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抑郁症患者走过的路

发布时间:2021-06-18 5评论 2618阅读
一个抑郁症患者走过的路-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文: 莫莫
来源公众号:LLJ的精神病世界(ID:lljpsychorld)


抑郁症正在引起更多人关注,网络上有很多友好的言论,要给抑郁症患者更多关爱,作为一个正在经历抑郁症的患者,看到这些很欣慰。但是我也发现,其实公众对于抑郁症这种疾病并不足够了解。有怀疑自己抑郁的,有已经确诊抑郁的,有抑郁症患者的家属和朋友,他们是想要更多地了解抑郁症的。


我是今年3月份在北京某精神专科医院确诊中度抑郁的,如今已经接受治疗半年时间,包括服用药物和心理治疗等方式,效果不错,生活已经基本恢复正常。在这个过程中也有一些感悟和经验,想要分享给那些想了解抑郁症的朋友,也想借我的经历给那些还在饱受抑郁症折磨的病友们一些希望,相信我,再坚持一下,不要放弃,就会看到曙光。


抑郁是一种什么感觉?


去医院之前,我在备忘录里写道:“我像是一个接触不良的玩偶,通电的时候全场灯光亮起,音乐声响起,整个世界都复活了。可是没过多久,又接触不良断电了。世界又陷入黑暗和沉寂。我看不到出口。”



确诊抑郁的时候,正好是疫情期间,大家都居家办公,这或许也加重了我的病情。那段时间,我一个人在北京的出租屋里,每天躺在床上,什么都不想干,漫无目的的刷着手机,实在饿了就爬起来煮个半成品速食,吃完继续躺着。有工作任务,就挣扎着起来,拖到最后时刻,草草完成。晚上继续躺着,但就是不睡觉,一直到凌晨。


后来回归到办公室上班,表面上我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正常跟同事聊天说笑,正常进行工作沟通,但其实内心无比煎熬,因为我一直在强颜欢笑。我不想工作,晚上睡不好,白天就困倦,脑袋昏昏沉沉,只想趴在桌上。我的内心很挣扎,我已经快要无力应付。


知乎上有个提问:抑郁症有多可怕?后来我的几个亲近的朋友得知我抑郁之后,也小心翼翼的问,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我给一位医生的倾诉或许可以描述:“我觉得自己都不是一个完整意义上的人,我只是一个躯壳,每天吃饭睡觉走动,我感受不到春天,感受不到真善美,即使是疫情这么大的危机,我也只是低感知度,这对我个人而言,是比肺炎更严重的灾难啊。”


是的,抑郁最可怕的是失去对外界一切事物的感知。


我不能接受自己得了抑郁症


从确诊抑郁症到接受自己得了抑郁症,经历了很长一段过程,即使到现在,偶尔我也在怀疑,我到底有没有得抑郁症?我是不是只是自己矫情?


我今年28岁,有着一份喜欢的工作,是父母眼中的乖乖女,领导眼中的得力干将。但是,我却抑郁了。


当我意识到我真的得了抑郁症之后,我发现自己其实不能接受这个结论。


“那种感觉就像是,人生的马拉松,我才跑了不到一半就出局了。”心理医生问我,得抑郁症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我说,意味着失败。你看,我和大多数人一样,把抑郁症看作是洪水猛兽。


病耻感是围绕在抑郁症患者头上挥之不去的偏见。那段时间,我总是在想,是不是我太矫情了呢,是不是我意志力不够坚强,是不是我太懒,为什么同样的压力,别人都好好的,我就不行了呢?为什么明明有那么多人比我惨得多,我却还要在这里矫情的浪费医疗资源?


所以,也不怪外界不理解抑郁症患者,即使患者自己,也时刻在怀疑自己。


但是慢慢的,我发现,我是真的病了,那些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负面情绪,那些莫名其妙就流下来的眼泪,我真真切切感受到,那不是我自己所能控制的。



医生告诉我,抑郁症和肺炎一样,是需要治疗的,跟意志力无关。


还有医生告诉我,已经有科学研究证明,抑郁症是大脑神经递质异常导致,是有生物学基础的。


有一天,一位得癌症的朋友跟我说,你要学着跟抑郁共处,就像我一开始也不能接受自己这么年轻就得了癌症,但后来想开了,生病了就治疗,复发了再治疗就是呀。我豁然开朗,抑郁也没什么大不了,接受它,战胜它!


相信医生,相信专业的力量


如果要我给抑郁症患者只提一个建议,那我一定会说,去接受治疗,相信医生,不要放弃!


我很庆幸,我是在北京,可以接触到最好的医疗资源,得到了最专业系统的治疗,虽然这个过程并不轻松,就像是在打怪升级。


总结起来,所谓的系统治疗包括药物治疗和心理治疗。精神科医生负责药物治疗,心理治疗师负责心理治疗,需要挂不同科室的号。我分别挂的是普通精神科和临床心理中心的心理治疗。


我的精神科医生是一位非常负责任的女大夫,年纪有点大,非常耐心。每次见面第一句话是亲切的问候:最近感觉怎么样呀?即使我哭丧着脸闷闷不乐,她也耐心询问,解答我提出的每一个问题,一直到我没有问题要问。



药物方面,我一开始吃的是草酸艾司西酞普兰片,医生说两周才会起效。或许是心理作用,吃了十来天左右,我感觉突然有动力了,有一天晚上从床上爬起来,下楼围着小区跑了两圈,心情明显变好。复诊的时候,我兴奋的跟医生说,我感觉在变好!


我以为会一直好下去,很快就能恢复到正常状态,后来证明,我太乐观了。药物的效果似乎只好了几天,没过几天又打回原形,甚至越来越严重,有一段时间每天晚上都无缘无故的哭。一个月后,医生给我换成了舍曲林。我能感觉到,慢慢的动力起来了,也能感觉到快乐了。


有一天,我记得是五一,我在公园跑步,看着公园里的人,花草,夕阳,我突然感觉到,真美好啊!那一刻,我几乎落泪,我终于恢复了一点点对外界的感知!此时,已经从春天到了初夏。


很多人抗拒吃药,觉得会上瘾,或者有副作用。我是这么理解的,如果药物带来的好处大过副作用,那就是值得吃药的。药物确实带来了一些副作用,对我来说最明显的就是嗜睡,我只能在不困的时候抓紧把工作完成,但比起服药之前,无论是情绪还是工作效率,都有了明显的改善。至于服药成瘾,医生告诉我并不会。所以,一定要遵医嘱,如果医生让你吃药,那就吃吧。就像我的医生跟我说的,不是你想吃药就会给你吃的,是确实需要吃药才会让你吃。


接受药物治疗的同时,我也在接受心理治疗。很庆幸,我抢到了心理治疗的号(这个号有多难抢,抢过的都知道)。心理医生是一位温和的小姐姐,实话说,一开始我对心理治疗是抱着怀疑的态度去尝试的,我总觉得心理医生是在控制我的思想,或者给我灌鸡汤,并没有明显的效果。但一位医生鼓励我说,心理治疗见效时间比较长,慢慢来。我也就尝试着一次次坚持。


心理治疗神奇的地方是“后劲很足”,走出心理治疗室,心理医生的话总会在某一个场景从脑海中跳出来,让人回味无穷。“过去无法改变,但是未来掌握在自己手上。”按照医生的指引,慢慢的,我发现自己看问题不那么极端了,情绪也越来越平和。虽然还是有很多困惑,但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除了接受专业治疗,我也自己尝试看一些心理学相关的书籍,一方面是对抑郁症有了更多了解,另一方面也给了自己与抑郁共处的信心。目前觉得不错的有《伯恩斯新情绪疗法》、《活下去的理由》、《少有人走的路》、《认知与改变》,推荐给大家。


除此之外,运动也是非常有用的对抗抑郁的方式。确诊抑郁之后,我养成了跑步的习惯,从一开始的绕着小区楼下跑,到公园里跑3公里,到跑5公里,我的体能越来越好,每次跑完之后都觉得酣畅淋漓,情绪也会变好,行动力大增。之前看一个Ted视频说,神经学家研究证明,有氧运动确实会影响大脑神经递质水平。

我的朋友/家人得了抑郁症,

我要怎么帮助他们?


在抑郁症的治疗中,社会支持也是重要的一环。我很庆幸的是,虽然我在北京孤身一人,却感受到了太多的爱。


得知我抑郁之后,我的朋友们有拉着我出去玩的,有周末来陪我的,还有叫我去蹭饭的,还有不停给我送礼物的。在早期,朋友们都小心翼翼照顾我的情绪,我虽然在他们面前保持微笑,但内心却觉得压力山大,因为我并不快乐,也不想他们关心我。心理医生的一句话点醒了我:为什么不给他们一个表达爱的机会呢?



我慢慢放下防备,坦然面对每一个朋友,也欣然接受他们的关爱,并主动和他们交流病情、感受,这样他们在我面前也不再小心翼翼。


还很感激的是我的领导和同事。抑郁之后,我的工作量明显减少,中间一度实在撑不住了请了一周假。我的领导对我说,我只希望你开心,工作不用着急,慢慢来。而当我
工作慢慢又有了起色,领导鼓励我说,你真棒。同事在得知我抑郁之后,也主动帮忙承担了一些工作,甚是感动。


所以正如之前我在犹豫要不要告诉周围的人自己得抑郁症的时候,一位医生跟我说,你不必一个人承担的。


我也在知乎上看到有人提问,得抑郁症之后,要不要告诉周围的人,我想说的是,告诉你信任的人吧,有人一起承担真的会好很多。


还有人提问,我的家人/朋友得了抑郁症,我要怎么帮助他们?我想说,首先,劝他们去医院,接受专业治疗;其次,把他们当作正常人相处;最后,默默陪伴,不要放弃他们,他们可能会疏离你,但那是症状,等他们好起来,就不会这样了。你对他们的好,他们会记得的。


现在的我,更加珍惜自己作为一个正常人所拥有的一切,珍惜所感受到的美好。虽然还是会时不时莫名低落,每天需要靠药物维持情绪,但更多时候我感觉更有力量和勇气去面对未来了。或许如医生所说,你本来就拥有力量。


希望我的经历能给抑郁症朋友们一点参考,真的,相信医生,不要放弃,你会成为更好的自己!


——END——


作者简介:莫莫,本文章来源于公众号:LLJ的精神病世界(ID:lljpsychorld),在正常人和精神病之间游走。

编辑:小鲸鱼 去冰多糖

原作者名: 莫莫

转载来源: LLJ的精神病世界(ID:lljpsychorld)

转载原标题: 一个抑郁症患者走过的路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一个抑郁症患者走过的路-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健康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健康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