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中的当下与语言

发布时间:2021-09-09 0评论 1阅读
咨询中的当下与语言-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咨询里我们经常强调需要存在、在场感。需要让我们咨访关系中的双方停留在此时此地,活在当下。

 

那么怎么才是此时此地的存在?我们说感受和身体,要让自己尽量的投入到当下来,在场感对于咨访双方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这种在场感一直非常的模糊,有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觉。今天想从动力沟通的角度去论证,关于语言对在场感的作用和价值。

 

动力沟通中的语言这个词,包含了内在语言(对自己呈现的)和外在语言(被来访者感知的),内因是决定因素,也就是说,咨询师头脑中产生的各种思维活动,作为咨询师的内部语言,在咨询现场,对咨询师的状态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语言涵盖了概念和经验,以及头脑中的思维和意识,包括我们所说的情绪。通过这个理解,我们能够明白在生活中,语言时刻存在于人类的生命体系中。回过头来说存在、在场感,这不是客观的我们坐在咨询室就是存在,而是我们的语言存在于当下,指向在当下。这就是一种在场感。

 

比如来访者在沉默,我们也会跟随这种沉默,脑海里会有一些思考,这个时候他会想些什么,我可以做些什么。很多资深的咨询师已经把这个部分内化,时常自然而然的做这份工作,觉知着自己,觉知着来访者,跟来访者共在。当然这种时刻的在场感是一种理想状态,我们可以追寻,但可能永远无法完全抵达。

 

然而,如果是没有经验的咨询师,就会处于不在场、不共在的状态,就会脱离当下的觉知,去思考,沉默好不好,来访者为什么要沉默,我要怎么让他开口,或者自己的思绪已经飘得更远。这个时候离开了来访者,把语言带离了当下。

 

此刻,来访者说,你的咨询为什么没有效果?

 

这个时候,拥有在场感的咨询师会多种基于现场感受的的回答,比如:

 

我让您感到失望了,关于这个部分可以多说说吗?(当下的理解和拓展)

 

嗯,在这段沉默中,你似乎想到了一些什么,让你感觉不舒服了……(当下的状态描述)

 

我们咨询中经常出现这样的沉默,似乎我们彼此在一个单独的空间里,这种感觉会让人感到孤独和难受,这个部分你会想到一些什么?(把过去和当下结合)

 

 

重点就是根据我们前面咨询的内容,尝试把当下的内部语言给外化,

 

 

总之,这种有在场感的咨询师,会把来访者的不满变成一次深入沟通,陪伴着来访者更深入地自我探索的机会。

 

这时,如果忘记了跟来访者一起抓住当下的契机,进行深入的自我探索,而仅仅根据理论或经验,给一些建议或解释,如,“你看这么多次以来,你已经变得更加积极了”,或者,“你上次还觉得自己进步挺大的,能够走出家门了”,或者,“你觉得没有用,那可以不来的。”等等,……这些回答都是离开了现场,没有把当下弥散在两个人中间的语言给抓住,而是用过去的或者未来的语言来阻碍了现场语言的发展。

 

当咨询师限制在理论层面,强调真实性或者正确性,就会失去当下的存在感。比如有些咨询师在咨询室中会与来访者进行事实的澄清,去确认来访者说的事情是不是真实的。或者开始辩证认知的正确性,试图把来访者的认知偏差给扭转等。这些过程,是对当下来访语言的否定,来访当下的语言是心理现实,这个现实也是治愈的重要通道。而所谓的客观现实,其实就是咨询师的理论假设和经验总结,反而离题万里,隔靴搔痒,成为阻碍咨询进展的过去。

 

如果我们在和来访者总在辩论对方思维的错误性,对方记忆的不准确,那就失去了当下的联结。这时候的咨访关系也就断裂了。

 

同时,如果咨询师有想快点治愈来访者的欲望,于是就会使用各种各样的咨询技术,带着来访者做各种尝试。新手咨询师容易犯的错误就是,这个咨询技术好像没什么用,那就换一个,换来换去,发现都没什么用。这是因为当我们刻意运用技术,在此时此地就脱离了来访的语言,让来访进入我们的通道,这个时候反而咨访关系颠倒了过来。此刻,来访者在配合咨询师的演出,这种被牵着鼻子走的感受,就会破坏咨询关系。

 

总之,咨询师,要尽量觉察自己的内部语言(我不敢用放空自己这个词,因为放空是不可能的),像一个宠物跟随主人一样,跟随着对方的内部感受,同时,又要像一个哲学家一样,分析着来访者的语言结构跟自己的语言结构的差异,并慢慢呈现这些差异,用自己做镜子,让来访者对自己用语言塑造的世界有个相对的觉知,并慢慢成为自己的镜子,能够站在咨询师的角度陪伴自己(做自己的宠物),从不同角度分析自己的语言,成为自己的咨询师。


0

回复

咨询中的当下与语言-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王丽芳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王丽芳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