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隐形的“精神枷锁”,正在束缚住女性们的自由

发布时间:2021-08-30 41评论 1714阅读
那些隐形的“精神枷锁”,正在束缚住女性们的自由-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 壹心人6大作业1 #
作者正在参加壹心人活动,欢迎参加投稿,赢丰厚鲸币!


http://www.xinli001.com/info/100476812

年幼时在杂志上读到的一个小故事让人印象深刻,叫《小象与绳索》。


小象很小的时候被一个绳子栓在大树上,它试图挣扎反抗却因为力量微弱而无法挣脱,反而让自己的象腿皮开肉绽血迹斑斑。


几年过去了,小象长成了大象,绳索其实早已困不住它了。但它内心深信这跟绳子足以栓住它们,所以也从未想过逃走与反抗。


在我们的生活中,其实也有许多看不见的“绳索”,无形地束缚住女性们的思想,将精神与灵魂困于一隅,无法得见更辽阔与宽广的世界。


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那些我们没有察觉的,社会中存在对女性普遍且隐性的精神压迫



1

什么是隐形的精神压迫?


隐形的精神压迫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常常处于一种模糊的灰色地带。


所以要弄清楚这些精神压迫的实质内容,我们首先需要分清楚显性与隐性的精神压迫之间的区别。

 

对于一些十分明显的言语与行动,例如在职场中面试的时候十分介意求职者已婚未育,不愿意招聘有怀孕几率的女性;恋爱中男方对于女方的pua行为;机构男上司对女下属、校园男教授对女学生、影视剧男导演对女演员实施性骚扰并以地位身份威胁对方不得透露此事等等。


这些可以通过聊天记录、视频录音等方式拿到实证作为证据的,都能够被归之于显性精神压迫。


而隐性精神压迫则藏匿的更深,很难被我们发现。


前阵子“阿里强迫女员工出差并在酒桌上将人灌醉后带到酒店实施暴行”一事,在网络上引起了极大的关注。虽然案件的真实情况目前仍然扑朔迷离,但它成功地把“酒桌文化”这个陋习又带入人们的视野中。


无独有偶,近日刚刚完结的两部描述女性群像的都市奋斗题材影视剧——《北辙南辕》与《我在他乡挺好的》中,也都有出现关于酒桌文化的情节描述:


在《北辙南辕》里金晨饰演的小雨在饭局上因为“漂亮”“豪爽”“能喝”,陪老板吃饭时主动出马灌醉客户而找到工作并立刻喜提两万提成。


而《我在他乡挺好的》女主乔夕辰被客户劝酒心里不愿面露难色,于是上司出来英雄救美却力有不从,最后还是靠女主挺身而出灌趴客户而完成订单。

 

这些情节都让很多的女性观众感到十分不适,似乎在职场上女性被灌酒已经成为了一种约定俗成,而“会喝酒”还与“”工作能力强”划上了等号,无论你是“自愿喝”还是“被迫喝”,最后的结果都免不了违逆女性自身的意愿。


像这样的一种“看似有选择,实则毫无选择”的情况,正像一种无形的枷锁束缚住女性的手脚,让渡出自己的个人意愿而屈服于制度或规则。


而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对这种隐形的胁迫表示出异议,甚至当事人表达了自己的不愿之后,依旧会收到来自酒桌上最高权力者隐隐的威逼暗示。


作为酒桌上的一名参与者,没有任何人去顾及他的意愿与感受,无论是有意的忽略还是故意的无视,整个集体都放任这样的强迫事实发生而不干涉不制止无作为。


这种没有明显的实质证据,更多的出于当下环境、或者集体潜意识默认的一些需要遵守的“规则”,胁迫当事人做出并非出自他本愿的事情。我们就能够把这样的一种情形称之为隐性的精神压迫。


2

隐形精神压迫的表现方式


事实上这种隐性的精神压迫在我们周围还有很多,但之所以能称之为隐形,正是因为难以被发现。


往往只有经历了这种隐形压迫,被当事人自己产生了察觉,并提出质疑,被关注到,才会被大众们所认识到并开始讨论与反思。


如同演员马伊琍在接受记者采访后发微博反问媒体采访她的问题是否同样会询问男演员:


每次采访必被问到:作为一名女演员和两个孩子的妈妈你如何平衡好你的事业和家庭?特别想知道这个问题是专为女人们设计的吗?下次也请问问男演员们,好想知道他们的答案是什么.


这个提问的背后就传达了提问者潜在的价值取向:默认家庭、教育部分的职责要由女性来承担,仅仅只是事业上的成功是不够的。二者兼顾,才算达到了他们的标准与要求。


而通常情况下,大众对于男明星并没有这样苛刻的要求。

 

还有非遗音乐传承人阿朵也曾在社交平台警告摄影师不要再她跳舞的时候故意将镜头放低去拍裙底:


“我只是个女人,你不尊重女人我没辄,但我今天把话说在前面,今后我在跳舞时谁要在故意在我脚下很低的位置拍照,我一定会一脚把他的相机踢飞,不信等着瞧。”


不仅仅是阿朵,在湖南卫视的某场晚会上,摄影师对准唱跳女明星的裙底拍摄,也让这个词条跑上了热搜。然而对于男性,我们鲜少有见到这样出格的拍摄尺度。


而也正是这些女明星在公开场合的发言被关注到,才让我们惊觉这些只针对女性的“隐形精神枷锁”存在。大部分的普通女性甚至很难意识到自己遭受了这样的压迫。


瑞士的心理学家卡尔.荣格曾经提出过,我们心灵或人格的结构是由意识、个体潜意识集体潜意识等三个层面所构成。



其中“集体潜意识”是人格结构最底层的无意识,它储存了人类在所有在过往历史演化进程中的集体经验。


荣格说它是“从任何一种有关于个人的东西中分离出来的,是全人类普遍所具有的,它的内容到处都能找到的”共识。


例如不需要任何人告诉你,你从小就会天然的拥有正在燃烧的火产生畏惧而远离火焰的意识


所以我们提到的这种隐形的“精神压迫”,其实就是一种女性们的“集体潜意识”。


为什么有些女性可以发现它?


在弗洛伊德所创立的经典精神分析流派中,它把治疗过程形容为要将人们的“潜意识意识化”


咨询师通过放松、催眠、自由联想等方式,来发现那些束缚住或压抑住来访者的潜意识并让它们重见光明,从而达到减少来访者内心冲突,让来访者能够更了解自己,最大限度的“做自己的主人”。


所以我们也正是通过这些女明星们的“潜意识意识化”的表达,将原来“隐性”的精神压迫转为了“显性”,才能够感知到这样隐性“精神压迫”的存在


3

隐形的精神压迫如何产生的?


我们在上文中提到,隐形的“精神压迫”,其实就是一种女性们达成共识的“集体生存策略”


想要明白它的形成,需要去历史中找寻原因。


在人类的社会早期,男女性别并没有那么多的差异,只是一种较为明确的社会分工——狩猎文化和采集文化,女性因为生育的问题更多从事采集文化即种植,男性则出去狩猎,成为经济产生的主体,这是最初父权家庭制度的形成,即父亲在家庭里处于权威位置。


后期为了掠夺资源,种群与种群之间经常会产生大规模的集体战争,因为男性在生物范畴比女性更为强壮,作为战争的主力,消灭了越多的敌方同性,占有更多的异性,便能够在自己的种群中拥有支配权。当他自己越强大,种群越强大,那么他的支配范围也会随之扩大。


而后随着社会的逐渐发展,逐渐形成了以父权为主的社会结构组成。


男性无论是在社会中还是家庭中都占据着主要权力位置,便会形成以男性为中心话语的社会伦理观。


法国哲学家米歇尔.福柯曾提出一个经典的“知识—权力”论(pouvoir-savoir),认为“知识即话语,话语即权力”。


当一个个体出生之后开始学习知识,学习掌握在社会上生存的技能方法,而他所学习到的知识由概念组成,这些概念其实由拥有“话语权”的人来制定。知识本身就是在权力的制约中形成与发展起来的。


所以当你掌握了知识,也意味着你接受了权力者精神上的压迫。


而在历史上延续了几千年之久的父权社会,拥有的一个显著特点便是常常强调女性的性特征,从而完成对女性群体的“物化”。


物化(objectification),指的是将人更多地当做具有某些功能的物品来看待,而忽视ta的人格和尊严。


当社会将女性作为一种私人财产,当权者大多为男性的情况下,便会在性别意识形态上,进行着精神上的规训。



例如在女性的少女时期,便会强调你要是“可爱的”“纯洁的”“美丽的”,这也是白幼瘦审美大行其道的原因之一。如果你是身材性感、面孔妩媚的类型,私下就可能会受到“狐狸精”“私生活放荡”等对于品行的恶意揣测和攻击。


当少女通过结婚转为了妻子的角色,就会希望你是“温柔的”“贤惠的”“能干的”,除了性格和能力,还要求你的外表要是“美丽的”“充满魅力的”,同时开始要求女性专一,在古代女性出轨可能会被“浸猪笼”。


而与此同时,同样在婚姻制度里,男性出轨,周围人一般劝女性“男人都这样”“回家了就行了”。


当你生育之后又多了一个母亲的身份,精神上的隐形规训会变得更多。他们会将母职身份神圣化,告诉你母亲天生就是“伟大的”“无私奉献的”“不求回报的”,于是你就要理所应当的去爱孩子,为他负责,保护他,将他的利益凌驾于自己的利益之上。


有很多的女性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被这些无形的概念所影响,可能会慢慢的去认同这些标准,逐渐产生“自我客体化”。


自我客体化(self-objectification)是指内化旁观者对自己身体和自我的看法,将自己当做基于外表被观看被评价的物体,并形成对于自己身体外在形象的习惯性监控。



“我怎样减肥都觉得自己还是太胖了。”


于是作为女性总会把外界对于女性的外形标准,内化为自己对于自己的标准,于是带来了许多强加给自己的身材焦虑、容貌焦虑,慢慢地进一步影响她们的身心健康。


4

如何消除这种隐形的精神压迫?


社会时代在前行,伦理道德观念虽然也在进行着发展,却依旧过于缓慢且滞后,这也是为什么进来我们常常能在网上看到一些新旧观念在讨论中引发出激烈冲突。


但令人欣慰的是,在当代社会,女性意识正在渐渐觉醒,女性们已经渐渐意识到了自己身上束缚的锁链并在努力将它们“显化”。


 大家正在一步一步从物化的大环境里逐渐解脱出来,生育率、结婚率的降低也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


在曾经的父权制度中,女性必须要依附男性才能够获得物质保障得以生存。而如今社会制度日益完善,女性已经无需依附于男性,仅依靠自己的本事与力量就能够在社会环境中很好的生存。


获得了物质与安全的保障,女性们可以开始为自己争取更多,例如上文中女明星们的公开发声,还有国外的“Me too”运动,网络上的“girls help girls”等等,都是当代女性们为了消除那些隐形的精神压迫所做出的努力



当这些隐性“精神压迫”原来越多的女性知晓决定加入抗议者的队伍勇敢表达出自己的需求这样强大的声量便能够督促有相关部门或机构出面来解决这些问题,女性们争取到一个更加宽松和自由的生存环境


而作为一名普通的女性,我们依然也有许多可以做的事情:


首先就是停止对自己的“自我客体化”。


无论你是胖是瘦、是高是矮、是活泼或内敛、是开朗或阴郁,试着去接纳、包容自己的所有。


对于外部对自己的每一句评价都不要全盘接纳或否定,保持冷静,仔细想一想对方的判断依据是什么?


然后再尝试叩问你的内心:


  • 是你自己发自内心想要减肥,还是旁边人的讥笑让你觉得不能容忍自己是个胖子?

  • 当你结婚之后面对工作与家庭的权衡,为什么一定要由你来放弃工作回归家庭?还有没有其他的选择?

  • 你成为母亲之后,没有一个人照顾好孩子,面对别人的指责,是否很大程度归因于自己,于是开始进行自我攻击?

………


你要坚信作为一名女性,生来便拥有为人应有的权利,而不是非要证明自己貌美如花能力超群,才能获得外界与社会的认可。


在那些艰难时刻,请先学会看见与相信你自身的力量。

 

再然后,在此鼓励所有读到这里的女性都去读晦涩的书籍、去运动增肌,去掌握知识、保持健康,如同大法官金斯伯格一样去自己的工作行业内争夺权力。


当你站在了足够高的位置,变成了公司的关键领导,议会的重要会员,行业的领军人物等,没有人能够再去随便忽视你的声音,当他们能够感受到你的份量,你就能够重新定义规则。


而你的胜利,也不仅仅是你的胜利,更是所有女性同胞们的胜利。这份胜利将会福泽所有阶层的女性,让全世界都看到属于女性的力量。



你是一女性


但在两性标签之下,你首先是个人类。


你生而有翼,理应驰骋于蓝天之上。


所以,请正视你自身所拥有的力量,去发声,去工作,去奋斗


以自由之名。


-END-


原创:栾叶苏木
责任编辑:一只梨
0

回复

那些隐形的“精神枷锁”,正在束缚住女性们的自由-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栾叶苏木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栾叶苏木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