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领导性侵女下属,竟又去大厂应聘,受害者如何维权

发布时间:2021-08-10 3评论 1496阅读
阿里领导性侵女下属,竟又去大厂应聘,受害者如何维权-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8月7日,阿里巴巴女员工在网上发布消息,称自己的男性领导王成文(花名“曲一”)强迫自己在台风天出差,并要求她陪商家喝酒。她被王成文和商家灌醉后失去反抗能力,遭到商家猥亵,又被王成文4次进出其房间实施了强奸。


这位女员工报警后强忍着心身重创,理性冷静地向阿里巴巴的领导反映此事,强烈要求公司开除对其实施侵害的王成文。


可将近半个月过去了,公司上级一直在拖延、推诿,极力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王成文还在照常上班。


眼看公司领导不作为,这位女员工勇敢地站出来,到公司食堂发传单维权。在这个过程中,她还遭到了公司保安的暴力制止和威胁。


最后,她在互联网上发布长文揭发王成文和公司上级的恶行,掀起大众对阿里巴巴的猛烈声讨。


直到今天,阿里巴巴董事长兼CEO张勇才宣布了内部调查结果和处理决定,辞退王成文并永不录用;2位漠视女员工投诉的高管引咎辞职,还有1位记过处分。


至于王成文是否构成性侵犯罪行为,有待警方进一步调查并公布。而对于被侵犯的女员工,张勇称将“尽全力关心及照顾好她”。


然而这份公告没有获得公众的认同,网友们仍炮轰阿里领导对此事的冷漠和滞后,还有公告里的避重就轻。


从科学精神心理学的角度看,受害女员工在维权时,明显受到了来自阿里公司的严重心理伤害,但公告里竟完全没提及致歉和精神赔偿。而受害女员工目前也似乎缺乏相关意识,这是最令人担忧的地方。


01

受害女员工可向阿里

索赔巨额精神赔偿


阿里女员工当晚被灌醉后失去了大部分意识。但醒来后凭借片段记忆、现场的线索,以及打电话质问王成文后,她意识到自己遭受了严重的侵害。在这个时候,巨大心理创伤已经形成。


而在报警之后,她又亲眼看了酒店的监控视频,目睹王成文曾4次进出她的房间。这些画面和背后的意味对她来说是强烈的冲击。包括后续与警方录口供、向阿里的领导投诉时需多次描述经过,这都反复激活并强化她的心理创伤。


目前,她已经出现了情绪崩溃,无法进食,自残自伤等精神心理症状,并有强烈的自杀念头。几乎可以肯定,她已经罹患了精神科里的急性应激障碍(ASD),并继发重度抑郁发作。可是根据现有信息,她似乎并未到权威精神科就诊并诊断。


还有,她向阿里领导投诉时,上级的态度是一致的冷漠、推诿,甚至是欺骗,王成文还若无其事地正常上班。


在她一再申诉下,上级竟说出“女生不适合这个工作”,“不喝酒业务谈不下来”,“没有开除王成文是为了考虑她的名声”这样的话。她在饭堂发维权传单时,还遭到了公司保安的推搡和恐吓。



从大众的角度看,这是阿里公司推卸责任和粗暴处理。但从科学精神心理学角度来说,这是一连串明显的二次伤害,直接加重并增加了受害女员工的心理创伤和精神心理症状。


根据精神科的诊断标准,急性应激障碍的病程为3天到1个月。如果受害女员工的急性应激障碍(ASD)在接下来的半个月内得不到缓解,就会发展成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比起急性应激障碍(ASD),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治疗难度更大,预后更不良,患者有可能终身受到影响,反复出现症状,社会功能严重受损。


这就是说,阿里巴巴对受害女员工目前的病情负有重大责任,这绝不是“尽全力关心和照顾”“带薪休假”就可以解决的!


所以,如果该名女员工及其家属想更好、更有力地维权,应及时做好以下3点:


第一,建议受害女员工及时到权威的精神科就诊,而且最好是到北京安定医院、北大六院等知名的专科医院住院治疗,得到准确的诊断。


这一步非常重要。因为她已经出现强烈的自杀念头,虽然其丈夫24小时对其陪护,并支持她、安慰她,但风险仍然非常高。先住院控制病情是最安全、理性的选择。


那为什么不建议在当地就诊,是要到北京找最好的医院?这主要是为了避免误诊。


有的精神科医生对于急性应激障碍(ASD)和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经验和识别能力不足,有可能会将这类型患者诊断为抑郁症。这不但是误诊,也对患者维权非常不利。


因为单纯的抑郁症属于症状学诊断,主流精神科认为其病因不明,与生物学因素、心理社会因素都有关系,而且更倾向于生物学因素。也就是这个诊断难以说明病症与侵犯行为有直接的因果关系,维权时就相当困难。


而急性应激障碍(ASD)与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都属于病因学诊断,病因就是重大的创伤事件,能直接说明病症与侵犯行为有因果关系,女员工维权时就更有利。


2016年甘肃省庆阳19岁女生李某奕遭班主任吴永厚猥亵,出现明显精神心理症状,却被当地医生误诊为抑郁症,导致维权受阻。后来这个诊断被北京安定医院推翻,改为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可是最后女生已坠楼身亡。


当然,受害女员工就诊时也一定要说出病症原因,不要隐瞒,医生才能作出准确的诊断。


第二,该女员工需及时接受药物治疗和心理干预,尽量避免病情恶化,否则后续康复将更加困难。


上面说了,急性应激障碍(ASD)的预后较乐观,可如果错过了最佳的干预时机,在创伤发生后1个月内症状得不到缓解,就会发展成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康复难度更大,病情更容易反复,如果症状再得不到控制,甚至可能继发重度抑郁症,而现在该受害女员工已经出现继发的重度抑郁发作,所以,一旦发展为PTSD,重度抑郁发作可能会反复出现。


目前,利用精神科药物治疗改善受害女员工的睡眠和情绪波动是必要的,还要结合专业的心理治疗。如果她能够接受高效化的创伤修复,比如在深度催眠下对这个重大创伤进行修复,康复速度将会更快。


第三,阿里对该名女员工已经造成了极大伤害,他们可以整理相关证据,向阿里索要巨额精神赔偿。


虽然阿里巴巴称进行了内部调查,开除了涉事员工,让受害女员工带薪休假,但明显对它自身的问题仍认识不到位,或者说故意避开。


希望受害女员工一定要意识到阿里对自己造成的精神伤害,维权时除了有勇,也要有谋,用科学精神心理学知识捍卫自己的权利。无论最后与阿里巴巴是对峙法庭,还是协商调解,都要表明态度,表达合法诉求!


02

施害者很可能是自恋型人格障碍


很多网友对王成文这个“重度人渣”感到非常气愤,也非常疑惑。他并非酒后失去理智,也非常清晰地知道酒店有监控,知道这种行为的犯罪性质和法律后果,可为什么还冒险去做?


只能说明王成文一度以为自己可以摆平这件事,不用承担后果。那这又是哪来的蜜汁自信?



从受害女员工发布的信息来看,在侵犯发生前,王成文对待下属就缺乏基本的尊重,用权力实施欺压,逼迫下属在台风天冒险出非必要的差。


而对待客户和领导时,他又是另一幅嘴脸,擅长阿谀奉承,拍马屁、搞关系,眼看女下属受到客户骚扰也坐视不理,甚至有意而为之,讨好客户。


这种充满金钱铜臭味儿、滥用权力的领导在职场中并不少见。他们在以往可能也经历过压迫和歧视,内心愤愤不平。虽然他们也付出了一定的努力,但三观不正,通过各种手段,比如输送利益和依附权势而获得升迁后,便小人得志,对待下属飞扬跋扈,将他们视为自己的权力附属品。


所以,王成文之所以敢做出这种行为,一来是因为他深信自己向上爬的那一套:没有什么是权力和金钱搞不定的。


他认为上司、领导都是“自己人”,会包庇自己。甚至不排除他和上级有利益输送,互相捆绑,他知道他们无论如何都会保全自己。


二来是因为他在打拼和升迁过程中形成的自恋。从科学精神心理学角度,王成文极有可能是人格障碍患者。


有的读者可能发现了,我们经常指出热门事件的当事人是人格障碍患者。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因为人格障碍患者其实非常普遍。我国权威的临床著作《沈渔邨精神病学》中提及,经大样本研究表明,人格障碍的患病率为3%至10%。


王成文符合人格障碍的3个特征:缺乏同理心,缺乏自我反省能力,其行为超出社会规范;而且对自己的能力和权力地位过于自信。他很可能是自恋型人格障碍患者。


而且必须承认,在阿里女员工内部投诉之后,王成文还能若无其事地上班,说明他信奉的“真理”在当时是有效的:上司为了利益而包庇他,他似乎真的摆平了这件事。


这也从侧面反映了阿里巴巴的企业文化和管理模式可能有很大的问题,内部可能有公司利益大于一切、崇尚个人权力的不良风气,而底层员工的权利受到严重挤压。这种公司文化助长了“王成文们”的嚣张气焰。


幸好,当受害女员工在互联网上发声维权之后,事态急转直下,王成文及其领导相继被辞退,受到公众唾骂。王成文还可能面临着刑事诉讼。


这可能是王成文万万没想到的。像他们这种所谓的“领导”,身体已经进入了“数字星球”时代,但思想仍停留在上个世纪。


他们在互联网大厂里工作,却没有意识如今互联网的威力,更没有意识到互联网时代下人们的观念巨变;仍以为有钱有权能一手遮天,默认潜规则存在,没有底线只有KPI。


希望阿里巴巴不要光说不做,必须内部深刻地自我反省,整顿内部作风,重新梳理良好的企业文化和工作氛围。


据最新消息,王成文正在偷偷面试字节跳动,且目前已经通过了一面。若此事发生在他性侵女下属之后,那更加说明王成文根本没有自我反省的意识。


此事曝光后,字节跳动公开表示无期限终止王成文的招聘流程。但这说明大厂的应聘流程缺乏对人格障碍患者的识别和相关措施。如果这个漏洞不及时补上,受到伤害的女性还会不断出现。


03

女性应对“酒桌文化”

要有底气和智慧


阿里这场风波还揭示了一个丑陋的现实:虽然已经21世纪了,但职场上的“酒桌文化”仍然盛行不止。阿里女员工遇到的“酒局”实在太常见了。



明明可以在公司谈的工作,一定要在酒桌上谈;


招待男性客户吃饭喝酒,需要女性员工作陪;


女性员工要是拒绝喝酒,就是对客户、领导不尊重,对工作不重视;


可如果女性不拒绝,等着她们的就是得寸进尺的劝酒,甚至强行灌酒。


很多时候,职位较低的女性员工的酒局中是弱势角色,身不由己。甚至有人说,在手握大权的油腻男人眼里,女性就是酒局中的一道菜。


这种“酒桌文化”固然需要被抛弃、被谴责,但在美好理想未能实现之前,女性职员也要学会提前做好心理和现实中的准备,保护自己。以下是一些建议:


第一,要提前识别“高危情景”——领导以工作或其它的名义要求女性员工出席酒席,而且到场人数不多,所处环境比较私密化,比如包厢。


如果领导发出要求时,言语之间带有明显或者隐约的暗示,那就更加危险了。


第二,面对高危情景,女性职员要有自己的判断,去的话有什么风险;不去的话,可能会面临是什么后果。有的女性在这一步就能作出理性的选择。


不敢不去的女性往往是害怕遭到职场上的打压,甚至可能工作不保。那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女性员工可以如何应对?是否可以维权?如果维权不成功,是继续忍受,还是可以离开这个企业,另有更好的去处?


这就涉及到女性员工的自身能力和职业规划了。如果对自己的能力有信心,思想比较独立的话,即使离开了所在企业也有其它选择,自由度也会大很多,心里也自然有了决定。


第三,如果基于现实原因,选择了出席,那要做好提前的准备。


比如将酒局的时间、地点、人物告诉亲密信任的亲友,大概几点结束并“报平安”。如果没有“报平安”,亲友可以采取什么紧急措施。一定要有这个安全意识。


又比如在酒局上要设想好保护自己的措施和底线。可以先打开手机录音,万一遭遇威胁、灌酒、猥亵、性侵可留存证据;


可以对自己的酒量有个预估,超出酒量时,有礼有节地拒绝,明示自己的原则;


如果真的遭受了猥亵,无论是肢体上还是口头上的,一定要坚决制止,斩钉截铁地表明自己的态度。


如果女性担心自己喝了酒之后容易放松警惕,削弱了抵抗能力,那可以提前在放松状态下、在脑海里专注地演练几次,遇到了相关情景时我该如何说、如何做,加强警觉性和条件反射,甚至可以想象自己用一些激烈的手段制止对方。


面对事前有准备、有应对措施的女性,即使酒局中的男性“有色心”也不敢轻举妄动。


可现实中往往就是那些虽然事前有担忧,但没有仔细想好应对措施的女性容易受到侵害。而事前毫无预料,喝多了才发现不对劲的女性就更危险了。


阿里女员工就属于后面这种情况,虽然她不认可王成文对待下属的工作作风,但怎么都没想到堂堂的阿里领导竟然会作出如此龌龊的行为!广大女性一定要吸取这个教训,防人之心不可无,提高安全意识!



图源于网络,侵删
文:何日辉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阿里领导性侵女下属,竟又去大厂应聘,受害者如何维权-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晴日心理何日辉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阿里领导性侵女下属,竟又去大厂应聘,受害者如何维权-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晴日心理何日辉

晴日心身医疗是青少年心身障碍高效康复的医疗目的地,本机构利用跨学科诊疗模式,找到青少年心身障碍的根源,高效化、系统化的治疗,让青少年快速摆脱双相障碍、抑郁、成瘾、强迫症等疾病,彻底停药,高效学习,提高逆商。

私信

晴日心理何日辉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