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喜不报忧可以吗 | 好消息与坏消息之间的傲慢与偏见

发布时间:2021-06-09 5评论 2091阅读
报喜不报忧可以吗 | 好消息与坏消息之间的傲慢与偏见-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游子们常年在外工作内卷,永远无法忘记自己这么多年来是如何度过那些难关的,有些难关我可能会认为是毁天灭地的那种级别,不知道怎么处理,大量的坏消息都在自己的生活中涌入,仿佛不知道前方到底要如何去运行。

所以有的时候只能自己去忍受,还有的时候会选择与其他人倾诉或者寻求帮助,比如说自己的非常信任的亲戚,自己非常要好的朋友,而对于自己的父母或者兄弟姐妹,总体的信息发布仍然是倾向于报喜不报忧,似乎这已经成为了某种潜规则。

平时相处时间本身就是非常有限的,没有必要再把那些负能量的信息再次传递给其他人,我们都有自身的事情还有个人边界,父母其实也有自己的事情,而兄弟姐妹如果知道了你的那些糗事未必会感同身受。

作为家里的大孩子,更加知道长兄如父的那种压力,就仿佛自己必须要去达成某种必然的标准,这也是挺让人揪心并且感觉巨大压力之处呢。

在我们的生活中有的人想要听到好消息,有的人想要优先听到坏消息,但,具体的运作机制仍然存在非常复杂的心理规律。或许在我们每每倾诉出三五条负面消息的时候 ,就至少要有一条比较积极的消息出现。

尤其是在当下新冠流行的大背景下,似乎太多太多的事情都是让人难以承受之重,如果可以的话,要是能够有些让自己能够坚信未来会好起来的事情,或许也可以让人振作起来。

这种“坚信”就是我们内在各种坚韧力量与复原力的集合,我们如果总是接收那些让人感觉压抑的信息或者新闻,或许对于这个世界的信心也会有所损伤。

事实上我们仍然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去了解,这个世界不一定仅仅是被那些负面信息所围绕,我们还可以看到那些冷漠的脸庞或许内在也有炽热的心脏在跳动,或许在老气横秋之下,仍然有非常善念的初心在回旋荡漾。


报喜不报忧的槽点在于信息只关注在了好消息方面,这显然不符合我们世界现实的展示,成年人知道自己的生活充满了太多规则、文件、打卡、月度沟通、标准、任务、责任.......这些事情可以消耗我们大量的时间,我们的时间非常短暂,而人们可能并没有意识到这个事实。

同时,因为大量极端好的消息或者极端坏的消息的涌入,前者让人没有任何防备无法去面对各种挫折,白莲花面对现世的摧残可能会香消玉殒,而后者可能会让人悲观厌世,对于人生观的梳理也会出现大量问题。

为了更好地来理解这个问题,我们可以想想,当我们打开手机浏览器的时候,首先推送给自己的信息是什么类型,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呢?

有人可能要问了,什么才是好消息,什么才是坏消息呢,其实,我们内心都可能有自己的定论,那些让自己感觉非常抵触、火冒三丈的、歇斯底里的消息可能是不那么让人愉悦的。那么这种类型的信息就可以统称为坏消息。

坏消息听多了就容易看到这个世界的黑暗,慢慢的,也可能会让那种非理性思维逐渐扩散到自己内心的每一个角落。对于内心的这些愤怒和悲伤显然可以被理解,而『以偏概全』『非黑即白』的念头仍然需要再疏通疏通。

对于平时我们生活中的信息传送还有接收到的各种内容又要如何进行规划呢?比如说,从外面的繁华商场进入地铁需要花费一分钟,但是实际上却因为各种弯弯绕绕还有拥挤的人潮让时间成为了三倍,这个时候要怎样解释更好?想要从E出口走地下通道走到G出口,但是没有往回看就无法看到出口标志,这个时候信息要怎么编码?

或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解答,比如说,吃一堑长一智,你可以从这种生活的实际运转中找到自身的答案,避免放大生活中的发现的负面信息,就是说,没事的,现在知道就好了,那么下次就要提前预留三分钟,那么下次就要往回看看,或许有不同信息在等待自己。

诚然,好消息让人感觉像是吃了蜜糖,这也是我们为什么需要去不断清楚知道自身的接受程度,而我们接受到的某些负面消息,也仍然会让世人警醒,从而使人们认识到当前物质生活中的各种问题。

不会如同白莲花般忽视问题的存在,同时也能够去更加清楚知道自己的内在到底是怎样的想法,这个过程中,最好能够让自己做到更加稳定开放的态度,让问题摆在前面又不至于被它们吓跑。事实上我们需要去做一些积极的事情来改变问题带来的负面感受。


也许外界舆论、媒体报道还有各大平台与自媒体都在不断影响我们的信息储备,而个体其实是具备主观能动性的,能够去接受什么样的信息仍然存在大量的可以自主掌握的层面。比如说,某某浏览器正在推荐各种明星八卦,那么在高级设置里面就可以进行恰当屏蔽,前提在于你个人不喜欢看八卦同时也能够看到这个设置的存在。

让自动推荐还有热点推荐能够被关闭,让主观能动性可以实现正义的要求,毕竟太多的信息过载对于个体健康来说也是非常不利的,我们的大脑对那些消极信息容易出现各种反应过敏。

有的人称之为消极敏感,就是说这种人群更加容易注意到生活中的各种不舒适,并且进一步影响内在的平衡,当我们的内在情感平衡被打破之后,就容易让自身感觉不安与各种不舒适。

当消极信息已经到达了个体不能承受的范围就会让情况变得异常汹涌,影响到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这也是可以从我们日常生活中各种吵闹与倾诉中可以看到的特点,比如说有的人可能会突然变得容易烦躁,没有耐心,仿佛看什么都看不惯。

仿佛回到了逆反的青春期,又或者到了容易烦躁的更年期,这也给我们提醒了情绪调控或许与信息调控存在一些关键重合。

也就是说,我们并不需要消除负面消息或者负面情绪,而只是需要保持积极信息与消极信息维持在三比一以上的比例即可,因为这其实也是一种内在调和,太多的消极信息让人情绪层面出现了急性应激反应。

在这样嘈杂的数字化时代,我们可以找到属于自身的视觉形象,避免让自己成为负面信息的受害者。

大量的心理学研究表明生活中的负面信息会引起人类显著的情绪变化,包括但是不限于产生焦虑和抑郁不安情绪,更不用说是那些生理指标比如血压,心跳,胆汁的变化。

有些可怕的负面信息还可能插上谣言的翅膀飞得更高,并且产生更加明显的痛楚,人们常常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坏消息的臭名昭著已经形成了明显的刻板偏见,同时这种偏见并不阻止它继续生根发芽与传播。

随着更多知识竞争的出现,负面信息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将会有可能被削弱,因为在网络时代,信息管控也将成为2021年以后心理学研究的重点内容。



文:ZHUQIANG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报喜不报忧可以吗 | 好消息与坏消息之间的傲慢与偏见-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ZHUQIANG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ZHUQIANG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