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讲、竞选、求职…一招让你在“初次见面”时获胜!

发布时间:2022-01-15 5评论 74阅读
演讲、竞选、求职…一招让你在“初次见面”时获胜!-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文:蘭童鞋
编辑:Zene
来源:微信公众号京师心理大学堂(ID:bnupsychology)


你想象中自己演讲的样子:



实际上你演讲的样子:



演讲时,我们总是想给听众留下一个自信大方的印象,但实际情况却是把话说得条理清晰都不容易。事实上,“想在他人面前树立良好形象”的动机不仅存在于演讲、答辩、面试等高压场合中,而是涵盖了我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尤其是在融入新群体等“初次见面”的场合中。


在人的一生中,许多社会群体都是从零开始形成的。在教育(如学校课程)、专业(如项目小组)和业余环境(如运动队)中,团体通常是由事先不了解彼此的人组成的。在这些情况下,没有预先存在的关系经验来指导社会行为,树立良好形象就显得十分重要,它甚至能够决定你日后的地位和团队中他人与你的相处模式


那么,怎样才能树立良好形象呢?


英文中有一句老生常谈的建议是,如果因为要在公众场合讲话感到很紧张,可以“想象你的听众只穿着内衣”,这样听众就显得不那么吓人了。这似乎有点夸张,且对于想象力不够丰富的盆友们有些许困难~


其实迁移到现实情境中,你大可以试着在“初次见面”时把对方的级别想象成第二张图,而不要想象成第一张,就能在很大程度上稳住心态,获得对方更大程度的认可。



也就是说当你在脑子里“贬低”他人时,往往能让你在他人心中的地位更高,给他人留下更自信且果断的印象[1]。


这是因为,心理学研究表明,“在某些情境下,当个体感知他人为低能动性时,可能会导致更积极的社会结果。[1]”


能动性是啥玩意儿?别急,且慢慢往下看。


人群中多看一眼,大概就能判断TA是何来路


这项能力可不是只有“算命先生”具有,其实每个人都可以通过第一印象快速对他人进行综合判断。常言道:“有的人见第一面就知道气场合不合”。的确,研究表明,不管让参与者去判断他们现实生活中认识的人、小说中的虚拟主人公还是面孔照片,他们都能十分直观地进行社会判断[2]。


社会判断具体指什么呢?


它有两个基本维度:能动性和社群性[3]。


能动性(agency)是与追求个人成就或展现个人能力相关的特质,主要特点有主导性(dominance)、自信(self-confidence)和果断(assertiveness)等个人特质,典型的“高能动性”个体的代表有马爸爸,董明珠等成功企业家,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气场1米8的大佬气质”。高能动性行为泛指任何能促使个体看上去更自信且果断(高能动性)的行为,如支配行为。


社群性(communion)是与道德判断和人际交往相关的特质, 比如“善良的”等积极特质和“冷漠的”等消极特质,主要特点有热情(warmth)、关联性(relatedness)、亲切感(intimacy)和美德(morality),高社群性的人往往都非常亲切宜人,在群体中处于被其他人非常接纳和喜欢的地位,典型的高“社群性”个体的代表有贾玲、何炅等。


e.g. 高能动性(大佬气质)
VS

e.g. 高社群性(亲切宜人)


初次见面,大家都在想什么?


社会分析理论(socioanalytic theory)认为,人们在社会群体中有两大基本动机:其一是建立社会关系,其二是获得领导地位[4]。也就是说,当我们身处于一个新群体中时,每个人心里都有两个终极目标:要么成为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和谁都能聊得来的“社交达人”;要么成为那个地位最高的大boss,统治所有人。


但一个人的身份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在有的情境下你会成为争夺领导者地位的有力人选,而有的情境下你会心甘情愿当一个追随者。


那么问题来了,怎样才能成为新群体中的领导者呢?


“战”or“逃”?——人人都会“欺软怕硬”


研究表明,是否给人留下自信且果断的印象(被认为具有高能动性)能很大程度上决定你在新群体中成为领导者的概率[1]。


在进化博弈论中,领导力涌现被描述为一种社会困境,在这种困境中,个体可以选择“领导”或“追随”。以领导为目标的战略会带来更大的潜在利益,比如增加获得资源或伴侣的机会。然而,这也是一种风险更大的战略,因为如果其他人也以领导为目标,那么就可能面临代价高昂的冲突,毕竟“一山不容二虎,两虎相争必有一伤”。


研究者认为,个体会通过观察和评价新群体中其他人的能动性,来调整自己的行为[5]。例如,当你发现在竞争领导的人中,都能力很强,动机很高,就会避免去竞争领导地位,反之则反。


所以,大多数人都普遍持有的信念是:对能动性较低的他人采取高能动性行为,而对高能动性个体则不大可能做出这种行为[1]。通俗来讲就是:“看人下菜碟”。当你觉得对方是个狠角色的时候,大多会选择友善和臣服;而当你觉得对方无权无势好欺负的时候,大多会选择颐指气使地指控和支配对方。


你审判他人时,他人也在审判你


根据上面的描述,我们反过来想,怎样才能让别人觉得你是个“狠角色”呢?


——没错,当你做出一些高能动性行为,如表现出傲慢或支配倾向的时候,就可能让他人觉得“这人肯定有两把刷子”,从而“高看”你。


问题又来了,你怎么样才能自然而然地流露出这种“大佬气质”呢?也即自发地做出这些高能动性行为呢?


——又回到了前面,只有当你觉得其他人都是低能动性的时候,才会做出高能动性行为。你不妨回想看看,


是不是在某些你觉得“在场的各位都没有我厉害”的场合中,你的言行举止更加自信且自然;


而在那些你觉得“竞争者都比我强,我就是个小辣鸡”的高压场合,你会更加胆小谨慎甚至唯唯诺诺呢?


因此,你可以发现,在群体中,感知他人和被他人感知是同时发生的。也就是说,你既会在心里对他人进行评判(perceiver),同时也会受到他人的评判(targets)[6]。


举个例子,Tim是班上的新生,在他做了自我介绍时,如果发现班里同学的能动性低,如“他们很腼腆”,Tim可能会觉得“我在这里没什么好害怕的”,并倾向于高能动性行为。相反,如果Tim觉得自己的同学能动性很高,如“他们非常自信”,Tim可能会觉得“我应避免与这些人对立”,并倾向于低能动性行为。在第一种情景中,Tim会因为他的高能动性行为而被同学认为是高能动性个体,而在第二种情景中,Tim会被认为是低能动性个体,因为他没有表现出高能动性行为。


如何给人留下自信且果断的印象?


那么在现实生活中,初次见面,到底怎么样才能给人留下自信且果断的印象(高能动性)呢?


秘诀就在于四个字——“先发制人”


  • 首先不要自己吓自己地脑补“在座的各位都是大佬,而我只是一个小菜鸡”,而要努力说服自己,让自己觉得其他人是低能动性个体,即在认知上“贬低”他人。(这是最关键的一步)

  • 此时,你会自发地表现出高能动性行为,比如自信、松弛地演讲或与他人交谈,拥有十分肯定的语气和态度。

  • 其他人看到你的行为会觉得你应当是个高能动性的人。

  • 他们会倾向于采取低能动性行为来面对你。

  • 最后,你可能就会成为那个自信且果断的最佳“领导者”候选人!



如果你真的读到这里并且读懂了整篇文章,可能会暗暗吐槽:“这通篇不就一个道理,教我们如何洗脑自己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的确是的。事实上,无论在什么时刻,自我认可或者自信都是一项绝佳的必杀技,来帮助你更好地展现自己的才华和能力。


但是,在当下社会中,我们似乎发现让一个人“认可”自己却成为了一件很难的事情,无论他人如何说“你很棒!”,或者我们心里暗暗给自己打气“我很棒!”,都很难改变自己对自己的看法。


读完本文,希望你学到了一个新的方法,虽然它有点“小暗黑”,有点“小损”,但却非常有效,能让你在日后若干个“初次见面”的重要时刻,助你一臂之力!


当你面对不同特质的人时,会倾向于怎样表现?(多选)


如果对方比较强势,自己也会努力表现得比较有主见,不想被牵鼻子走

如果对方比较强势,自己会愿意跟随对方的主导,躺着最舒服啦

如果对方比较随和,自己也会表现出亲和力,希望一起其乐融融

如果对方比较随和,自己会表现得强势,希望能够引导对方

其他,欢迎留言评论~


-学堂君-


学堂君今天煮碗鸡汤给大家。


有人询问一位演讲大师成功的秘诀,大师说:"在我登场演讲前,我会在衣服的两个口袋里各放一张纸条。左边口袋的纸条上写着‘没有人比我更聪明’,右边口袋的纸条上写着‘我也没有比任何人聪明’。当我不自信的时候就看左边口袋的纸条,但我过度膨胀时就看看右边口袋的纸条。"


向上滑动阅览参考文献:
[1] Rau, R., Nestler, S., Geukes, K., Back, M. D., & Dufner, M. (2019). Can other-derogation be beneficial? seeing others as low in agency can lead to an agentic reputation in newly formed face-to-face group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17(1), 201–227.
[2] Oosterhof, N. N., & Todorov, A. (2008). The functional basis of face evaluation.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105, 11087–11092.
[3] Abele, A. E., Hauke, N., Peters, K., Louvet, E., Szymkow, A., & Duan, Y. (2016). Facets of the fundamental content dimensions: Agency with competence and assertiveness-communion with warmth and morality.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7, 1810.
[4] Hogan, R., Jones, W. H., & Cheek, J. M. (1985). Socioanalytic theory: An alternative to armadillo psychology. In B. R. Schlenker (Ed.), The self and social life (pp. 175–198). New York, NY: McGraw-Hill.
[5] Van Vugt, M. (2006). Evolutionary origins of leadership and followership.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Review, 10, 354 –371.
[6] Back, M. D., & Kenny, D. A. (2010). The Social Relations Model: How to understand dyadic processes. Social and Personality Psychology Compass, 4, 855– 870.

作者简介:蘭童鞋,本文转载自公众号京师心理大学堂(ID:bnupsychology),京师心理大学堂,北师大心理学部出品,奉行“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心理学科普平台”的项目定位,努力将北师大心理学百年积淀奉献于社会,凝聚师生力量传播科学知识,让心理学走进千家万户。

0

回复

演讲、竞选、求职…一招让你在“初次见面”时获胜!-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京师心理大学堂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京师心理大学堂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