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朋友失恋后天天找我哭,我累了可以『糊弄』TA 吗?

发布时间:2021-04-25 2评论 2903阅读
文章封面
文:壹心理
来源:壹心理知乎
原文标题:《奇葩说》第七季第十七期辩题「好朋友失恋后天天找我哭,我累了可以『糊弄』TA 吗?」,你怎么选?


感觉这个问题还真的挺有意思的,毕竟还真的挺多人会来找咱们聊聊自己的感情事的(先插播个通知:如果需要心理咨询,请来壹心理)


好了,现在正式认真答题。在心理学上总告诉我们要共情他人的难处,但过度共情,是不是可能对自己和朋友都造成伤害呢?


有没有什么方法能真正帮到朋友,又不会让自己感到压力呢?事实是有的。


这第一点嘛,我们还是要承认一下,如果朋友来找自己倾诉不顺心的事情,这样的行为的确是能让对方更快恢复情绪上的稳定,走出目前的阴霾的。


因为朋友向我们 “卖惨”、表达脆弱,可能是 ta 无法承受内心的痛苦,希望我们帮 ta 调节情绪。例如,闺蜜工作受了委屈,没能调节好情绪将它压抑了,下班后可能会和你倾诉委屈,来调整情绪。研究发现,共情朋友的脆弱,会让 ta 们感觉自己被接纳、被看见,能更快改善负面情绪。理解和共情朋友,确实能帮他们更快走出痛苦。


而如果朋友持续向你卖惨却没有改变,一味共情不仅不能帮助 ta,还可能害了 ta。


很多人期望通过宣泄负能量解决问题,而放弃了解决问题的责任。如果闺蜜表达完工作的委屈,会自己做出调整,共情就帮她宣泄了情绪,给予了力量。


可如果闺蜜诉苦完,却没做出任何改变,之后更频繁地吐槽,那我们的共情很可能让她觉得 “我可以不对工作、情绪负责,反正有人理解我”。


所以朋友经常表达脆弱却不改变,我们不仅要共情,还要告诉 ta :“你该为自己的情绪和生活负责了”。


第二个问题,我们先不说我们应不应该糊弄我们还在伤心的朋友,而是来谈一谈如果我们过度共情了,会对自己有多大的伤害。


我们经常会听到这样的话:“我也不想听,可是没有我帮她,她怎么办呢?”


给朋友安慰时,我们好像不自觉地会把“解决对方的痛苦”当作自己的责任,如果是的话,那可能你陷入了“过度共情”的误区。


过度共情是指替朋友承担了本该 ta 自己承担的痛苦和责任。


1.过度共情别人,会对自己造成伤害


一方面,过度共情会让我们感到压力与负担,造成能量消耗。心理治疗师 Eisner 认为,共情容易使我们背负不必要的责任。


例如,当闺蜜失恋了,我们会担心她,甚至想帮她走出失恋。而闺蜜能否走出失恋,是由她自己决定的,我们能做的很有限。想帮她却无能为力,就容易产生压力。


另一方面,经常共情会影响我们的身体健康。美国生物学家 Brothers 研究发现,共情会激活杏仁核 (大脑情绪反应中心)。


此时大脑的前额叶皮层,需要用理智抑制共情导致的杏仁核活动。长期共情会激活杏仁核的抽动和习惯性抑制,损害免疫系统,降低我们对慢性病的抵抗力。


2.没有我的帮助,对方真的不行么?


TED 演讲 《明确界限可以改变一个人》 的主讲人,是一家无家可归青少年组织的创始人。


组织创建几年,她想离开这家组织,但很犹豫:一边她觉得组织离开她无法正常运转,另一边她真不想再继续了。


很多时候,我们都会像她一样,觉得某事、某人离开自己就不行了。可当她和组织董事协商后,才发现原来有人可以接替她的职务。


后来她选择了离开,多年过去了,组织依然健康地运行着。


她在演讲中说:有些责任不一定非要自己承担,事情才能变好。


面对表达脆弱的朋友也一样,没有我们的共情和帮助,也可能变好,别低估了他们本身的资源和能力。


支持 ta 度过脆弱期的人不止有我们,还有 ta 的亲人、好友等等;此外,要相信朋友本身就具备面对挫折、处理痛苦的能力。这不是说不帮助 ta ,而是无需将照顾朋友的情绪,当成自己必须承担的责任。


那么最后,咱们来说一说,要怎样才是恰到好处的共情,和怎样才能正确帮助到我们处于悲伤状态下的朋友。


正确做法:提供恰所需的帮助


只有理解别人的痛苦,才能提供帮助么?其实不然。例如:


朋友需要宣泄负面情绪,就询问他们的感受,提供不卷入痛苦的倾听。
朋友想表达观点,就询问看法让其畅所欲言。
朋友想哭,就创造个安全的环境,递递纸巾。


提供行为帮助、减少情绪的感同身受,既能满足对方需要,也不会伤害到自己。


本回答修改自壹心理旗下公众号“心理0时差”(ID:PsyTime),原文《“闺蜜诉完苦,我抑郁了” | 朋友的脆弱,我可以不负责么?》


作者简介:本文转载自知乎平台壹心理的回答,壹心理拥有壹心理测评、壹心理学院、壹心理倾诉等功能,为需要心理帮助的用户提供在线心理学服务

0

回复

作者头像

壹心理知乎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知乎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