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抗理论:好心相劝为何对方还要愤然抵抗|心理词条

发布时间:2021-10-23 3评论 1564阅读
阻抗理论:好心相劝为何对方还要愤然抵抗|心理词条-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阐述定义


你是否有过这样的经历。好心提意见、奉劝别人不要做对自己无益的事情,结果对方不仅不领情,还对你有情绪。


要理解别人的这种想法,我们需要先花点时间了解一个概念——阻抗理论。


一般而言,人们会倾向于认为自己拥有某种程度的行为自由,但现实往往事与愿违,比如在学校里学生会被禁止带某些东西(如手机)入校、公司会给员工分派他们不想执行的任务等等。


当这些情况出现时,人们可能会因此感到行为自由受到威胁或限制,并进而出现阻抗反应。更具体来说,人们会呈现出一种以痛苦、焦虑、抵抗和恢复行动自由的愿望为特征的行为动机状态(Rains, 2013)。这就是阻抗理论。


根据阻抗理论,当人们感到被胁迫从事某个行为时,人们会对胁迫做出反应,通常表现为对被限制行为的更大偏好,或者执行与胁迫内容相反的行为。


背景/来源


阻抗理论是由社会心理学家Jack Brehm于1966年首次提出的(Brehm, 1966)。


该理论揭示了人们对行为自由、选择自由的强烈需求和渴望。如果结合上世纪六十年代西方国家正在经历反文化运动这个背景,我们不难理解阻抗理论背后的这套逻辑。


1960-1970这十年间,西方人民倡导和号召行为自由、言论自由的呼声愈发高涨。在这期间,Brehm观察到,当人们被外部力量夺走自由权利时会经历强烈的反应——人们变得焦躁不安,并会主动采取行动来保护或夺回他们失去的权利。


有时,当我们看到一个人在一项不重要的选择权被剥夺并产生激烈反应时会想,这至于吗?事实上对人们来说,权利所囊括的具体内容并不一定是最重要的,人们更看重的可能是「行为自由」本身,即,我可以不重视、不行使这项权利,但你不能剥夺我拥有它的自由。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你去一家人均消费上百的餐厅吃饭,餐厅赠送你一张5块钱的代金券。这张代金券对你来说并不能省多少钱,你可能回到家就不知道把它丢哪了。但如果你发现,餐厅本来应该正常发放,因为觉得你大概率不会再去他们这吃饭而擅自取消了你的代金券,你很有可能还是会对餐厅产生很大意见。


阻抗理论所反应的就是这个简单而重要的事实——人们重视自己所拥有的自由。当行为自由受到威胁,无论行为本身是否重要、是否有益,人们都会努力重新获得自己的自由权。


相关科普/案例分享


一、文化环境影响


人们对阻抗的体验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威胁面向的目标,更具体来说,只有当人们的价值观受到直接影响时,人们才更有动力去恢复属于自己的自由。


在涉及文化背景的研究中,造成人们阻抗反应差异的其中一个关键因素就是个人主义/集体主义。


受到控制和选择期望上不同以及自我建构方面不同的影响,个人主义者和集体主义者对行为自由的敏感度会有所区别(Iyengar, & Lepper, 1999)。


(一)威胁对象的影响


个人主义者或具有独立自我建构的人更容易受到对其个人自由的威胁的影响,例如,在个人层面上为了帮助他人而牺牲个人的时间或资源。


与之相反的是,集体主义者或具有相互依存自我建构的人更容易受到对其所在集体自由的威胁的影响,比如为了帮助其他部门而付出本部门的时间或资源(Jonas et al., 2009)。


(二)威胁来源的差异


当威胁来自内群体而非外群体时,个人主义者会表现出更强烈的阻抗反应。而当威胁来自于外群体而非内群体时,集体主义者则会表现出更强烈的阻抗反应(Markus, & Kitayama, 1991)。


这可以理解为,来源于内群体的威胁可能对个人会有更大影响,也因此更容易引起个人主义者的注意。相反对集体主义者来说,他们更重视与内群体的联系,所以他们不大会将来自内群体的决定和影响当成威胁。


二、替代阻抗


典型的阻抗反应是发生在人们认为自己行为自由受威胁的时候。但与此同时,还存在一种特殊情景下的阻抗反应——对行为自由的受威胁是发生在别人身上时。有相关研究发现,当人们观察到另一个人行为自由受到威胁时,人们同样可以经历阻抗反应(Sittenthaler, Jonas, & Traut-Mattausch, 2016)。


人们产生替代阻抗反应的强度会受到自我建构的调节影响,更具体来说,比起个人主义者,集体主义者可能会经历到更强烈的替代阻抗(Sittenthaler, Traut-Mattausch,& Jonas, 2015)。


这可以理解为,当同类型群体内的他人行为受限时,集体主义者可能会将这种限制视为对自己所属这个群体的限制,并将「同伴」受限的情景与自己感受相联系。


而相反,对于个体主义者而言,因为他们倾向于将他人和自己视为两个不同的个体,当看到他人行为受限时,个体主义者可能不会产生那么强烈的情感共鸣。


尽管人们会经历典型的阻抗反应和替代阻抗反应两种形式,但它们的作用路径会稍有区别(Sittenthaler, Jonas, & Traut-Mattausch, 2016)。


具体来说,当人们观察到他人行为自由的威胁时,首先需要反应和考虑他人受到的限制在哪里,这个过程更多会与反思和认知过程有关。


而因自身体验到威胁产生的阻抗反应,则更多和冲动、情绪过程有关。


个人见解


结合阻抗理论,我们或许可以尝试理解,为何在好心劝说别人时,别人反而会有抵抗情绪出现。


无论我们的动机和出发点如何,如果我们的劝说在他人眼里对他们的行为自由构成了威胁,那么就有可能会激发他们的阻抗反应,出现愤怒情绪和反驳行为,对我们所提供的信息抱有更多的消极态度。


一个可以考虑用来降低劝说威胁性的方法是,在劝说过程中选择一些相对不那么有强制意味的词。


比如「应该」、「必须」这类用词在听者角度更具有威胁性、并更容易引起人们的反感,而一些带有商量意味的用语,比如「考虑一下」、「可以」、「可能」则相对温和得多(Quick, & Stephenson, 2008)。


另一个可以考虑的策略是,调整我们劝说的方向。受到框架效应的影响,我们的决策会因积极/消极表述的不同而有所差异,类似的原理也可以用于我们对别人的劝说上。


当我们使用消极框架,也就是强调行为的负面结果时,很可能会给听者带来更强的威胁感。比如在劝说别人不要酗酒时强调喝酒对身体健康的负面影响——喝酒伤肝。


即便对方知道喝酒对身体不好,受到行为威胁的影响也可能会采取愤怒抵抗的回应方式。因此为了降低对方的抵抗情绪,可以考虑采用积极框架的描述——强调我们给出建议的积极影响——少喝酒可以保持脑袋清醒、可以提高睡眠质量得到更好的休息(Cho, & Sands, 2011)。


当然,阻抗反应带来的不一定只有负面结果。


作为一种动机状态,阻抗反应可以和习得性无助相对应起来。习得性无助通常是一种,人们在认为自己无力改变现状的情况下,表现出忍受或逃避威胁的状态。阻抗反应则是,当人们认为自己有能力改变现状的前提下,对威胁的反抗。


这可能暗示着,对于习得性无助状态的改变,我们可以将关注点放在提高人们对自我能力的感知,或者为人们改变现状提供资源支撑的方向上。


另外,我们还可以反其道而行之,利用阻抗反应来为他人提供动力。


通过类似「激将法」的方式,来激发他人的反抗情绪,从而更加积极地投入到某项活动中。例如,某人在某平台坚持更新文章,但最近开始懈怠拖延,我们就可以趁机灌输写文浪费时间、没意义等观念,激发这个人的反抗情绪继续坚持下去。


阻抗反应不仅会激发愤怒等消极情绪,同时也可以引起高度的成就动机以及强大和坚定的积极情感(Steindl et al., 2015)。只要我们善加利用,阻抗反应也能有很多正面、有益的用途。


参考文献:
Brehm, J. W. (1966). A theory of psychological reactance. Academic Press.
Cho, H., & Sands, L. (2011). Gain-and loss-frame sun safety messages and psychological reactance of adolescents. Communication Research Reports28(4), 308-317.
Iyengar, S. S., & Lepper, M. R. (1999). Rethinking the value of choice: a cultural perspective on intrinsic motivatio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76(3), 349.
Jonas, E., Graupmann, V., Kayser, D. N., Zanna, M., Traut-Mattausch, E., & Frey, D. (2009). Culture, self, and the emergence of reactance: Is there a “universal” freedom?.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45(5), 1068-1080.
Markus, H. R., & Kitayama, S. (1991). Culture and the self: Implications for cognition, emotion, and motivation. Psychological review98(2), 224.
Quick, B. L., & Stephenson, M. T. (2008). Examining the role of trait reactance and sensation seeking on perceived threat, state reactance, and reactance restoration. Human Communication Research34(3), 448-476.
Rains, S. A. (2013). The nature of psychological reactance revisited: A meta-analytic review. Human Communication Research, 39(1), 47-73.
Sittenthaler, S., Jonas, E., & Traut-Mattausch, E. (2016). Explaining self and vicarious reactance: A process model approach.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42(4), 458-470.
Sittenthaler, S., Traut-Mattausch, E., & Jonas, E. (2015). Observing the restriction of another person: vicarious reactance and the role of self-construal and culture. Frontiers in psychology6, 1052.
Steindl, C., Jonas, E., Klackl, J., Sittenthaler, S., & Hekele, F. (2015). Psychological reactance increases relative left frontal cortical activation. Manuscript in preparation.


文:车轱辘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阻抗理论:好心相劝为何对方还要愤然抵抗|心理词条-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车轱辘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车轱辘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