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接纳自我是什么样子的?

发布时间:2021-05-29 4评论 725阅读
真正的接纳自我是什么样子的?-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接纳自我”作为一个现代人“熟知”的概念,其中存在一个吊诡的现象:我们越是把“接纳自我”当做一个目标,就会发现我们离“接纳自我”越远。


这就如同我们想要知道如何保证每一天拥有良好的心态一样,当我们意识到对自己有这样一个要求的时候,我们就难以去保持良好的心态,而只有等我们放弃了这种自我要求,才有可能接近这个目标。


我们在说接纳自我的时候其实包含一个潜在的意思,即成为真实的自己。这就像德国著名的作曲家、指挥家席勒认为在自己的指挥生涯中,别人给与的最高评价是“就是这样”,而不是别的什么无关痛痒的赞美。


误区发生在有时候我们作为一种目标、一种要求,去“接纳”的那个自我,并非是真实的自我。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能去了解“自我接纳”的模样,我们可以了解一下“自我接纳”当中不属于真实自我的部分。究竟是什么让我们越接纳越远离。



1. “括约肌道德”


“括约肌道德”,是匈牙利医生、精神分析家费伦次提出的概念。费伦次用这个概念来形容我们的超我道德,或者各种价值观念的前身。


当孩子在成长过程中,进入了如厕训练的阶段,也就是生理机能发展到了可以使用括约肌来控制排便的阶段,这个时候父母通常会通过一些鼓励以及阻止的方式,帮助孩子发展ta的自我控制能力。这里的重点是对于孩子能力成长的一种肯定和支持。


所谓的“鼓励以及阻止的方式”,有时候还可能以另一种面貌呈现,即一种是非道德观念。比如“不好好上厕所不是好孩子”,又或者是在准时如厕后的大加赞赏。


这些是非道德观念,可能以语言的方式,也可能以非语言比如眼神、肢体动作和某种对待方式来传递。


如果持续地忽视孩子的主动性、忽视这种自我成就,那么一种先于自我成熟的道德服从就被慢慢建立了起来,这就形成了一种“括约肌道德”。


也就是说,在使用我们的自我能力时,我们在感到一种自我成就、感到一种使用和发挥自我天赋之前,我们首先会感到一种道德上和价值观上的评判。


换句话说,我们会感到一种“要求”,而缺少一种发挥自我的成就感以及对于人性的信任。


“括约肌道德”让我们把一切都变成对自己的要求,甚至对于空闲的安排、对于享受的期待以及对于自我接纳。


这种“要求”会成为我们的一部分,却在很多时候就会和我们真实的感受发生矛盾,以至于我们越追求达成这个要求,我们反而离它越远。



2. “躺平”


“括约肌道德”的反面,用现在流行的词语来形容便是“躺平”。


这里的“躺平”,是指一种对于“括约肌道德”的反抗:我不要对自己有这些外在的要求,我也不认可这些要求的价值和意义。


于是“躺平”的极致,可以是只保证最低限度的生理需要,而对于其他的欲望一律“躺平”。


从反抗“括约肌道德”的角度来看,对于“躺平”的接受也可以是一种自我接纳。


但是很多时候“躺平”如同“毒鸡汤”一样具有麻痹作用,被我们当做压力的安慰剂。


特别是,当“躺平”变成一种模仿,变成一种廉价的方式去短暂体验对“括约肌道德”的反抗。


这就像是我们不经思考便偷看了谜题的答案,顿时觉得毫无乐趣一样,这种廉价的方式反而让我们离真实的欲望越来越远。



3. 成为真实的自己


真正的接纳自我,并非是不论自我是什么样子,我们都能够接受。如果“我不再是我”,那何谈接纳?


如果我们无法切实感觉到真实的自我,那么接纳自我便是一个伪命题。而真实的自我,是和上面所说的一种成熟的自我控制感、一种成就感相关的,它带给我们一种体验,即在那些时刻,我们能够体验到成为自己。


美国心理学家、精神分析家科胡特形容过一个发展成熟的个体具备的4种心理能力,这也可以看做是接纳自我的状态。


  • 自由共情的能力


这里的共情能力,指的是我们能够理解和体会对方感受,而并非是我们能够“知晓”对方的能力,基于此做出某种反应。


也就是这是一种切身感知的能力,而不是一种技术和知识。抗拒共情的人,潜在地害怕汹涌的情感可能会淹没自己,因此无法适当地进行共情,又或者把共情放在一种和情感无关的知识和技能的层面。


而自由的共情,是我们能够在体验层面去体会、理解,但同时我们又能够在行为层面超越这种共情体验的驱使。


我们可以体验到对自己和对他人的爱,甚至陷入其中,但是不会把这些情感未经检验地付诸于行动;我们也可以体验到对自己和对他人的恨,但我们同样会用自我力量来抉择,而不是用报复来满足对恨的需求。


  • 创造力


前面提到的一种成熟过程带来的自我控制感,一种成就感,如果在其正常发展的轨道上,必定会要求发展成为创造力。而创造力,是真实自我的核心。


科胡特认为,这种创造力并非必须是多么伟大的创造,而是一种可能出现在诸如一次解谜游戏过程中、又或者是思考家具位置摆放时的一种豁然开朗、灵光一现的体验。科胡特把这种创造力体验,称之为“啊哈!”片段的体验。


这是一种人类普遍可以具备的重要体验,只要我们没有执着于某个客观标准的答案,每个人都可以有这样的体验。这就如同不要去问在玩假想游戏的孩子,“你觉得xxx(扮演的角色)是真的还是假的”。


这种创造力的体验和早期我们“游戏”的方式有关,和我们每一个人不同的个性优势有关。有些人可能擅长语言的运用,有些人可能擅长图形,而另一些人则对运动敏感。


这些隐含的个性天赋,有的成为我们能够意识到的兴趣爱好,而除此之外,还会成为我们的习惯、癖好甚至“胡思乱想”。因此,不要轻视自己的各种“胡思乱想”,创造性的体验可能就存在其中。


  • 幽默和智慧


幽默和智慧不光可以化解难堪的局面,当这个难堪的局面和价值、理想与现实的冲突相关时,幽默和智慧便是一种接纳自我的成熟感受,是一种理想价值和现实之间的均衡体验。


幽默和智慧是个人内在世界与外在大家共享的客观世界间的中间地带,是两者间的粘着剂。


如果没有幽默和智慧,那么个人的价值和理想就可能充满着狂热盲信的色彩。一个声称要拯救他人的人,可能会被当做是“疯子”,又或者会在不知不觉当中陷入pua——控制性关系当中。


在自然成熟的过程中,获得上述几种心理能力的个体,有了稳固的真实自我,才能够在生活当中真正地体现为自我接纳。


希望这条锦囊对你有所帮助。

0

回复

真正的接纳自我是什么样子的?-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壹心理鲸选学习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鲸选学习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