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大家“不喜欢”我,就真的真的太糟糕了丨社交焦虑

发布时间:2021-10-09 5评论 1753阅读
如果大家“不喜欢”我,就真的真的太糟糕了丨社交焦虑-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作者:西路下
来源:微信公众号:京师心理大学堂(ID:bnupsychology)
原文标题:如果大家“不喜欢”我,就真的真的太糟糕了 | 社交焦虑者的情感预测


想象一下,当你喜欢的球队获胜时,你觉得你会有多快乐?当你失恋的时候,你觉得自己会有多痛苦?


当我们想象自己将要面对某种情境时(比如面试、聚餐),会预测自己的情绪体验:我会感到紧张/高兴吗?这种情绪会持续多久、有多强烈?在心理学中,这被称为情感预测(affective forecasting)。


已有的研究发现,人们会高估自己对未来事件的情感反应强度以及持续时间,这种现象被称为影响偏差(impact bias)[1]——当你真正迎来喜爱的球队获胜的那一刻时,你的快乐并不会达到你曾预想的那种程度;而当你真的分手了,你其实也不会有想象中的那么难过。


这种预测偏差是不好的吗?不一定。


实际上,心理学家认为,它反而可能帮助我们更好地适应生活[2]。当我们认为某件事能给我们带来快乐时,追求积极结果的动机便增强了;同理,如果我们认为某件事会导致痛苦,就可能增加我们对这类消极事件的回避。


最近,心理学家发现,当情感预测发生在社交情境中时,有些人可能就会“社恐”发作


01

我们为什么“社恐”


平时人们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社恐的情况,比如被陌生人搭讪时无所适从,在讲台前汇报文献时忘词,但并没有严重到影响正常生活的地步。



实际上,“社恐”在心理学中被称为社交焦虑(social anxiety),它是一种以消极的自我认知和回避社交场合为特征的障碍,是一种与人交往时不舒服、不自然、紧张甚至恐惧的情绪体验。社交焦虑者不仅在现实情境中体验焦虑,在离开社交情境后也会在脑中不停分析与“回放”这些场景。重度的社交焦虑障碍会对患者的生活质量和人际关系造成很大的危害,甚至于出门对他们来说都是一件困难的事。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社交焦虑呢?


从认知心理学的角度来看,社交焦虑与认知加工偏差(cognitive processing biases)有关[3],比如,夸大负面结果出现的可能性,或者对模棱两可的情况做出消极的解释。


举个例子,和同学聊天时,如果他没有对我刚才说的话做出回应,我可能会认为:“他觉得我说的事情很无聊”。


02

社交中的情感预测



弗吉尼亚大学的Glenn等人则聚焦了认知加工中的情感预测,通过一系列实验探究了情感预测偏差与社交焦虑的关系[4]。


187名大学生参与了本研究,根据问卷的结果,他们被分为高社交焦虑和低社交焦虑两组。


在实验中,参与者并不知道这项实验与社交焦虑有关,研究者告诉他们这项实验的目的是研究人们如何感知和预测自己的演讲能力。他们需要做的是在摄像机前尽最大努力发表4分钟左右的演讲,主题是关于他们喜欢和不喜欢的大学或家乡的事情。在演讲前,所有的参与者都被告知研究者将在演讲结束后给他们提供关于“自己与其他参与者相比表现如何”的即时反馈,但实际上,被试得到的反馈(上、中、下三个水平)是被随机赋予的。




在演讲前和演讲后,所有参与者都分别评估了他们的情绪感受,此外,他们还在演讲后预测了自己将来进行同样的演讲任务后的情绪感受。


研究结果显示,在经历积极和消极的评价之后,高社交焦虑和低社交焦虑的人表现出了不同的情感预测准确性,并且,高社交焦虑的人似乎更难从预测失误的经历中“吸取教训”。


03

对研究结果的解释


具体而言,社交焦虑低的人对于积极社会评价的预测是相对比较准确的,而与之相比,社交焦虑高的个体则会同时高估他们对于积极和消极社会评价的反应强度


这可能是因为社交焦虑高的人缺少一些其他人拥有的典型心理防御。一般来说,当发生了糟糕的社会结果时,我们可能会采取一些心理上的防御措施来使我们自己免受痛苦,比如责备他人、合理化失败。


并且,高社交焦虑者还会过度预测自己的积极情感,最终可能会导致他们对社会互动的恐惧与回避。我们寻求积极的社交互动是因为我们知道自己将获得预期的积极情感体验,然而对于社交焦虑高的人来说,实际的体验往往无法达到他们过高的预期。


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发现是,当社交焦虑低的人再次对将来的任务情境做出情感预测时,会从以前收到的负面评价中吸取经验,进而调整他们的假设预测,这样便减少了预测偏差带来的影响。相比之下,社交焦虑高的人似乎没有从已得到的反馈评价中“学习”经验,即使他们在十几分钟前才刚经历过相同的事件,这种难以由记忆来解释的缺陷背后可能需要更深入的研究。


在将来,也许可以通过尝试正念等方法来帮助社交焦虑患者接受和吸收信息,让他们获取足够的认知资源来纠正自己的情绪体验。又或者,正所谓期望越高失望越大,也许试着降低自己的期待也是另一种情绪的出口。


投票:当你分手的时候,那种情感比起你想象起来如何?(单选)


  • 恰如其分,预料之内的痛苦还可以承受。

  • 没那么伤,痛哭一场吃吃喝喝恢复正常。

  • 超乎想象,以为不在乎但却伤心至极。

  • 反复横跳,一会觉得解脱一会又痛苦万分。

  • 其他,欢迎留言评论~



—学堂君—



比鬼怪更可怕的是,对鬼怪的想象!所以大家别慌,多想无益,战胜恐惧/焦虑的方式就是面对它!!!


参考文献:
[1] Wilson T. D., & Gilbert D. T. (2005). Affective forecasting: Knowing what to want. 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14(3), 131–134.
[2] Miloyan B., & Suddendorf T. (2015). Feelings of the future. Trends in cognitive sciences, 19(4), 196–200.
[3] Clark D. M. (2001). A cognitive perspective on social phobia In Crozier WR & Alden LE (Eds.), International handbook of social anxiety (pp. 405–430). Chichester, UK: Wiley.
[4] Glenn, J. J., Chow, P. I., & Teachman, B. A. (2019). How badly will I feel if you don't like me? Social anxiety and predictions of future affect. Journal of Social and Clinical Psychology, 38(3), 245–275.


作者简介:西路下,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京师心理大学堂(ID:bnupsychology),北师大心理学部出品,奉行“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心理学科普平台”的项目定位,努力将北师大心理学百年积淀奉献于社会,凝聚师生力量传播科学知识,让心理学走进千家万户。


0

回复

如果大家“不喜欢”我,就真的真的太糟糕了丨社交焦虑-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京师心理大学堂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京师心理大学堂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