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忍不住和父母争吵丨心理学教你“正确”和父母吵架

发布时间:2021-09-14 4评论 1542阅读
总是忍不住和父母争吵丨心理学教你“正确”和父母吵架-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作者:时差大叔
来源公众号:心理0时差(ID:PsyTime)
原文标题:总是忍不住和父母争吵,吵完又后悔 | 心理学教你“正确”和父母吵架

读者提问:


大叔,上个周末,我因为一个相亲认识的男生和妈妈吵架了。我很不喜欢那个男生,但是妈妈觉得对方条件好,很合适,非让我再处处看。


我本来是打算和她好好谈谈的,结果说着说着就没忍住,和她大吵一架。吵完心里又特别难受,觉得妈妈也是为我好,我不应该朝她大吼大叫。


而且,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从小到大,我都是个很乖的孩子。可是长大后,反而和妈妈的矛盾越来越多。 


大叔,是我变得不孝顺了吗?


大叔回答:


大叔想对这个女孩说:在任何阶段,和父母发生冲突都是很正常的事,你没有不孝顺。 


大叔在大学刚毕业时,也曾经面临过和你类似的事情。那时候,大叔想继续读研深造,但父母认为找一份工作才是当务之急。 


那段时间,大叔甚至不敢回家,只要回家就一定会和父亲争吵。每次吵完后,我都特别生气地甩门而去,回到家后就开始担心父亲的高血压。现在想想都十分后怕...... 


事实上,随着成长,我们会发现自己对人生的规划与想法,很多时候都会与父母不同并发生冲突。 


今天,大叔想借这个机会和大家聊聊,“这样的冲突是如何发生的?” “我们又该如何面对这样的冲突呢?”


NO.1 

为什么我很爱父母,

还是会和他们冲突?


大叔猜测,每个和父母有冲突的人都会问自己这个问题。但事实上,从发展心理学的角度来讲,“冲突” 能帮助我们和父母的关系更进一步。 


1. 冲突是进入更好关系的必经阶段 


你觉得 “爱父母” 或 “孝顺父母” 是怎样的?听他们的话,压抑内心的不满,包容、理解父母,和父母的关系保持和谐  …… 



可冲突与矛盾是走向真正爱父母的必经之路。心理学家发现,我们和父母的关系会经历以下3 个阶段:[1] 


和谐阶段:情感联系紧密,忽视与父母的冲突 


很多人虽已成年,但仍过度依赖父母的爱与认可,不敢和父母冲突,维持着和谐的关系。 


这时候的和谐可能是健康的关系,也可能只是浮于表面的平静,儿女虽有对父母的不认同,但是压抑着情绪,尽量服从于父母的权威。


冲突阶段:逐渐摆脱依赖,面对和解决与父母的矛盾、分歧 


随着冲突矛盾的加剧、内心力量的增强,我们开始敢于向父母表达自己独立的观点。


在此阶段,我们会频繁与父母讨论具有巨大差异的认知、想法、三观,甚至发生剧烈冲突。 


存在冲突的同时,我们与父母仍可以彼此支持与关心。 


代际自治状态:和父母建立清晰边界 


在一次次地冲突中,我们在内心当中意识到 “我是我,父母是父母”: 


我们不再过度依赖父母的认可与关爱,能自主处理情绪、不再被父母过度支配和影响,建立起自我价值观、和父母存在差异但能彼此尊重各自的想法和选择,并维持情感联系。 


少数和父母冲突巨大的人,可能需要通过远离父母的方式实现代际自治。 


2. 为什么我们会控制不住地和父母吵架 


就像文章开头的那位朋友,她说自己其实不想吵架,但是却控制不住自己,为什么呢? 


这可能是童年时期的创伤记忆造成的影响 


幼年期的孩子,为了保持自己在父母心中 “乖孩子” 的形象,很可能会压抑自己真实的想法,一切听从父母的安排。 


而这些委屈却成了 ta 们未能解决的创伤。在 ta 们独立的过程中,这些创伤会变成和父母冲突的导火索。 


这种情况并不罕见。 


美国疾病治疗中心的研究发现, 67 % 的人曾经有至少一个不良童年经历,大概 1/8 的人有四个以上不良童年经历。[2]


在童年时期,孩子可能会将不良经历的记忆压抑到内心当中,可这并不意味着这些记忆不再影响我们[3]



一旦应激事件发生时,创伤状态被激活,此时只有大脑的杏仁核 (掌管情绪)活动,大脑皮层 (掌管理智) 无法运转。 


因此,我们没有办法用理性控制情绪,从而导致了冲突的产生 


我想我们都有过类似经历,或许也没必要过度责怪自己,冲突是我们成长的必经之路,也是一次让我们意识到过往未处理创伤的机会。

 

NO.2 

如何顺利度过冲突阶段?


处在 “冲突” 阶段的我们,一方面既有过往创伤导致的对父母的负面情绪,也存在着和父母在认知、三观上的差异。 


有没有什么方法,帮助我们处理相应的部分呢? 


1. 选择合适的沟通技巧 


冲突不是目的,而是要通过沟通或冲突向父母澄清自己不同的认知、需求、价值观,建立起清晰的界限。掌握一些沟通技巧,能够有效降低冲突程度,帮助彼此更好达成共识。[4][5] 


a. 沟通前给父母的情绪打个 “预防针” 


在与父母沟通冲突与矛盾巨大的话题时,对方很可能产生强烈情绪,这个时候我们可以给父母打个 “预防针”。 


比如在沟通前,你可以这样说 :“爸爸,我知道这会让你发疯,因为你爱我、想要我更好,我理解你的感受。但我希望能够为自己的人生负责 


b. 给父母接受差异留下思考时间 


当我们和父母提出差异巨大的需求,并要求对方立刻接受时,容易激发对方的负面情绪。 


比如,大叔有个姐姐选择丁克,如果她直接和父母说 “我不生孩子了,你们必须要接受”,父母肯定会立刻暴跳如雷


这对父母要求太高了,他们需要听到并立刻接受。 


不妨这样和他们说 :“我想和您谈谈生育的问题,但是我现在不需要答案。我只想把它放在那儿,让您考虑一下。 


给父母留下反应和思考的时间。这一方面降低了对父母的要求,另一方面也表明你更耐心、理智、成熟。 


c. 暂停冲突,休息后再进行沟通 


尽管你付出很多努力,仍可能会与父母发生剧烈争执。 


此时,不妨先停止争执,想一想如何能更好地沟通,等双方都冷静时再进行沟通。 


2. 重新梳理过去痛苦的记忆 


可能有很多朋友会说,我也知道这些沟通技巧,可一旦和父母沟通我就产生莫名奇妙的情绪,方法根本用不上。 


这可能是由于,和父母的冲突可能激发了我们的创伤记忆,使我们陷入到创伤的情绪状态中,丧失了理性。


而比自责、忽视创伤情绪更有意义的,是直面冲突激发的创伤情绪,重新整理创伤记忆,进而超越创伤。 


心理学家 Ehlers 和 Clark 将痛苦的记忆比喻为:[6] 


一个被匆忙塞进一堆东西的橱柜,混乱无序,因此不可能将橱柜门关上,里面的东西也会不时地掉出来。 


我们要做的是整理这个橱柜,把每样东西拿出来看看,然后整齐地放到该放的位置,这样橱柜门才可以关上。 


“整理记忆” 这种方式,不是主动压抑,也不是彻底删除,而是整理好那些痛苦的记忆,然后让它静静地待在脑海中的某个位置,不再冒出来影响自己。



在发生冲突后的负面情绪中,如果你联想到过往的一些不良记忆时,你可以:


1. 准备一张纸,一支笔

2. 选择一个舒适的时间

3. 详细回忆痛苦过往

4. 想到什么,都写下来

5. 整理事情发生的顺序 


通过对创伤记忆的重新梳理,我们让过去的痛苦留在内心的某个固定角落,不再影响自己当下的生活。 


当你不再被过去创伤导致的负面情绪支配时,在和父母沟通中就掌握了更多主动权。 


3. 逃避不可耻且非常有用


最后,大叔想强调的是,以上的技巧是写给那些觉得冲突可以解决、或想要主动去解决冲突的人。 


但是,如果你已经尝试过和父母好好沟通,却没有任何成效;或是你还没有准备好面对自己的痛苦记忆,那么,大叔建议你:暂时的逃避也是非常有用的 


你想做的工作,你想要与之共度一生的人,都应该由你自己决定。 


父母支持,皆大欢喜。父母不支持,也可以在沟通中回避这些话题,用逃避避免冲突也不失为一种解决方式。 


重要的是,为你自己做决定


—写在最后—


父母和孩子的相处,是一场相互学习的过程。 


小的时候,我们被教育成为一个 “乖孩子” 。但那个不那么乖的部分,并没有消失。 


ta 变成一个内在小孩,藏在我们的心里。 


长大后,对独立的渴望使得我们和父母的冲突越来越多。无法理性面对这件事情,也是因为我们的内在小孩没有长大。


创伤需要被治愈,内在小孩需要被看见。 


和父母好好沟通,帮助你的内在小孩成长,你才能变得独立有力量。 


但如果,你用尽全力后,仍然无法解决和父母之间的冲突,也不必就此压抑那个内在小孩。


要相信,你可以为自己的人生负责。 


你不能去学坏,但你可以不太乖。 


世界和我爱着你


- The End -


大叔的参考资料:
[1]Szydlik, M. (2008). Intergenerational solidarity and conflict. Journal of Comparative Family Studies, 39(1), 97-114.
[2]Newlin, C. (2011). Adverse Experiences in Childhood: An ACE Study.
[3]Nordini, G. (2016). Haunted by History: Interpreting Traumatic Memory Through Ghosts in Film and Literature.
[4]https://au.reachout.com/articles/5-ways-to-get-your-parents-to-really-listen-to-you
[5]https://www.wikihow.com/Talk-to-Your-Parents
[6]Ehlers, A., & Clark, D. M. (2000). A cognitive model of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作者:时差大叔。来源公众号:心理0时差(ID:PsyTime)有趣的心理科普、前沿的心理动向、专业的心理研究,网罗全球,没有时差。

排版:小鲸鱼 郭锅锅锅

0

回复

总是忍不住和父母争吵丨心理学教你“正确”和父母吵架-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壹心理翻译社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翻译社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