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食为什么找上我?

发布时间:2021-07-08 41评论 2648阅读
暴食为什么找上我?-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说在前面:答应我,读完它。然后你会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最近接触的来访很多,大部分都是针对暴食的咨询。大家都十分迫切地想要从牢笼中走出来,想我帮他们解开困住的锁,想要停止暴食,停止催吐,停止恶性循环。然而暴食症并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那么简单的事情。


暴食症是你的身心极度痛苦的一种表象,停止暴食只是治标,你要重获心食自由,你就必须透过暴食看到藏在它背后的一些好似无关的事情与情绪。 当你看到了,并且去解决他们了,你就更加靠近痊愈了。所以我说,要感谢暴食症。不是感谢暴食本身,而是感谢它给我机会看到了我的伤痛,并治愈他们。 


所以依然深陷暴食的你,请抓住这个机会,把根本的问题找出来,能找出来,离「好了」就不那么远了。

 

自暴食症被确认为一种心理疾病以来,就有大量的学者开始研究暴食症的成因,不同理论学派提出了不同的分析模型。由最初的「饮食限制模型」到「情绪躲避理论」,再到「低自尊认知行为框架」,这些模型与理论都从某些侧面解释了暴食的成因,

 

当我试图通过这些框架去解释我的来访时,会发现,某个理论可能适合与来访A,但却不符合来访B的情况;有一些模型能够准确地预测,而有一些只适用于某些时候。这让我一直感觉,我需要一个整合的框架,能够帮助每一个来访搭建起她自己的暴食成因机制。

 

今天把最近研究的思路跟大家分享,当然这个框架也不一定是最完善的,毕竟关于心理、认知和暴食症的研究每天都在更新,我只希望我能够足够快地跟上这些研究,不断更新我的治疗框架。


01

饮食限制模型


这是心理学界对暴食症成因进行解释的最初尝试。1985年,Polivy J, Herman CP共同发表的文章里,详细分析了临床观察和动物实验中呈现的结果:节食和限制饮食会引起暴食行为。


而随着相关的实验和研究的增加,支撑这一观点的数据也越来越多,「饮食限制」也逐渐成为了解释暴食症的重要因素。节食与暴食背后的脑科学,请看这篇文章:节食一定会导致暴食吗?

 

虽然大量数据证明节食会导致暴食,这并不能解释所有的暴食症,我也接触过从来未尝试过节食的暴食患者。所以只能说,饮食限制大概率会导致暴食症,但这并不是暴食症的充分必要条件。

 

02

偏差的进食信念


为了补充解释「非节食暴食患者」的动机,部分学者提出了另一个可能的解释:偏差的进食信念。这些患者并没有进行节食或限制,但是他的认知里面包括了一系列关于进食的偏差认知。


这些认知可能是积极的也可能是消极的,比如进食能够让我放松;吃东西让我觉得我变胖了;进食会让我失控。

 

这些信念控制着患者们的进食行为,让他们长期与食物处于一种紧张关系。虽然他们并没有实践节食的行为,但是他们依然持续因为食物感到压抑。而正是这种压抑的情绪导致了最后的暴食行为。

 

03

情绪躲避理论


在许多心理模型中,情绪躲避被视为暴食的主要动机。患者在经历难以承受的负性情绪时,为了逃避这种情绪压力,转向食物,借助食物的安抚作用来处理情绪。


1991年Heatherton TF和Baumeister RF在《暴食:从自我觉知中逃离》一文中提出了这个逃避模型。而「缺乏有效的抗压手段」也被视为患者自动化选择暴食解压的一个重要原因。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解释角度,几乎每一个解释模型都会将这一点作为暴食症的原因之一。它能够准确地解释暴食情绪与其他负性情绪的关系。但是这依然没有找到问题的核心。因为这个理论没能解释:为什么暴食症患者会比其他人更容易倾向于躲避情绪,为什么暴食的人没能建立更有效的抗压手段?

 

04

低自尊认知行为框架


建立在进食限制和情绪躲避理论之上,许多学者提出了低自尊认知,或消极自我图式对于暴食患者的影响。


这一理论为上面的问题提供了可能的解释:暴食患者之所以会倾向于躲避情绪,或者无法建立有效抗压手段,是因为他们的核心认知有偏差,他们对自己的理解大部分都是否定且片面的,他们无法获得内在的自我肯定,自我认同的缺失导致他们无法相信自己,一直怀疑自己处理问题的能力,所以一遇到问题,就倾向于逃避。


上四点是目前大部分解释暴食症原因的心理模型提出的要素。从节食行为、情绪躲避到核心认知,对于暴食症的研究也体现了从行为到情绪,再到认知的一个由浅入深的过程。


如果用一张图来体现这些认知理论,那么它会是这样的:



但这是否真的到这里就完成了「追根到底」的认识?

 

每当我带着来访理解他的暴食症或暴食行为的时候,来到核心认知这一点上依然让我感到不满足,我仍想继续深挖:是什么导致了这种低自尊的认知模式,患者内心的这些消极自我图式,到底是怎么来的?

 

如果暴食症是一课大树,上面这四点只描述了树叶与树枝,充其量也只能到树干;但是并没有触及问题的根部——树根。而这一段时间的咨询和研究过程中,我感觉我在逐渐触及到这个根部:基因及成长环境的影响。


05

食物信号高敏


我们每个人都会接收到食物的暗示,而食物信号高敏的人,会比常人更容易接收到与食物相关的提示,比如香味、颜色、形状,这就让这类人长期处于食物的刺激之下同样的一份刺激,有人会联想到食物,有人不会。



看着这个动图,你看到猫还是看到鸡腿?当然,即使你看到了鸡腿也正常,毕竟真的有点像)


研究证明,对食物信号的敏感度的差别也是由你的生理基础决定的,就好像有些人身上有易胖基因,这一种基因不单只让这些人对食物更有感觉,他们对食物的奖赏反应也更高。也就是说,他们吃同样的食物,会比常人获得更多快感。这就让高食物奖赏的人对食物有更高的期待,而且我们在压力情境下,这些奖赏还有继续增高。


对食物信号的敏感加上食物的高奖赏性让这一类人持续地处在食物刺激和渴望的状态下,往往会增加暴食的可能。

 

这从一个基因与生理层面解释了暴食的成因。

 

06

高敏感人群


这一点与食物高敏很类似,简言之就是对自己和他人的情绪都十分敏感。很多人会觉得暴食的人很矫情,丁大点儿事儿能把自己往死里逼。我之前专门写过一个文章分析这个问题:这绝不是矫情,这只是我们比你有着更敏锐和深刻的情绪感受能力


而因为无法理解和接纳自己的情绪泛滥,大多数高敏者都会刻意压抑自己的情绪,否定甚至回避,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暴食患者会倾向于「情绪躲避」。他们认为自己那么多的情绪是不应该的,也不知道如何处理与应对,所以就选择了逃避和暴食的行为方式。

 

研究证明,这种特质有一部分是基因造成的,而另一部分则与个人成长环境有关。

 

07

原生家庭与成长环境


这是一个特别特别重要的核心因素,并且给上面所说的所有因素都有直接或间接的影响。阿德勒说过: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这就说明,童年经历对我们成长的重要性,我们的大脑最重要的发展时间就是童年,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说情感高敏、食物高敏、低自尊、情绪躲避都与成长环境有关,因为很可能这些持续否定的环境塑造了你现在的状态。

 

一方面是否定的内化,自幼被否定、忽略、抨击、歧视的孩子,会逐渐内化环境对自己的否定,甚至会认为自己要为这种否定负责:是不是我真的做什么都错?是不是我不配被爱?是不是我生出来就是要被打?虽然我受到虐待,但是我自己需要为此负责。


而另一方面是时刻压抑的情绪,由于长期处在一种恐惧和焦虑状态,害怕父母情绪的爆发,这一类孩子时时刻刻都必须强迫自己敏感地觉察他人的情绪,这样才可以第一时间做出反应,保护自己,防止再次受到伤害

 

而这两种条件反射一旦固化下来,就会让我们变得过分在意他人的情绪和感受,将他人的评价与价值观置于自己之上。这也可以解答为什么这些人会觉得:瘦是万能的;减肥是通往成功的唯一道路;节食是可靠且必须的;暴食是可耻的;失败是不允许的;我是失败的。


结合这样的认知,我们可以得出更完整的一个暴食机制:



这说明,暴食并不是简单的节食减肥、进食信念引起的,也不是单纯是一种错误的情绪调节机制,它更多涉及到患者本身的低自尊认知和消极的自我图式。


而这种消极认知很大程度上是受原生家庭教养模式,或者持续的否定环境造成的。这种否定环境从本质上摧毁了患者建立完整自尊和自爱的能力。而基因对于食物信号敏感及情绪敏感性的作用也从另一个侧面增加了患者暴食的可能性。


08

最重要的:怎么破?


读懂上面的分析,构建自己的暴食机制。治标也要治本。


节食、错误的认知心念、偏差的压力调节方式、情绪躲避模式,这些都要改。但是只改这些有用吗?不完全。


你还要努力改变你的自我认知图式,低自尊变高自尊,他律变自律;理解情绪和食欲高敏的自己;你还要重构否定的环境,治愈原生家庭的痛。



文:心食阿啦  (小助理微信:alaheal2021)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暴食为什么找上我?-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心食阿啦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心食阿啦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