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家庭关系之忠诚与力量

发布时间:2021-04-22 3评论 1580阅读
心理咨询家庭关系之忠诚与力量-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症状是不良循环的暂停键


在系统家庭治疗中有这样一个说法:孩子的问题是“病家庭”的症状。


每个人都是活在自己的爱恨情仇当中,原本这些感受都是出于个体的认知获得独属于他自己的情感体验,他人或许对这些情感有感慨和共鸣,但很难有一致性,但在亲子关系当中,父母和孩子都总是很希望对方和自己的感受、目标保持一致性。


如果对方不能够与己同喜,与己同悲,与己同甘苦共进退,那就是不够爱。为了让这种“爱”更加的真实,父母用很大的力气去塑造孩子来实现父母认为的好,而对孩子的感受有很多的忽略。


这并不是说父母自私,不爱自己的孩子,而是当一个人沉浸在自己的焦虑恐惧当中时,内心总是有很多的恐惧是不敢面对。


这些恐惧激发的问题不仅不敢在自己的生活中、在自己身上被看到,也不允许能够激发内在恐惧体验的任何言行举止在爱人、孩子身上出现。


因为我不面对这些问题,这些问题就不会让我难受,也不会伤害到我,所以我也不能让我认为的这些会造成痛苦的问题出现在家人身上,否则他们也会受伤害。


但是人们忽略了一点,即便是一家人,也是不同的个体,因为成长的环境不同,或者因为时代背景不同,每个人的感受和承受能力都是不同的。


所以被“保护”要求的爱人或孩子就会产生一种我是我,还是我是我父母(爱人)需要的我的困惑,在这样的困惑下人们会在行为中去验证:我既想遵从我自己的感受,我又想实现我爱的人对我的期待。


久而久之就会在这种矛盾中形成内在的冲突,最终形成症状。在生命的长河中,我们带着对症状的恐惧去生活,用各种方法回避自己的恐惧,最终,我们会在和自己爱人、孩子的相处中,也用我们父母处理他们的恐惧(压抑)的方式来处理自己内心的焦虑。


问题循环再循环,症状沉淀再沉淀,直到它以极具破坏性的严重的症状方式呈现出来的时候,这个循环才被按下暂停键。


孩子的症状既是家庭病症的表达,也是这个不良循环的暂停键。在这个暂停的时候,我们到底应该如何。

 

“在咨询中我看到人的个体状态的背后,是一个又一个更大的循环。个体症状外是家庭的症状,家庭症状外是家族的冲突,家族冲突外是环境、文化和这个家族的关系,而这一切都蕴含着巨大而复杂的情感力量。”


——《焦虑的大人和不被看见的孩子》


 

孩子为什么不能懂得我的良苦用心

 

孩子总是忠诚于父母内在最强大的力量,而并不去辨别这种强大的力量是建设性的,还是破坏性的。


一位女企业领导是一位资深焦虑症患者,若干年前当她得知自己的失眠、心悸等现象是焦虑症状时,她给自己开始了治疗。治疗的药是事业和孩子。


通过大量的工作成绩支撑着她的价值感,通过修理孩子身上的各种问题(或者潜在的问题)让她能够在自己给自己制造的安全幻觉当中生活。


当她把自己的注意力都放在事业和孩子身上时,夫妻关系变得非常糟糕,但她不愿意去面对婚姻中的问题,因为她觉得处理工作和孩子的问题都比改变丈夫更容易。最终,打破这种“繁荣稳定”环境的是孩子的抑郁症。


这位女士泣不成声的说我这么要强,不允许自己脆弱,也不敢丝毫松懈,只有这样才能够要到我想要的,我也希望孩子能够强大,他怎么不能理解我的良苦用心。

 

家庭中,不论父母把自己内心的焦虑、恐惧、阴暗隐蔽的多好,孩子总是能够穿透父母光鲜亮丽的外表,看到父母内在那个他们自己都不敢正视的小孩,并且忠诚地去呈现父母内在小孩的状态。


父母的人格状态、婚姻关系,对于一个孩子的自我认知、行为模式有着巨大的影响。人们往往会因为父母破败的自我认知和混乱的婚姻关系,让自己深陷原生家庭的影响而无法自拔,甚至不能正常开始自己的生活。更有甚者,人们会复制原生家庭糟糕的模式,试图来完成对父母的忠诚和拯救。


就这位女企业家来说,她内心最强大的力量不是创造力和勇气,而是缺乏安全感、价值感的焦虑恐惧。


“人在成长过程中,倘若认同了父母内心的恐惧,成了父母最不希望成为的样子,渐渐地也会认为那就是真实的自己。


这也是对父母一种忠诚的表现。孩子忠诚于父母内心最强大的力量。力量只是对内心信仰的一种描述,这个信仰无关宗教,而是人们内心的执着坚持。


孩子对于父母的忠诚,就是忠诚于父母的内心信仰,并把这种信仰的转换成行为,成为孩子在现实生活中的样子。


忠诚不是狭义的服从、跟随、复制、重复,而是忠诚于生命创造者(父母)内心最强大的力量,并不遗余力地完成对这个力量的呈现。哪怕这个力量是具有破坏性的,是让人感到恐惧、痛苦的。


对于父母来说,孩子忠诚于父母内心最强大的力量这个神奇的能力,成为父母有机会看见自己最真实样子的途径。这种对于父母内在最大力量的忠诚是父母从没意识到的孩子给予自己的礼物。”


——《焦虑的大人和不被看见的孩子》



父母不是痛苦的拯救者


父母不是灾难、恐惧的源头。父母的境遇也只不过是由命运的偶然塑造。如果人们把自己现在的痛苦和悲伤都归咎于那些偶然,那我们也就丧失了主动去把握自己命运的机会。


在个人成长中,读懂父母的无力,读懂父母的恐惧,才有机会读懂现实的自己有哪一部分是一直纠缠于对父母的拯救(控诉)当中,而离真实的自己越来越远。


我们无法拯救悲伤的父母,父母也无法拯救痛苦的我们。每个人都是——也只能是——自己的拯救者。在家庭当中最大的忠诚,就是每个人诚实、勇敢地忠诚于那个并不完美的自己。


一个人成为更好的自己,就是会把内在力量放在自己现实角色的建设当中去。


如果人们放弃了现实角色的建设,那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他还有比建设自己更为重要的事情——安慰父母。


但是一个人内心的恐惧不会因为有外在的安慰就永久的消失,除非这个安慰剂永远都在,而且还能不断升级。如果我们让自己停留在安慰剂的角色上,那就只有永无休止的纠缠。


只有当我们读懂了人生的荒诞和无常,接受了作为人的伟大和渺小,读懂了父母的无能为力和尽力而为之后,我们才能够从忠诚守护父母内心最强大力量的牺牲品,成长为超越父母的、让自己和家人引以为豪的真实美好的状态,而我们的孩子,会在我们内在这种强大力量的滋养下健康茁壮地成长。

 


《焦虑的大人和不被看见的孩子》这本书试图解析人们焦虑的本质,解析爱在自我建构中的价值,呈现人们内心被忽略、远离的内在状态对心理健康和关系的破坏性影响,以及呈现我们每个人内心都拥有拯救自己的能力。


走近黑暗中直视恐惧才能看见出路。这本书不是要灌输什么思想给读者,而是与读者内心原本就有的,或许意识得到、或许还没有意识化的智慧、勇气产生共鸣。


没有人能够点燃你内心没有的那盏灯,我相信,每个人内心都有这盏勇气、智慧之灯。


原创:柏燕谊
责任编辑:一只梨
0

回复

心理咨询家庭关系之忠诚与力量-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柏燕谊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柏燕谊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