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的心理课,不是被占课就是改自习

发布时间:2021-05-23 2评论 2745阅读
[摊手]学校的心理课,不是被占课就是改自习-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文: 大福
来源公众号:双相躁郁世界(ID:bipolar_world)


我今年十七岁。


三年前的中考前夕,我抑郁发作了,但初中的心理课不是被占课就是改自习,导致我对这方面的知识一无所知。应试教育或许是该改革了,学生的心理建设也很重要啊!


直到上了高中,在连续两个月的失眠后,我才在心理老师的指导下,开始了解到这个疾病,并确诊了双相。


我还记得高一上学期那段浑浑噩噩的日子,基本上,我每天一回家不吃饭就直接睡觉。


记忆最深的一次是,放学后我走出教室,直接累得走不动了,不知道为什么,很累很累。


除了累,这个病已经严重影响到我的生活了。



我出现了幻听,手经常发抖,也会出汗,有时候会晕眩,好像要晕倒一样。有时候心脏很疼,头也好疼,脖子、背部、全身都很疼。


吃不下东西,暴瘦,前段时间还得过厌食症,更染上了烟瘾。我害怕别人的目光,不敢直视别人的眼睛,如果有人迎面走来我会很紧张。


我还常常会自责,甚至想结束生命。


就这样,我休学了一年。


可能跟以前的经历有关,我的性格变得很孤僻,不再想认识新的人,不想交新的朋友。


小学受到过校园冷暴力,同学们都孤立我,体育课故意把球砸到我脸上,打饭的时候把饭盒摔到我手上,手臂都淤青一片。


他们还不让我去宿舍找同学,甚至威胁我去偷东西。我很自责,却没有办法,如果我不这样做,他们会继续对我冷暴力。


小学毕业那天是最开心的,那一天我终于删了他们的联系方式。其实我算幸运的,有俩仨个同学还会冒着被孤立的风险和我玩,我很感谢他们。


因为这段经历,我不敢再去交朋友。我初中转学过来,跟孤立我的人同一班,她还在说我坏话,这是后来同学告诉我的。不过好在,我第一次月考得了第一,初中三年更是没有出过年级前三,所以很多人都来跟我玩。


尽管我依旧不敢跟同学交朋友,但还是好运气地在那会儿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知心好友。


我记得班主任曾经说过一句话,“只有变优秀,才能遇到更优秀的人”。


我很希望遇到优秀的人,没有心机,没有算计。我觉得要是学习不好就遇不到好的朋友了,所以我拼命学习。虽然这样真的很累,但我就是跳不出这个怪圈。由于一直在给自己施加压力,我终于熬不住了。


初三那年,是我躁狂发作的一年,我的成绩直线上涨,经常熬夜学习也不觉得困。曾经试过两天不睡觉,再回去上课也依然不困不累。即使上课不听课和别人聊天,回家写一下练习册也能很快学会。一模更是考出了全区18的好成绩,超越了很多以前比我成绩好的同学。


然而就在中考前夕,我抑郁发作了,所以签约了区里的直升班,没有去考全市最好的学校。


直升班前有一个夏令营,那时候我经常找借口请假。班里的同学都很友好,但我还是不敢和他们交朋友,选择天天在家里蒙头大睡。


那段时间,颠倒时差,醒了就看海贼王,困了就继续睡,可以说那段时间,海贼王就是支撑我活下去的精神支柱。


爸爸一度以为我厌学,直到我第一次在家里自杀,他终于开始理解我的痛苦。家里人也都尝试理解、包容我,在我不舒服的时候会帮我请假。



村上春树曾经说过,“哪有人喜欢孤独,只是不喜欢失望罢了。”


我也破罐子破摔过,不去学习,虚度光阴。可以前我也是学习很好的人啊,不甘心,想逃离这个环境,逃离这个学校 ,害怕这个学校里的大家的眼光。


虽然他们很友好,但由于过去的阴影,我还是做不到跟主动交朋友。


现在的我觉得,好朋友有一两个就够了吧。我也在努力维持着他们心目中的那个我的形象,积极阳光,温润如玉。


或许是以往的经历,我对友情看得格外重,现在也在努力劝自己释怀。以前玩得好的同学毕业都会互留照片,我今天托人还给他们了。大家都长大了,总会疏离。都是过客,我不想徒增悲伤。


种种原因造就了我现在的性格,我总想,没有人可以陪我到最后。一切都会成为过去,过去的再也回不去。


或许还是比较适合孤独的生活方式吧?这样我会更舒适,可是人们好像都会对这种生活方式有偏见。我在尽力说服自己,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毕竟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生活方式。


我很幸运,背后有家人的支持。



他们尝试理解我,包容我,让我开心,也从来不会吼我,还会细心观察我的状态。


我曾经吞药昏迷了两天,在病房醒来看见过家人的眼泪;也曾见过缝针时妈妈和爸爸眼角的泪水;也听到过姐姐在噩梦中哭着喊我的名字,求我不要离开。


我很幸运,身边遇到的都是温柔的人。


网上遇到的病友,在我自杀时给我打电话,为我担心了几节课;在不开心时,周围很多人会劝解我;身边的朋友,知道我的情况,也没有用异样的眼光看待我,还会经常和我出去玩,想让我开心起来。


他们都记着我的生日,提前几个月给我备好礼物;休学期间,大家都等着我回去上学,每个周末都微信和我聊天。


我要活着,因为不想辜负他们。


有时候会想,如果我没有这么好的家人和朋友就好了,这样子更像给我加了一份无形的枷锁。可如果没有他们,我或许早已不复存于世了。


如今,我必须做出一些改变,现在请假在家,也在准备合格考了,虽然抑郁期很难学进去,但我还是想努力一把。


加油!我们都可以的。


大家都在背地里互相支持呐,我们拥有彼此。活着就是希望,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END——


作者简介:大福,本文章来源于公众号:双相躁郁世界(ID:bipolar_world),双相躁郁世界是国内首个专注于为双相情感障碍(躁郁症)发声的组织。我们起步于同名公众号,内容以过山车玩家(双相亲历者)的原创非虚构故事为主。我们希望能通过故事、展览与纪录片等形式,构建本地化与多元化的双相患者群像,提升公众对双相的认知度与自我关怀的意识,为双相去污名化、去浪漫化,促进社会平等、多元与包容发展。

编辑:小鲸鱼 去冰多糖


原作者名: 大福

转载来源: 双相躁郁世界(ID:bipolar_world)

转载原标题: [摊手]学校的心理课,不是被占课就是改自习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摊手]学校的心理课,不是被占课就是改自习-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健康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健康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