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熵”在心理咨询中的理解

发布时间:2021-09-08 0评论 11阅读
“熵”在心理咨询中的理解-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我一直想知道的是,在痛苦的背后是什么。因为我相信,痛苦不会无原因的出现,它的出现和消失都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在发挥作用。


而且,这个发挥作用的源头不在个体心灵之外,它也不是物质化的,并且,它在每个人的内在都有,发挥着一样的力量。


现在我想,它应该是两部分组成。

一部分源于事物在一个庞大的系统里,有人们看不见的、不能轻易洞悉的规律,或者叫因果。我认为这是一种和物理有关的现象,看似随机、偶然、不确定,但本质核心是必然、有规律的。只是这个系统太庞大,庞大到我们作为个体很难看到、理解它的样貌和相关性、必然性。个体总是趋向于在个体的小系统里去思考、判断。这就是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是和第一部分有关的,但又是属于个体的。

和“第一部分有关”指的是:对微观与宏观的理解、认知。

“个体的”指的是:个体如何理解现实发生带给自己的体验,与自身的欲望、冲动碰撞出来的情绪和个体处理情绪的方式的失败现状。


这是自恋的问题。在宏观与微观的关系中,人的自恋势必会被破坏,但是能够承受自恋被破坏的现实,是和个体的能力有关的。这个能力包括:知识、眼界、生存技能、躯体力量、人际关系技能、思考觉察技能。能力越强,承受自恋受挫的力量就会越强,痛苦发生的几率和程度就会变小,生活的品质、生命的体验就趋于正向。

 

这好像指向了一个问题:原生家庭的重要性。抗击自恋受挫的能力和人的成长发展的积累有关。在一个生命的早期,这些能力的组成部分都不是这个生命本身就拥有的,它们是由生命的重要抚养者,以及由生命重要抚养者创造的环境所组成。我给这两部分的组成起个名字:生存境。


在有力量的生存境下,个体的自恋慢慢在合理的状态、节奏中受挫、发展、存在,而不会被过早的、过重的损坏。


如果反之,自恋所遭受的冲击,是这个生命无法承受的,那就会形成自我认同方面重大问题,继而,这个问题会在健康、学习、人际关系等方面体现。如果冲击太过巨大,生命的自恋严重被损坏,就会以症状的方会出现。


个体拥有的生存境,是生命的基石,看起来生存境对痛苦是否会发生,以及痛苦的程度有绝对的关系。但这个结论依然背离了对个体与系统的理解。


父母是先成为的父母还是先是一个个体,答案当然是父母先是一个个体。所以父母在这个系统中出现的样子是已然存在的,这个个体将自己的一些已然存在的内容在“父母”这个角色中去呈现。


在大系统中,父母几乎是以一个既定的样态出现在个体生命的早期环境中,如果父母不够健康那么个体生命的痛苦是必然会出现的,无可避免的,只是程度会有差异。


那么,我们的“生存境”是在她的生存境当中产生。由于生存境和个体有关,和“关系”有关,和环境有关,所以,无论个体的力量多么的正向,它势必都会和“痛苦”相遇。因为生存境有一个特点,它始于一个开放的系统,但是因为它越来越完整、稳定,处于安全的原始需求,这个生存境就会逐渐的趋于封闭。所以,在家族系统的运行中,痛苦不会越来越少,而只会在家族运转迭代过程中,悄悄地沉淀、积累。


最初个体防御痛苦的方式是柔和美丽的,比如享受自然、宁静、淡泊;然后个体防御痛苦的方式是建设性的,比如地位、名气、金钱、成就;然后个体防御痛苦的方式是焦虑波动式的,比如创新、改革、婚姻不稳定;最终个体防御痛苦的方式会以症状的方式出现,比如自残、疾病、犯罪、各种关系混乱、死亡;然后个体防御痛苦的方式是回归自然。一个大的轮回让系统复原。


这样的一个发展过程就是物理学中的熵增定律。这样的一个循环,通常要5~8代的家族迭代发展才会完成。当发展到倒数第二个阶段时,巨大的混乱导致熵减的开始,但就如熵增到不堪承受不是一个快速的结果,熵减也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的后半截心理治疗的介入或许会产生微小的功效,陪伴这位因为承受了家族历代沉积下来的熵而导致无法再平衡稳定的延续生活的个体开始进入打碎、重整、修复的环节中。


强调的是心理治疗的功能不是“打碎、重建、修复”,而是陪伴这个大系统中承受了熵之痛的个体在经历打碎、重建、修复的过程中稍微好受一些。或许有很少数的心理治疗还能让倒数第二段痛的过程时长缩短一点点,但咨询师自以为的功效远比实际的功效要小得多。因为治疗效果不太取决于咨询师,决定咨询效果的更多的取决于那个家族系统中的熵值。当熵增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变化就会出现,封闭救护被打破,熵减就会开始。或许这就是传统文化中说的月满则亏,否极泰来。

 

痛苦的背后是什么?这个让我走上心理咨询行业的问题,在我目前的思想中:痛苦的背后是家族的史诗,是对生死的拒绝与渴望,是自然的轮回,是个体有限的微观需要与外在无限的宏观的既定形成的内在冲突。这些部分共同作用下凝聚出现的一个点无法散开叫做“痛”。写到这里,我想到了力比多的聚集。只是这个力比多,它既是个体的,又是无限的。


如果作为心理咨询师恰好出现在这个熵增爆发的时候,能够做到的最好,就是把这个微观的点,尽可能还原成宏观给来访者看。但比较难的是咨询师能够看到的宏观有多大;以及哪些是咨询师自己的熵附着在咨询当中误把它当成了来访者宏观的一部分;还有就是节奏(往往咨询师看见的来访者的熵是和自己的熵有相似性的,自己的熵没有处理好,很容易陷入对熵呈现的现象批判的狂欢中,但那是咨询师的高潮,和来访者并无关系)。

0

回复

“熵”在心理咨询中的理解-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柏燕谊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柏燕谊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