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暴力沟通

发布时间:2021-04-02 3评论 2683阅读
文章封面
文 | 伯凡时间
来源 | 伯凡时间(微信公众号ID:bofanstime)


每个人从小就被教导,要学会“说话”、“办事”,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由人组成的世界,并且在这个世界中,每个人的成长背景、想法思路都大不相同。若想成事,就要具备良好的话语能力,使不同的观点、视角协调一致。


然而,看似“简单”的沟通却并不那么简单,对于一件事,很多时候双方都是各有各的想法,如果僵持不下,谈话就会在不经意间被情绪带跑偏,演变成我高级你低级、我对你错、我正义你不正义的攻讦和争吵。这样的对话十分危险,在这种场景中,我们常常会忘记沟通本身的目标。不仅离目标越来越远,还把自己推向了危险的境地。


陌生人、同事、客户间这种非亲密关系的沟通往往还好一些,因为这种沟通的目的比较明确,规矩、权责也比较分明;但在弱化了规则的亲密关系中,就特别容易引发争吵,一件不痛不痒的小事就可能会引发情绪的地震。


例如妻子近期工作比较累,想和丈夫沟通一下分摊家务的问题。但表述时可能会很随性:我最近太累了,你天天回家就知道躺着,以后的碗你来洗!丈夫心想:我每天工作就不累吗?上周不是刚拖了地,她怎么可以说我老是在家躺着呢?可以预见,双方接下来很可能将话题引入到谁付出多、谁付出少的争辩中,不仅与沟通目标南辕北辙,甚至常常还会为了打击对方搬出一些陈年旧账,最终伤害这份珍贵的感情。



在亲密关系中,我们常常会处于放松的状态,此时的我们常常会围绕情绪和喜好,而非理智来讨论问题。此外,我们潜意识中会天然地认为对方的付出是应该的,做得不够好就是对方的错。这时如果没有一个平和的沟通界面,就极容易将对话引入到语言暴力的层面。


这种暴力沟通,实际上就是在以一种不解决问题、破坏性的方式解决一个实际上永远无法解决的问题。人们总以为搞定麻烦制造者,麻烦就会消失。可在暴力对弈的状态中,这种想法通常不会奏效,因为对方常常也是这么想的。


这种对话十分危险,不仅事情没有得到解决,还伤害了双方的感情。值得注意的是,暴力沟通不止是刚性的争吵,还包括心理学家阿尔弗雷德·阿德勒所说的“水性的力量(water power)”,眼泪和沉默就是这种暴力的一种表现。例如《红楼梦》中的林黛玉,她在遇到任何问题、委屈的时候,唯一的解决问题的方式就是在一旁吧嗒吧嗒流眼泪。她不选择跟对方沟通,而是通过“流眼泪”这种冷暴力的方式迫使对方向自己屈服。


电视剧《红楼梦》剧照


无论是刚性的暴力,还是水性的暴力,它们都有一个共通的问题,就是把解决问题的焦点放在了对方身上。这实际上等于把自己置于到一种十分被动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中你下一步的情绪、态度、解决方案,将全部都取决于对方的反应,换句话说,你已经失去了应对当前环境的主动权与控制权。


在著名的个人管理书籍《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中,史蒂芬·科维提到的第一个习惯就是“积极主动”,即无论面对什么样的事情,都不要感情用事,任由外界的环境影响和控制,而是要对自己的人生负责,掌握主动权,让事件的发展操之在我。因此,如果想要让事件的发展越来越好,首先就要变处理问题的消极状态为积极主动。


除此之外,我们在人际交往中同时还可以借鉴这本书上提到的另外两个习惯“要事优先”与“合作共赢”。当沟通处于暴力状态时,人们常常会忘记自己沟通的目的是什么。其实并不是伤害对方,也不是被对方伤害,而是真正解决问题,想清楚这一点,我们才能积极主动地调转沟通的航向,从气愤的状态中抽离出来,思考该怎么解决眼前的问题。


对于观点不一致,也并不是只有“你听我的”和“我听你的”两种方案,双方还可以探索出一条共同的路径,实现合作共赢。合作共赢不仅可以帮助双方推进事物向好,同时还可以为双方创造出新的增量。


对于这种解决方案的理解,甚至可以追溯到人类文明的出现。易中天曾在一个演讲中讲道,世界上无论哪个民族,在原始时代都是土匪,我们人类都是土匪的后代。之所以出现了文明,就是因为相较于野蛮,文明是最有用的生存方案,他在演讲中举了这样一个例子。


民国初年,四川广汉地区不太平,当时有一条重要的交通干道叫川陕大道,是一条商旅非常多、非常繁忙的大道。但是,广汉路段出现了土匪,开始是小股的土匪,然后土匪越来越多。土匪拦路打劫,使得商旅和行人感到生命和财产很不安全。商旅们惹不起但躲得起,于是开始绕道而行,川陕大道就冷落下来。结果呢?土匪没有了经济收入。


于是,从来互不往来的各股土匪召开会议,做出一个决定,组成土匪联盟,分段承包川陕大道广汉段。土匪张麻子承包一段,李麻子承包一段,分段承包,统一收费。比如一袋盐收五毛,背包袱的收一元。


无论行人和商旅从哪个路段进入川陕大道广汉段,收了过路费的土匪都要开一张收据,凭这张收据,商旅可以在广汉段任何路段畅行无阻,其他土匪第一不得重复收费,第二不得改变收费价格,第三必须提供保护。如果做不到这三条,商旅可以向“土匪经济工作联席会议”投诉,然后由其他的土匪来整治这个不守规矩的土匪。


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这本书里,讲了这样一段有关土匪的话:他们是野蛮人,对于他们来说,从事掠夺是比从事创造性劳动更体面,而且收入更高的事情。但是,土匪们最后发现,这种野蛮的行径其实对自己是不利的。相反,通过利人来利己,才是可持续发展的。于是,他们放下屠刀,拿起算盘,变成了企业家和银行家。


合作与文明不止是一种道德操守,更是人类进化过程中遗留下的最优生存方案。通过互利互惠,合作共赢,人们发现该得的不仅没少,反而还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收获。因此,合作共赢逐渐取代了野蛮时代的刀剑相向。人类不再像以前那样暴力和掠夺,而是开始协作和生产,文明也就此出现了。


在人际交往和沟通中,我们也要谨记合作共赢的原则,如果我们仍臣服于内心的暴力,用它们解决问题,实际上就是在向曾经的野蛮时代降维。值得警惕的是,就像文明取代了野蛮一样,采取暴力这种解决方案的人也会逐渐被合作共赢的人所赶超和淘汰。


公众号简介 | 伯凡时间 (微信公众号ID:bofanstime),吴伯凡官方账号,分享吴伯凡老师的真知与洞见。

排版:小鲸鱼   Claire


原作者名: 伯凡时间

转载来源: 伯凡时间(微信公众号ID:bofanstime)

转载原标题: 非暴力沟通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作者头像

社交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社交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