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如何在牺牲与坚持中寻找自我

发布时间:2021-04-07 46评论 3412阅读
文章封面

《我的姐姐》讲述了一个并不算复杂的现实家庭故事,在独特的独生子女时代,无法再生育二胎的努力,让家庭中的女儿不得不以独立自主的姿态而生存。


本以为可以这样无所牵挂、个性倔强的生活下去,追逐自己想要的生活,可是突如其来的家庭变故,让主人公安然陷入了牺牲与坚持的选择之中。

 

牺牲是家庭赋予

女孩儿的使命吗?

 

很多人看到这部剧后吐槽又是一部“扶弟魔”,但其实真正是“扶弟魔”的是由朱媛媛扮演的姑姑。


她为了自己的弟弟能够读书上中专,放弃了自己上大学的机会,为了给弟弟照看孩子,放弃了自己想要去国外发展的机会。


可是反观她的生活却还不如安然过得潇洒自在,过度的为家庭承担,似乎让一个家庭中的其他人都陷入了无能与无力的窘境之中。


安然从一开始便拒绝这样的生活,拒绝家庭为自己安排的命运,从大学开始便不再拿家里的生活费,这一点很像苏明玉,外表的坚强与独立只是为了拒绝命运安排的第一步。

 


拒绝命运的安排

往往隐藏的是内心的渴望

 

或许很多人会说,如果安然拒绝了抚养弟弟,坚持了自己的梦想便是摆脱了成长中的束缚,开启了自由的人生。


其实不然,安然如果真得拒绝了抚养弟弟,那安然的悲惨生活才是真得开启了,她将走向一条与姑姑皆然相反的人生道路,这条路过犹不及,并不能使安然心安理得的生活。


人都是渴望亲近的,剧中的安然恋爱得非常不顺利,即便男友对自己再好,家庭条件优越,她都无法体会到那种她渴望的亲密感。


由于理想不同,说分手便分手的现实,更不会让安然体会到片刻安心。唯有血缘的亲情才是她内心最渴望的呐喊。


就像电影中的一个片断:安然半夜趴在过世的父母亡照面前哭诉:“你们以为我想要的是你们的房子,我从来想要的都不是这个,从来都不是。”

 

抚养弟弟真得是负担吗?

 

从《我的姐姐》这部电影的名字来看,视角应该是立足于那位6岁弟弟,如果姐姐为了照顾自己而放弃考研的梦想,那就需要遵循父母为自己改的志愿,成为一名护士,提早就业,承担家庭的负担,抚养弟弟长大成人。


但其实弟弟并不是负担,而是安然情感中最为紧密的依存,安然有自己的理想,但感受不到家人的温暖,内心抗拒为这个家庭付出,抗拒与这个家唯一的亲缘靠近,从而抚养弟弟便成了负担,为了弟弟便成了牺牲。


所以抚养弟弟并不是负担,不能获得亲情中的爱与接纳才是将弟弟推向负担的罪魁祸首。


剧中的弟弟主动放弃和姐姐生活在一起的真实愿望,成全姐姐去北京考研的理想,笔者认为这一幕才是本剧中最感人的情境,互为救赎的姐弟,到底谁才是全剧中的主演呢?

 

不考虑这一幕是否真实,但是弟弟的主动放弃,便是勇敢的承担自己的那份责任,承担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才是家庭中真正爱的流动。

 

影片结束在姐姐拉着弟弟从寄养家庭奔跑出去的情境,开放式的结局,但其实从那一刻开始,姐姐不再是原来的那个姐姐,她有足够的能力与信心带着弟弟去享受生活,去实现梦想。


而那一刻,弟弟也不再是曾经的弟弟,他可以在姐姐的带领下,主动去承担自己可以承担的,他可以相信他是姐姐唯一的亲人,不是姐姐的负担,他们的生活虽然有困难,但是他们都会为自己的理想而努力向前!







文:司雅梅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作者头像

司雅梅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司雅梅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