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跨国婚姻给我带来的成长

发布时间:2021-05-17 1评论 2306阅读
5年跨国婚姻给我带来的成长-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在与他人的关系中,都是让你认清自己。


亲密关系是人生中最重要的关系,它会让你更深地看见自己,也是修复你在原生家庭中所受伤害的重要途径,对此我深有体会。


和Mike已经相识近8年,步入婚姻已经近5年,今天我来分享亲密关系中我经历的困惑,以及从中获得成长。


如何认识,以及在认识的过程中如何解决冲突,是让婚姻稳定的一个很重要因素,对跨国婚姻尤其重要。


01

跨国婚姻之如何相识


很多人好奇,我和Mike是怎么认识的,为啥我会选择跨国婚姻呢?


我们是在美国密歇根州Dowagiac(一个小镇,以前的印第安人聚集地)认识,就是我以前的志愿者机构One world center所在地。我是那里的志愿者,Mike在那里工作。


我是2013年11月份从北京去的,他是2013年1月份从亚利桑那州的凤凰城去的。Mike从英国到丹麦,到非洲的安哥拉做志愿者,然后在2011年选择到美国工作。


我参加的fight for the poverty志愿项目,18个月时间,在美国6个月学习,去非洲做6个月志愿者,再回美国宣传6个月。我是这个机构里唯一的中国人。


后来才发现我们有很多共同点:


1. 都是学数学出身的;


2. 父亲都是医生;


3. 都有支持帮助他人的意愿,都做过非洲志愿者。


但更多的差异:


1. 我外向,他内向;


2. 我速度快,他比较慢;


3. 我自信,胆大,他害羞,内心比较弱。


我为啥选择跨国婚姻?这是源于我的性格和价值观。


我性格直接,喜欢深入思考问题,看到事物的本质,很难做贤惠而听话的中国妻子,在和男性的交往中我发现了:太有想法,会被打压。


通过咨询工作,我对中国文化了解更深入,尤其文化对女性的束缚。而我最重要的价值观就是自由,这和我根本不符合啊。我觉得我更适合开放的文化,让我的个性自由发展,做我自己,而不是成为社会眼中的“好女性”。


我选择Mike是在他身上看到一种大爱——不是只对自己的亲人朋友的爱,是对普通人都有份爱和尊重,可能叫人道主义精神或者普世的爱。


而我成长过程中接触的男性,包括我的亲人,只看到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家族,其他的好像都和自己无关,缺少点对普罗大众的爱吧。



我们结婚后,一位大学同学说,你们有分歧很正常,因为文化不同。


我倒真没觉得发生争执是和文化有关,我觉得更多是和婚姻本身有关的。有一次我问Mike,我们之间有文化差异吗?他没有感觉到,觉得我比较open。


想进入跨国婚姻的,更多看你是否接纳其他国家的文化,彼此的性格是否合适,价值观是否有相同的地方。


我的留学生咨询客户中有跨国婚姻的,我发现她们比较独立自主,并且有自己的思想。


02

跨国婚姻之

如何解决困难和冲突


我们在相恋的时间里,经历过困难时期,但获得了很多资源的支持,这也让我们能够更好地走下去。


我们在一个社区里生活,对彼此也比较了解。而且有很多共同认识的人,这就让我们的感情基础比较牢靠。在确定关系时,我就获得了很多的支持。


我是不会轻易承诺的人,可能要求比较高。在进入关系中我很犹豫,尽管我内心知道和Mike在一起,我会获得极大的成长:


他是暖男类型,有英国人的绅士,喜欢倾听,说话从来不伤人,当然也不会直接提出来你哪里不好了。没有苛责,没有要求,这也是一种安全感。看来进入关系都在寻找一种安全感呢。


我常常对Mike说:我感觉你很像我妈呢!


我妈就是我做啥,从来不说我,充分包容。


恋爱和婚姻的前期可能都在寻找从父母身上获得的无条件的爱吧!



在认识的第5个月我们开始确认关系,这个过程中推动我决策的有姐姐,一位前女性同事,还有职业规划的同事以及我们团队的哥伦比亚队友Edna。


那时我33岁,看来亲人朋友对大龄女性的婚姻情感都很是积极促成的!我的女性同事是个IT女,ISTJ类型,还帮我挨句分析Mike的邮件,真是注重细节呢!


哥伦比亚的队友,她说过很有意思的话:


“你看咱们这个社区很多人表面上像是金子,其实是石头。比如我们团队的巴西帅哥(他是很有男人味道的,在社区居然有2个女朋友,一个巴西人,一个日本人,而这2个女性一开始可能并不知道)。而有的是真金子,比如Mike。”


她比喻Mike是真金子,我听着也很新鲜呢。Mike有很多的品质:真诚,公平待人,耐心,讲课也总能把复杂讲得很简单。


如果你在找对象时,有共同认识的人,听听别人的想法,也是很有帮助的。


当我和Mike确立关系,但未向外公布时,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来自巴西和哥伦比亚的男队友,他们说:”感觉你和Mike之间有些意思,我们来教你如何表达。“


拉丁美洲的人很开放。


我很好奇地问,怎么做。


“你写一个纸条,用中文写上——我爱你,塞到Mike的门缝下面。Mike看了肯定不认识,然后就会找你翻译,因为只有你一个中国人。然后你就告诉他那是什么意思……“


哈哈!这两个家伙真是牛啊!估计他们就是这样追女朋友的。


我和Mike说,他也大笑。


这些有趣的伙伴,用各种方式支持我们在一起,在此谢过。


(图源pixabay)


在我回国后,我们遇到很大的挑战——异地恋。


Mike所在的组织叫做Teacher group,由丹麦人发起,在世界各地都有,采用共产主义社区的运作方式。只要你加入了,可以一辈子呆在里面,但也没啥自由了。我这么爱自由,肯定不愿意加入。


当我结束项目后再去美国看他,我们发生了争执。虽然Mike在里面觉得做不出成绩了,没有价值感,但是呆很久,很难出来。


那会我想放弃了,来自爱瓜多尔的志愿者Louise(他人非常不错,我们经常在一起开玩笑)对我说:“你最好把Mike从这个地方带走,他在这个机构里,你们是不会在一起的。“


来做志愿者的很多人都有丰富的生活经历,看得很透。



而另外一个中国志愿者,他从马萨诸塞州的志愿机构过来,他之前就和我有联系。他和我说,他和Mike一起开车去clothes collection(收二手衣服) ,Mike一谈到我,就非常开心,滔滔不绝说个没完。


“虹姐,我觉得Mike是真心喜欢你,要是分开很可惜。“这让我非常感动。


后来我开始寻找专业力量的支持,找了澳大利亚的心理咨询师Vinay(他专做格式塔,我参加过他以前的家庭排列工作坊。他在中国很活跃,后来我的一个教练同学也去参加他的培训),我也把他介绍给Mike,在我们的困难时刻,他用专业力量很好地支持了我们。


在一次和他的咨询中,他说Mike是和那个组织结婚了,因为共享了时间和金钱,和婚姻的形式是一样的,而组织中所有人都是妻子。


Mike只有离开这个组织才能和我在一起。


Vinay老师有家庭排列的功底,他从这个角度分析,让我醍醐灌顶。怪不得我们确立关系后,和其他老师之间总有种排斥的感觉。而在这个TG组织中的人要不是单身,要不就是夫妻俩都在组织中。


另外Vinay需要我给这个拉锯状态一个时间期限。当时快一年的牵扯,我也超累了。


原来熬人的关系需要个时间底线,否则就永远无法开始新生活了。


(图源pixabay)


那是2016年,我已经开始了独立咨询师之旅,6月份去美国参加全球职业规划大会。


我决定就6月份做个了断:Mike要不离开TG组织来中国,要不就分手。当我说出这些,全身都放松。


我告诉了Mike我的决定,他选择离开组织。


那时他接受了Vinay的咨询,内心也慢慢有了力量,和来自丹麦的负责人Trine做了长谈,Trine同意了他的离开请求。


而Mike在这个组织中已经呆了将近20年,职业生涯的大半都在这里了。


这个过程中Mike远在英国的父母,尤其是妈妈,非常支持他离开TG。


在关键时刻,选择专业力量的支持,对亲密关系非常有必要。在我们结婚后,也经常找Vinay做夫妻咨询。


Mike在2016年7月份和我一起回到上海,很快找到在国际高中教数理化的教师工作。


我们在中国9月9日登记结婚,2017年5月在上海举行了小型婚礼,只有亲人和几个朋友参加。Mike父母特意从英国飞到上海。



在和Mike相识的过程中我一直有个画面:


有一个勇敢的小女孩,往山上爬。她遇到一个小男孩,在山上的一个房子里,他很想出来,但是一个人不敢。这个小男孩看到小女孩,很羡慕。


小女孩看到男孩眼中的渴望,就说你可以跟我一起爬,我们去探险吧!于是小男孩就离开了那所房子,加入小女孩。2个人一起爬山,去探索外面广阔的世界。


这个画面给了我很大的力量,每次想放弃时,都会出现在我脑海。我就是那个小姑娘,Mike就是那个小男孩。


我们结婚后,去世界各地旅行,到不同的地方居住,就是这个画面中不断爬山,去探索外面的世界。


视觉画面的运用,对亲密关系也非常有帮助。


(图源pixabay)


我和Mike从确定关系到结婚花了2年半的时间,在这2年多时间内充分了解彼此,找到解决冲突的办法,这都会让后面的婚姻更坚实。


很多人闪婚,把前面重要的磨合时期越过,那只能在婚姻中磨合。如果夫妻彼此成长,可以顺利度过磨合。如果都没有意识,陷入无尽争吵,很快就解体。


大龄晚婚,不代表就要压缩婚前相处的时间。重要的事情,永远值得花时间去做。


03

婚前婚后的

困惑与成长


接下来我分享我在婚前和婚后的困惑与成长。


加拿大作者克里斯多福·孟在《亲密关系:通往灵魂的桥梁中》一书中谈到亲密关系经历的4个阶段:月晕现象,幻灭,内省,启示。



月晕现象就是初期陷入爱情,你好,我好,把最美好的东西都投射到彼此的身上。热恋阶段就属于这个阶段。


幻灭阶段:激情后,看到彼此身上的缺点,开始争吵。随之而来的是愤怒和懊悔,权力斗争是这个时期的典型行为。


内省阶段:发现这些问题并不在伴侣身上,是在自己身上,开始向内探索。外面没有别人,就是自己啊。


启示:通过这段关系,看到真正的自己。这个自己不是你在世界上的身份,也不是你的性别,而是一种本质。你看到你的灵魂。


我目前就处于内省阶段,我重点分享我在幻灭期和内省阶段的成长。


  • 幻灭期的权力斗争


我是因为处于幻灭期的权力斗争,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发现的这本《亲密关系:通往灵魂的桥梁中》。


我们的权力争夺主要是在异地恋阶段。当时主要的联系方式是Skype,多半聊天都以争吵为主。


我觉得我说的都是正确的,他的就是错误的。我多半的情绪就是愤怒啊!


2016年2月我们在Skype上谈到了分手,真是非常伤心的时刻。我那时还在公司里工作,就请假在床上睡了2天。原来人伤心的时候就是把自己蜷缩成小孩子的状态。


之后我和一个职业规划同行李老师打电话说:“我第一次真切感受到悲伤啊!”

我以前所有的情绪,只有愤怒。我是理性的人,把情绪都屏蔽了,用愤怒去隔离一切。而这次没有愤怒,只有悲伤。


“王老师,你真可怜啊!现在才知道悲伤的感觉!”李老师说。


理性的人,又在大城市打拼,用大脑把自己重重武装起来。当我深入了悲伤,我的其他情绪才渐渐打开。


(图源pixabay)

理性的小孩,多半会在应试教育下只用脑,不用心,这是我后来在咨询中发现的普遍现象。而我自己也是曾经的一员。感谢我已经走向了“心”,走向情绪,走向感受。


我开始去研究原生家庭。我读了武志红的《为何家会伤人》,慢慢地看到自己。


从小到大我的生存法则就是变得强大——比如小时候成绩好,获得更多的爱。我们的教育鼓励竞争,要成绩好。在人多资源少的情况下,去竞争才能更好的生存。


于是我变成一个用逻辑思考的人,但内心其实是焦虑的。


有时候会忽然感觉内心好紧啊,就像一股波浪从四肢压向心脏,心脏地点太小,也释放不出去,所以胃部和胸口就非常堵。其实就是焦虑情绪积累太久,爆发出来了。


研究完原生家庭,我就开始就研究情绪,慢慢地可以感受到情绪来袭——只要一有情绪,我胸口就难受,啥也做不了,所以就花时间去寻找解决办法——比如被教练,自己静坐,和自己对话。


(图源pixabay)


对原生家庭和情绪的探索,也让我的咨询到了一个新的阶层。


通过这个权力争夺期,我意识到没有谁是对的,也没有谁是错的,其实那股愤怒背后是其他情绪被屏蔽了。


当你释放了这些情绪,满足了内在需求,你就不会和别人争个对错了。


  • 漫长的内省期


真是一结婚,外界的圈子就小了。因为多数时间2个人在一起,就没有时间向外了。


于是我们开始讨论,一周哪天单独行动,去见自己的朋友;另外也给家务做了划分:我负责卫生间,2个卧室,他负责厨房、客厅和阳台。


家务分工很重要,不然女性就要花很多时间在家务上。后来我们请了小时工,这样大家有更多时间留给自己。


我依然经常会因为一些事情而生气,我发现我对Mike是有期待的。比如他和学校重新签合同,工资并不增加。


Mike是不会向别人提要求的,我就很生气,争吵说他不争取自己的权利,让我也觉得自己没有价值。背后还是期待他多赚钱啊!


后来我就慢慢放下了这个期待,随便你赚多少。现在Mike是自由工作者,赚的多少随便。反而他自己有压力,还找教练沟通这个问题。


通过自己修炼,我觉得自己很富足啦,我和他都不需要背负赚钱的压力。内心富足,对外就不焦虑了。


很多女性对丈夫要求高,期待丈夫有所成就,会给关系造成很大的压力,尤其是如果男性属于暖男,喜欢照顾家庭,不追求世俗成功。


从我的经验来看,还是女性收回期待,回到自己身上。因为你能做好的是把握自己,无法强迫别人改变。如果你可以多赚钱你就多赚,如果你可以成功,你就去追求成功,别指望别人来实现你的期待。


(图源pixabay)


我们之间的争吵虽然不那么频繁,但是开始的一年里,大约几个月一次。我也发现了争吵的固定模式:一件事发生,我会抱怨,然后越说越愤怒,然后把之前不满意的事情全都拿出来了。这就是一桩桩列举“罪行”。


结果全部导向:你为啥不学习不成长呢?


在我的心目中,Mike不自信,价值感不高,需要学习成长啊。我介绍很多资源给他:咨询师啊,教练啊,他做做就不做了,我很生气的。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咨询师的共同点,我们每天都在进步,而伴侣们都不动。


Mike多数是听我抱怨。而我也把所有的英语单词都搜罗出来,说得又气又急的。但有时候他会说自己的真心话——自己的感受和委屈。


比如自己到了中国,感觉很孤单,我并没有很好地支持。也觉得我们在中国比在美国时的链接弱了。


如果不是这样的争吵,我都不知道他到底想的啥啊!这时我开始反省自己,因为多数的时间我都忙着工作,那时属于焦虑的自由工作者模式。


我是一个不计较的人,你说出想法,那下次就改进啊!


于是我们就寻求如何创造固定有效的在一起时间:比如每周去打乒乓球,保龄球,一起学习插花,同时Mike开始学习网球,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打网球。


争吵后,我们的关系反而更进一步。



婚姻中的争吵是有积极的意义的,可以让彼此把情绪发泄出来,也是一种沟通方式。对此我还是推荐直接沟通方式,不需要等吵架再说出来。


我是有什么问题直接沟通,而Mike比较内向,又有点英国的风格,都忍住不说。


因为我的直接沟通,也让我们在很多问题上能顺利度过。


虽然是否直接沟通是和个性有关,但也可以后期学习。如果夫妻双方都不喜欢直接沟通,会对婚姻产生影响。彼此都觉得委屈,最后积累到一定程度就拜拜了。那个感觉最痛的一方可以去学习一些沟通技能。



有次在谈话时,Mike说我很critical(爱挑剔),很容易发怒。我发现好像有很多愤怒在心中,一个小事就能挑动我的愤怒。


这个怎么和我妈差不多,她和我爸争吵,就是一直在数落,把过去的旧事都挨个拿出来说一遍。原来我最不喜欢的妈妈方式,而我正在成为她。


Mike问我,是不是中国女性都对丈夫不满啊?


我想一下,好像我周围的女性多数是这样的,都在抱怨老公。感觉老公都是没长大的孩子,妻子就像操碎心的老妈,在旁边一直说。男性忍不住会大喊一声就跑了,有的就闷声不说话。


似乎我们的内心有很多的愤怒,丈夫或者孩子其实是一个引爆愤怒的导火索。


后来我读了一个心理咨询师孙平的文章《SP| 女人应有的愤怒,以及它的心理学意义》,文章中谈到中国女性为什么愤怒很多,以及如何去释放愤怒的(见图片)





原来我的行为就在这个其中。


后来争吵的频率降低了,但还会有。


去年12月我们在山中小屋休假,又因一件很小的事情争吵,我又开始了以前的数落模式。


事后我忽然意识到,我进入了大脑思维的一个模式:先说一点儿负面的,然后引发更多的负面的,最后彻底控制不了了。这就是大脑的工作方式,超爱发挥。我受这种模式控制多年了,我不想再继续了。


我和Mike分享了我的发现,他也赞同。后来只要我一有陷入这个模式的苗头,我就及时打住。到目前为止,我都没再出现这种行为。


在与Mike相处的过程,我发现自己最大的问题,就是总觉得不满意。就是觉得这个做得不好,那个不好。尤其只要是动手方面的,比如安装书柜,安装床。


他都搞不定。人家的老公都是擅长手工的,为啥Mike这点还不如我呢?每到这个时候,都火冒三丈,后悔怎么找了这么不中用的人呢。


Mike其实就是不擅长动手,他擅长逻辑思维,喜欢下国际象棋,每周都要去象棋俱乐部,没事就在那折腾数独。我虽然知道,但还是不接纳啊。


我做了很多次教练,发现其实这背后就是我对自己的不满意。Mike就是我向外的投射,我看到他的弱,我无法接纳,深层次就是我不接纳自己。


我只能接纳自己强的一面,不能接纳自己弱的一面。我一直让他学习成长,也是因为我自己不能接纳我不学习,不成长。


而我所谓的“强”“弱”也是我理性大脑定义的。于是我就在这里和自己过不去呢!


(图源pixabay)


在工作中和比较“弱“的人共事——内向,敏感,内心力量弱,是我的挑战,而Mike就被我归为这类人。真的是你在哪个坎上没过去,就会一直遇到这个坎啊。


这亲密关系的本质最后一定是指向和自己的关系。


今年春节我们去滑雪,我忽然意识到Mike来到我的生命中,都是我的意识创造的。


“我爸爸小时候数学非常好,我很爱我爸。


我小学时一个数学男老师也非常看重我,有2年时间他在我心中代替了我爸爸的角色,他还想让我做他干女儿呢。我直到现在都经常梦到他。


这两个男性的特点都是内向,逻辑思维强,数学好。而你也正和他们一样啊。“


当我说出这些,我也很震惊。我一直以为我从Mike身上看到妈妈的影子,其实更多有爸爸的影子啊。


怪不得当年我在高考时被调剂到数学专业,可能内心也是对父亲的爱!


“我爸很胖,也爱吃,这点上我非常讨厌。而你现在发胖,正向我爸的大肚子发展。我以前最讨厌男性大肚子,而真是越讨厌啥,啥越来。


我对我爸是既爱又恨,而我创造出的你,也是既有爱,也有讨厌的部分。”


(图源pixabay)


Mike是结婚后发胖的,后来一直想减,都很难。我觉得这和我的意识有很大的关系——减了肥估计就不像我爸了。所以我潜意识可能并不希望他减肥成功,但意识层面又不喜欢胖人。


你的伴侣会被你投射成自己的父母亲,这是一种潜意识运作。


而我需要做的是收回这个意识,重新去创造新的意识,换新的角度去看Mike。


他是他自己,独特的自己,不是我的父母的投射。这个需要点时间呢!


随着我自己的成长,我看到自己本自具足的内在,向外我也越来越相信别人是本自具足的。对Mike也就是没有那么要求和不满,但偶尔还有责怪。


对于第四个启示阶段,我觉得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了。


(图源pixabay)


最后我想简单总结几个自己实践过的,对婚姻有帮助的做法。


一、让权力争夺期发生在婚前


尽量让权力争夺期发生在婚前,给彼此充分时间学习解决冲突。


二、积极解决问题


在爱的基础上,遇到困难积极寻找解决问题。凡事都有解决的办法,去寻找资源。


三、借助咨询的力量


借助咨询的力量。专业咨询对婚姻非常有帮助,我们接受过很多次的夫妻咨询,有国外咨询师,有中国咨询师。


四、创造共同的爱好和美好体验,增加在一起的高质量时间


我们一起去学习插花,非常享受。每个月我们去一家高级餐厅吃饭,穿着正式,像约会一样,让关系更好。同时经常外出一起旅行,露营,也会增进感情。


五、对节日有仪式感


一到节日比如彼此生日,结婚纪念日,或者其他节日,我们会去庆祝,并发表点小演讲,有时候很感动呢!


六、离彼此的原生家庭远一点


我和Mike婚姻中不涉及到彼此父母的问题,和彼此的父母都离得远,给了我们很多空间和自由度。


七、自我成长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做自我成长。记得和在加拿大的丹妮老师沟通,她说自己修行好了 ,能和自己过好,就能和所有人都过好。我再同意不过了。


亲密关系最后修的都是你自己,伴侣只是陪你去看到自己。


(图源pixabay)


寻找真挚永恒的亲密关系,其实就是寻找自我。 ——克里斯多福·孟


把克里斯多福·孟的这句话送给所有正在婚姻中的,即将进入婚姻的,和即将离开婚姻的人。




文:王虹  (火把生涯®创始人;中国职业规划师,资深职业规划咨询导师;职业规划类书籍《觉醒》作者)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5年跨国婚姻给我带来的成长-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火把生涯®职业规划咨询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火把生涯®职业规划咨询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