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家的儿女》| 把婚姻当成救命稻草,一开始就是悲剧

发布时间:2021-09-10 3评论 1918阅读
《乔家的儿女》| 把婚姻当成救命稻草,一开始就是悲剧-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文:衮衮
来源: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
原文标题:乔家的5个儿女,为什么个个婚姻不幸?| 把婚姻当成救命稻草,从一开始就是悲剧


今天,壹心理想和你聊聊:父母缺席的原生家庭,会怎样伤害孩子的婚姻?


最近,热播剧《乔家的儿女》迎来大结局。


有网友戏称:这哪是乔家的儿女,分明是乔家的5个倒霉蛋。


他们究竟有多倒霉呢?


父亲乔祖望,酗酒好赌,不务正业。


母亲一直“丧偶式育儿”,一个人照顾4个孩子。


在这种情况下,第5个孩子还是出生了。


但母亲,却因难产撒手人寰。


然而,乔祖望的生活,却丝毫没有因为妻子的去世有所改变。


麻将照打,酒照喝。孩子,照样不管。


刚出生的第五个孩子,直接送去了二姨家。


不作为的父亲,嗷嗷待哺的弟弟妹妹。


生活的重担就这样顺理成章地落在了12岁的大儿子乔一成身上。


他要照顾弟弟妹妹的吃喝拉撒,因为穷,米汤碗被轮流舔了一遍又一遍;


他要关心弟弟妹妹的学习,开家长会,被二强和四美的老师轮流叫家长都是常规操作。


好不容易把弟弟妹妹们拉扯大,一成也顺利毕业,进入电视台工作。


本以为,他们已经熬过了最难的日子。


殊不知,原生家庭的苦,才刚刚开始。


乔家的孩子们,接二连三地进入了不幸的婚姻。


乔一成:他习惯了替父亲做家长


乔一成的第一任妻子叶小朗,对他的评价是:


在你的心里,弟弟妹妹永远是最重要的。


对新婚夫妇来说,打理两个人的小家,是他们最重要的任务之一。


小家和原生家庭之间保持亲密,但又相对独立,才是良性的关系。


但乔一成很难做到这一点。


从小到大,因为父亲不靠谱,乔一成习惯了为弟弟妹妹当爹又当妈。


这种习惯延续到了他的婚姻里。


老屋被砸,弟弟妹妹们没有地方住。


他没有和妻子商量,就擅自做主,让三个人住进了自己的小家。


这引起了叶小朗极大的不满,也成了日后姑嫂关系不和的导火索。



尽管乔一成一直强调“很想拥有自己的生活”,但面对“陪叶小朗一起出国”和“留在弟弟妹妹身边”的选择时,他的心一直偏向后者。


弟弟妹妹一有事,就习惯性的来找他。


而每次,他都第一时间撇下老婆去解决。


借钱给妹妹,也不说一声。


乔一成没有在小家和原生家庭之间建立界线,而是任由原生家庭侵蚀着小家。


这种混乱削弱了夫妻系统的存在感,对另一半造成伤害。


他的第二任妻子项南方说:


你总是下意识地把我摒除在你和你的家人之外,你和你的兄弟姐妹才是一个世界的。


四美老公出轨,被对方勒索赔偿金。


妻子主动询问关心,乔一成没有说出实情。


在乔一成看来,这是自己的兄弟姐妹。


照顾和帮助他们,是自己的责任,而不是伴侣的。


即使伴侣主动想帮忙,他也不愿意。


心理层面,乔一成把自己当成了一家之主,


代行父职/母职。


在心理学上,他其实是“父母化的孩子(parental child)”


承担了父母的责任,给其他家庭成员提供了生活和情感上的支持。


但是,却没有人成为他的支持。


所以,他更习惯照顾而不是依赖别人,习惯于压抑自己的需要。


结婚后,这种习惯依旧存在,给伴侣造成了一种“你并不需要我”的感觉。


但是,婚姻里,如果一方一直“不被需要”,关系就会失衡。


二强:没有得到过爱的孩子,不懂婚姻的本质


从小到大,二强都给人一种迷迷瞪瞪的感觉。


他的存在感,是乔家四个孩子中最弱的。


母亲去世时,他虽然小,但相比三丽和四美,他已经可以照顾自己了。


父亲不关心他。


而大哥,把更多精力分给了更需要照顾的妹妹们。


对孩子来说,关注就等于爱。


所以,二强心里,母亲是唯一一个给过他爱和温暖的人。


直到他进入汽修厂,遇见马师傅,才又感受到温暖。


妹妹问他师傅哪里好,他说:她像妈。



他犯了错误,马师傅从不批评他,总是温柔地教他改正。


妈妈去世后就不再庆祝的生日,收到了马师傅精心准备的收音机。


马师傅的关心和照顾,填补了二强心中对爱的渴望。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想清楚这份感情,师傅就离开了他。


这之后,二强通过相亲认识了孙小茉。


大哥问他对孙小茉的感觉,他支支吾吾说不出来。


无论是面对师傅还是小茉,二强的状态都是如此。


迷迷糊糊,不清不楚。


从没得到过爱的孩子不懂爱,甚至不知道爱情曾经来临过。


没有想清楚就开始的婚姻,从一开始,就是悲剧。


乔三丽:回避责任的父亲,让孩子恐惧婚姻


父母,是孩子了解异性的最初模型。


在三丽的世界,父亲无疑是一个坏的模型。


很小的时候,三丽被爸爸的麻将搭子猥亵了。


幸好一成和二强及时赶到,救下了三丽。


但这已经给三丽带来了无法愈合的心理创伤。


发生了这样的事儿,本该站出来保护女儿的乔祖望,却为了一点钱,把事儿了了。


长大后的三丽,抗拒和异性接触。


被表白,她觉得恶心。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和一丁约会,却因为看电影时,一丁亲了她一下。


她就坚决要分手。



童年阴影,让她一直不敢进入亲密关系。


靠近自己的爱人,成了她生命中最难的事。


不过比较幸运的事,一丁非常包容她,一直小心呵护着她。


婚后也对三丽非常好。


三丽无法正常地享受婚姻生活,他也从没有强迫她。


在这样的关爱中,三丽才逐渐从阴影中走出来。


乔四美:

没有被父亲好好爱过的孩子,

把婚姻当成救命稻草


乔家最小的妹妹乔四美,也是实实在在地吃够了婚姻的苦。


她在一场雨后的街道上,对返乡探亲的士兵戚成钢一见钟情。


为了和戚成钢结婚,她瞒着所有人,带着一纸结婚证明就追去了遥远的西藏。


戚成钢第一次婚内出轨,乔四美情绪激动导致早产。


刚从生死线中捡回一条命,大哥替她教训戚成钢,乔四美反而跪下求大哥放过他。



第二次出轨,小三怀孕了。


小三家人找上门来要赔偿金,威胁要把戚成钢送进监狱,乔四美四处筹钱救他。


非典期间,戚成钢撒谎去外地见小三,被感染了。


乔四美不顾生命危险,收拾行李就要抛下女儿去医院照顾他。


她说:戚成钢休想甩掉我乔四美。



乔四美的“症状”,在心理学上被叫做“痴迷型依恋”


这类人的典型特征是:十分渴望亲密关系,但又害怕被抛弃


他们可以为对方付出一切,甚至是牺牲自己。


事实上,一个人的依恋模式形成于婴儿时期和照顾者之间的互动。


婴儿期的依恋风格会对成年期的恋爱风格产生影响


乔四美的儿童时期,母亲去世,父亲缺席。


真正扮演照料者角色的,是大哥乔一成。


四美对大哥的感情很复杂。


在她的心里,大哥总是偏心三丽。所以她觉得大哥不喜欢她。


她在餐桌上赌气说:我就是饿死流落街头,也不会去你那要一口饭。


但另一方面,她又渴望得到大哥的爱和认可:


一意孤行地嫁给戚成钢前,含着眼泪问大哥:你还是会祝福我对不对?



这种既回避又期待被爱的矛盾感,会导致一个人对稳定亲密关系的渴望。


进入一段关系后,她最大的希望就是这份关系可以长长久久。


好像只要关系的形式存在,自己就可以一直被爱。


因此,她愿意付出一切来维持这段关系。


写在最后


总有些父母,生而不养,养而不教,教而不善。


心理治疗师苏珊·福沃德形容他们为:“有毒”的父母。


生活在这样家庭里的孩子,叫做“中毒”的孩子。


苏珊·福沃德结合了大量的案例,对有毒父母的类型做了归纳。


乔家的老爹爹乔祖望,属于“不称职的父母”。


他虽然真实地生活在孩子身边,但却没有尽过一丁点儿父亲的责任。


同去世的母亲一样,他以另一种方式,缺席了孩子的成长。


这是一种父亲在场的缺席


他的不作为,让孩子们的生活和情感得不到应有的照顾。相反,他们早早地背负了大人的职责,被剥夺了童年。


乔家这样的家庭,其实很常见。


只是,它们常常被一句俗语美化成“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然而,贫穷只是表象,本质的问题在于父母心智上的缺陷。


而4个孩子,承担了后果。


人这一生,唯一无法选择的,就是原生家庭。


但是,这并不代表,原生家庭的“毒”无法解除。


“解药”,可能就在我们自己手里。


心理学家Bowen在系统家庭理论中提出自我分化是家庭成员必要的成长目标


分化的过程,可以帮助个人从混乱的原生家庭中解放出来。


自我分化的一种方式,是接纳原生家庭的伤害,坦然面对创伤。


大结局里,一成向南方袒露自己的脆弱,他开始接受家人的照顾,学会依赖自己的爱人。


二强从勉强维持的婚姻中离开,跟随自己的内心,无视父亲的反对,坚定地选择和马师傅在一起。


一丁的包容和耐心,帮助三丽克服了心理障碍;而四美,也终于主动提出了离婚。


乔家的孩子们,在原生家庭的泥潭里跌跌撞撞地长大。


虽然被伤害,被冷落,被漠视,但他们仍然拥抱自己的过去,选择了一条幸福的路。


但是,这种和创伤共存的能力很大程度上来源于他们之间的爱和支持。


更多的家庭中,受伤的孩子更像是黑夜中的独木舟,孤立无援,无依无靠。


拥抱过去,对他们来说是残忍的。


他们需要的,是另一种方式:划清界限,和原生家庭彻底分离。


趋利避害,是人的生存本能。


对原生家庭最大的负责,就是把悲剧终结在自己身上。


最重要的是,你要相信自己有获得幸福的能力。


而前提就是,只有你选择幸福的时候,幸福才会选择你。


世界和我爱着你


参考资料:
Hooper, L. M. (2007). The application of attachment theory and family systems theory to the phenomena of parentification. The Family Journal, 15(3), 217-223.
[美]迈克尔·尼克尔斯, 西恩·戴维斯. 家庭治疗: 概念与方法[M]. 方晓义婚姻家庭治疗课题组.北京: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8.

作者简介:原文作者衮衮,北师大心理学硕士,爱追剧,爱综艺,喜欢用心理学看世界。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有心事,看壹心理。2600万年轻人在这里自我觉醒。

0

回复

《乔家的儿女》| 把婚姻当成救命稻草,一开始就是悲剧-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壹心理主笔团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主笔团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