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儿媳的悲剧 | 除她这个外来者夫家都是“一家人”

发布时间:2021-09-09 2评论 1553阅读
一个儿媳的悲剧 | 除她这个外来者夫家都是“一家人”-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文:文小宁
来源: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
原文标题:她34岁,被婆家杀死|一个儿媳的悲剧:除了她这个外来者,夫家都是“一家人”


今天,壹心理想和你聊聊“僵化家庭结构”


最近看到一则新闻,非常震惊,几度气到发抖。


福建南安,34岁的小雯,被自己的公公暴力杀害。


可娘家人找过去时,公公却隐瞒说小雯是离家出走。


可是,监控明明显示,8月21日傍晚,她下班归家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而第二天一早,她公公就开着一辆无牌面包车,驶向了后山。


在那里,警察发现了小雯被焚烧的尸骸。


如果不是娘家人坚持寻找,小雯不仅要被埋在垃圾处理厂,还要背上一个“抛夫弃子”的罪名。



然而,随着调查的深入,才发现事实远比通报更可怕。


凶手,何止公公一个人。


小雯被杀时,婆婆、丈夫、小姑子全都在家,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表面上是公公动的手,但实际上,婆婆、老公、小姑子都是帮凶。


“一个34岁正当年的女子,死在婆家,除了她这个外来者,所有人都是一家人。”


这家人,对内,团结一致;


对外,却将小雯这个儿媳妇视作“入侵者”,想方设法地排挤她、迫害她。


婆婆下雨天只收自己家的衣服,却对小雯和孩子的衣服视而不见;


在汤里加入各种药料,让她和孩子没法吃;


还在她孙子面前说“再不听话,就不煮饭给你妈妈吃了,让她饿死”。


公公,无原则地偏袒矫情的婆婆。



小姑子,拒绝给侄子洗澡“我给你洗澡了,那你妈妈做什么啊?”


而老公,则对她的喜怒哀乐,始终不闻不问。



只有回到娘家,她和孩子才能喝上一口浓浓的溢鸭汤。



原本性格开朗的小雯,婚后变得越来越阴郁。


婆婆一家和她之间,仿佛永远隔着一层厚厚的铁板。不管她怎么努力,始终都无法融入进去。


当她忍无可忍、想逃离之时,却又被这家人视作异己,狠心铲除。


很痛心。


这场长达八年的排挤与迫害,本质是家庭结构的僵化。


而其中的核心冲突,是婆媳矛盾


婆媳矛盾的本质,是新旧家庭的碰撞


美国著名家庭社会学家杜瓦尔,通过姻亲关系研究发现:


婆婆和儿媳,对彼此来说,往往都是最讨厌的家庭成员,尤其是那些同住一个屋檐下的婆媳。


但事实上,婆媳二字并不全意味着矛盾和冲突。


2013年的一项研究调查了630户家庭,其中有39.2%的儿媳认为自己与婆婆相处融洽,仅有5.24%的儿媳认为婆媳关系恶劣,剩下的都认为自己与婆婆关系平淡。


对于那些关系恶劣的婆媳,她们之间的敌意,主要来源于两个方面:


a. 婆媳是一段非自愿、非血缘的关系。


家庭系统理论认为,家庭中的个体不断地相互影响,从而形成一个复杂、紧密、稳定的系统。


不同于有感情,有血缘关系的母女,建立在姻亲关系之上的婆媳,具有非自愿、非血缘的性质,因此,很可能将彼此视作系统外围的不同“部分”,相互排斥。


  • 儿媳对婆婆的排斥在于“我选的是你儿子,又不是你。”

  • 婆婆对儿媳的排斥在于“是我儿子选的你,不是我选的你。”


小雯和丈夫是通过他人介绍相亲认识的,闪婚闪育。


婚前,她与丈夫相互的了解都不多,更别说婆婆了。


这种仓促的家庭结合,在日后相处暴露问题时,会更倾向于采用外归因的方式,即:


觉得一切都是对方的错,自己是一个被动的受害者。


b. 婆媳竞争着家庭掌权者的身份。


家庭权力上,婆媳俩也存在矛盾冲突。


具体而言,婆婆和儿媳竞争着“亲属管理者”的位置:


  • 谁拥有管理家庭关系的权利?

  • 谁在这个家里有话语权、决策权?


在与婆婆的竞争中,小雯非常弱势。


她的婆婆,在整个家庭一直都处于最核心、权威的地位。


公公对她无限迁就,丈夫和小姑子对她的蛮横无理已成习惯,熟视无睹。


没有血亲基础,又缺乏主观意愿,还存在利益冲突,婆媳关系自然难以和睦。


婚姻咨询资深专家约翰·戈特曼,在《幸福的婚姻》一书中提到:


婆媳关系紧张的核心,是“两个女人为了得到一个男人的爱而发动的地盘争夺战”。


儿媳想要组建新家庭,而婆婆妨碍了新的家庭系统的形成;婆婆想要维系旧家庭,而儿媳打破了稳定的原生家庭系统。


婆媳矛盾,实质就是一个原生家庭与一个新生家庭猛烈碰撞的产物。


而一个强势、对儿媳充满敌意的婆婆,背后往往是一个强大而僵化的原生家庭,和始终无法分化出来的新生家庭。

婆压媳的本质,是僵化的原生家庭结构


僵化的家庭结构,有3个主要特征:


a. 包容性低:难以吸收、接纳新成员。


小雯的丈夫和公婆、小姑子一家人非常紧密,而她属于外来入侵者。


她的这种艰难处境,从她的微博生活记录也可窥探一二。



b. 分化性差:难以在原有结构上重组、难以形成亚系统。


家庭系统理论认为,家庭系统借由亚系统来分化和执行功能。


其中亚系统,可分为:夫妻亚系统、亲子亚系统。


夫妻亚系统相当于细胞的细胞核,是决定家庭稳定和幸福感的核心系统。


一对新婚夫妻的结合,是家庭生命周期的开始,接下来,只有不断地磨合,完成阶段性的发展,才能顺应家庭变化,灵活调整互动模式。


小雯结婚以后,一直与公婆住在一起,从未和丈夫孩子拥有过三人世界,也没有形成良好的夫妻亚系统。


丈夫甚至还对她家暴。


c. 等级结构森严:父母保持绝对权威和控制地位


小雯所在的传统大家庭,婆婆处于家庭等级的最高层。


这种等级结构包含着许多默认的规则,比如:


“婆婆在这个家庭结构中处于最高等级,婆婆的开心最重要。”


结构派家庭治疗理论认为,这种藏在互动模式里的规则,会强化原有的家庭结构。


也就是说,“互动模式——家庭规则——家庭结构”会形成一个闭环。


当大家都遵循“以婆婆为大”的规则时,这个家庭的互动模式就会是:家庭中的其他人都要让着婆婆,哪怕自己憋气。


而这种互动模式,又加强了婆婆在家庭结构中的绝对权威地位,其他人都是婆婆的捍卫者。


儿媳,始终处于家庭结构中的最底端。


家庭结构僵化的后果,是对弱势“外来者”变本加厉的压迫。


北德克萨斯大学的研究者Rittenour和Koenig Kellas,通过调查研究发现:儿媳在婆婆那里受到的最大伤害是“以强势的方式越界”,包括:


  • 对儿子说儿媳的坏话;

  • 试图控制儿媳;

  • 对怎么养下一代发表不必要的意见等等。


可对小雯来说,她遭遇的又何止这些呢?


而我们能做的,也只是帮助那些和小雯处于相似境地的女孩们,避免成为僵化家庭的牺牲品。

打破固有结构,不做僵化家庭的牺牲品


没有人想嫁入僵化家庭,但遗憾的是,在结婚之前,女孩们很难预知这一切。


如果你发现自己也难以融入丈夫的原生家庭,婆媳矛盾很深,甚至被暴力对待,不要犹豫,快逃!


相比关系,生命安全更重要。


单靠个人力量,跟一个顽固的家庭抗衡,是很难的。


但如果程度较轻,只是沟通问题,还有补救的余地,我们有3点建议:


a. 打破原有互动模式,不再默默忍受。


正如结构派家庭治疗理论所述,要改变僵化家庭结构,需要改变家庭规则,而家庭规则的改变则依赖于互动模式的调整。


同时,也有研究发现,儿媳对婆婆的“默默忍受”其实是一种消极的应对方式。


一方面,一味地迁就会强化对方的恶习;


另一方面,将压抑的愤怒通过其他形式发泄出来,比如迁怒于家庭其他人,尤其是第三代。


这时,我们不妨换个方向:


策略上,采用缓和策略,间接、迂回地提出自己的感受和需求。


比如,使用一些模糊限制语、部分同意或疑问:“可能是”“或许是”“会不会是”“……的确也有一定道理”等。


这样既能减少语言攻击带来的伤害,也可以缓和彼此间的冲突矛盾。


语气上,使用缓和语气,不使用过激情绪词,做到“就事论事”。


比如,当婆婆在下雨天只收自己的衣服、不管儿媳衣服被淋湿的时候,儿媳可以对婆婆表达:


“妈,上次下雨,我衣服没收进来,被淋湿了(就事论事)。可能是您收衣服的时候没看到(模糊用词),还辛苦您下次帮我多注意一下(提出需求)。”


b. 建立有清晰边界的亚系统,防止原生家庭过度卷入。


理论家家庭治疗Bowen,提出了家庭系统理论,他认为:


婚姻的基础应是以夫妻为核心的家庭系统,而原生家庭的过度卷入会严重影响到这一系统的建立与发展,危害婚姻质量和生活满意度。


对于原生家庭和新生家庭,最合理的互动应该是:界限清楚,不相干扰,同时又彼此支持。


你可以选择合适的时间,与公婆开诚布公地讨论、商定家庭职责和分工。尽量做到相互支持,但又不过度依赖。


同时,我们也要认清一个事实:


对于新婚夫妻而言,要有效拒绝原生家庭的干扰,经济独立和自我照顾是两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如果在经济和生活上都对原生家庭有很多的需求,那么拒绝他们对你们生活的干涉和指点,也就很难了。


c. 求助家庭其他成员


研究发现,丈夫是姻亲关系中的关键人物,因为他既是妻子的配偶也是婆婆的儿子。丈夫的调解和支持会显著影响到婆媳关系的质量。


如果你觉得直接和婆婆沟通非常困难,可以让丈夫去协调、安抚。


此外,中国学者张思嘉的研究还发现:


其他亲属的协助远比直接抗争婆婆更有效,也更容易让婆婆在心理上接受。


总之,不要一个人孤独地去抗争。

写在最后


最后,我们想对那些被婆家边缘化的女孩们说:


如果你已经做了一切可尽的努力,还是无法融入婆家,那就放弃吧,不是非得融入才行。


你值得被好好对待,而不总是妥协和委屈。


我们只希望,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就算决定离开,也要选择一个安全的方式。


找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和ta保持紧密联系,确保ta了解你的动态和处境。


一旦发现丈夫或家庭其他成员对自己有暴力倾向时,一定一定要及时报警


愿你投入温暖的家人怀中,愿你始终被爱包围,不再经历伤害。


世界和我爱着你。


参考文献:
Song, Y., & Zhang, Y. B. (2012). Husbands’ conflict styles in Chinese mother/daughter-in-law conflicts: Daughters-in-law’s perspectives.
Journal of Family Communication, 12, 57-74.doi:10.1080/15267431.2011.629968
Anderson, Whitney Allison. (2016). "You're Not Part of the Family": Understanding the turning Points and family System Consequences of high Conflict Mother-/daughter-in-law Relationships.
王胜哲. 城市八零后婆媳关系研究[D]. 吉林农业大学.


作者简介:原文作者文小宁,北师大发展心理学硕士,表达欲超强的新媒体打字员。知乎:文小宁。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有心事,看壹心理。2600万年轻人在这里自我觉醒。

0

回复

一个儿媳的悲剧 | 除她这个外来者夫家都是“一家人”-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壹心理主笔团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主笔团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