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未来》里的心理学:人生课题分离

发布时间:2021-09-17 1评论 1491阅读
《盛夏未来》里的心理学:人生课题分离-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 壹心人6大作业4 #
作者正在参加壹心人活动,欢迎参加投稿,赢丰厚鲸币!
http://www.xinli001.com/info/100476812



高考结束,离婚高潮,恰逢由张子枫主演的这部青春片暑期热映。父母计划重组家庭该不该瞒着孩子?孩子为了挽回父母的爱情复读一年值不值得?这样的为彼此付出究竟是否合理?

 

01

“高考离婚族”

逐年递增

 

前些年,网络有个新词叫做“高考离婚族”。顾名思义,说的就是这样一些父母,等孩子高考完便离婚。


中国高考每年6月初举行,因此79月便成为这些父母扎堆离婚的“旺季”。


据统计,这个时期内的离婚申请比高考前高20%,而且还呈逐年递增趋势。

 

在中国,高考是人生大事,为不影响孩子前途,一些夫妻即使关系再不好,也要努力维持表面上的“和睦”,直到高考结束。


就是说有不少家庭,在婚姻出现危机的时候,会因为孩子面临高考而选择彼此迁就隐忍一段时间。

 

 

02

《盛夏未来》

女儿想拯救父母的婚姻

 

张子枫饰演的女儿明明是学霸,却在高考最后一门英语的考场上有意考砸,导致落榜。——因为她发现了妈妈的“外遇”。


她很爱爸爸妈妈,非常担心自己考上大学离开家之后,爸爸妈妈会因为妈妈的“外遇”离婚。这是她万万不愿看到的结果。于是她决定人为制造高考失利,形成复读一年的后果,从而利用这一年留在家里的时间挽救爸爸妈妈的婚姻。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爸爸妈妈的感情早已破裂,都已经各自有重组家庭的对象。为了不致影响女儿的高考才联合隐瞒了女儿好让她专心考试。结果女儿的考砸,将一切打乱。

 

是不是像极了欧亨利的短篇小说《礼物》?


丈夫卖掉最心爱的金表买最衬妻子那一头秀发的精致发簪;妻子剪掉引以为豪的一头秀发换钱买最配丈夫金表的表链。

 

两个人都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付出,为的是送给对方自己认为最理想的礼物。结果,俩人丢失了最宝贵的东西换来了两件废物。

 

如同电影里,女儿放弃对自己最后只能给要得高考来挽救父母的婚姻,父母推迟了早已破裂的婚姻解除时间来迁就孩子的高考。

 

结果,一地鸡毛。

 

03

阿德勒:

我们要学会分离人生课题

 

所谓人生课题,就是指我们作为社会性的存在,为了生存下去,而不得不面对的人际关系。

 

阿德勒认为,一切人际关系的矛盾都是因为自己干涉了别人的人生课题,或者自己的人生课题被别人所干涉。只要我们能够学会正确分离自己和别人的人生课题,那我们的人际关系也会随之得到很大的改善。

 

怎么分清这是谁的课题呢?可以说,做出某种选择所造成的结果,应该由谁来承担。认清这一点之后,我们就要学会不对别人的课题横加干涉。

 

比如说,孩子高考志愿的选择,最终影响到的是他自己的人生,换句话说,志愿填报是孩子应该承担的人生课题,父母不应该过度干涉。

 

父母只可以去了解孩子内心想法。进一步说,父母应该让孩子明白,填报志愿是他自己选择的人生课题,如果他在选择过程中拿不定主意时,父母应随时会给予他帮助。但在孩子没有求助于父母的时候,父母也不应对孩子的选择进行插手和干涉。


父母的事情也是一样,不应该通过控制或道德绑架等手段把孩子拉扯进来。

 


04

电影里女儿和父母

干涉了对方的人生课题

 

父母亲过好自己的人生才是对孩子的支持,父母以爱的名义对孩子隐瞒真相反而引发孩子猜测和不当应对。

 

孩子将父母亲离婚归咎于自己,想要通过自己的力量介入本属于父母的课题,甚至不惜主动放弃高考再次复读,用自己一年的时间希望换来父母亲的复合。这就是典型的介入。


孩子试图挽回父母的婚姻实质上也是对父母课题的干涉

 

父母亲呢也是,希望通过像孩子隐瞒自己婚姻已经走向破裂这一事实,逃避、延缓和孩子的课题分离这一现实。

 

两边都貌似从对方角度出发,恰恰是最不尊重对方的行为,导致出现种种矛盾冲突,和彼此不理解。

 


05

所有的爱都指向亲密关系

唯独父母对孩子之爱应该指向分离

 

武志红老师在吴谢宇案后的一则视频分享里面提到,正是吴谢宇母亲对儿子吴谢宇的完全控制之下形成的母子“病态共生”关系,导致了四重“共生绞杀”,酿成惨剧。

 

什么叫做病态共生?就是,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们两个人就像是一个人。很多人构建病态共生的关系,是想占据主导权,是为了更好地控制另外一个人。

 

但是我们看见吴谢宇呈现了一个相反的部分,他去构建病态共生的关系,他把主导权控制权交给了对方,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因为病态共生存在着一种现象叫共生绞杀,在这样的一个共生关系里头,其实只有一个人的自我甚至可以存活下来。

 

但是吴谢宇他不仅构建病态共生的关系,而且他把自己主动陷入一种被绞杀的状态,那就意味着吴谢宇已经很习惯病态共生的关系模式,而且他习惯了被控制被掌控,这就是了解吴谢宇的一个非常关键的部分。

 

第一重是儿子的自我被母亲绞杀;第二重是吴谢宇的“本我”被“超我”绞杀;第三重是母亲的生命被儿子绞杀,第四重,吴谢宇的“本我”将“超我”绞杀。

 

这就是一起母子没有做好人生课题的分离的极端的负面案例。


教训相当惨痛。为人父母者不可不察,为人子女者亦不可不察也。

 


06

写在最后:

走向分离的爱让我们成长

 

《盛夏未来》里,张子枫在复读的一年里,终于学会真诚面对自己的内心,明白了父母的事情和自己无关,放下了这个本不属于自己的沉重包袱,考上了自己喜欢的大学;

 

父母亲也终于意识到隐瞒女儿的严重后果,用真诚面对自己的方式,解脱了对女儿的控制,婚姻重组了,亲子关系也走上了正轨。

 

走向分离的爱,最终成就了彼此心灵的成长。

 

互不惊扰,各自安好。

 

参考资料:
《被讨厌的勇气——“自我启发之父阿德勒的哲学课》[]岸见一郎,古贺史健
《分清自己的人生课题,赋予生命意义》胡慎之
《吴谢宇弑母案:完美学霸为何成为弑母凶手?》武志红



文:艾叔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盛夏未来》里的心理学:人生课题分离-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艾叔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艾叔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