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爱情注定会归于平淡 |《贪婪的多巴胺》

发布时间:2021-11-17 1评论 1904阅读
如果爱情注定会归于平淡 |《贪婪的多巴胺》-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文:心是孤独的猎手
来源:京师心理大学堂(ID:bnupsychology)


多巴胺——快乐分子OR期待分子?


在丹尼尔·利伯曼和迈克尔·E.朗所著的《贪婪的多巴胺》中,他们这样定义多巴胺:形式简单,包含碳、氢、氧三种元素,再加上一个氮原子,但产生的结果极为复杂,它是一种讲述着整个人类行为的故事的分子。


虽然只有0.0005%,即二十万分之一的脑细胞可以产生多巴胺,但这些细胞却能对行为产生巨大的影响。


当参与者产生多巴胺时,他们能体验到快乐的感觉,因此他们会不遗余力地激活这些稀有的细胞。一些科学家给多巴胺取名为“快乐分子”,大脑中产生多巴胺的途径被称为“奖赏回路”。



然而,虽然多巴胺会让我们快乐,关于猴子和电灯泡的实验却揭示了多巴胺不是快乐的制造者,而是对可能性和预期的反应


沃尔弗拉姆·舒尔茨是多巴胺实验研究中最有影响力的先驱者之一。在猴子和电灯泡实验中,他把微电极植入猕猴大脑中多巴胺细胞聚集的地方,然后将猴子放入一个装置,其中有两个灯泡和两个盒子。


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个灯泡会亮起,其中一个灯亮表示右边盒子里有食物丸,另一个灯亮表明食物丸在左边的盒子里。


猴子花了一些时间才找到这个规律。一开始它们会随机打开盒子,只在一半的情况下能够找对。当猴子发现食物丸之后,它们大脑中的多巴胺细胞被激活,过了一段时间之后,猴子找出了信号的规律,每次都能准确找到有食物的盒子——到了这个阶段,多巴胺释放的时间点就从发现食物时转到了灯亮起时


这是为什么呢?看见灯亮是不可预期的,但一旦猴子发现亮灯意味着它们能得到食物,“惊喜”的感觉就完全来自亮灯(预期会有食物),而不是来自食物(真正吃到食物的感觉)了。


我们人类的多巴胺冲动也来自类似的让人期待的惊喜:收到恋人的甜蜜留言(上面会说什么?),或是一封来自多年未见的老友的电子邮件(会有什么新鲜事?)。



但当这些事情都习以为常时,新奇感就消逝了,多巴胺冲动也随之消退——更甜蜜的留言或是更长的邮件也挽救不回来。


所以爱会消失对不对?


为什么爱情会消逝?


我们的大脑生来渴求意外之喜,也因此期盼未来,每个激动人心的梦想都在那里萌生。但当任何事情,包括爱情,变得习以为常时,那种兴奋感就悄然溜走,而我们的注意力又被其他新奇的事物吸引了。


研究这个现象的科学家把这种从新奇事物中得到的快感命名为“奖赏预测误差”。


我们每时每刻都在预测将要发生的事,比如什么时候可以下班?当实际发生的事好于我们的预期,就表明我们对未来的预言存在误差:我们可能提前下班。


正是这种让人快乐的误差触发多巴胺行动起来。这种快乐不是源于额外的时间,而是预期之外的好消息带来的兴奋感。


当一切成为日常以后,就没有了奖赏预期误差,也不再会有给你带来兴奋感的多巴胺,多巴胺的工作完成了,它使未知理想化的能力也发挥完了,于是多巴胺的通路关上了门。


当爱神的轻轻敲门变成枕边人的鼾声阵阵时,仅靠多巴胺已维持不了爱情的相守。但是,我们可以用什么来维持爱情呢?


我们如何找寻持久的爱情?


大脑中的多巴胺回路只能被光鲜之物的可能性所刺激,而不管现在的事物已有多完美。多巴胺的座右铭是"想要更多",毕竟多巴胺不是快乐分子,它是预期分子。


我们的大脑必须从面向未来的多巴胺过渡到面向现在的某种化学物质,这是一系列神经递质,我们称之为“当下分子”。


大多数人都对它们的名字略有耳闻,包括血清素、催产素、内啡肽(相当于大脑自产的吗啡)和内源性大麻素(相当于大脑自产的大麻),这些化学物质会给我们带来由感觉和情感引发的愉悦。


根据人类学家海伦·费希尔的说法,早期爱情或者说“激情之爱”只会持续12到18个月。在那之后,一对情侣要保持对彼此的依恋就需要发展出一种不同的爱,这被称为“陪伴之爱”。


“激情之爱”是多巴胺主导的——使人兴奋、理想化、好奇,并关注未来。


而“陪伴之爱”则是由当下分子主导的——使人满足、心平气和,并通过身体的感官和情感去体验。


事实上,尽管多巴胺和当下分子的回路能一起工作,但在大多数情况下它们是相互对抗的。科学家们观察了从处于热恋中的人身上提取的血细胞,发现血清素受体的水平比“健康人”要低,这表明当下分子受到了抑制。


在当下分子回路被激活时,我们更喜欢体验周围的真实世界,多巴胺就会被抑制;而当多巴胺回路被激活时,我们则憧憬一个充满可能性的未来,当下分子会被抑制。


浪漫关系中不仅有幸福,也会有冷战和失望


建立在多巴胺基础上的浪漫关系是一段令人兴奋但短暂的过山车之旅,然而我们大脑中的化学过程也为我们铺平了通往陪伴之爱的道路。


只不过,通往陪伴之爱的过程需要两个人真正想要陪伴彼此,在一个个平凡的相处瞬间,将多巴胺刺激下的激情和浓烈化为简单但温暖的陪伴;需要两个人愿意接纳对方的每一面,理解彼此的灵魂。


结语


多巴胺这种神经递质的目标是最大限度地提高未来的回报,让我们走上爱的道路——它使我们的欲望得到宣泄,激发我们的想象力,并把我们吸引到一个有着炽热承诺的关系中。



爱情可以始于多巴胺,但不能终于多巴胺。多巴胺永不知足,它只会说“我想要更多”。


作者简介:原文作者心是孤独的猎手,本文转载自公众号京师心理大学堂(ID:bnupsychology),京师心理大学堂,北师大心理学部出品,奉行“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心理学科普平台”的项目定位,努力将北师大心理学百年积淀奉献于社会,凝聚师生力量传播科学知识,让心理学走进千家万户。

0

回复

如果爱情注定会归于平淡 |《贪婪的多巴胺》-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京师心理大学堂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京师心理大学堂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