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因抑郁休学2年,心理干预后,成功毕业入职上市公司

发布时间:2022-01-12 2评论 1484阅读
她因抑郁休学2年,心理干预后,成功毕业入职上市公司-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本文字数约:9266 字

阅读时间约:10 分钟


前期,我们分享了患者小璇的部分心理干预经过。


她除了被诊断抑郁症之外,还有强迫症状或者躯体变形障碍;购物成瘾;有继发性同性恋心理;情绪激动时,在家砸东西、打妈妈。这种情形极有可能被主流精神科大夫诊断为双相障碍,甚至可能要接受改良电休克治疗(MECT)。


严重的病情导致她2次休学,7门学科挂科,她一度觉得自己没有希望了。现在,小璇已经成功康复,大学毕业,与男友感情良好,并且入职上市公司了。


前两天,小璇的妈妈分享了女儿的详细患病过程。我们也介绍了她前期心理干预的详细经过。


经过前期的心理干预后,小璇严重的容貌焦虑明显缓解,自信有所提升,跟妈妈的关系也终于缓和多了。


但我们希望修复其爸爸带来的叠加性心理创伤,改善他们父女的亲子关系时,小璇一口拒绝。她对爸爸恨得咬牙切齿,压根不想与之和解。


我们又告诉她,她爸爸带来的心理创伤已经影响到她的正常社交了。她跟男友频繁吵架,背后也有这方面的因素。


所以,接受创伤修复是为了她能更好地生活。至于原不原谅爸爸,她可以等到创伤修复后再决定。深入沟通后,她终于同意了。


小璇和爸爸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她竟然对爸爸恨之入骨?


01

父爱的盲目和觉醒


小璇的父母都是教师,受过教育方面的职业训练,可他们却因为不当的家庭教育方式,给自己的女儿造成过大量的叠加性心理创伤。


尤其是小璇的爸爸。他其实很爱女儿,把小璇视为掌上明珠、心肝宝贝,并寄予厚望。


但因为他自己的原生家庭带来的负面影响,再加上他缺乏觉察,所以在教育女儿时不断犯错。


小璇爸爸是70后,在他的原生家庭中,小璇的奶奶采取的是传统的“棍棒教育”。他们兄弟3人经常被小璇的奶奶追在屁股后面打,一扁担下来,疼得龇牙咧嘴。


后来,兄弟仨长大了,还在各自的领域闯出了一番名堂。他们一致认为,之所以能取得一定的成绩,母亲严厉教育功不可没,教育孩子“不打不成器”。他们纷纷在自己家庭中延续了这种教育方式。


小璇出生时,长得非常可爱。小璇爸爸还记得,女儿降生时是一个明媚的下午,他把女儿抱在怀里,“非常开心,爱得不得了!”


在小璇2、3岁时,爸爸和妈妈的关系并不好,两人经常在家吵架,小璇爸爸很郁闷。


他看着女儿一天天长大,一双大眼睛里透出灵动和聪慧。他下定决心要把女儿培养好,“不希望女儿长大后像她妈妈一样”。


那怎么培养呢?主要靠打!


小璇爸爸说,他当年被自己的母亲打得钻心疼,不舍得让宝贝女儿再受皮肉之苦,于是用几张报纸卷成了棍子,“我试过了,打在身上一点都不疼”。


从小璇2岁开始,只要她不听话,爸爸就会拿出纸棍子吓唬她、打她。小璇3岁左右会背很多唐诗,没上小学就会写很多汉字,小璇爸爸非常有成就感,认为这是自己打出来的“成绩”。


很明显,他只看到了孩子表面的优秀,但忽略了孩子内心的感受。纸棍子虽然不会对小璇造成身体上的实质伤害,但爸爸凶神恶煞、朝她大吼大叫的样子,还有言语暴力,这都对小璇的内心造成了很大伤害。


图片来源于网络


而且因为表面的“教育效果”很好,小璇的爸爸更加自以为是,从不认为自己的教育方式有问题。


有时候,小璇爸爸愤怒起来也会动真格。小璇3岁左右,妈妈在喂她吃饭,但爸爸要求小璇自己吃。小璇不愿意,他一气之下就给了女儿一耳光。


小璇对爸爸的排斥、害怕和恐惧就是从那时开始的,并从幼儿园到小学、初中、高中不断累积。


初三时,小璇近视了,多次跟爸爸说要配眼镜。但爸爸总是拒绝,理由竟是戴眼镜后视力会越来越差。


小璇上课看不清黑板,又特别渴望成绩好,所以她听课听得非常辛苦,学习成绩跌得更加厉害,这导致她的情绪愈加低落,逃避学习,陷入了恶性循环。


这种粗暴教育一直到小璇进入高中。这时小璇已经快成年了,爸爸不敢轻易打她,但两人总是吵架,爸爸摔东西,小璇也摔,家里总是闹得鸡飞狗跳。


有一天早晨,父女俩又发生争执,在马路边吵了起来,父亲动手打了她。


小璇说:“他像拖死狗一样在地上拖我、打我。我说我马上就要迟到了,你让我上学去。但是爸爸说,你上个屁学!就是要让老师惩罚你!”


一个快18岁的大姑娘,被父亲在大庭广众下如此羞辱,内心是何等的耻辱和愤怒!当小璇说“我恨死他了”的时候,我完全能够理解她的心情!


催眠治疗师Lucy 利用深度催眠下病理性记忆修复技术(TPMIH),修复了大量小璇爸爸导致的叠加性心理创伤,以上创伤事件只是其中一部分。


随后,我对小璇爸爸进行家庭治疗。


我当时的情绪有点激动,甚至可以说是对她爸爸训斥了一顿,严厉地指出他身为一名人民教师,却在家庭教育上的极端无知、愚昧、自以为是!我督促他一定要深刻地自我反省、改变和提升!


她爸爸也知道自己做错了,深深地忏悔:“我以为我的教育是成功的,但没曾想我越打,孩子越叛逆,现在都不理我了,我真的是肠子都悔青了!”


我说:“那不是叛逆,而是遭受叠加性心理创伤后的正当防卫和反抗!”爸爸连连点头称是,对于自己的无知愚昧的行为非常后悔,开始自责,并向我倾述。


在女儿患抑郁症后,他也一度陷入严重抑郁,被诊断为抑郁症。曾经非常自信、甚至有些自负的他变得孤僻,自卑,质疑自己的教育业务能力,刻意远离同事和学生家长。


我们临床中遇到过很多像小璇爸妈这样的父母。他们是人民教师,明明系统化地学习过现代教育理念,接受过专业训练,却偏偏对自己的孩子采取高压式、粗暴式的教育,对孩子造成巨大的心身伤害!


为什么会这样?


其实,家长们的教育方式往往受到两方面的影响。一方面是“内在的”,主要是他们原生家庭带来的影响,导致其记忆深处不自觉地形成了一些教育理念和模式。


而另一方面则是“外在的”,来自成长过程中,尤其是成年后理性而有意识的学习。


小璇的爸爸虽然在理性上学习过现代教育理念,但其实在他的深层面记忆和意识上,他更多地受到了自身原生家庭的影响,更加认同传统的教育方式。


我告诉他,他“望女成凤”的初衷是好的,并让他意识到,以前的无知、愚昧的教育方式有他原生家庭的影响,也有时代落后的原因。


现在伤害已经造成了,他一味自责、悔恨也没有意义。如果他希望女儿顺利康复,就必须付出持久的努力,才有可能建立新的、积极的亲子关系。


小璇爸爸非常认同,表示一定会深刻地自我反省和提升。我又跟小璇的爸爸深入地谈了两点,一是指导他学会与孩子相处的技巧,要持续地关心孩子,长期地付出。


另外一点,则涉及简单的婚姻治疗。我引导他学会关爱妻子,修复他与小璇妈妈的创伤,理解女性的心理,创造良好的婚姻和家庭氛围。这对女儿康复也有很大的积极意义。


在这之后,小璇听妈妈谈及爸爸时,不再那么抗拒了,但仍然不愿意主动与爸爸说话。我告诉他们,亲子关系的修复不是一朝一夕的,需要父母长期的努力和付出,他们非常认同。


后来,小璇的父母得知女儿交男友了,开心得不得了,非常感谢我当初对小璇理解和指导。他们一度担心女儿真的会发展成同性恋者。


02

无法集中注意力学习


小璇和父母的关系有所缓和之后,情绪波动减少了很多,但她学习上的问题凸显出来了。


那时是4月,9月她就面临第二次复学,而且开学大约2周后就要补考7门功课。时间非常紧张。


而且她的学习状态很差,没法集中注意力学习,看专业书时脑子一片空白,“我根本不知道在看什么”。一想到要补考那么多科目,还要学新的科目,她就害怕、烦躁,一点信心都没有。


当时我们跟她分析,她的学习障碍非常严重,需要多管齐下。一方面,要利用深度催眠下病理性记忆修复技术(TPMIH)修复她学习上的叠加性心理创伤,令她学习时情绪相对平静,能学进去。


另一方面,我还会利用深度催眠下条件反射重建技术(CRRDH),帮助她塑造高效的学习状态,让她不仅能学进去,还能学得更好、更快。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但有这两方面还不够,还有很多现实问题要解决。


她落下的知识点太多了,有些科目几乎完全没学过。所以她还得想办法,一科一科地深入分析,看如何利用这段时间,尽量多地补上知识点;必要时还得跟辅导员和科目老师沟通,看是否给予一定的辅导,甚至缓考几科。


小璇一听我的分析就头大,尤其是想到要面对辅导员和科目老师时,她特别慌,大叫“这太难了,根本不可能实现!”


她又马上想到自己毕不了业、找不到工作,前途暗淡,又开始灾难化思维,认定是父亲把自己害成这样的,情绪波动很大。


我完全理解她的焦虑,休学了2年,一复学就要补考那么多科目,考不过就可能被退学,压力太大了,听起来简直是个“不可能任务”。


我告诉她,这困难确实很大,但我们抱着“积极努力,顺其自然”的心态,对每个环节都尽量做到最理想,然后勇敢去面对就行了。


就算有些科目没有通过,也不一定就是被退学,但可能会延缓毕业。但她告诉我,她已经休学2年了,按照学校的规定,不可能再延迟毕业了。


我告诉她,我们调动起所有的积极力量,努力去做,成功可能性很大。如果这么大的困难她都迈过去了,以后很多困难她都能更从容地面对了,这段经历也会成为她的人生财富!


我还告诉她,找辅导员、老师沟通的事,我会引导甚至指导她爸妈去做。只要得到辅导员和老师的理解和帮助,她这一关就更容易过了。


听我说完,小璇的焦虑明显下降了,特别是想到不用独自面对辅导员和老师时,她松了一口气。


很快,催眠治疗师Lucy利用深度催眠下病理性记忆修复技术(TPMIH),处理她对学习感到严重焦虑、想逃避的问题。


Lucy发现了3个创伤。第一个是在高一时,她在脑海里看到自己在教室里非常不自在。当时她看不清黑板,但爸爸不肯给她配眼镜,导致她成绩下滑,感觉很挫败,达不到她自己设立的目标。


她那时产生了一个错误的认知:既然学了,就应该拿到符合自己期待的成绩,如果拿不到,那还不如不学。所以她出现了明显的逃避心理。


Lucy引导她要纠正这种认知,现实里出现了困难,我们要积极去解决,但对待结果要抱着顺其自然的心态。并不是只要努力,就一定可以达到目标;但想要达到目标,就必须持续地努力、付出。


第二个创伤发生在高中的物理、化学课上。这两门理科是小璇的弱项,高中3年,她总是觉得老师讲课讲得飞快,大家都听懂了,就只有自己听不懂,一脸懵,听着听着就走神了。回过神来时,她更加跟不上了,非常自责、自我否定。


Lucy引导她意识到,当时她已经出现一定的学习障碍了,所以上课效率较低。而且她想当然地认为全班只有她听不懂,这明显是灾难化思维了。


最后一个创伤是最近形成的,她一想到有7门功课要补考,就焦虑得不行,负性情绪和灾难化思维也特别严重。Lucy也对此进行了修复。


创伤修复后,我利用深度催眠下条件反射重建技术(CRRDH),帮助她塑造高效学习状态。先是让她在复学前,能够比较高效地自学;然后又对复学后每天的学习、上课、生活情景进行了处理,建立起积极的条件反射。


进行了6次CRRDH 的心理干预后,小璇对于这些情景的积极条件反射基本建立了。


她说自习、看书时,她原来的烦躁程度达到10分(满分),现在愉悦、开心的程度有7、8分左右(满分10分),学习情绪明显改善。


另一方面,小璇的父母也与学校辅导员积极沟通。辅导员表示,如果想保留学籍,开学后第一学期,小璇至少要通过3门功课的补考。


小璇松了一口气,但很快她又发现考试分里还有德育分,主要以出勤率作为评分标准。而她休学前旷课的次数实在太多了,很多老师对她的学习态度有误解,恐怕在德育打分上,她就难以通过补考。她又开始焦虑了。


我马上找到小璇的爸爸,告诉他得跟学校辅导员再进行深入沟通,还要找到各个科目的老师,向他们解释孩子的病情,纠正他们对小璇的误解,恳求他们能适当地给予学业上的帮助。


这时,小璇的爸爸的态度出问题了。他一听我的建议就六神无主,说之前跟辅导员沟通就花了很大精力,现在还要去找科目老师,去求人家,他感觉拉不下脸,明显想退缩。


我狠狠地说了他一顿:“你已经对女儿造成了那么大的创伤,现在有个将功补过的机会,你这个做父亲的必须站出来承担责任,切切实实为女儿解决问题!都这个时候,你还顾及什么面子?如果你做到了,这一关小璇迈过去了,她知道你真的尽了最大能力去帮助她,她和你关系自然会进一步改善。”


小璇的爸爸也意识到自己不能再逃避了。这次,他直接去到了小璇的学校,一一拜访辅导员和各科目老师。


在他的积极沟通下,很多老师知道了小璇的病情真相,也表示理解和关怀,同意给小璇提供学业上的帮助。小璇得知这个结果后,终于松了一口气,对补考有了一定信心。


再接着,我跟小璇分析每门科目的特点。哪些以记忆为主、需要反复强化的,哪些更注重理解和领悟的,还有一些科学的学习和考试技巧,我都跟她过了一遍。


经过上述一系列的努力后,小璇初步建立了良好的学习状态,复学的信心增强了。但中间也有过一些波折,有一门数理科目,她怎么看都看不懂,“像看天书一样”,又开始焦虑了。


我意识到这需要一位优秀的补课老师,我问了一圈熟人,但没人会。幸好,小璇找到一位师姐给她辅导这门课,她的焦虑明显降下来了。


除此之外,她还担心自己毕业时年龄比别人大,不好找工作,更担心求职时被别人知道自己的病。我便跟她做职业规划,引导她调整心态。


其实她真正康复之后,她的内心会更加强大,逆商会明显增强,无论做什么事,这都会成为她的财富。只要积极努力,心态放平,她不会没有工作机会。


到这里,小璇原定计划的心理干预就告一段落了。


其实,当时她还有“购物成瘾”的问题,总是忍不住剁手,她爸妈一度非常烦恼。我们没有专门处理过这个问题,但她后来慢慢“自愈了”。怎么会那么神奇?这个问题后续我们再分析。


小璇跟我们告别后,回家自习了几个月,情况很稳定,很快就复学了。


但没多久,小璇又出现情绪大波动,父母觉得可能是病情复发了!我们腾出时间,对其进行了紧急心理干预。


03

“恋爱脑”是讨好型人格特点


与小璇再次见面的时候,她与几个月前判若两人,显得更有精神、活力,脸色更红润。


深入了解后,我发现她情绪波动的原因是和男友的关系不稳定,他们频频吵架。


一开始,我以为她缺乏谈恋爱的经验,不理解男性的心理,不懂得如何与男友更好地相处。我从这些方面对她进行认知干预。


她听了之后恢复了一定的理性。但2天后,因为一些事情,她又和男友大吵一架。


我意识到,小璇对男友的一些行为反应过于强烈,这背后应该是有叠加性心理创伤。于是我把小璇转给了催眠治疗师Lucy,她也认为这个问题没那么简单,小璇似乎经常刻意地讨好男友。


小璇很爱当时的男友,但有时候爱得失去了一定的自我和自信。她非常在意自己的表现会不会对男友造成不好的影响,是否让男友不满意,要求自己做一个完美的女友。


但与此同时,她又会用自己的“完美标准”去要求男友,就是“我那么在意、做得那么好,你也必须用同样的方式对待我”的心态。所以,她对男友言行举止非常敏感。


最近,她给男友发了好几条微信,男友没回。她又打电话,没人接。小璇着急了,立刻开始胡思乱想:


“他是不是不想理我了?是不是我这几天做错了什么?他是不是在惩罚我?我到底哪件事没做好呢?他会不会离开我?”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一想到男友可能会离开自己,她非常痛苦、恐惧,一边不停地自责、找自己的错误,一边不断给男友发微信、打电话。


几个小时之后,男友终于回复了。原来是他下班后太劳累,到家就睡着了,没看到小璇的微信。


男友回复得轻描淡写,让小璇不要想太多。结果,小璇一下子情绪崩溃了:“我为了你纠结了几个小时,那么煎熬、那么痛苦,你居然这么不在意我的感受?就几句话带过?”


她暴怒,开始指责、抱怨男友。但男友觉得这是小事,何至于反应这么大?两人就吵了起来。因为类似的事,两人发生过很多次剧烈冲突。


客观来说,小璇的男友确实对女友的关心不够体贴。但小璇也有点太敏感,太在意对方的反应了。


Lucy认为,小璇敏感的背后实际上是不够自信,可能有讨好型人格,而这种人格特征背后肯定有相应的叠加性心理创伤。她认为应对小璇进行深度催眠下病理性记忆修复(TPMIH),找到并修复创伤。


但小璇不以为然:“这与创伤有啥关系?不就是男友的问题吗?”后来Lucy花了很大精力才说服她。


果然,在深度催眠下,Lucy精准地找到了相应的叠加性心理创伤,贯穿着小璇小学到成年的成长过程。其中,最主要的事件发生在小学阶段。


小学低年级时,一节音乐课上,小璇和同桌趁老师板书时,两人顶着音乐课本互相嘻嘻哈哈。老师突然转过身来了,同桌同学眼疾手快,马上把书本从头顶上拿下来,摆出认真听课的样子。小璇慢了一拍,被老师抓个正着。


小璇当时成绩很好,表现优秀,一直备受同学羡慕和老师夸奖,这次却不好好听课,音乐老师非常生气。他罚小璇头顶着课本,站在教室后面。


小璇站了一节课,期间书本总是往下掉,每掉一次总有不少同学回头看她、笑她。小璇心里非常难受,“我做梦都没想到,我会一下子从人人羡慕的优秀学生,变成被老师罚站、被同学笑的可怜虫”。


整整40分钟里,她不停地自责:“我为什么要把书本顶在头上?我为什么要这么犯傻?为什么不表现得好一些?为什么要惹老师生气?”


她暗自发誓,从此以后各方面都一定要表现得很好,不能招来别人的不满。


这个事件可能是导致她形成讨好型人格的、最初的创伤之一。后来,她还经历了一些叠加性心理创伤,进一步加强了这种讨好别人、苛求自己的不良心态,最终在恋爱中爆发出来。


Lucy为她修复了这些创伤,并建立起更积极的认知,引导她学会自爱,将精力放在不断地自我提升上,学会自我肯定。

小璇从深度催眠状态中醒来后恍然大悟。她对以往这些创伤都不记得了,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有讨好他人的心态。


这次紧急强化心理干预之后,她和男友的关系终于缓和了,她也能更专注地上课、学习了。我引导小璇进行人生规划,让她利用自己的特长和所学专业去规划职业路线。


很快,我收到小璇妈妈发来的好消息:小璇期末考每门科目都超过了80分,还拿到了全班第二的好成绩,远远超出了原来的期待!


小璇的期末成绩单


她和爸爸妈妈非常高兴,我和Lucy也很有成就感!


04

疫情时的波动


本来以为小璇终于能真正回到生活、学习的正轨了,没想到,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又给她带来了新的心理冲击。


2020年3月初,我收到小璇妈妈的信息,“何主任,小璇的情绪很不稳定,总是为一点小事抓狂,还出口伤人,是不是又要复发了?”。


原本,那年春节小璇和父母回老家过年,住在舅舅家。她老家在湖北的一个县城里,虽然离武汉较远,但当时全省都处于防疫紧张态势,政府呼吁大家注意防护,尽量少出门、不聚餐。


但这并没有引起小璇的父母和长辈们的重视。除夕夜,小璇的舅舅还组织亲戚们下馆子。当时,小璇已经意识到了疫情的严峻,她极力反对,反复劝说父母和舅舅取消聚餐。


但长辈们都听不进去,最终还是聚在一起吃了年夜饭。小璇坚决不参加,一个人呆在舅舅家,非常生气。


随后湖北各地道路开始严格管制,小璇和父母一直无法回家,只能住在舅舅家,自然处处不便,加上疫情带来的焦虑,她分外压抑。小璇与男友寒假相聚的计划被打破,无法见面,有时两人因小事拌嘴,也影响到了她的心情。


图片来源于网络


总之,多个不利因素叠加,小璇的情绪陷入了低谷。她不愿意与家人交流,几乎整天都待在房间里,三餐不规律,总是发脾气。她还对父母说狠话,声称要断绝父女关系,对舅舅、舅妈也很不客气,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跟她相处。


我听这些情况后,指出小璇父母必须理解女儿的情绪波动。除夕聚餐的事,我严厉批评了小璇的父母:万一不小心感染了,这不仅是对自己的不负责,还给国家、社会增添了负担,必须加强自我反省!


实际上,许多成年人在疫情初期都表现出偏执和自以为是的一面。


他们承认当时确实做得不好,在与女儿的相处中,总是不自觉地回到以前的状态,又对小璇造成创伤了。


我提醒他们,一定要利用这段疫情相处的时间,将暴露出来的家庭矛盾和沟通障碍进行积极处理,重建与孩子的亲子关系,争取达到友好相处的程度。


同时,我也给小璇发送了多段微信长语音,紧急给予心理指导。很快,小璇妈妈回复,她与丈夫进行了深刻的反省,与小璇也进行了沟通,小璇情绪明显缓解了,危机暂时缓解了。


过了一段时间,小璇的妈妈又发来信息,说随着疫情有所缓解,他们终于离开老家回到自己家里了,小璇情绪明显改善。


当晚,小璇还和爸爸敞开心扉地谈了近3个小时,妈妈非常欣慰,这是患病以来从来没有过的情景,小璇爸爸再一次真诚地向小璇道歉。


不久后,湖北省“解禁”了,小璇符合出省条件,终于可以与男友相聚了!总的来说,这一次病情波动总算是有惊无险、顺利解决。


后续,小璇还遇到过几次挫折,情绪又有一些波动,在这里就不一一展开了。有一些她在家人的理解和包容下,慢慢缓了过来;有一些我通过微信提供心理指导,她很快就恢复理性了。


05

她变得理性成熟,

迎来真正康复


2020年9月份,我们再次收到小璇妈妈的反馈,她说女儿这段时间的进步非常大,补考和期末考等10门课程全都顺利通过,有些课程的分数还很高,小璇的心头大石总算放下了。


还有一个更重大的信息,小璇经过慎重考虑,决定与当时的男友和平分手。她意识到这个男生并不适合自己。


我与小璇妈妈聊天记录


小璇的这个决定让我有点惊讶,但也感到惊喜。


当初处理小璇和这位前男友的矛盾时,我了解到一些男生的情况。他没有上过大学,虽然学历不等同于实际的能力,但从小璇的描述中可看出,这位男生上进心不强,比较安于现状。而且,他也遭受过不少心理创伤,有一定的偏执型人格改变。


从长远来看,这位男生与小璇可能并不匹配。


所以他们仍热恋时,我告诉过小璇:“你现在觉得他很好,为了他要死要活的,父母的建议都听不进去,这我都可以理解。但等到你逐渐康复后,你的能力会提升,自信心会提高,眼界会越来越开阔。


“而且你是一个非常有自我追求的人,可如果你的男友还是原地踏步,那你们的差距会越来越大,两人的三观有很多不一致、不匹配。那时,你们可能会面临分手。”


“可即使真的分手,你也一定要好好地感谢他。因为他陪伴你度过了人生低谷,给了你安慰和陪伴,他让你有了男女恋爱的情感体验,你的性取向稳定了下来。无论如何,你都一定要感谢他和这段恋爱经历。”


所以,从这个角度看,小璇和这个男友分手也是意料之中。我很欣慰小璇变得更加理性、成熟。她在今后遇到的恋情中会越走越好。


2020年8月,小璇进入大四,课程较少,她开始实习,找到了一家知名的房地产机构的实习岗位。她的表现得非常好,得到了领导的赞许,还协助领导面试新实习生,在这过程中她不断找回了自信。


图片来源于网络


小璇妈妈说,“小璇以前一直都是自卑的,认为自己是废物,什么事都干不了,但这份实习让她看到她自身的价值,找回了自信,这一切都归功于你们的心理干预。”


小璇还再次谈了恋爱,遇到了一位各方面都很投契的男生,两人确立恋爱关系后,相处十分融洽,并规划毕业后要到同一座城市工作。


2021年6月,小璇顺利毕业了。毕业前,她考过了英语专业八级,再加上她各方面能力出众,求职短短10天就拿到了3个offer。


现在她和男友按照约定,在同一个城市努力打拼,两人住在一起互相扶持,感情很稳定。


最近,小璇工作转正了,非常享受现在的生活状态。小璇的父母百般感慨,她妈妈连连向我和Lucy道谢。看到小璇康复得这么好,我们也很有成就感。


后续,我们会对小璇的康复经历进行分析,总结一些其他家长可以借鉴的、有助于孩子加快康复的要点,还会分析为什么她的“购物成瘾”会不治而愈。希望对大家有所启发。



文:晴日心理何日辉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她因抑郁休学2年,心理干预后,成功毕业入职上市公司-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晴日心理何日辉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晴日心理何日辉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