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好好地就抑郁了,全在于这3个字

发布时间:2021-07-31 36评论 2032阅读
一个人好好地就抑郁了,全在于这3个字-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谁都想要把人生过爽,过开心。但有的人不能,或者他走着走着,就丧失了开心的能力。


一个人抑郁了,全在于这三个字:我不好。


01

抑郁是对自我的重度阉割


我们来看看什么是抑郁,它的特征是什么?


抑郁是一种持续的认知低下、兴趣减退、情绪低迷的心境障碍。


从心理健康评估的“知情意”维度,抑郁的基本特征包括:


一是“三低”:


思维迟钝(认知低)、情感低落(情绪低)、行为减少(意愿低)


二是“六无”:


无趣:觉得眼前的生活、工作无趣无味的,毫无乐趣,毫无生气。


无助:对当下的困扰觉得很无助,没有人能了解自己,帮助自己。


无能:对自己觉得无能力、无能量,同时不知道方向和出路在哪。


无力:内在力量不足,对解决当下困难是没有力量的没有勇气的。


无望:对未来充满失望,看不到未来,看不到希望,郁郁寡欢的。


无价:觉得人间不值得,对自己更无价值感可言,所以无法行动。

 


对抑郁的精神分析解释是,抑郁源于自我攻击。抑郁是走不出过去,焦虑是惧忧于未来。在个人成长中,在早期是有基本的自信和自恋的,但由于后来被压抑或打压,而让自恋受挫,产生了抑郁。本来是他人的不好,却导致了自己的不好,进行了自我攻击,或无法攻击对方而将攻击对准了自己。


武志红老师说,“在关系中,有的人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对别人好,证明自己是好人。 这样做的恐怖之处是,会阉割自我。 


严重时会是一种彻底的阉割,不给自己的欲望、私心等留下空间。 并且,这样做对关系最终是无益的,因为两人间无法建立平等的关系。 还可能会把对方推向坏人的地步,为所欲为地使用你、不在意你。 


甚至有些关系,双方都在真心实意追求好。结果两人都自损极大,既不能滋养自己,也不能滋养对方和关系。


小梁是个品学兼优的学生,从来都是“别人家的孩子”。在一次班级团队长跑接力比赛中,小梁和同组的两名同学起了争执和矛盾,最后导致比赛成绩不理想。尽管她向他们进行了解释,但她们仍然觉得是她的错,但实际情况是两名同学的问题。此后,小梁一直闷闷不乐,无法释怀,影响了学习和人际关系。


咨询室里,她情绪低落,表达欲望低。她说,“都是我不好”,所以造成了冲突和误会,是自己造成了关系的麻烦。她再次把错误指向了自己。她把自己的“好的部分”切割了,只剩下“不好的部分”。


从心理底层看,在人际关系中,干掉了好的客体而自我惩罚,向内攻击自己;而客体就是被自己所毁灭,超我启动,变成严厉的自责,抑郁就出现了。


在小梁看来,如果不是自己,和同学的团体比赛就会拿到最好成绩,肯定能获奖。在她眼中,另两名同学是“好的客体”,而比赛失利,是自己把她们“毁”了。在同学眼中,原本的我品学兼优,是同学眼中的佼佼者。这件事让她觉得自己不再是“好人”了,所以她说“都是我的错”。

 

02

低自尊导致的自我攻击


小芳的男人出轨了,出轨对象是公司的合作方销售。她说,夫妻俩从白手起家,到现在的有房有车,家底厚实,育有两个乖巧懂事的女儿,收入超过了普通家庭的水平,理应幸福感也要超过普通家庭的水平。在平静而幸福的婚姻中,丈夫出轨了。


小芳痛不欲生,她述说道,丈夫是因为没有给他生下儿子才出轨的,他说想要个儿子。这样的理由放在当下的时代,有一万个不成立,但是他就这么对她了。她说,自己的父母重男轻女,生下弟弟后就很少管她。


在她成长过程中,自己是个女孩,是个错误,不然就不会得不到爸爸妈妈的喜欢,不会得不到爷爷奶奶的宠爱。如今丈夫出轨,她同样把原因归于自己身上,觉得没生到儿子是她自己的错。她不断地自责,不停地攻击自己,痛苦异常。


在一个人的成长中,有某些阶段可能容易出现低自尊导致的自我攻击问题。因为情绪或愤怒无法向外攻击,因为低自尊导致的高敏感、低价值感,而选择了攻击自己更来得容易。


小芳无疑是愤怒的,但童年创伤形成了她的低自尊,她无力把错指向丈夫,只能攻击自己,认为都是自己的错。攻击自己后,她的自尊破碎不堪,价值不再完整,所以抑郁了。



早年的弗洛伊德注意到,人们在抑郁状态下容易将负性情感投注到自身而非他人,他们憎恨自己的程度远超出自己的实际缺点。用性驱力和攻击驱力来解释这种心理机制,上述现象即被描述为“自我虐待(攻击)”或“转向内部的愤怒”


而心理学家巴林特Blatt对抑郁的两极性进行了深度研究和探讨, 将抑郁划分为“自我界定”和“人际中的自我”两种极性倾向。


人们都有自我肯定和通过与人建立关系而体验自我的习性。精神健康的标准之一便是能够在两者之间灵活切换。抑郁人格者如自恋人格者一样,通常顾此失彼地要么偏向浮夸(自我界定)、要么偏向耗竭(人际中的自我)。


低自尊导致的自我否定,在病理谱系中,显然是偏向耗竭一端的。他们在自我否定的强迫性重复中,看不到自己的价值方向,看不到出路在哪,因而反复伤害自己。


在潜意识里,他们的内心流淌着无声的呐喊:“我都痛苦(抑郁)成这样了,你还不对我好一点点?!”但让人痛惜的是,他们大多数人并不敢把这样的哪怕是“被动的攻击”扔向始作俑者。

 

03

别再让“我不好”毁了你


 在弗洛伊德的自我功能中,包括三大方面:


  • 生的本能

  • 死的本能

  • 性的本能


我们每个人都有积极向上、生命完善的生的本能。当生的本能下降,死亡的攻击本能就出现了,更无从谈起性的本能了。当一个人认为“我不好”意味着失去了生的资格,就杀死了“生的本能”,因为死亡和抑郁出现了,自我攻击出现了,无价值感、无意义感、不配得感也出现了。


在电视剧《一生只爱你》中,北京知青刘胜利邂逅文工团的16岁演员小青,从此一见钟情,缘定终身。在一次对上级领导的招待中,纯洁善良的小青被用心险恶的革委会副主任胡国才灌醉,其秘书趁机强奸了小青。小青受孕,想打胎了结这样的不堪之事。但由于当时技术条件无法堕胎。无奈中,她只好把小孩生下,却因此而被摘掉了子宫,那年她18岁。一个女人从此不能再有生育,象征女人的最重要的功能被摘除了。


小青无法接受现实的自己,她与胜利的爱情从此掐灭。在绝望中,她嫁给了她不爱的安宝贵。安宝贵不论在能力、外在条件等都与小青无法匹配,更被救护收养小青的马叔所“看不起”。她觉得自己罹难巨大伤痛,再也无资格面对喜欢的胜利了。这背后就是她的低自尊和不配得感在作祟。


在她与胜利的神圣的爱中,怎能容忍这样的事来玷污他们纯洁的感情,所以她在一次次与爱人的擦肩而过中,选择了逃避。在这样的避而不见中,她忍受着巨大的身心痛苦,“我每时每刻都想他,每时每刻都想见到他,都想在他身边!”可是,她做不到见他,不能勇敢站出来!


在她善良而传统的心里,自己曾经的过错,无法承载她与胜利神圣的爱情。但是,其实,当年的错,其实并不是她的错。她却用别人的错来惩罚她自己,认为自己不好,再也配不上她所爱的人了!


“我这样子,我怎么能见他?”、“他还会爱我吗?”,这是她经常自问自答的话。


尽管她知道,胜利对她有郑重承诺会回来找她,对她奶奶有承诺会照顾好小青。但在痛苦的自责与自我攻击中,这些承诺和美好又算得什么呢?它们并不能抵消由此带来的痛苦。她所有的心思都被痛苦和“我不好”的自责占满了!


因此,她已经把自己“挤压”到生病,高血压让她病倒地床上。她在用自己的痛苦兑现自己的自我攻击,最后在病床上与胜利相见,差点毁了自己的一生幸福。


抑郁者的内驱力是这样的:我不好,所以我无法面对我爱的人或对我好的人,所以我就生病了。它导致一个人自认为罪孽深重,遭人唾弃。因此他们竭力掩饰自己的缺点,以免再次遭人抛弃。


“如果某位深爱孩子的父亲不得不额外加班来平衡收支,或是忽然被调外地,再或突然罹患重病。孩子都会感到原先慈爱的父亲离他而去,继而产生怨恨,但又难抵对父爱的渴望,并为自己没能珍惜父亲曾经的陪伴而深深自责。”(《理解人格结构》)。


孩子进一步将这些情绪投射到离开他们的客体身上,想象他们是因为愤恨自己才毅然离去。这些想象会令孩子痛苦难忍,加之盼望与所爱客体重修旧好,因此儿童会潜意识地确信,只有改变自己的错误,才能改变所有的一切。


“孩子可能会一方面将丧失的客体理想化,一方面将所有针对他们的负性情感转移到自己身上,因此深深陷入创伤体验或早年丧失造成的内疚痛苦之中。”


解药是:照顾好自己,好好爱自己。别再让“我不好”毁了你。

 

 

文:刘月鹏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一个人好好地就抑郁了,全在于这3个字-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刘月鹏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刘月鹏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