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生命留下一点什么?

发布时间:2021-05-26 78评论 2168阅读
为生命留下一点什么?-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本文内人名均为化名)


咨询过程对于来访者是有益的,来访者情绪上得到了宣泄,来访者也可以在认知上调整,改变不合理的认知以及情绪,还有一些来访者可以厘清自己潜意识,实现自我整合,对于咨询师来说,是否也能从中获益呢?

 

我从事心理咨询接近20年,其中总有一些案例能够让我获益。

 

有一些是经验上的丰富,一些是技术上的突破,还有一些是实现了对我的教化。我相信,除了老师能够教化之外,接触过的人都有可能实现对自我的教化。

 

佳艺就是这样一个来访,她用生命在教化着我,同时也影响着身边的人。

 

第一次见到佳艺,是在一次临终关怀论坛。广州大佛寺组织了一个慈善论坛,邀请了一些心理学、医学方面的专家上台讨论生命的意义,台下很多参会的人员是慈善机构的会员,他们大多数患有癌症。


由于有癌症,人的心理一方面很坚强,直面死亡的危险,为生命而抗战,为爱的人努力活着;另一方面又很脆弱,生理上的虚弱影响着体能、饮食、胃肠道和睡眠,空有完整的躯壳却感到内心无比的焦虑、恐惧和消沉。


什么时候住院,住院要花多少钱,有没有人来照顾,住院治疗的时候打针有副作用怎么办,治疗是不是会顺利,会不会在某一次治疗过程中死掉……等等,一系列的问题,像一团雾一样,弥漫在自己的心里面。


这些事情很难和家人说,也很难和朋友说,相同的问题会出现在相同疾病的病友身上,病友们互相支持,形成了一个团体。


这类团体明显处于社会的弱势地位,团体需要帮助、需要关心、需要安慰,大佛寺组织的慈善机构为安抚癌症患者的心理而存在。


我受邀参加了这次论坛,走进大佛寺,怀着恭敬的心按照会议导引指示牌,到三楼会议室。会议室门口有几个志愿者拿着鞋套,安排我坐在门口的凳子上穿上鞋套。所有参加会议的人都需要穿上鞋套,任何人都不例外。穿上鞋套,进入会议室找位置坐下。会议还没有开始,我翻看着手上的宣传册,宣传册介绍癌症患者心理帮扶项目。


你也是癌症患者吗?”右边座位一位女士小声地询问。


我转头看,她带着鸭舌帽,脸上带着口罩。疫情期间带着口罩大家都带着口罩,这个现象没什么奇怪的,但带着鸭舌帽,可能是她没有什么头发。


不是的,我是癌症康复者。您是…?”


真好!恭喜你!康复了!哈哈,我是癌症患者!”她回答。


康复很多年了,这次作为心理专家参加这次会议。”我表明自己的身份,按照角色理论,个人需要按照被他人知觉的角色行为。表明自己心理学专家的角色,可能有助于下一步沟通的内容,否则我们一直会探讨如何治疗癌症。说实话,对于陌生人,我不想暴露太多自己的隐私。


你是心理咨询师吗?”


是的。”


那,你接心理咨询吗?”她继续问。


接的。”


我想问一下,对于我们这种癌症患者,你接吗?”


要看情况。如果是在可以接的范围。”


那是什么范围呢?”


比如有严重的精神疾病,评估后觉得不符合心理咨询范围的,我就只能转介绍给精神科医生。”


好啊!你看是不是愿意接受我的咨询呢?”


我没有想到,她话题转得这么快。一刹那,没有反应过来。


你?”


是的,我需要心理咨询。”


那得约时间做一些评估。”


现在不行吗?”她问,好像有点急迫。


现在不行,咱们得另外约时间。”


哦,好的。咱们加一下微信,可以吗?”


好的,我扫你。”我们互相通过了微信好友。

 

01

为什么而活着


佳艺来到了咨询室,在一个下雨的天,那天广州来了一场台风,风和雨都特别大。


咨询当天很多来访的咨询都改期了,按照咨询约定,不可抗力因素可以取消预约或者协商修改咨询时间。咨询助手也和佳艺协商是不是要改日期。佳艺选择继续遵循约定,如期到达咨询室。

 

后来我知道,佳艺就是这样的人,遵守约定,信任别人,要求自己,做事认真,对人诚恳……几乎想得到的美德,佳艺都有。

 

广州的台风天,风大雨大。站在落地玻璃窗旁边往下看,有一些羊蹄甲的树枝被台风刮断了,掉落在地上。可能是太多树枝被刮断了,环卫工人还没来得及清理。


风刮得很猛,路面上少少几个行人,撑着伞顶着风、艰难地走着,伞被风吹变形,路人不得不一边紧握着伞柄,一边时刻调整着伞的方向,协调着伞面和风的角度,平衡着两者的关系,确保自己手里的伞不会被风吹掉。


犹如人的人生,一边顶力向前行,一边协调着人和周遭环境的关系,也许一不小心,就会被环境湮灭,又也许止步不前,原地踏步,又也许被打翻在地,倒退到原点。


谁又不是在暴风雨中前行呢?”我自言自语。


今天咨询助手没上班,我在前台等着。


在约定了咨询的时间,佳艺提前来到咨询室。

 

吴老师,您好!我来了。”


犹如佳艺清秀的面容,声音也那么清新悦耳。


如果不是知道佳艺是一位癌症患者,被医生定性为只有半年生存期的重症患者,那么凭声音听不出她的虚弱,反而能从声音中体会到力量,柔中带刚的力量。

 

你好,佳艺,这么大雨都来啊!?”看佳艺没有拿着雨伞,身上脚上也没有水渍,说明她从来的地方(也许是家里)出门,到进咨询室的门,没有淋到一滴雨,这么猜测,她必然是开车来,并且家里有地下车库,到这边车库停车。


没事,开车来的,路上也没有什么车,反而挺方便。”


嗯,好的!请到咨询室来。”我站起身,指引佳艺进入咨询室。

 

医生说我最长6个月。”佳艺说,这句话好像在说别人,而不是说自己,不带任何情感,听不出悲伤,也没有恐惧,只是平平淡淡地说了一句。


医生怎么会对你说呢?”我内心有一点悲哀。心理咨询师总会用共情。一旦共情,就产生了情绪。


遇见死亡,怎么可能不产生情绪呢!


老师您是不是有点可怜我了呢?其实也没什么,每个人都是要死亡的嘛!或早或晚!”


我是有点惊讶了!觉得医生不应该直接这样下判断。”


医生也是有根据才说的,他们见过的病例很多了,知道什么样的病情可能什么样的结果。也许我只有6个月了,或者更多几个月,谁知道呢?但我不会完全相信医生说的。”

 

嗯。”我不想继续探讨距离多久死去,想换一个话题。


请问这次约我做咨询,想解决什么问题呢?”我问。


哦,是这样的,老师,咱们刚才谈了一些。前面我也说了,人总是要死的嘛!既然人都是要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么人为什么要来这个世界呢?”


佳艺继续补充,“人和蚂蚁、蜜蜂、蟑螂有什么区别?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生,不能选择什么时候生,在哪里出生,按照什么性别出生,也不能选择什么时候死,怎么死,在哪里死。人的寿命长的100年,短的几十年,我说的是成人哦,还不算那些夭折的孩子,或者没有长大成人的儿童青少年,几十年寿命,好像很长的样子,但是对于人类历史来说很短了,更别说对于地球、宇宙寿命。老师,我的思维比较发散,想到哪里说到哪,您别见怪。”

 

你想了解生命的意义吗?”我直接说,这样可以快速澄清佳艺的问题。


是的,我想了解什么是生命的意义。”


那么,你原来认为是为什么而生活呢?”


我原来以为,生活就是工作、家庭两个方面,一方面认真工作,另一方面组建家庭,享受天伦之乐。后来,我发现生活不仅仅这两方面,还要面对疾病、面对痛苦、面对生命的结束。”

 

面对痛苦,让你拓宽了对生命的理解吗?”

 

您说得对,生病之后,我才发现生命不止是生活,还有其他东西,比如要面对自己。”佳艺说,眉头皱了一下,又很快舒展开来,一瞬即逝的表情被我抓捕到,她在“面对自己”的过程中,心路历程发生了什么变化?这个是这次咨询的重点。

 

面对自己?”我问。


是的,我指的是面对自己各种虚弱和自己的无力。”佳艺回答。不带任何情感的回答,让我相信,这个痛苦已经过去。

 

果然,感受到的自我已经不是生病前到自我—那个有活力的、健康的自我。


人们允许面对自己的成功,面对自己的进步,面对自己的力量,唯独不能面对自己的无力,甚至无法面对自己的衰老,多少女生大把钱购买化妆品,为了让衰老延缓一点点,哪怕是心理作用,心理感受到年轻了,那么也是值得,多少男士去健身房撸铁、购买教练课程,无非也是让身上的赘肉减少一些,让自己能够穿上时尚服装,显得自己年轻。


抱歉让你想起一些不好的回忆。你在治疗过程中经历了很多痛苦吧?”


没什么的,老师,已经过去了。不过这段经历确实让我想起一些事情,需要您帮我想想。比如,生命的意义。难道生命就必须面对痛苦和疾病吗?”


其实,我对生命意义的研究已经有答案了,心理学家弗兰克尔、欧文.亚隆、塞利格曼等提出了系统的观点,每个心理学家都从某一角度提出对生命的理解。我可以把这些答案告诉佳艺,但我不能那样做,心理咨询不是授课讲学,而是需要让来访者自洽地探索到答案,并且答案又在合理的范围内。可以说,来访者的答案是所有答案的一个样本,一个子集,而不是答案的全部。

 

那请你说一下,生命除了工作、生活和痛苦,还有什么呢?”


我觉得,人和其他动物不一样的,也不是人就特别高贵,而是人可能在思维是会更丰富一些,人不仅是活着,而且要活过!要留下什么给这个世界。哪怕是微不足道的一点东西,总之要留下点什么!”


佳艺的答案接近欧文.亚隆的观点,欧文.亚隆认为每个人都有可能为社会创造点东西,以影响社会。

 

那么请问你,想留下点什么呢!”说完这句话,我心里不免有一些凄凉。和来访者谈论死亡是可以的,但是,明知道来访者可能在几个月后就要死去,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不免也会产生一些怜悯心理。


心理咨询师的共情心理上必要的,但又不能因为共情而限制了理性思维能力。


在几秒钟的凄凉感后,我已经调整了思绪,倾听佳艺的回答。


这个问题,我以前也想过。不瞒您说,以前我觉得要给孩子留一下一些财产,比如房子、金钱等等,得了疾病后,虽然治疗疾病的钱还是足够的,就算六个月后,还是可以给家人留下很多,足够他们消费了,但是,我觉得钱留下钱不足以代表我来过这个世界,我总觉得,还要留下一些。”


那是什么呢?”我继续追问,希望通过我的追问,能够澄清佳艺的想法,当然,我已经知道,她可能留下的东西大概是哪些东西,这方面,我做了很久的研究,对于“要留下什么”,还是挺有信心的。


嗯,我想过,也许是好的口碑和一个慈善基金。”


果然不出所料,在面临死亡的恐惧下,佳艺的选择,在全人类人生意义集合的范围内。


那么,什么是好的口碑呢?”此时应该继续追问,让来访者思绪聚焦在问题上,连续地追问可以减少咨询师工作的“熵”(熵,指的是无序的能耗增加),提高效率。


口碑也就是别人对你的看法,老师,比如您做咨询有效果,那么您的口碑就会好,又比如,做事情认真负责,也会有好口碑,类似个人品牌吧!”


那么你的口碑好吗?”


我自认为可以的,不过,生病后,我想过,原来的口碑来自工作,来自亲戚朋友的评价,我现在呢,想要一些社会口碑。?”


社会口碑?那是什么?”来访者总会创造一些词汇,赋予词汇独特的意义,我可得了解自创词汇的意义,否则咨询师和来访者的对话好比“鸡同鸭讲”,两人都不知道互相想表达什么,会增加咨询工作“熵”。增熵不仅让来访者付出更多的咨询费用和时间,而且还打击来访者治疗的信心,还消耗了咨询师的时间。


为社会做出贡献,帮助更多的人,当别人得到帮助会感谢,感谢就会有口碑。刚开始可能是一两个人的感谢,后来会越来越多人感谢,就好像涓涓细流汇成大河,口碑也会越来越好。我想表达的是这个意思。”


大概明白了。请问你做什么才能得到好的口碑呢?”


这个我还没想好,今天来,主要是想询问您,这样的想法对不对呢?”


我认为是对的,实现了对自我的升华。”

 

弗洛姆认为,从占有和存在,从自私到利他。实现着生命的意义。每个人都必然经历着自我占有,比如年幼的婴儿,占有身边的物质让婴幼儿能够生存,占有着母亲的乳房,吸吮着奶汁。


弗洛伊德在生涯早期提出婴幼儿的口欲期,说明着婴幼儿自我占有的欲望,按照弗洛伊德早期的观点。由于家里还有另外一个男性-父亲,男性婴幼儿自然而然把父亲当成假想的敌人,女性婴幼儿表现出复杂的情感,既想独自占有母亲的乳房,却又排斥着母亲。


在弗洛伊德较后期的理论,提出了精神分析的精髓,即生存和死亡。如果把自我占有看成是生存的本能需要,生存需要饮食、睡眠、安全,需要占有一些物资,包括占有爱人、占有孩子(孩子可以让自我基因延续,实现自我的永生),那么存在和利他,则是死亡本能的需要。


在死亡面前,人多多少少都会回想自己,做了多少有利于社会和有利于他人的行为。如果觉得自己对社会有贡献,那么也许可以死的心安理得;如果发现自己好像除了功能性地占有着物资,那么死亡必然不能够让自己继续拥有物资,那么会不会缺乏了支持心理的重要支柱呢?死亡意味着生命大厦将要坍塌。

 

明白,那我知道怎么做了。”佳艺眼珠向右方看去,眼神非常坚决,犹如一位勇士踏上不归路。


后来我们又探讨了一些关于生命意义的事情。相约再见。


由于佳艺因为疑惑而来,在一次咨询已经澄清了自己的疑惑,不需要约固定的咨询时间。

 

过了几天,我慢慢忘记了佳艺案例,继续做咨询和从事写作。

 

我的工作和生活一如既往,毫无波澜,倒也恬静舒适。每天接着咨询个案,有时候我会觉得不是来访者寻求我的帮助,而是来访者滋补了我的阅历和人生。

 

三周后,一个炎热的夏天,咨询助手汪倩进来咨询室说:“老师,张佳艺想约一次咨询,我看了排期,您这周的周三下午三到四点,或者周六下午四到五点有空。”

 

听到佳艺的时候,我脑海里面迅速在搜索相关信息:“是那个上几周来的癌症患者吗?”


我不自觉给来访者贴了一个标签-癌症患者,如果当事人知道被这样贴标签,会不会不高兴呢?就好像有来访者提起我:“那个秃头的吴老师。”那么我会不会因为“秃头”而不高兴呢?我想可能会不高兴。


是的,是癌症患者。”汪倩回答。


周三吧!”尽快安排。我用了“尽快”两个字。


哎!她不久将……,尽快安排吧?”我补充。


好的。”汪倩走出咨询室去通知佳艺。


02

背叛


如果不是真实案例,我还以为自己在听“罗生门”的电视剧故事。


周三下午,佳艺进来咨询室坐下。


声音明显虚弱很多,比如上次。


老师,您有被人背叛过吗?”


看来这次的主题不是死亡,而是信任和背叛。


我吗,嗯,好像没有。”


那您是幸运的,我最近发生的事情,比狗血的电视剧还狗血!说来您可能不信,合伙人为了骗钱,和财务总监勾结起来做假账,把公司账面做亏了,等我发现的时候,钱已经被转出去。”


有这种事情啊?对你影响大吗?我指的是治疗经费的影响。”


幸好我及时发现,还不至于很严重。”


他们怎么做亏的呢?”

 

我和这个合伙人有二十年交情了吧?嗯,二十多差不多三十年了,他姓郭,男的,叫他郭先生吧,四十多岁了,当时我们一起创业,做鞋子,那种跑步鞋,代工嘛,来钱快,在东莞办了一个厂,厂子里有几千工人,后来代工利润少工人工资高,不好做了,没什么利润,我们一边做鞋,同时开了另一个公司转型做贸易,由于我们对鞋子行业比较熟悉,对国外市场也了解,就做中国货源,卖到欧美。


生意一直很好,后来还拓展到拉美市场。


钱是赚了不少,但很累,我这个病可能也是累出来的。并且工作环境不好,鞋厂有很多胶水、防腐剂,可能我比较敏感,身体受不了胶水味,得了癌症。


我病了之后,生意上的事情基本上归郭先生管。


就短短半年的样子,公司生意不少,但是利润断崖式下滑,我刚开始还没注意,上周回去看了报表,一下子傻眼了,原来账上有差不多1个亿现金流,现在才2000万多一些。”佳艺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算是讲完了。


我没来得及插上一句话,佳艺噼里啪啦把事情强因后果说出来。


这样啊,那么你准备怎么办呢?”


对于鞋厂和外贸方面的事情,我不怎么在行,也不清楚具体运作,只好顺着佳艺的思路继续引导她表达更多信息。


我也没有和他吵,毕竟大家几十年合作,也是有感情的。我估计他担心自己利益可能得不到保障吧?”


为什么他的利益得不到保障呢?郭先生不是股东吗?”


他是股东,不过股份不如我多,鞋厂的股份我70他30,贸易公司股份他更少,我90,他10。我说的是百分比。”


那他每年的分红也少吧?”按照股权分红的基本常识,我问。


是的,两个公司每年都有股东权益所得,按照股份比例分红,他是少的。并且这几年鞋厂的利润越来越少,贸易公司的利润越来越大,在去年(2020年)疫情之后,出口贸易效益不降反升,利润增加很多,可能他觉得不公平吧?不公平又怎么样呢?早期开贸易公司的时候,我提过,大家一人一半股份,各自出资50%,他又不愿意,现在想分红多一些,也不行啊?”

 

平时他有什么怨言吗?”我猜想,如果郭先生觉得不公平,那么他一定在语言和行为方面会表示出来的。

 

看不出来啊!他担任公司总经理了,我也知道他分红少,就协商在工资方面给他开多多一些。按照销售提成,年薪也达到300万了,我分红也只是1000万多一些嘛!”佳艺愤愤不平地回答。


那么他怎么把现金转出去呢?”


他和财务总监孙晓勾结,说是买材料,名义上上囤货防止材料涨价。孙晓打款给她丈夫李东健,打款8000万到李东健的一个公司,这家公司提供鞋子的材料,然后材料只入库了一些化纤布料,这家公司开了8000万发票过来,账上转钱给孙晓的丈夫李东健,神不知鬼不觉,8000万到手了。”


可是要有8000万的货物进库啊?”


是的,老师你说得对,李东健的公司收到了8000万,但没有发等价的货,只发了1000万的货。那亏空7000万怎么办呢?郭先生安排了一个亲信,到系统里面改数据,把1000万货物数量改为8倍,也就是刚好8000万价值。”


数据不对很容易被查到的吧!”


他们为了防止被查到,很快又把货物转出去加工厂,然后报告生产消耗亏损,以生产消耗的方式清理掉亏空。”


这么复杂啊!那你怎么知道呢?


李东健公司的财务总监张冰梅是我以前推荐过去工作的。最近我住院嘛,冰梅来医院探望,无意中说起他们公司收到一笔8000万的款项,但是没有发等额的货物,觉得很奇怪。”


冰梅是不是有意告诉你的呢?”我问。


也许是,冰梅这几年一直都和我有联系。”


后来呢?”


后来我出院后就去查账了。他们以为我住院会死在医院了呢?哼!”佳艺激动得有点哆嗦。


那有什么办法可以防止再发生类似这样的事情呢?”我问。


办法肯定是有的,只是,可能会损害和他的感情。”


那是什么呢?”


召开董事会,罢免他总经理职务,同时罢免财务总监的职务。”


这样会不会对公司经营产生不好的影响呢?”答案是肯定的,重大人事调整会影响公司生产运作。


会啊!可是还有什么其他办法呢?”佳艺陷入两难局面。


此时,我也不可能提成什么更好的办法,就算我有“张良计”,也不能跟她说,毕竟心理咨询师的工作有一定的边界,心理咨询工作范围不可以逾越边界。


哎,还是制度上有问题,如果采购制度上严谨一些,不至于有这么大的财务漏洞!这个是我忽略了。”


制度上有什么漏洞呢?”


这个我清楚了,没有合同不可以支付采购款项,所以大笔采购必须走公司的OA系统,生产部、采购部、财务部等部门联合审核采购需求,最好总经理批示,然后执行董事签名确认,才可以支付,否则不允许。回头我安排执行董事把这个流程在梳理清楚,并且开始全面盘查制度漏洞,也许还有其他漏洞。”


挺好的,这样对于你们之间的感情有什么影响呢?”


不至于彻底断绝关系吧,至少还可以是同事。”


那你现在感受怎么样呢?”


没有那么愤怒了,从他的视角来看,可能会觉得这么多年跟我创业,应该拿一样的收入,可是当时他没有魄力拿出钱来一起投资贸易公司,收入比我少很多,心理不平衡也是可以理解的。”


他不平衡的心理怎么办呢?”


我不认为需要为他的想法负责,反而,我没有追究他们的责任已经是看在多年的交情上了。”佳艺回答说,然后又继续补充:“我相信董事会在未来会有新的策略,这个不需要我来操心。”


我开始怀疑佳艺是不是真的面对好死亡。


她现在还担任公司的重要职务,许多业务需要她亲自审核操办,佳艺一方面要治病调理,另一方面又要操心着公司的业务。对凡尘事务的眷恋,暗示着佳艺还有许多心事未了。那么佳艺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呢?

 

佳艺离开咨询室,看着她的背影,明显不如上次有力量,我能够感觉到,佳艺拖着疲惫的双腿走出去。到了门边的时候,她还用手扶了一下门。


佳艺,需要帮忙吗?”


其实我知道咨询室外面有她的司机和随行保姆跟着,他们会看护着佳艺。


佳艺背对着我摇摇手,表示不需要帮助。保姆进来了,扶着佳艺离开。


看着她的背影,感觉一个生命在逐渐消失。好像一朵花,曾经绽放,现在一瓣瓣凋零枯萎。

 

我大学的时候学过医学,也考过执业药师,做过解剖,也在医院实习过,接触死亡的机会比普通人多一些。医护人员见过的死亡,可能比接触过的陌生人还多。对死亡已经习惯了,本能地产生了防御机制,认为死亡不可避免。


可是面对佳艺的背影,还是触动了我内心的脆弱神经,为什么会觉得脆弱呢?难道佳艺和其他病人有什么不一样吗?是我共情过度吗?还是我产生了反移情到佳艺身上?


作为心理咨询师,我必须保持觉察,觉察到自己的情绪、思维。


克里希那穆提认为,思考自己和观察(觉察)自己不一样,前者是以自我为中心,后者去自我中心。


当个人说:“我想…”,这是一种思考自己的方式,


我想要更多知识,我想要更多权力,我想要更多成功……”想要的主体是自己、是某一个人。想要被时间约束在某一个范围内。比如,我想要在今年内加薪50%,很明显这是个人的期望,带着个人属性和时间属性。

 

03

心愿


一个月后,我知道了佳艺的心愿。

 

助手汪倩敲门进来。“吴老师,您的快递。”


哦!”


接过快递,是一个信封。信封上寄件人是“广东佳艺慈善基金会(筹)”,我知道是佳艺寄过来的信函。


打开信封,一份精美的邀请函。


邀请参加慈善拍卖会暨佳艺慈善基金会(筹)晚宴。地址在广州香格里拉酒店二楼宴会厅。4点签到,5点开始拍卖。


我让汪倩回复邀请函的联系人,表达自己会如期抵达。


活动在本周六下午三点开始。我估计晚上可能会有酒会,就没有开车去,约了一部网约车。


三点前到了酒店直接上二楼,香格里拉酒店倒是经常去的地方,自助餐不贵,环境比较舒适。按照酒店大堂的指引,我到达二楼宴会厅。


佳艺穿着礼服,坐在入口。远远看到我,他起身打招呼:“吴老师,这边来。”


我加快了脚步,担心她等不急走过来。


好久不见了,挺好啊!”我看着她说。


也还行,这个月一直在忙拍卖会的事情,没时间去拜访您了,真是不好意思。”


没关系的。这个慈善拍卖会是你策划的吧?”


是的,第一次见您的时候,我说要有好口碑,并且知道自己能够获得好的口碑。后来我一直在筹备拍卖会的事情,如果不是公司出了一些问题,这个拍卖会更早时间就开了。”佳艺指的是郭先生挪用公款的事情。我知道这件事,一瞬间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老师您往里面去。”小林你带老师到座位上。佳艺指着身边的一个女生。这个女生我见过,前两次佳艺到咨询室都有她陪同。

 

小林带我到拍卖会座位席的第一排就坐。在椅子背面标记了我的姓名,看来佳艺有意安排我坐在前排位置。

 

拍卖会在五点准时开始。


会议议程上,先是佳艺上台发言。

 

先生们、女士们:

你们好!

非常感谢来到这次慈善拍卖会。

大家可能知道,我是一个癌症患者!医生已经给我下了判决书,预估只有半年的时间了。

大家不要难过!也不要悲伤。

其实每个生命都有时间,正如存在主义哲学家海德格尔说:“凡物必有时间!”生命无法永恒,然而精神可以永存。几个月后,我可能不在你身边了,你们会怎么记忆着我呢?佳艺声音很温柔,还是佳艺长得不好看,佳艺曾经批评过我。

请忘记我的声音、忘记我的容貌、忘记我对你们的好或者坏。

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都不是大奸大恶,反人类的人,人生没有好坏,只有来世间体验过。

难道体验过就走了吗?犹如烟火,绽放后留下一阵烟,然后随风消逝。

我觉得不是的。

人生到底是什么?

我思考了很久,一直没有答案。有一天我找到吴老师,在他那里,我找到了答案。

这个答案,也就是今天拍卖会的起源。

今天拍卖会的所有收入将注入我个人筹办的慈善基金会,此外,我个人再捐赠8000万,注入到基金会。基金会委托专业机构管理。慈善基金会将致力于肠癌的预防,我自己深受痛苦,其实这个疾病完全可以预防或者延迟爆发,所以我不希望有人因为缺乏预防而得病。

再次感谢大家到来。

 

短短几分钟发言,佳艺讲清楚了拍卖会的前因后果。


我听到后面坐席里面有人小声哭泣,是悲凉的气氛感染着,我也眼眶湿润。不知道怎么的,想起了我的父母,母亲和父亲先后在一年里去世了,但经常还会想起他们,尤其是在悲伤的时候。


稍微整理了思绪,我才明白,佳艺从第一次咨询后,明确了人生意义,决定创立慈善基金会,并且她把自己名字作为基金会的名字,让后人能够记住她,记住她的“好口碑”。


观众的情绪被佳艺的演讲调动起来,随后的拍卖会进展得很热闹也很顺利,共筹款接近2000万元。佳艺慈善基金会启动之日已经接近1个亿的资金。


拍卖会后,佳艺由于身体不适提前离开会场。她叫小林跟我打招呼,说提前走了。


我知道佳艺身体肯定是很差的了,因此也就不再去和她道别。

 

其实我已经把见她的每一次,都当成是最后的道别。

 

炎热的夏天过去,已经过了中秋,广州的天气还是这么炎热。


04

信函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过了元旦,准备迎接农历新年。正在大家都沉浸在喜迎新年的欢乐气氛中,我却收到了来自佳艺慈善基金会的信函。在没有打开信函的时候,我已经预感着一种不幸。

 

我并不准备打开信封,打开信封可能意味着噩耗,但内心又渴望想知道里面写着什么。


老师,你等会有咨询。”汪倩敲门提醒。


哦!”


我把信封放下,开始准备咨询个案。

 

几个咨询案子过后,身体和脑子都有一些疲劳了。

 

晚上九点。我用手揉着两侧的太阳穴,闭眼放松一下。

 

忽然想起基金会寄来的信函。站起身找。信函被我随手放在在抽屉。

 

也许是慈善基金会的宣传资料呢?”我试图鼓励自己打开信封。


心跳开始加快,能明显感觉到心悸心慌,呼吸也变得浅短而急促,手有点抖,我刻意的控制着双手,越想控制越觉得难以控制。

 

站起来做了几个深呼吸,心跳恢复了一些。


又做了几次心理建设后,我坐下来拿起信封,撕开贴条。


右手快速地拉开封条。


嘶”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显得特别安静。


薄薄的快递信封里面只有白色一封信。


白色A4纸张打印的一封信,信封上贴了一朵白色的小纸花。


看到了花,已经猜到大概的内容了。

 

吴老师:

您好!

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佳艺,我本人(后面我都会用佳艺称呼自己,客体化地讲述自己的心里想法,客体化处理也许不会让我太难过),已经离开人世了。

请您不要悲伤,正如佳艺以前跟你说过的,生命总会有终点。

佳艺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做了有意义的事情,筹建慈善基金会。佳艺本身患肠癌去世,深知肠癌的痛苦。可是这个癌症是完全可以预防的啊!如果佳艺早一些作检查,做肠镜检查去除息肉,健康饮食,也不至于癌症发展到不可治疗。筹建慈善基金会,能够在未来让更多人受益,让肠癌发病率降低,一方面防止癌症发生,提高生活质量,另一方面可以节约社会资源,减少社会资金用在治疗肠癌方面。

 

佳艺认为,这个事情利国利民。

那么对于佳艺来说,有什么好处呢?

佳艺将获得好声誉。正如第一次咨询,佳艺寻找到了生命的意义。既然找到了,那么就要努力去实现。在佳艺生命早期,家徒四壁、食不果腹,长期贫穷让佳艺恶性地寻求金钱的补偿,以赚钱为目的,不管不顾地工作,也是运气好,赚了一些钱,可是,身体差了,家庭也没有顾得上,留下许多遗憾。

 

遗憾的已经无法弥补,就好像佳艺自己的生命,到了终点,再高明的医术也回天乏力。佳艺也痛哭过、恐惧过,害怕死亡,死了之后去哪里?谁知道?有人说有天堂,有地狱,也许佳艺能够进天堂吧!

 

再次感谢您,帮我找到生命的意义!让佳艺没有白来人间走一趟。

 

对了,郭先生的事情,佳艺没有处理,也时间没精力处理了。

郭先生向佳艺道歉。没有什么好道歉的,佳艺并不怨恨他!所有的事情自己负责,是吧!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佳艺建议郭先生找时间约做咨询,请老师您无论多忙都帮助他。拜托!

 

永别了!

 

佳艺

2021.05.12

 


文:吴翔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为生命留下一点什么?-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吴翔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吴翔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