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的孩子,会因为有了性教育而闪闪发光

发布时间:2021-07-01 4评论 1495阅读
星星的孩子,会因为有了性教育而闪闪发光-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文:李嘉雯
来源:爱与生命(ID:sexuality_edu)

2020年6月,泰国一名孤独症女孩被自己的姨夫性侵害,但由于语言和认知障碍,女孩并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2019年9月,美国媒体报道,田纳西州一名五岁的孤独症儿童内森被登记为“性犯罪者”,只是因为他在幼儿园频繁拥抱和亲吻同学。


这些,都是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正在面临的问题。


他们有可能因为缺乏自我保护的意识,成为性侵害的受害者。


也有可能在公共场所自慰,或者暴露和抚摸自己正在发育的隐私部位,只因为好奇身体的变化,不清楚哪些行为在公共场合中是不合适的。


因拥抱和亲吻同学而被登记为“性犯罪者”的内森
(图源:腾讯网)

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在社交和情感等方面的发展有障碍,在这一前提下,与性有关的话题就往往被放在了次要的位置。然而,忽视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的性教育,通常会带来很多严重的后果,如导致其健康受损,影响社交活动的正常开展,甚至使孩子遭受侵害等。


对于这些“来自星星的孩子”而言,如果缺失了性教育,他们的星星将变得黯淡无光。但如果有了性教育,则可以闪闪发光!


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的性教育,

是否有必要?


孤独症谱系障碍(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ASD, 以下简称孤独症)是一种神经发育障碍,患者的社会沟通与交往功能会受损,也会表现出狭隘和重复的行为、兴趣或者活动模式[1]。


根据2019年发布的《中国自闭症教育康复行业发展状况报告Ⅲ》,中国孤独症发病率达0.7%,目前已有超1000万孤独症患者,其中12岁以下的儿童约有200多万。这是一个不容小觑的数字[2]。


随着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的性成熟,他们可能面临严重的与性有关的社会问题。


首先,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更可能成为性侵害的受害者


美国康涅狄格州自闭症谱系障碍咨询委员会成员玛西亚·艾克德(Marcia Eckerd)博士于2021年在今日心理学(Psychology Today)网站文章中表示,孤独症患者发生非自愿性接触的可能性是一般人群的近3倍,经历性强迫的可能性是2.7倍,被强奸的可能性是2.4倍[3]。


在英国贝尔法斯特皇后大学教育学院研究性教育的高级讲师艾利森·麦肯齐(Alison MacKenzie)也谈到,他的孤独症患者梅芙坦言,她在年轻的时候经常被约会对象强奸,而她花了很长时间才明白自己是在被侵害[4]。


美国爱荷华大学护理学院的麦金(Mackin)博士曾经采访过许多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的父母。蒂娜(Tina)是一名孤独症女孩的母亲,她在接受采访时坚定地说到:“我们需要让这些女孩在面对不想做的事情时勇敢地说‘绝对不’。[5]” 


被性侵害的特殊儿童
(图源:电影《熔炉》)

此外,由于公开自慰、跟踪或不恰当地触摸他人,孤独症青少年可能面临被判为性侵害者的风险。


比如,玛西亚·艾克德博士在她的文章中说到,“我的一个来访者被指控骚扰,因为他不停地给心仪的女孩发短信。他不明白,没有回应就意味着她不想和他打交道。[3]”


一名孤独症男孩的母亲伊内兹(Inez)也坦言:“我的孩子喜欢感官输入。如果他和一个人在一起很舒服,他会毫无征兆地就去拥抱对方。这可能是个大问题”[5]。


大众对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的另一个错误认知是,他们大多是无性恋者或有性功能障碍,因而难以发展和维持亲密关系。


这些刻板印象源于人们的普遍看法,例如孤独症患者不喜欢被触摸,没有眼神接触,缺乏情感等。但实际上,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的性发育和性功能与正常儿童和青少年相差无几,只是社会功能方面的障碍(如没有交往技巧等),使得他们缺少亲密关系。


电影中因孤独症而难以拥有亲密关系的主角
(图源:电影《亚当》)

弗罗拉(Flora)是一名孤独症青少年的母亲,她是这样谈到自己处于青春期的儿子的:“他是好奇性和亲密关系。一开始他只是看漫画,后来他在电脑上搜索亲吻……现在,他在寻找包括演员接吻内容的电影,我看到他……他很感兴趣。他正在考虑这件事,但有些手足无措。[5]”


因此,对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及时开展性教育非常重要。


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的性教育,

应该涉及哪些方面?


理想情况下,性教育应该从孤独症儿童早期开始。


美国犹他大学特殊教育学系的科勒(Koller)博士发表在《性与残障》(Sexuality and Disability)刊物上的“性与孤独症青少年”(Sexuality and adolescents with autism)一文指出,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的性教育应当包括身体意识、社会规范、建立和维持亲密关系等方面的内容[6]。


身体意识


由于语言方面的障碍,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可能对自己的身体部位和功能缺乏最基本的认识。


因此,我们应该教会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认识自己的身体部位,也要教会他们如何保护自己免受性侵害,懂得什么样的触摸是不可以的学会从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四个方面准确地描述性侵害也是十分必要的。


另外,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应该掌握月经、射精这类与身体功能相关的知识,以防他们遇到突发情况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们也应该了解定期进行身体检查(如乳房检查、睾丸检查)的必要。性传播感染的预防也应列入教育内容,这方面的教育需要特别强调安全性行为,如戴好避孕套等。


社会规范


卢布(Ruble)和达利布(Dalrymble都是来自美国印第安纳大学发展障碍研究所自闭症中心的研究员,他们早在1993年就在《孤独症患者的性意识:父母的视角》一文中报告,许多父母发现自己的孤独症孩子有违反社会规范的性行为,如在公共场合自慰[7]。


好奇自慰
(图源:影视剧《父与子的性教尬聊》)


自慰在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中很常见,因为他们倾向于做出自我刺激的行为。自慰是缓解正常性冲动的方式,不应当抑制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自慰的欲望。性教育需要做的是,教会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在适合的时间和地点进行自慰。


对于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的其他不适当性行为,比如使用不寻常的物体自慰、在公共场合脱衣、随意触摸异性等,我们同样需要为其提供符合社会规范的行为教学和矫正。


社交技能


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在维持社会关系方面存在困难。联合国《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修订版)指出,关系是性教育的一个重要主题,因此,应当关注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社交能力的发展。


性教育的八大核心概念
(图源:《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修订版))

对于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而言,社交技能的教育应聚焦于问候和眼神交流。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以及成年人的教育则需关注以下方面:与他人分享、表达情感的方式、缓解压力的方式,以及如何面对拒绝[8]。


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有时无法理解他人的感受和行为,因此,他们在处理恋爱关系时会遇到不少的麻烦。例如,一个患有孤独症的年轻男子想要和一个年轻女子约会,他很可能无法识别出对方不感兴趣的暗示(如不回电话或表明自己有其他计划等),并且继续徒劳无功地坚持。


因此,教会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亲密关系的微妙规则也是至关重要的,具体可以包括如何开始并维持亲密关系、约会技巧、倾听技巧和性行为原则等。


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的性教育,

怎样进行、谁来进行?


研究者们开发了不少针对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性教育的方法,其中既方便操作又效果明显的方法是“社会故事(Social Story)”法。


社会故事通常用第一人称来写,内容是期待儿童和青少年做出的行为。故事配有图片或者视频,以帮助儿童和青少年更好地理解。


在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心理学系研究教育培训的科罗娜(Corona)和同事们在他们发表的文章中,给出了一些社会故事的例子[9]。


“我叫詹姆斯。在学校里勃起是正常的。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我会请求老师允许我去洗手间。我不会跟别人说我勃起的事,我知道这是私事。所有男孩都有勃起的时候,这很正常。”


“我叫阿曼达,我13岁。我的身体是属于我的,有些私密部位不能暴露在公共场合,这些部位包括我的生殖器官和乳房。当我洗澡的时候,我可以脱掉所有的衣服。在医院向医生露出私密部位也是可以的。但是当我去公共游泳池游泳或晒日光浴时,我会一直穿着覆盖我私密部位的泳衣,只在指定更衣室或舱室脱衣服。每个人都这样做。”


社会故事需要针对每一名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专门定制,可以由父母、其他家庭成员、老师或治疗师编写。儿童和青少年需要先理解故事的内容,然后在现实生活情景中进行练习。


那么,谁应该为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提供性教育呢?


首先是父母与其他照料者。他们与儿童和青少年接触的时间最长,更具有亲和力,也更了解儿童和青少年的需求,因此更有能力向儿童和青少年传授性知识。


一位叫安(Ann)的母亲有一个孤独症儿子埃里克(Erik),他们相处得很好:“他对我很坦诚,经常问我问题。我总是很开放,并明确表示欢迎他发问。当他还是个婴儿时,我会在给他换尿布的时候告诉他,他的眼睛、阴茎、胃都在哪里。他会知道那是他身体的一部分。[5]”


但是,有些父母可能会羞于与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谈论性,并认为这是很大的负担[10]。此时,绘本或视频动画就成为了一个很好的手段


性教育动画视频截图
(图源: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


罗宾(Robin)是一名孤独症儿童的父亲,他称赞道:“孩子们很乐意接受视频动画。在那里,他们拥有了一个安全的学习环境,既不会被评判,也不会被拒绝。”伊莉斯(Elise)也十分认可:“我的儿子在平板里学习得很好。他可以自己选择在哪里暂停、思考或回放。[5]”


专业工作者也是为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提供性教育的重要主体。他们通常在学校、社区或医院中为儿童和青少年提供性教育,这些教育内容往往更具有科学性和系统性。


布鲁克斯出版社1993年出版的书籍《性和残障人》(Sexuality and people with disability)中谈到,从事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性教育的专业工作者应该具备自信、无偏见等特征,并且在性教育的过程中应经常重复教育内容、使用多感官工具(如视频、图片、表格、实物模型等)[11]。


父母们也很认可专业人士。孤独症儿童的父亲罗宾(Robin)直言:“专业人士的一个好处是,他们不会歧视或污名化你的孤独症孩子。你可以问他们很多问题,他们大部分时候都会为你解答。[5]”


教育对孩子的力量
(图源:电影《地球上的星星》)

最理想的情况是,父母与专业工作者携手合作,共同努力。父母可以在家庭中提供身体意识、性行为等方面的教育,专业人员可以在学校和社区中教授社会规则和社会发展技能。双方积极建立联系并保持沟通,有助于孤独症儿童和青少年理解、尊重和探索性的美丽。


参考文献
[1]Francesmonneris, A., Pincus, H., & First, M. (2013).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DSM-V. Washington, D.C.: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2]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 (2019).中国自闭症教育康复行业发展状况报告Ⅲ. 北京: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3]Eckerd, M. (2021). Why Autistic Kids Need to Know About Sexuality? Retrieved from 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intl/blog/everyday-neurodiversity/202104/why-autistic-kids-need-know-about-sexuality
[4]MacKenzie, A. (2017). Prejudicial stereotypes and testimonial injustice: Autism, sexuality and sex educatio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ducational Research, 89, 110-118.
[5]Mackin, M. L., Loew, N., Gonzalez, A., Tykol, H., & Christensen, T. (2016). Parent Perceptions of Sexual Education Needs for Their Children With Autism. Journal of Pediatric Nursing, 31(6), 608-618. 
[6]Koller, R. (2000). Sexuality and adolescents with autism. Sexuality and Disability, 18, 125-135.
[7]Ruble, L. A., & Dalrymple, N. J. (1993). Social/sexual awareness of persons with autism: A parental perspective.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22, 229-240.
[8]Travers, J., &Tincani, M. (2010). Sexuality Education for Individuals with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s: Critical Issues and Decision Making Guidelines. Division on Autism and Developmental Disabilities, 45(2), 284-293.
[9]Corona, L. L., Fox, S. A., Christodulu, K. V., & Worlock, J. A. (2016). Providing Education on Sexuality and Relationships to Adolescents with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and Their Parents. Sexuality and Disability, 34(2), 19-214.
[10]Lesseliers, J., & Van Hove, G. (2002). Barriers to the development of intimate relationships and the expression of sexuality among people with developmental disabilities: Their perceptions. Research and Practice for Persons with Severe Disabilities, 27, 69-81.
[11]Fegan, L., Rauch, A., & McCarthy, W. (1993). Sexuality and people with disability (2nd ed.). Baltimore: Brookes.


作者:李嘉雯
编辑:杨若嫣 余涵萱 刘文利
视觉:龙建敏
排版:橘子皮
校对:陈慧琳
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性教育课题组 出品
简介: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爱与生命(ID:sexuality_edu),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性教育课题组的对外交流平台。我们专注于儿童的全面性教育,致力于让所有父母、老师都知道如何帮助孩子正确,全面地认识性。

责任编辑:小鲸鱼 李梦梦桐桐

原作者名: 李嘉雯

转载来源: 爱与生命(ID:sexuality_edu)

转载原标题: 星星的孩子,会因为有了性教育而闪闪发光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星星的孩子,会因为有了性教育而闪闪发光-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科普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科普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