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容成瘾,变成美女,依然永远对自己不满意”:如何摆脱“我不够好、不值得被爱”的消极信念?|咨询室故事

发布时间:2021-11-16 4评论 2167阅读
如何摆脱“我不够好不值得被爱”消极信念|咨询室故事-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01

整容成瘾,却永远对自己不满意


第一次咨询时惊恐地和我说:“我发现我不是我自己。”


当我听到这句话时,内心充满了疑惑,小是出现幻视了还是精神分裂了吗?


我赶紧问道:“可以和我具体说说是什么事情让你觉得你不是你自己呢?”


说:“我前阵子搬家忽然翻到我初中时的照片,我拿它和镜子里的自己相比,却发现全身上上下下没有一处是相似的。”


我问道:“初中时还没有完全发育,现在和过去有区别好像是正常的,全身没有一处相像是不是有点夸张了呢,你有没有照片让我看一下呢?”


翻出照片给我看时,我竟然发现她说的完全没有毛病。


初中时的她,塌塌的鼻子,圆圆的脸庞、蓬松的头发、肉乎乎的手臂、臃肿的身材,虽然达不到丑的地步,但确实很普通。


现在的她,高挑的鼻梁、清瘦的脸庞、笔直的秀发、修长的手臂、窈窕的身材,是世俗标准的“美女”。


我确定了一件事情,小给自己进行了“大规模整修”。


觉得自己整容上瘾了。


她出来工作用攒了半年的工资给自己割了双眼皮,虽然积蓄挥霍一空,但是她说那是她整个人最自信的时刻,她不再自卑低着头不敢直视别人。


但是过了半年,她觉得自己塌塌的鼻子配不上她精致的双眼皮,于是她做了隆鼻手术。


她享受了一段时间笔直的鼻梁所带来的自信之后,她又发现好像自己的脸庞太大了,配不上自己的鼻子和眼睛,她又去做了面部削骨手术。


至此之后,她一发不可收拾,丰唇、抽脂、植发、打玻尿酸······各种整容手术都做了一遍。


她享受着每一次整容所带来的快乐,但是又快速失去这个快乐,因为她对自己“永远不满意。


在小眼中,她的“美貌”是她的一切,她可以允许任何事情发生,但是她决不允许自己“变丑”。


这种情况很明显是体象障碍(Body Dysmorphic Disoder,BDD),它的别称是身体臆形症、躯体变形障碍、丑形恐怖。


它是指患者过度关注自己的体象,并且对自身很小甚至是根本不存在的体貌缺陷出现过度的担忧,这种关注引起个人明显痛苦或影响个人的社会职业功能。


02

体象障碍的背后:

“我不够好、不值得被爱”的核心信念


的体象障碍主要和她的人格以及早期创伤事件相关。


的原生家庭让她形成了自我挫败型人格,她对自我的认知评价都是极其糟糕的,甚至会与自己为敌,不自觉地为难自己。


出生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她从出生开始就被父亲冠上了“赔钱货”的标签


她无论做什么事情、考多好的成绩得到的评价永远都是:“这是应该的,考这么好长大了还是要嫁人,又有什么用?而她一旦做错事情了,她所遭遇的不仅仅是谩骂,还有体罚。


这种环境下长大的她渐渐形成了悲观的处事态度,无论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想到的结果都是糟糕的,她只看得到自己的缺点看不到自己的长处,即使别人信誓旦旦地说她也不相信,她习惯让自己沉浸在痛苦她自身存在着极强的不安以及自卑。


而她青春期的遭遇也加剧了她的体象焦虑。


她的初恋发生在中学时期男生说喜欢她想和她在一起,于是她答应了,但是少年难以长情,他们笑闹式的爱情很快走到终点了。


如果事情终止此,那么伤害还不会那么大,但是没有如果。


她在上厕所的时候,听到她前任和同学吐槽她嫌弃她满脸痘痘又胖又丑,她当时绝望地躲在厕所中痛哭。


自那以后,她开始各种节食运动减肥,身材渐渐地变得正常了,但是她却永远不满意,她觉得自己还是不够漂亮不够完美。


这一阶段的她还算是可控,但是等到她工作了、有了稳定的收入来源后,事情反而走向了失控。


整容给小带来诸多的心理获益,外貌的提升不仅让她自己有短暂的自信提升,也让她吸引了大波男士的追逐,变得更加容易获取社会资源,她发觉自己从一个“丑小鸭”一下子跃升成为了“白天鹅”,这种感觉让她迷恋无比。


但是到了后期她陷入了焦虑,她发觉自己的一切似乎就是空中楼阁


她开始陷入了忧虑,她担心着自己凭借着“不属于自己的外貌”得到的一切会不会有一天全部都消失?


于是,“容貌”成了她自我拉扯的战场。


03

走出认知偏差

重建合理信念


对于这一类型的体象障碍患者,最大的难点在于如何让她重新构建合理的信念,以新的认知对待生活。所以我主要用认知行为疗法带她由表及里解决问题:


1、发现自动思维


知行为疗法认为,我们的想法和念头是情绪和行为的原因,当我们能转变思维方式时,我们的情绪和行为便会随之改变。


1)我带领小看看自己的情绪是如何发生的。


比如小工作做不完,可能需要熬夜加班,她心中就自动出现“熬夜会有黑眼圈会让皮肤变差”的想法念头,她也因此焦虑不安。在分析中,小理解了,的情绪是如何产生的,但是做到这一步还远远无法阻止自动化思维的出现,因为那是她过去二十几年的思考模式。


2)提出新的思维假设。


比如当小接受“偶尔一次熬夜不会让皮肤变糟糕”、“完成这个项目所拿到的提成可以让我做千八百次的光子嫩肤,想想也不亏”的想法时,她对于熬夜的焦虑不安一下子就减弱了。


她也习得了,当遇到让她紧张不安的事情时,不妨转化一下思维方式,从积极的角度看待问题,所带来的情绪完全不一样。


2、验证中间信念


中间信念是核心信念在具体生活领域中的表现,是自动思维产生的心理基础。它是我们应对某个生活领域的认知观念和行为方式。


比如小“熬夜会有黑眼圈会让皮肤变差”这一自动思维的心理基础就是“我不允许我自己变丑,变丑的我一无是处”。


在调整小的中间信念过程中,我运用了认知连续体技术,我让小画了一条直线,在一端写上0,另一端写上100,然后告诉小100表示她现在面临的最糟糕情况,0表示一点糟糕的情况也没有,中间的数值表示糟糕的程度。


我问小,“熬夜变丑”糟糕程度是多少?她说是85。


我继续问,“熬夜变丑+失去工作”你觉得糟糕程度是多少?小想了一下说是95。


然后我说,以“熬夜变丑+失去工作”为标准,“熬夜+还有工作”的糟糕程度是多少?小想了想说是70。


我追问道,如果你“熬夜变丑+失去工作+失恋”,那么你的糟糕程度是多少?小毫不犹豫地说100。


于是我继续问,那如果以“熬夜变丑+失去工作+失恋”为标准,你现在“熬夜变丑+还有工作+还有男友”的糟糕程度有多少?小想了想说55。


这个数值代表的是她的释然,一般体象障碍的患者容易让自己陷入隧道视野,只能看得到“美和丑”认知连续体技术就是不断地给她设想更糟糕更多的因素,让她从自怜自艾的单一视角中抽离出来,以更加全面的视角看待她的生活。


3、重建核心信念


负性核心信念是心理问题的根源,它往往根深蒂固、难以撼动。


的成长经历和她对于“美”的执着无一不在告诉着我们,她的负性核心信念是“我不值得、不可爱”。


为了掩藏自己的负性核心信念,会使用补偿策略让自己看起来是正面的形象,比如为了掩饰自己自己不值得不可爱的信念,她选择了用减肥、抽脂、整形等等手段让自己变得有价值、受欢迎。


不过好在,负性核心信念是小基于过去经验的结果,我和她在咨询的后半段过程中修正她过去经验形成的信念,最主要的方法就是用当下的经验形成新信念,用新信念去取代旧信念


比如小坚定地认为自己除了整出来的外貌,其他地方就不值得被爱,于是我和她做了个尝试,我邀请她回去之后试着询问男朋友以及身边的朋友,她值得被人喜爱的地方有哪些,不管她内心认不认可,先把这些记录下来。


发现自己原来除了”外貌“之外,自己的厨艺、自己的包容以及自己的歌声等等都是被别人所喜爱的。


她自己的价值以及闪光点远比她想象中的多。


她也慢慢树立了新的核心观念“我是值得的我是可爱的”。


一步步走下来,她不再痛苦于自己的形体长相,反而将成长的侧重点放在自己的工作技能、内涵等等方面。


她放下了对“皮相”的执念,转向了“内在”。


她衡量自我价值方式的多元也意味着她的自我愈发丰富。


这对于她而言无疑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如同小一般,我们在起起伏伏的生活中,总会难免出现不合理信念的时刻。


它会给我们生活带来或痛苦或绝望的情绪和行为,但这并不是一件恐怖至极的事情。


我们在遇到它时,千万不要陷入自我谴责或者直接屈服于它。


不如试试我文中的方法,或者找个咨询师,让专业的力量帮助你吧。


每个人都有”想不开”的时候,求助一下别人并不可耻,加油!


作者:何景钊
责任编辑:一只梨
0

回复

如何摆脱“我不够好不值得被爱”消极信念|咨询室故事-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H先生的心理小屋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H先生的心理小屋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