的怒吼,劈头盖脸的打骂,让我彻底心灰意冷,一蹶不振。我在家装疯卖傻,在地上打滚,破口大骂,一会哭一会笑,侮辱父母,诅咒社会,辱骂自己,逼迫父母搬出去住,以死相逼,轻生,总想着一死百了。父母无门,希望我留级,但学校不允许留级,就给我办了休学一年,到另外的学校读一年,再回我本来的学校继读完考大学。

然后,所有人都以为这是缓解,其实早已无药可救。我到了另一所学校,学校很普通。我一直带着满身创伤后的躲躲闪闪,以我意识特别强烈,但我又胆小怯懦,自卑的要死。在学校里没人认识我,没人关注我的学习,借读生,我开始一个人默默的生活,默默的看着普通的老师,看着普通的同学们,普通的生活。以前在好学校那种紧凑的节奏,完备的知识框架,严格的要求,在这一年,彻底破败。下半年,我阴差阳错进入全校最差的渣滓班,从小环境单纯的我,守规矩听话的我,从象牙塔温室里,一下落入了身边男同学家是黑社会,打群架,女同学坐台,乱搞,各种乱的班级环境。17岁的我,极度敏感,容易被环境影响,我就学会了一身戾气,学会了与自己的“差”妥协。以前我在班里哭,因为我脆弱,对学习不好而着急。现在我放开了,当自己是个痞子,是个流氓,不是照样能生存下去?所以,这休学的一年,我经历了天壤之别的环境差异,见识了社会我从未认识到的高中生心理状态。欠缺甄别能力的我,开始随波逐流。

直到一年后,我又回到了最初的好学校,低一级的好班,并从理科转到了文科。结果,一年的耳濡目染,与之前的彻底奔溃,让我不再是以前的言听计从的“好学生”的状态。老师待我如渣子,我待我自己如屌丝。我学会了吊儿郎当,学会了不把被人当回事,学会了冷嘲热讽,学会了不屑一顾,学会了玩世不恭的做派。我多年来向好的心却未改变,中途心灰意冷之后,我套上了我是渣子我怕谁的外壳。处处叛逆,开始明目张胆不学习,交白卷,罚站就罚站,请家长绝不通知,一有自习,见风就逃课去操场溜达,见老师像老鼠见了猫。自卑,又嚣张,自怜自艾,又跋扈,内心脆的要命,外表一脸抗拒。又没钱,没见识,处处遭排挤,成了混混的状态。一次,班主任当全班同学的面,骂我是挑衅她,一颗耗子屎,要不是认识校长,早就让我滚了。高三,另一个班主任,在班里与我对吵,说我根本看不起老师,然后班主任哭着走了,我也趴在桌子上哭。我从此擅长让人失望,擅长一开始就泼冷水。但品德不坏,我又不出格,让我成为一个边缘人,一个行走于阴影里的人,我没有能力与金钱,见识,让我远走高飞,我只能困在这个环境里,坐在教室最后一排靠墙,上课抽烟,假装不屑一顾,假装不可一世,排斥学习,排斥他人。直到高考前,几次模拟考试,我还在交白卷。于是。结果是,高三一年没学习,没交过作业,读尼采的形而上学,反叛一切,目空一切的结果是,高考考场上,我凭着以前的老底儿,第一次认真的写完了卷子。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认为我自暴自弃,早就该辍学的情况下,高三一年不学习,居然高考分数考上了专科。

我再也回不到高中的那种荷尔蒙分泌水平。以至于我认为那暗黑中的躁动生命力,与反叛精神,是一辈子意念的制高点。高点过后,意味着什么?衰落?

然后我上了大学,开启了我的苦逼新篇章。离家200公里,省会城市,省内排名前十的二本学校,里的专科班。同学们很差,大多数普通话讲不好。脱离了环境管制,我开始步入另一阶段的火坑--失败的恋爱。

低的自我评价,与人际关系的缺失,让我在社会上跌跌撞撞。常年遭受家暴,曾经抑郁过的我,碰到男同学一点点关心,都受宠若惊。我开始一次又一次的飞蛾扑火。家境贫困,让我对一顿美食,一场电影都意乱情迷。成为地下情专业户。男人从不把我出介绍给朋友,我也毫不介意,甚至享受这种见不得光的感受。我一直以为自己见不得光,所以毫无社交。有的只是一场电影,一顿两人晚餐,一次过夜,就心满意足,开开心心。我前前后后谈过4次恋爱,如果没别人知道,能叫做恋爱的话,每次一年左右。我从未告诉过父母,因为我知道这是最大的忌讳。我从未堂堂正正的站在社会上过,从未谈过真心长久的感情,以至于我引来的都是,短期的,不考虑以后的,心猿意马的,玩玩的男人。几年下来,同学们,室友们有所了解,对我疏远,背后里风言风语。我也习惯了,于是走到哪都是一个人,学习不好不坏,哪怕和“男友”同班,人前也装作陌生人一样。几年下来,2012年我大学专科毕业的时候,我已经成了一个见不得光,低三下四的人,身材有点走形,在关系里还逞能的常和男人AA制,因为因为我穷,特别怕对方觉得我占便宜。到现在为止,我也没收到过超过200块的礼物,没承认过我谈过男朋友,从来都是单身,见谁都说没男友,也不想谈。一次又一次,像是失足跌进了泥潭,已经惧怕男人的注意力,但凡见到男人对我有点意思,就毫无反应,反而更冷落的对待周遭。现在已经习惯了,大大咧咧,不给男人面子,逞能,抢着付钱,假笑,虚情假意,轻佻,又自卑敏感的作风。虽然有的时候,内心还是希求着一份坚实的爱意,但是表面上,早已成为一个对感情玩世不恭的女人。但随着一次次的分手,被男人抛弃,因为不修边幅,因为不愿做家务,因为性格压抑,因为自以为是,因为人际差,因为能力差。所以到现在,已经心灰意冷,孤家寡人,拒人千里之外,穿的更加随意,更加不修边幅。抗拒婚姻,认为男人都是花心动物,认为谁找我谁眼瞎,我一个见不得人的人,哪里都差,不配找到感情,不配幸福,配不上被人喜欢。因为我爸妈长得不错,但从长相看,我长得还可以,但是不打扮,真的很别扭。

2012年毕业后,才是残酷生活的开始。因为匮乏见识,一直折腾,毫无社交,心智好像停留在高中。任何困难的出现,都让我第一时间逃避。长时间的自我封闭,让我有种扭曲的心理,与担不起来责任的分离感。我在人前不敢说话,发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从小都是争斗,让我讲不出完整的观点,只有支离破碎的主观感受。曾经被一种自以为是的优越感蒙蔽,一种特立独行的姿态,让我在社会上举步维艰。能力与心态的弱势,让我在毕业后,在家一年未找到工作。难免与父母磕碰,还会遭到心理威胁,肢体冲突。由于抑郁导致情绪低落,但更多的是对家庭的愤恨与逃避心。我暗暗下定决心,远离家庭。就在2013年背着简单的行囊,去了上海,看上去高大上的城市,我的孤儿爹出生的地方。我想抛弃以往,重新开始。抱着找不到工作的自卑感,终于有一家公司愿意让我去上班,低级职位。我去了,战战兢兢的进入社会角色,带着无知与试探。

后面的故事可以预料,我几个月换一份工作,最长的不过一年。不知道人际交往,不懂得为人处事,工作上没有能力,甚至抵抗上司。最严重的是不服管教。虽然我懦弱的不会当面反抗,但多年糟糕经历与自暴自弃的心理,还是让我在社会上难以立足。父母从小为了让我心无旁骛地学习,不让我做一点家务,当我在外一人生活,我处处作难,不知所云,不知冷暖,随意吃喝,毫无社交。室友都是普通白领,都是普通人,但我后来渐渐发现,我眼中的世界观,狭隘,扭曲。跟现实根本不符合。别人的人情世故,套路我不懂,所以没有前途,自己又自卑敏感。社会本就弱肉强食,我从未接触过社会,从未正确的看待过社会。特别是上海,快节奏,高素质,哪里有我的容身之所?我曾暗自虚妄,认为基因里带有一半上海特色,在上海或许会合群。而匮乏的阅历与贫贱的出身,再加上虚妄叛逆性格,与自暴自弃导致的时间浪费,让我去很难在社会上生存。

2016年8月,我选择回到了我的四线小城市,三年间经历了很多,我有长进,有改掉的坏毛病,也有变得成熟。但因为起点低,始终差强人意。初中同学大多数以出国,跨国公司,大城市为发展;高中同学以留学,名校,硕博,或是省会公务员为发展;大学同学一半家里子承父业做生意或工作,一半专升本,之后各有发展,大多都在省会城市或老家买房买车,结婚生子。而我,像是一个扭曲的局外人,东看西看,东躲西藏,吃干抹净,一无所有。

在上海的三年,在淘宝上花费近2-3万,去年365天内,购物记录300次,无节制。遇见过当二奶的同租室友,差点也被她介绍给别人当二奶;遇见过努力奋斗的凤凰男,相处一年,因为性格强求的太多,蛮横无理的多疑折腾也被他抛弃拉黑。工作之余旅游,电影馆,吃吃喝喝,没什么发展,上份工作在一家很不错的公司,但遭到上司打压,一气之下就辞职回了四线小城市老家。现在还在玩网络游戏,还出入网吧,还一无所有。

父母现已退休,在我眼里来看,幼稚的要死。我爸有种上海人死活看不起别人的做派,这辈子没求过人,导致现在自以为是,不思进取,毫无建树,思想停留在30年前,容易受人影响,容易情绪失控,容易破口大骂,容易强求与责备。我妈有种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无奈感,却又在衰落与破败的家庭生活里,忍气吞声,在男人无法担当的社会劣势中抬不起头。但他们两人擅长自我麻痹,有时会有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安然感,有固定工资,一辈子有着落的满足感。

我现在已经失业5个月,睡到自然醒,扣扣手机,出去网吧打打网游,啃老,隔三差五下个馆子,偶尔去看看电影。身材走形,因为脚韧带的原因,现在是真的自暴自弃,因为出去工作总会面临别人对腿瘸的鄙视,个人虽然很差,但比着爸妈水平还是高。我不再惧怕我爸的吵嚷,但我爸妈好像还做着我很有出息的春秋大梦。让我无法接受。我想过还去外面打工,但蜗居在租房的狭小空间,与排挤感,不被接纳感,感情里不断的失利碰壁,工作上更多的应届生的竞争,自己毫无能力规划。只能躺在家里,郁郁寡欢。这就是我,一个看上去正常,内心千疮百孔的人。

现在,有人说我无病呻吟,但我的想法,好像陷入了多年前一个死胡同里,我在我自己构建的小小价值观里保持着安适,以弱者受害者诉苦无门的姿态出现,以无能无力,我不配的心态生活。但我隐约记得,儿时的欢快,那些色泽明丽的生动画面,那些友好快乐的目光接触,那些遥遥领先的优势感,对生活的掌控感。我曾认真的思考我高中疯狂的自我堕落行为最终的动因是什么?动因是:报复父母,同归于尽。他们想要的是我的飞黄腾达,我反馈的是彻底衰败。直到现在,我在家仍有习惯性的堕落表现,大声说脏话,大声自我贬斥,表现的很差。但我心里似乎有个声音在告诉我说:你所经历的这些看似痛不欲生的坎,如果你跨过去了,你是可以成为一个伟大的人的。这个声音,随着年龄的增长,已经越来越弱了。所以,我真的想知道,我如何走出现在的困境?走出万劫不复的情感困扰?我能否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心中总有一个不能则已,一鸣惊人的梦想。但我好无力。谁能帮帮我?谢谢,真心的谢谢。愿世界上都充满了关爱,少一些像我这样的悲剧。

给TA抱抱 39 个抱抱

收藏问题 16 个收藏

我来回答 30个回答

即时倾诉,倾听你的故事

123»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