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低头一族父母吗?|父母低头行为对孩子的消极影响

发布时间:2021-09-22 2评论 1538阅读
你是低头一族父母吗?|父母低头行为对孩子的消极影响-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作者:西西
来源公众号:家姻心理(ID:gh_b23d067f4e3c)
原文标题:你是低头一族的父母吗? | 父母低头行为对孩子的消极影响

“我和妈妈逛街的时候,我已经走在很前面了,她还在后面抱着手机慢慢走。”


“不管是睡觉前还是起床,爸爸都拿着手机。我感觉手机已经成了爸爸的全部,没有手机他都要活不下去了。”


你是否也经历或听说过类似的抱怨?随着移动网络技术的迅速发展,手机已经成为了我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对于父母来说也是如此。研究发现,家长每天花在手机等移动设备上的时间在0.5到7.5小时之间,而其中0到5小时是在孩子面前使用(Blackman, 2015)。这样“沉浸式”的手机使用正以一种无形的力量拉远家长与孩子的关系



许多父母仍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手机使用对孩子的影响,认为平时工作已经非常辛苦了,自己也已经过了需要努力学习的阶段,下班后玩一下手机理所应当。“我玩手机和孩子有什么关系?该学习的是TA又不是我,对TA能有什么影响?”然而,许多研究都表明,父母过度的手机使用,尤其是在亲子互动过程中发生的手机使用行为,会给孩子带来许多不利的影响


父母低头行为


在认识这些消极的影响前,我们先来了解一个概念——父母低头行为。当父母手机使用行为发生在亲子互动期间时,则被称为父母低头行为,表示在照顾孩子或与孩子互动的过程中对手机的过度关注而造成的对孩子的忽视(姜倩云等,2021)。低头行为(phubbing)一词是由“手机”(phone)和“冷落”(snubbing)组成的合成词,用来描述21世纪出现的个体在社交活动中只顾低头玩手机而忽视周围人的现象。


那么,父母低头行为究竟是如何影响儿童青少年的发展呢?


许多心理学研究都表明,父母低头行为会对孩子的健康发展有不良的影响(Niu et al., 2021; Xie et al., 2019)。


降低亲子交流质量,影响亲子关系


多达65%的母亲认为,在孩子玩耍期间,手机干扰了父母和孩子的互动(McDaniel & Radesky,2018)。父母在亲子互动中过多的手机低头行为会损害儿童依恋关系的发展和个人的成长,导致亲子交流质量的降低。这是由于手机低头行为常常分散父母的注意力,使得父母对儿童的关注更少、反应更慢,而且常常会缺乏耐心。


一项观察研究发现,母亲在玩手机时会更少、更慢地对孩子作出回应,且更容易用敌意的方式对待孩子,如在孩子犯错时直接用手将孩子推开(Radesky et al., 2014)。手机也会使父母与孩子的肢体互动减少,交流中的情感内容也会频繁转移,致使亲子的情感互动受阻,使孩子感觉与父母更加疏远——当父母手机使用行为每增加一个单位,亲子亲密程度便下降0.15个单位(Steiner-Adair & Barker, 2013)。


损害孩子的人际交往能力


父母低头行为会导致家长在亲子互动期间对孩子反馈的退缩、不及时。当孩子希望和父母有情感上的沟通时,父母却一直看手机迟迟不回应,这可能会引起孩子的痛苦和困惑——我表达感情的方式是不是错的?爸爸妈妈是不是不爱我……这些困惑会让孩子无法良好地表达情绪、理解其他人的情绪线索,与朋友交往时也由于对自己价值的怀疑而表现出更多的敌意、退缩,进而无法发展良好的社交技能、建立良好的同伴关系(Montirosso, 2015)。



尤其对于婴幼儿来说,被手机吸引了注意的父母无法及时对孩子感兴趣的事情做出反馈,与孩子的语言沟通减少,会使孩子的语言发展滞后(McDaniel, 2019),导致孩子在与他人沟通时出现问题。一项研究表明,相比于不经常接触电子设备的儿童,经常接触的儿童语言发育迟缓的风险增加了3.3倍(Lin et al., 2015)。


增加孩子出现心理行为问题的风险


儿童社会情感功能的健康发展离不开反馈及时、敏感的亲子互动(Kelly et al., 2011)。然而,由于被手机吸引了注意,低头族父母往往难以识别、及时回应孩子的被关注、关爱的需求。而当孩子的需要得不到满足时,便会采用其他的替代性的方式来满足自己获得关注的需要,例如出现心理行为问题来引起父母的关注(Xie & Xie, 2020)。


首先,父母低头行为会使孩子的内化行为问题(情绪相关问题)增多(Stockdale, Coyne, & Padilla-Walker, 2018)。父母因为低头而常常忽视孩子时,孩子往往会感受到来自家庭的排斥,使得孩子更加看重他人的评价、更容易害羞及情绪敏感,出现社会退缩、抑郁、焦虑等问题(Bowlby, 1969)。以抑郁为例,当父母低头行为的得分平均每上升1个单位,青少年抑郁得分上升0.46个单位(Xie & Xie, 2020)。


其次,父母低头行为也会使孩子的外化行为问题(行为相关问题)增多(McDaniel & Radesky,2018),尤其是网络成瘾行为。对于中国青少年,相比于从不出现低头行为的家长,总是低头的家长的孩子网络成瘾的平均得分高1.5分左右(5分为最高分)。这是对父母行为的模仿——作为孩子眼中的“权威人物”,父母常常是孩子观察学习和模仿的对象,如果每天都看到父母沉迷手机,孩子会通过观察学习父母的行为,也会更频繁地使用手机。


此外,父母关注手机而忽视与孩子的沟通会导致亲子关系的疏远、家庭关系的恶化,使孩子更少感到被关爱,也更难学会如何与其他人(如同伴)建立友谊、体会到更多的社会排斥,最终只能通过网络替代性地满足自己社会交往、被关心、体会到自我价值等需求(David & Roberts , 2017)。这些都会导致孩子网络使用的大大增加,甚至出现更多的网络成瘾行为。


父母应该如何正确地使用手机以减少对孩子的消极影响?


以身作则,做好表率


当你阻止孩子玩手机的时候,是否听到过类似这样的反驳:“你们都玩手机,凭什么不让我玩,不公平!”你可能会觉得孩子将父母作为比较的对象很不合理,因为学业早已不再是你的主要任务,但是根据社会学习理论,你还承担着重要的“榜样”角色,孩子在模仿学习你的行为。因此,在要求孩子遵守你制定的“手机使用规则”之前,自己就要以身作则首先遵守。


这并不意味着你与孩子要遵守完全一致的规则,在孩子认可的前提下根据你们自身的情况制定不同的规则也是可以的。但无论采取怎样的规则,我们都应该首先遵守手机使用规则,成为孩子的榜样。如果你在规定的时间都无法放下手机、想着“就再看以下”,孩子又怎么会主动克服这样的诱惑呢?


保留充分的亲子时间,

并在这段时间尽可能减少手机的干扰


如前文所述,父母低头行为会损害亲子互动的质量。在陪伴孩子时,如果没有特殊的事情需要关注手机,可以采用静音、关机等方式避免手机带来的主动(如因为害怕错失消息而频繁关注手机)或被动(如骚扰电话等)的影响。尤其对于年幼的孩子来说,与父母度过一定的亲子时光对其自我价值感的建立、人际交往能力的培养均至关重要。家长应在亲子互动中避免手机干扰,以保证在亲子互动中专心投入、即时给予孩子回应。



将手机用作一种促进亲子关系的工具


虽然过度的手机使用会给家长自身以及孩子都带来危害,但发达的网络本身可以为生活带来许多便利,手机也可以成为新科技时代下亲子互动的媒介


家长可以在孩子完成学习任务后或休息阶段与孩子一起观看一些适合亲子的娱乐性视频,或利用网络作为获得科普或学习知识的通道。通过这种方式,家长可以与孩子一起度过愉快的亲子时光,并在这一过程中增加与孩子的共同语言。与此同时,家长还可以在这样的过程中与孩子共同建立、执行手机使用的规则,如定期休息、达到约定的使用时限就立即停止使用等。


此外,我们还可以灵活运用手机表达亲密情感。由于中国人常常推崇含蓄、委婉的表达方式,通过言语来直接表达爱与关心对许多家长和孩子来说都很“不好意思”,这也让很多家长、孩子感觉不到来自彼此的关系与爱护。这时,一条温馨的消息便可以超越现实生活的局限,成为亲情的“加油站”(朱秀凌,2015)。


小结:


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父母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对孩子有着深刻的影响。虽然父母手机使用仅仅是父母的行为,但对孩子的发展也起着重要的影响,当因为“低头行为”忽视亲子互动时,会给孩子带来无法逆转的消极影响。父母应当认识到这种影响,努力成为孩子手机使用的榜样,保留充分的亲子时间陪伴孩子,并可以利用发达的网络、选取合适的活动与孩子共同学习、娱乐。


参考文献:
姜倩云,王兴超,刘兵,王鹏程,雷雳.(2021).父母低头行为对儿童青少年心理发展的影响. 心理发展与教育(01),137-145. doi:10.16187/j.cnki.issn1001-4918.2021.01.17.
朱秀凌.(2015).手机传播:促进亲子亲合?引发亲子冲突?. 新闻知识(06), 55-57. doi:CNKI:SUN:XWZS.0.2015-06-022.
Blackman, A. (2015). Screen time for parents and caregivers: Parental screen distraction and parenting perceptions and beliefs. Pace University.
Bowlby, J. (1969). Attachment and loss: Vol. 1. Attachment. New York: Basic Books.
David, M. E., & Roberts, J. A. (2017). Phubbed and Alone: Phone Snubbing, Social Exclusion, and Attachment to Social Media. Journal of the Association for Consumer Research, 2(2), 155–163. doi:10.1086/690940 
Kelly, Y., Sacker, A., Del Bono, E., Francesconi, M., & Marmot, M. (2011). What role for the home learning environment and parenting in reducing the socioeconomic gradient in child development? Findings from the Millennium Cohort Study. Archives of disease in childhood96(9), 832-837. doi:10.1136/adc.2010.195917
Lin, L. Y., Cherng, R. J., Chen, Y. J., Chen, Y. J., & Yang, H. M. (2015). Effects of television exposure on developmental skills among young children. Infant behavior and development38, 20-26. doi: 10.1016/j.infbeh.2014.12.005
McDaniel, B. T. (2019). Parent distraction with phones, reasons for use, and impacts on parenting and child outcomes: A review of the emerging research. Human Behavior and Emerging Technologies, 1(2), 72–80. doi:10.1002/hbe2.139 
McDaniel, B. T., & Radesky, J. S. (2018). Technoference: Parent distraction with technology and associations with child behavior problems. Child development89(1), 100-109. doi: 10.1111/cdev.12822
Montirosso, R., Casini, E., Provenzi, L., Putnam, S. P., Morandi, F., Fedeli, C., & Borgatti, R. (2015). A categorical approach to infants’ individual differences during the Still-Face paradigm. Infant Behavior and Development, 38, 67–76. doi:10.1016/j.infbeh.2014.12.015 
Niu, G., Yao, L., Wu, L., Tian, Y., Xu, L., & Sun, X. (2020). Parental phubbing and adolescent problematic mobile phone use: The role of parent-child relationship and self-control. Children and Youth Services Review, 116, 105247. doi:10.1016/j.childyouth.2020.105247
Radesky, J. S., Silverstein, M., Zuckerman, B., & Christakis, D. A. (2014). Infant Self-Regulation and Early Childhood Media Exposure. PEDIATRICS, 133(5), e1172–e1178. doi:10.1542/peds.2013-2367 
Sharaievska, I., & Stodolska, M. (2017). Family satisfaction and social networking leisure. Leisure studies36(2), 231-243. doi: 10.1080/02614367.2016.1141974
Steiner-Adair, C. & Barker, T. H. (2013). The big disconnect: Protecting childhood and family relationships in the digital age. Harper Business.
Stockdale, L. A., Coyne, S. M., & Padilla-Walker, L. M. (2018). Parent and child technoference and socioemotional behavioral outcomes: A nationally representative study of 10-to 20-year-old adolescents. 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88, 219-226. doi: 10.1016/j.chb.2018.06.034
Xie, X., Chen, W., Zhu, X., & He, D. (2019). Parents' phubbing increases Adolescents' Mobile phone addiction: Roles of parent-child attachment, deviant peers, and gender. Children and Youth Services Review, 105, 104426. doi:10.1016/j.childyouth.2019.104426
Xie, X., & Xie, J. (2020). Parental phubbing accelerates depression in late childhood and adolescence: A two-path model. Journal of Adolescence, 78, 43-52. doi:10.1016/j.adolescence.2019.12.004


作者:西西,愿望还是成为时间管理强者。来源公众号:家姻心理(ID:gh_b23d067f4e3c),由北京师耘家和科技有限公司精心打造的品牌,致力于为婚姻家庭、婚姻家庭咨询师和相关机构提供科学有效的心理健康服务。【咨询电话】:010-62279199

排版:小鲸鱼 郭锅锅锅

原作者名: 西西

转载来源: 家姻心理(ID:gh_b23d067f4e3c)

转载原标题: 你是低头一族的父母吗? | 父母低头行为对孩子的消极影响

授权说明: 口头授予转载

0

回复

你是低头一族父母吗?|父母低头行为对孩子的消极影响-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成长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成长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