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支持所有的男生化妆”丨如何拯救男性气概焦虑?

发布时间:2021-09-10 8评论 1580阅读
“我支持所有的男生化妆”丨如何拯救男性气概焦虑?-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作者:谢小明
来源:微信公众号:南嘉心理中心(ID:nanjia2013)


在《脱口秀大会》第四季中,演员张俊讲了一个有趣的现象:男性气概焦虑。他举了一个很生动的例子:



这种男性气质焦虑不单单是某一个人的,似乎整个社会也在为男性气质的缺失所焦虑。

 

大约十年前,孙云晓等人就在《拯救男孩》一书中发出了“男子汉到哪里去了”的感叹。在2018年8月底,因央视节目《开学第一课》中出现多名描着眼线、画着眉毛、涂着口红的年轻男艺人,而在网络上展开了一场关于“男性气质”的激烈讨论。同样的,今年2月一则《关于防止男性青少年女性化的提案》也引起了大众的广泛关注。

 

那么,男性气质是什么?男性一定要阳刚才可以吗?男性气质焦虑该怎么办?今天这篇文章就以上这些话题简单聊聊。


01


男性气质(Masculinity)是指个体在社会化过程中所习得的主流文化、价值、规范和观念对于成为一个男性的期待和要求。

 

例如男性应该是坚强的、好胜心强的、有竞争力的良好情绪自控的、自我依赖的。

 

而男性性别角色压力(Masculine gender role stress)是由于男性对传统性别观念的认同会影响他们对事情的评价和认知,因此对于认同传统男性性别观念的个体来说,他会把某些事情知觉为压力事件。对于认同传统的男性性别角色的男性来说,当面对一个不需要“够男人的”或要求女性化行为的情境,男性判断自己无法以男性角色应对需要时,就会面临压力。

 

如果这么说过于文绉绉而有点费解的话,我举一个例子:

 

当你要求一个男性认认真真化妆或者敷面膜、晴天打伞或者是做全职爸爸的时候,他会觉得这么做“不够男人”,就会产生压力,这就是男性性别角色压力。

 

02


有研究指出,性别角色压力会对个体的情绪、人际关系产生消极的负面影响。

 

我们知道,与重要的人分享自己的情绪情感是开发和维护丰富的个人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生命的重要意义。然而,国外的研究显示,在占主导地位的北美白人文化里男性的地位在社会化过程中降低并被忽视了情感体验,因此当多种情绪出现时他们很难能够识别和处理。

 

而在描述“怎样才是男子气概”时, 研究者发现男性严格避免任何被感知为女性化的暗示词。O'Neil对类似的描述词“男性秘诀”(即“符合传统观念所建立起的价值观和信念定义了社会中最佳的男性形象”)有过研究,这一描述鼓励男性忽视甚至贬低“女性”情感,因此情感上表现出的女性化是不可接受的。


其结果就是,男性往往表现出更高水平的性别角色冲突、述情障碍和对亲密关系的恐惧。而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会导致其愤怒焦虑情绪和更差的健康行为的发生。


03


男性气质是生理的,但更是社会构建的产物。

 

有研究者指出违反男性性别角色标准的男性,比违反女性标准的女性会遭到更大的舆论谴责。这一点从“伪娘”和“假小子”两个词就可见一斑,前者侮辱性意味要强于后者。

 

但是,讽刺的是,主流男性气质是随着不同时代的发展而变化的,所谓的“阳刚之气”并不是男人的本性。人类学教授William Jankowiak分别于1980年代和2000年代对中国人描述男性和女性的形容词进行了调查,梳理了中国性别气质的变迁过程。


William Jankowiak分别于1980年代和2000年代对中国人描述男性和女性的形容词进行了调查

正如前文所讲,男性气质是主流文化、价值、规范和观念对于成为一个男性的期待和要求,但主流文化和观念是会随时间而改变的,仅仅用类似阳刚的标准去界定男性是单一有局限的。

 

因此,从社会层面上来说,我很认同央视新闻频道的评论:“男性在风度、气概、体魄等方面表现出刚强之气,是一种美,但阳刚之气并不等于简单的‘行为男性化’。教育不只是培养‘男人’‘女人’,更应注重培养人的担当和责任感。”

 

对于深陷焦虑的个体而言,首先需要意识到一点:即无论是女性的样貌焦虑也好,又或者是男性的气质焦虑也罢,说到底是我们内化了外界的标准而又达不到期待时所产生的,并进一步去反思这种内化了的价值观究竟有没有意义。

 

除此之外,用开放的心态去接纳关爱自己,哪怕有时自己无法达成别人所期许的那么Man或那么美,自己仍然是有用的,值得别人关爱的。

 

伦敦艺术大学校长格雷森·佩里在《男性的衰落》中写道:“社会性别是扮演出来的,我们大多数人都致力于成为主流二元体系中的一员。”希望无论是剪着短发的假小子还是喜爱化妆的精致boy,都可以不活在社会对我们的刻板印象里,而是活出真实、自信、勇敢的自己。


参考文献
[1]Eisler R M , Skidmore J R . Masculine gender role stress. Scale development andcomponent factors in the appraisal of stressful situations.[J]. BehaviorModification, 1987, 11(2):123.
[2] O'Neil J M . Patterns of Gender Role Conflictand Strain: Sexism and Fear of Femininity in Men's Lives[J]. Personnel &Guidance Journal, 2014, 60(4):203-210.
[3] Eisler R M , Skidmore J R ,  Ward C H .Masculine gender-role stress: predictor of anger, anxiety, and health-riskbehaviors.[J].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ssessment, 1988, 52(1):133.
[4] Pleck J H . Psychoanalysis and Sex Roles--YetAnother Look[J]. PsycCRITIQUES, 1981, 26(2).
[5] Xuan L , Jankowiak W . The decline of chauvinistic model of Chinesemasculinity.  2016.
[6]杨慧茹. 企业男性员工性别角色压力与应对方式的关系[D]. 安徽师范大学, 2015.


作者介绍:谢小明,南方医科大学心理学系研究生,壹心理签约作者。个人微信公众号:心理万事屋(ID:xzmpsychology),心理学知识科普和应用。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南嘉心理中心(ID:nanjia2013),专业心理咨询机构。


原作者名: 谢小明

转载来源: 微信公众号:南嘉心理中心(ID:nanjia2013)

转载原标题: “我支持所有的男生化妆”丨如何拯救男性气概焦虑?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我支持所有的男生化妆”丨如何拯救男性气概焦虑?-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logistic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logistic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