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架的时候拉起手吧!× 幸福触觉|岩读

发布时间:2021-09-22 2评论 2276阅读
吵架的时候拉起手吧!× 幸福触觉|岩读-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文稿:酥酥
设计:Sun xy
主播:雨霏
排版:国国
来源:微信公众号:白岛岩心(ID:whiteisland_2017)


俗话说:“君子动口不动手“


好吧,也许君子应该动口又拉手。


当指尖感受到你的体温,我也听见了我的心跳。


01

“感知幸福的纤维”


当和喜欢的人肩并肩走在一起时,彼此之间不经意的肢体触碰可能会让你产生“触电般”的感觉。这当然不是因为对方带电,而是因为你的身体拥有一种“情感触觉”


除此之外,心情很差的时候去撸猫咪软糯的毛毛,羊绒缎面与羊羔毛的衣服抚摸起来让人安心,妈妈安抚婴儿时轻轻的拍打可以让宝贝缓慢进入梦乡…… 


1939年,瑞典神经生理学家左特曼(Yngve Zotterman)在猫的皮肤上观察到一群独特的C纤维,它们与传统的痛觉C纤维有明显的不同。但左特曼的发现在当时并没有受到重视,即便是后来在人类的面部也发现了这类纤维,其他科学家却认为这可能仅仅是进化的遗迹,并无实质的功能。



时间到了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乌普萨拉大学(Uppsala University)的两名研究人员——亚克·威尔波(Åke Vallbo)和卡尔·艾瑞克·哈格巴斯(Karl-Erik Hagbarth)发现了微小神经照相术(microneurography)的方法并把它应用于记录人类周围神经的电脉冲。这些遍布人体的神经将我们的感觉从脊椎传至大脑,其中包括触摸和运动控制。在后续研究中,亚克·威尔波、哈坎·奥劳森(Håkan Olausson)和其他研究人员发现了令人愉悦的、作用于手臂的轻抚能持续引发一快一慢的两种信号。


这种双重信号引起了科学家的困惑。正常情况下,当人体遭遇到疼痛刺激时,身体里也会产生两类信号:一类信号负责传达痛的即时信息,另一类信号是滞后的,它会提醒人体保护受伤部位直至其痊愈。


为什么愉悦状态下也会出现双重信号呢?身体并没有需要保护的受伤部位啊?他们很快得出一个理论:天然的第一信号仅负责在人脑中记录新感觉,而第二信号会产生一种亲密的情感状态。他们认为,这种由C类纤维传递的第二信号可能在进化过程中有所帮助,它鼓励我们去寻求保护和社会连通性。


自此,这种负责传递滞后信号的特殊C纤维(C-tactile)才重新进入到了科学家的视野里。它们不仅负责传递触觉的物理性质,同时也给予了我们情感的特殊感受。


02

关于CT纤维(幸福纤维)的三个冷知识:


1.CT纤维分布在人的脸颊以及多毛的皮肤上,这可能是你喜欢被亲脸蛋,蹭蹭对方以及拍拍脑袋的原因。但只是指尖的触碰也会让你感到幸福。


2.CT纤维对动作缓慢的,每秒5公分的敲打反应强烈。有趣的是,令人感到舒适的按摩也是这个频率(Johan Wessberg et al.,2009)


3.CT纤维偏好与体温相似的温度。这可能是为什么比起触摸课本你会更喜欢触摸TA的手。


03

“吵架后多拉拉手”


触觉交流可以促进情侣之间的大脑同步。这一结果由北京师范大学认知神经科学与学习国家重点实验室于2020年11月发表在神经科学重要杂志Cerebral Cortex上。


脑部活动的同步代表了交流者之间共情与亲密的程度,即脑同步程度越高,情侣的关系就越亲密,越能够“感同身受”。


该研究招募了22对情侣和22对异性朋友。每对情侣或异性朋友被试在实验过程中完成手拉手或者口语交流任务。随后使用近红外光谱成像(fNIRS)的超扫描技术,测量他们的脑部活动。


拉手任务

被试需要互相握住对方的手,并保持沉默和对视。


口语交流任务

被试之间没有肢体接触,只进行自由对话和对视。



实验结果显示,情侣手拉手时的脑间同步显著高于口语交流。而对于异性朋友则出现了相反的模式,口语交流时的同步高于拉手时。即对于情侣来说,伴随触觉的肢体接触可能是更为有效的沟通方式。


这提示我们,当情侣们吵架时,光讲道理是行不通的,还是得亲亲抱抱举高高才管用~




“如果是去触碰你喜欢的人,CT纤维就能时不时的向他/她的大脑发出一种愉悦的指令。结果大概就是,每当他/她想到你,牵动的都是幸福快乐的那条神经。


既然这样,那就多多去触碰TA们吧~


 参 考 文 献 
[1]Long Y, Zheng L, Zhao H, Zhou S, Zhai Y, Lu C. 2020. Interpersonal Neural Synchronization during Interpersonal Touch Underlies Affiliative Pair Bonding between Romantic Couples. Cerebral Cortex.
[2]Human C-Tactile Afferents Are Tuned to the Temperature of a Skin-Stroking Caress
Rochelle Ackerley, Helena Backlund Wasling, Jaquette Liljencrantz, Håkan Olausson, Richard D. Johnson, Johan Wessberg Journal of Neuroscience 19 February 2014, 34 (8) 2879-2883; DOI: 10.1523/JNEUROSCI.2847-13.2014
[3]Akademisk avhandling, The role of the human c-tactile system in affective


作者简介:酥酥,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白岛岩心(ID:whiteisland_2017),由交大、复旦、哥大、纽大等海内外高校硕博学生和专业咨询师创立,致力于打造专注高校学生心灵慰藉和情绪管理的心理健康服务创新平台,将心理服务普惠化、大众化,让更多年轻人触手可及。


原作者名: 酥酥

转载来源: 微信公众号:白岛岩心(ID:whiteisland_2017)

转载原标题: 吵架的时候拉起手吧!× 幸福触觉|岩读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吵架的时候拉起手吧!× 幸福触觉|岩读-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白岛岩心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白岛岩心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