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舍得》田雨岚:偏执要强的人,才是“隐性脆弱者”

发布时间:2021-05-06 2评论 4523阅读
《小舍得》田雨岚:偏执要强的人,才是“隐性脆弱者”-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文:木棉959
来源: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
原文标题:“越看不起我,我越要出人头地”| 《小舍得》田雨岚:偏执要强的人,才是“隐性脆弱者”


今天,壹心理想和大家聊聊:脆弱型高自尊


热播剧《小舍得》昨天大结局。


可蒋欣扮演的鸡娃母亲田雨岚,收获的骂声却没有完结。


她苛刻:


给上五年级的儿子报了五个奥数班,“三个机构,一个突击小班,再加一个赛前培训”;


全家人吃饭时,她让儿子表演背诵圆周率一千位作为才艺。


她偏执:


为了无死角监督儿子学习,她给儿子装全透明的书房。一旦儿子没专心学习就大发脾气,并且不容丈夫置喙;


她争强好胜:


明里暗里跟继父的亲女儿南俪较劲,甚至诬告举报南俪,致使南俪降职。 网友评价她“让人窒息”。


既愤怒又不解:田雨岚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脆弱型高自尊只有我成功,我才“有价值”


田雨岚在第一集中的出场非常光鲜,一袭蓝裙,妆容精致,催丈夫和儿子换衣服出门,去孩子外公家吃饭。


听到丈夫夸她“跟个女王似的”,她说:


“我这气场和自信,都是源于我儿子的学习成绩,昨天子悠随堂测试考了个一百分,妈妈今天就像整了容一样,至少年轻十岁呢。”

“这次择数杯(某奥数比赛),你要是能给我拿个二等奖以上,把这奖杯往这C位上一搁,那我以后出门都可以不用化妆了。”


此时的她自信、骄傲、气场强大,没有观众会怀疑她的能力。


但不久之后,班里摸底考,儿子数学只考了86分,总分也掉出了班级前三名。


田雨岚一下次变得慌张无措,精心画的眉毛拧成了八字,反复跟班主任确认:


“怎么可能,我们家子悠的数学从来没下过九十分。”


“坏消息”不止于此。


奥数金牌班分班考中考了第八名后,儿子被老师拒之门外。


田雨岚想尽办法想把儿子送进金牌班,托各种关系,甚至塞红包,结果都未能如愿,还被当众羞辱。


她低着头灰溜溜地从培训机构回家,坐在床上,哭了起来。


此时的她,后悔、脆弱、自我怀疑,不复出场时的飒爽。 在心理学中,一个人认为自己是否有价值、有能力,就是这个人的自尊(self-esteem)水平。


而高自尊的人,会一直相信自己的价值。


但也有例外:


有的高自尊者是真的相信自己有能力,无论跟谁比都是这样,他们是安全的高自尊(secure high self-esteem);

但有的人只是出于自我保护、依靠防御机制,才能维持自己的高自尊,这就是脆弱型高自尊(fragile high self-esteem)。


  • 田雨岚在儿子考得好时意气风发,认为自己功不可没,看起来是个高自尊的人;

  • 但在儿子表现没达到自己的预期时,又觉得自己在人前抬不起头来,躲起来哭泣; 


这就是典型的脆弱型高自尊。 脆弱型高自尊的人,一般有这三个特征:


a. 内外不一致


脆弱型高自尊的人,在外表现也许非常强势,声称自己很有能力,但其实内心是自我怀疑的。


这并非他们对外不真诚、故意伪装,而是对自己不真诚。


有时候,可能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潜意识中的消极自我评价。


b. 前后不稳定


随着情境改变,脆弱型高自尊的人,其自尊水平会在短时间内,有较大的波动:


可能今天还觉得自己什么都能做好,明天一旦遇见什么困难或批评,就觉得自己一无是处了。


c. 依赖于外在条件


可能只有在满足什么条件时,脆弱型高自尊的人才会有高自尊,比如:达成一个目标,得到其他人的特殊对待等。


而这个条件,就是脆弱型高自尊者的软肋。


他们会通过偏执、易怒或向外攻击,来保护自己这个软肋。



脆弱型高自尊的来源越看不起我,我越出人头地 很明显,田雨岚脆弱的高自尊,非常依赖于儿子的成绩。


维持这个条件,就相当于保护了她的自尊,所以她才鸡娃鸡得拼命。 脆弱型高自尊的根本缘由,就是过度地把自我价值感卷入到某件事里。 对于田雨岚的指责,网络上已经很多了。


但其实,脆弱型高自尊的形成,与成长和生活的环境从来都分不开。 以田雨岚为例,她从丈夫、公婆、母亲那里得到的支持,都不是无条件的。 田雨岚的丈夫并不理解她。


当丈夫反对她的教育方法时,她非常激动:


“儿子生下来,你给他换过一次尿布,冲过一次奶粉吗?”


丈夫沉默了。


他常常早退回家打游戏,家务也很少做,偶尔煲一次汤还差点烧了厨房。


不仅缺席育儿,丈夫跟田雨岚也没什么共同语言,他宠爱妻子,但并不理解她的事业心。


同样的,田雨岚也常常不懂丈夫的情趣。


甚至在结婚纪念日当晚,由于跟其他家长讨论考试,忽视了丈夫的精心布置。


越是和丈夫说不到一处去,田雨岚就把越多的精力投入到儿子身上。


儿子努力、懂事、听她的话,能让她得到情感上的满足,她就觉得:值了。


这样的强化,让她越来越“依赖”儿子。在她看来,儿子的成绩,就是她的“战果”。 田雨岚的公婆也一向看不起她。


一见着田雨岚,婆婆就说她穿的衣服与年龄不符、是便宜货;还暗讽田雨岚对儿子小气,买不起好衣服。


婆婆每个月都给田雨岚生活费,厚实的一个信封,从大牌手提包里拿出来,看着田雨岚假意推脱一番再收下。


不是公婆不会用手机转账,他们就是喜欢这样,享受田雨岚的窘迫


而田雨岚之所以能忍受这些羞辱,本质上还是因为:


她的原生家庭一点都依靠不上。


自己的生父死于酗酒;母亲和继父组成的家庭,虽然对她客气,但并不亲密。


和丈夫吵架离家出走时,田雨岚本想在这个家中留宿,但看到母亲只顾着照顾不舒服的继父,她只好孤独地离开了。


她本喜欢和继姐南俪攀比,但南俪的一句话就击垮了她:


“原生家庭确实很重要,我们家孩子就是没有那种匮乏感,几代人用不着攀附谁。”


田雨岚确实有这种匮乏感,所以她想要出人头地。


就算自己成绩不好,三本院校毕业后,只能到商场促销员,她仍然拼命工作,凭自己本事干到楼面经理。


这些经历,塑造着她的高自尊,让她争强好胜;同时这些背景,也瓦解着她的安全感,让她内心脆弱。 虽然原生家庭,并是脆弱型高自尊的根本原因,但它确实为其提供了适宜的土壤。


脆弱型高自尊者,往往在成长中经历了更多挫折,包括身边人的批评,以及以爱为威胁的要求。


身处这些环境中,他们会本能地感到不安,怀疑自己的价值,活得让人心疼。

找到自豪之处,才能抵御脆弱


一次家长校园活动中,儿子当着全班同学家长的面,哭着对田雨岚说:


“我觉得我的妈妈不爱我,她只爱学习成绩好的我。”


田雨岚伤心失落至极,流着泪冲出教室。


她不知道,为什么一贯乖巧的儿子,也这样不理解自己。


“我这个当妈的,我心里好苦啊!”


在这一刻,她高自尊的外表崩塌了,掩藏着的弱小自我,发出渴望理解、关爱和支持的信号。


这样的她,如何自助才能不再脆弱呢?


我们有3点建议:


a. 写下想法,区分头脑中的想法和现实


在田雨岚眼中,“儿子的成绩就等同于她的价值”,儿子这次控诉就等同于否定了她的价值。


这些想法是事实吗?不是的。


我们也常会遇到这样的时刻:怀疑自己,越想越乱,无法自拔。


如果我们能把自己此刻的想法,白纸黑字地写下来,写得越详细越好,事情就会有点不一样了。


写下来之后,我们就变成了自己想法的观众。


或许我们就能发现:这些文字,要么过于夸大了,要么发生的可能性不大。


它们并不等同于现实。


b. 关注品质,建立更深刻的评价标准


其实,除了儿子以外,田雨岚还有很多值得骄傲的点。


她有自己的事业,可以在奋斗中感受成就感和满足感,而不是一味地和南俪攀比职位。


品质和表现是不一样的。


成绩会退步,职位会下降,这些表现就像海面上的船,会随着波浪起伏;但勤奋、体贴这些品质是稳固的,就像固定船的锚。


田雨岚如果能关注这些品质,建立更深刻的评价标准,就不用攀附于外在的成绩评价,来确认自己的自尊了。


c. 转变思路,培养成长型思维


田雨岚在儿子成绩退步时,觉得一次考不好,就意味着儿子拿不了优秀的评价,上不了更好的初中了。


这其实是典型的固定型思维:


人的能力是固定的、改变不了的;一旦失败,就意味着暴露了能力的短板。

而成长型思维的人,会把失败当作吸收经验的机会,重整旗鼓。


问自己两个问题:


  • 我可以从这件事中学到什么?

  • 下次遇到类似的事情,怎么做才能改善结果?


这样就可以帮你培养成长型思维。


除了以上3点,关系的体验也很重要。


向安全型高自尊的转变过程中,如果有他人的支持、助力,我们也能轻松不少。


拥有愿意无条件支持自己的亲友,是一种幸运。


但如果身边的人暂时做不到这样,我们也可以主动改变,寻求支持。


比如田雨岚,她的丈夫其实非常爱她。


如果田雨岚可以在和丈夫相处时,慢慢变得不再那么焦虑、直接而温和地沟通问题,这种改变,也能带动丈夫变得更加理解她,从而给自己反哺一个安全的依恋环境。


可以从伴侣关系中汲取到价值感时,田雨岚投给儿子的关注也就不会那样过量,自尊也就会更稳定了。

写在最后


我们之所以解读田雨岚的家庭,分析她好胜甚至不择手段的来源,并不是想为她“洗白”、说她做的没错。


演员蒋欣这样评价田雨岚这个角色:“她需要的不是洗白,而是自省和成长。”


脆弱型高自尊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正因为人心都是肉长的,所以我们才会脆弱。


柔软是人心的天性,不必为此感到羞耻。


从这个角度看,脆弱型高自尊的人,内心经历了世界那么多暴风骤雨,还能撑到现在,正是一种生命力的象征。


希望脆弱型高自尊的小伙伴,都可以理解自己。


也真正相信自己的力量,拥有稳定、真实的高自尊。


这也是我们写这篇文章的目的。


所有的田雨岚们:你是自由的、可以成长的,也是一直都有价值的。


世界和我爱着你。


参考文献:
[1].田录梅, 张向葵. (2006). 高自尊的异质性研究述评. 心理科学进展,14(05), 66-71.
[2].王曼, 陶嵘, 胡姝婧, 朱旭. (2010). 新的视角:从脆弱高自尊看人格障碍症状. 心理科学进展, 18(7), 1141-1146.
[3].张丽华, 曹杏田. (2017). 脆弱型高自尊研究:源起,现状与展望. 辽宁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40(6), 1-6.


作者简介:原文作者木棉959,北师心理硕士,中学心理教师,知乎心理学话题优秀答主、2020新知答主(ID:木棉959),其他平台都叫“心理学生看点啥”。本文转载自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有心事,看壹心理。2000万年轻人在这里自我觉醒。


0

回复

《小舍得》田雨岚:偏执要强的人,才是“隐性脆弱者”-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壹心理主笔团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主笔团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