尝试自杀的她,有些话想对你说| 世界双相情感障碍日

发布时间:2021-03-30 1评论 5139阅读
尝试自杀的她,有些话想对你说| 世界双相情感障碍日-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文:时差大叔
来源:心理0时差(ID:PsyTime)
原文标题:2 年前尝试自杀的她,有些话想对你说…… | 世界双相情感障碍日


大叔在后台收到了一位读者的消息,她跟我们讲起了自己患病以来不被理解的经历,大叔看完非常受触动,为了更好地了解她的情况,我们与她取得了联系。


征得她的同意之后,我们对她进行了访谈,记录下了她的故事。


3月30日是世界双相情感障碍日,借着她的故事,我们来了解这个经常被误解的群体,走进他们的内心世界。


 01 

 “我患上了不被理解的疾病”


她叫俞俞(化名),已经休学两年了。


两年前,她突然 “犯病”、失踪并且尝试自杀。


家人在八天后才找到她,回去又过了一段时间在医院检查出了抑郁症。


之前她的父母,包括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生病了。后来,她们又辗转求医去了很多医院,最终在一家医院住院观察两个月左右后,被确诊为双相情感障碍而非抑郁症。


双相情感障碍又被称为躁郁症,患病原因复杂,包括生理、环境、心理多方面因素。
躁郁症伴随着抑郁与躁狂。抑郁状态出现时悲观消极,心情低落;躁狂是一种兴高采烈、极度兴奋的状态。两种情绪状态可能交互出现,也可能以躁狂为主。[5]


在一开始,俞俞更多的是抑郁、嗜睡、失眠、长时间沉溺在幻想世界中,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门也不说话,基本没有情绪波动。


后来,躁狂的状态出现了。那个时候,她开朗了很多,十分想外出,跟人交流多了起来,但有时会处于一种不正常的兴奋状态,自残、自杀倾向因此加重,容易受刺激,以及更加容易犯病。


爸妈对她的症状几乎没什么兴趣,那段时间给她最大帮助的,是舅舅。


舅舅提供了财力的支持,帮她找医院,处理学校方面的事务。并带着俞俞尝试各种治疗方式,例如药物治疗,还有脑电、电针、心理咨询、电疗等等(常规的电击疗法是一种有效安全的手段)。


双相情感障碍不是靠强大的意志力就可以对抗的,需要专业人士的帮助,慢慢恢复。[2]


现在,一有人接近俞俞,她就条件反射地躲开或者攻击、生理上恶心到想吐。


父母一直说的就是,希望她忘记过去,赶快好起来,赶快好起来。


父亲还会经常说一些难听的话:


“你怎么得了这个病,还不是你自己作的,花了我们这么多钱还不快点儿好起来,还把错都推到大人身上。

什么童年,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怎么你就不行!我们辛辛苦苦养你这么多年还有错啦?你就是个没良心的玩意儿,白眼狼!”


听到这,大叔感到非常沉重,普通人或许真的无法理解,每天都要耗费全部的力气努力活下去、在生死边缘死死挣扎,是什么感觉吧。


而且实际上,俞俞的童年并不美好,甚至是充满黑暗的。


 02 

黑暗的童年,遍布苦楚


6 岁以前,俞俞基本没有见过爸爸妈妈,一直是和爷爷奶奶生活,小时候也只喝了一个月的母乳,之后一直喝的奶粉。刚到父母身边时,他们对俞俞还是很好的,但是后来有了妹妹,父母好像就没有那么喜欢她了。


“从三年级开始,我爸爸开始打我,因为我吃饭慢、数学成绩不好”。

“我现在很怕黑,晚上必须开着灯,不敢独自乘住电梯,因为我小时候经常被关小黑屋或者门外,一般是两个小时以上。还有,我恐惧尖锐的东西,因为我爸爸在我小时候拿带着钉子的棍子打我,我很恐惧”。


她说起了一段自己在童年期的 “特别经历”:


“我在对世界认知还不完全的时候,偶然接触到了另一个世界,我一直认为那个世界才是我生活的地方。但是直到我 12 岁时,我才从别人的行为和对我说的话中,意识到我可能一直搞错了,那个世界并不存在。


于是我努力去回归现实,有段时间我很焦虑,于是寻求各种方法寻求刺激感,但是无论我用多少办法,甚至故意激怒爸爸打我,但始终觉得周围的一切不真实。


我对那个世界的感情比这个世界更深。我有自杀的想法和举动也有很大原因是因为这个。


我无法在一个感受不到真实的地方生存以及生活下去。并且我内心有强烈的渴望去那个世界。咨询老师说那可能是幼年的我幻想出来的。”


如果遭受了创伤,人们会幻想出一个美好的世界安慰自己,抑或从自己的身体中 “分离” 出去,甚至选择遗忘这段记忆,避免伤痛。[2]


 03 

见不得光的日子


面对自己的经历,俞俞还说:


“我爸爸妈妈从来不会告知身边的人我到底怎么了,都是含糊地说我身体不太舒服之类的,毕竟谁也不想让别人说自己家孩子有精神病。”


“我从来没有和以前的同学联系过。我没有任何朋友,不论是在网络上还是现实中,我感觉很自卑,好像我低人一等”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这个病让我失去了太多,我什么都不能做,什么都做不成。”


“我知道他们想保护我,学校怕我出事要负责任也很正常。但是我就是觉得很悲哀,明明我生病了,我不舒服。为什么其他的病就可以大大方方地说出来,而我就只能遮遮掩掩,难受的时候也要躲起来不被人发现,好像我很见不了光似的。


听到这,大叔感到很心疼。是啊,为什么?


是什么让他们感到见不得光?


 04 

关于他们

我们知道的太少、误解的太多


1. 不知道什么是精神障碍


根据我国最新的一项包含 32552 人的调查数据中,有 16.6% 的人在一生当中患过某种精神障碍,有 9.3% 的人在过去的一年内被诊断为精神障碍。[4]


双相情感障碍属于精神障碍的一种,最典型的表现为躁狂发作和抑郁发作交替反复。轻微症状的患病率在全球范围内位 1.4%,患者年龄中位数为25岁,并且近十年内青少年的患病率增加了39倍。[1][9]


躁狂状态:


感到极度兴奋和充满力量。在发作的早期阶段,他们可能比平常更友善,活跃,健谈,自信,有洞察力和创造力。但随着情绪的升高,他们可能会经历以下某些或全部情况:


  • 增加力量和精力,减少睡眠

  • 极度烦躁

  • 快速,不可预测的情绪变化

  • 思想失控

  • 对活动的兴趣增加,精力透支

  • 雄心壮志,自尊心高涨

  • 判断力差


抑郁状态:


主要症状是悲伤,绝望的情绪,可能伴有以下某些或全部的极端感觉:


  • 睡眠失常(睡得太多或太少)

  • 对工作,家庭和朋友失去兴趣

  • 改变饮食习惯

  • 专注于失败或不足

  • 自尊心丧失

  • 对身体不适的过度关注

  • 性欲降低

  • 容易哭泣,自杀和偶发性杀人念头


具体的早期征兆随障碍而不同,但这些症状可以作为识别的信号。


如果发现自身或他人患有上述一或多种症状,而且这些症状持续两周以上,造成了相当大的痛苦或干扰日常生活中的事务,那么便需要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


2.不知道病因


有研究表明,极富创造力、敏感的人(往往是完美主义者和成就卓著的人)的患病率可能更高。也因此,有人称它为天才病。


但除此之外,其实任何人都可能出现双相情感障碍, 它对病人生活的负影响是巨大的,近 20 年来超过 6% 的病人死于自杀。


研究表明,生物学因素是导致发病的重要因素,I 型双相情感障碍的遗传率为0.75,大部分为常见等位基因变异导致,并且一部分基因与精神分裂的基因相重合。[7] 


另外,一个人的个性构成和 / 或在环境中的压力(例如,亲人的死亡,分居,离婚等)也可能导致抑郁或躁狂状态,儿童时期遭受物理或者性虐待的话发病率为正常人群的 2 倍,并且发病更早症状更为严重 。


3. 不知道生病的时间可能很长


由于成因复杂,与身体疾病不同,精神障碍无法通过外科手术或者打点滴的方式快速解决,在治疗方面持续的时间较长,整个患病时间可能长达 1-2 年以上。[6]


所以,我们无法强迫患者快点好起来,他们也不想每天都处于那种旁人根本无法理解的煎熬中,但真的很难凭借个人的意志力,让自己变回以前的样子。


他们可以做的,便是积极配合治疗,按时吃药,一点点恢复。


但值得庆幸的是,70% 到 90% 的精神障碍患者可以通过治疗来缓解症状。如今,从各种心理健康问题中完全康复通常是可能的。[3]


4. 认为只有 “弱者” 才会生病


很多人认为,患有精神障碍是这个人本身太脆弱了,一点儿 “小风小浪” 都承受不了,缺乏所谓的 “精神力量”、“内在力量”。会嘲笑他们,看不起他们。


实际上,精神力量和精神健康不一样。正如糖尿病患者可能身体强壮一样,精神障碍患者也可能精神强壮。任何人都可以选择锻炼自己的精神力量,不管他们是否有心理健康问题。


甚至,精神障碍患者已经特别坚强了,即使面对各种磨难,仍然努力前行着,阻挡他们的,可能只有外界的不理解。


就像一位患者的一段描述那样:


“他们(父母)在小时候打断了你的腿,又不给你治疗,你哭着努力站起来,然后一瘸一拐的长大,有天他们突然发现,哎你的腿怎么是瘸的,你说了原因,他们仿佛失忆般不记得了,然后含混的道个歉,接着又开始责怪你的腿为什么会长瘸,为什么会和别人不一样,你的快点把腿治好才行。于是你只能沉默的转过身,继续瘸着腿前行。”


这段话,让大叔感受到了无奈与无力。但同时,大叔也看见了生命是充满力量的。


哪怕生病了,他们也一直在挣扎地努力活着。即使你无法给到他们一些帮助,但至少,避免对其再次造成伤害。理解与善待,是最大的美德。


 05 

身边人患了病,我们应该怎么做?

(父母如何爱孩子?


大叔写这篇文章其实也并不是想批判谁,只是希望可以让更多的人了解他们,多一些理解与包容,温柔以待。


如果身边的人病了,我们可以怎样做呢?下面的建议,希望可以对你有帮助。[5]


第一步,不要责怪、不要减少对他们的爱


经常有读者留言,问大叔:“大叔你说,爱是不是有条件的?”


听到这样的询问,大叔总是会感到…… 一丝悲伤,好像他们都在说,自己表现不好、自己出现问题了,身边的人就会停止爱。


所以,请不要责怪生病的人,不要减少对他们的爱,尽可能地开放倾听他们,避免做出主观评判。


例如,下面的话是不能说的:


哪有那么娇气?大家不都是这样过来的?


不要太脆弱,坚强一些!


你现在的感觉存在于是你的头脑中,那是一种你可以控制的想法。相信我,你可以自主选择抹去它的!


我们都有难过的时候,我也一样,上周我还因为男朋友和我分手难过呢,哭得要死要活的,现在我不是也好了?那时候还是你安慰我的,记得吗?


相反,你可以说:


你不是一个人。我就在这里。


我可能无法确切感受到你的感受,但我很关心你,我也想帮助你。


你对我很重要,对我的生命也很重要。


第二步,鼓励治疗,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


除了继续关爱、倾听他们以外,你还需要做的就是,带他们(或者鼓励他们)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


1.鼓励他们把自己的症状列在一张清单上


可以和对方谈论自己观察到的一些特征,例如 “你的心情经常低落”…… 列出一个症状的清单,有利于专业人士很好地做出判断。


2. 鼓励他们进行体检


相比于做心理咨询、心理治疗,你身边的人可能更倾向于去做身体上的体验。


如果发现可能是患有某种精神障碍,那么医生会将其转介给精神科医生。有时,这种来自专业人士的观点会更容易令人接受。


3. 主动为他们寻找专业人士


陷入某种精神障碍的人,可能自身会非常的疲惫,没有充足的精力找到一位合适的专家。这个时候,提供帮助是很有必要的。


第三步,走向康复


康复需要一段时间,这一阶段,需要你的爱与支持。


1. 接受现实


看到家人或朋友特别沮丧、在痛苦地挣扎,同样可能会让你感到沮丧,尤其是当恢复较慢、没什么进展时。


所以,你要认清现实,有耐心是很重要的。是的,即使有了最佳的治疗,也不会在一夜之间就变好了。


2. 以身作则


你可以保持健康的生活方式,例如坚持锻炼、不吸烟、不酗酒,鼓励他们可以以更好的方式生活,这样会有利于恢复过来。


3. 看到他们的难处


有些小事儿,虽然看起来很简单,但是当一个人生病后,就变得特别难。这个时候,看到他们的需要,帮忙做一下,是很好的方式。


4. 一起成长


当亲人的精神障碍或心理问题和家庭环境有着紧密联系时,一起做心理咨询、调解彼此的关系是特别有必要的。


最后,你也要记得保护好自己。当亲友生病了,你可以给到适当的帮助,但有的时候自己也会感到烦躁、沮丧,这时就需要给自己一些空间与时间,恢复一下。


 写在最后 


著名心理学家、心理咨询师卡尔·罗杰斯曾描述过一个场景:


“我记得我小时候,家里把冬天吃的土豆储存在地下室的一个箱子里,距离地下室那个小小的窗户有好几英尺。生长条件相当差,可是那些土豆芽竟然发芽了 —— 很苍白的芽,比起春天播种在土壤里时长出的健壮的绿芽是那么的不同。这些病弱的芽,居然长到两三英尺长,尽可能地伸向窗户透进光线的方向。


他们这种古怪、徒劳的生长活动,正是我所描述的趋向的一种拼死的表现。它们也许永远无法长大成株,无法成熟,永无可能实现它们实有的潜能,但是即使在如此恶劣的生长条件下,它们也要拼死地去成长。生命不知道屈服和放弃,即便它们得不到滋养。”


卡尔 · 罗杰斯


作为人本主义大师,罗杰斯始终对人有着特别积极的看法,认为人会朝着美好的方向发展,就像 “地窖中的土豆”一样,即使生活在恶劣的环境中,也有一种 “拼死” 的精神。


采访的最后,大叔问俞俞,是否有一些话,特别想对大家说。


俞俞说,对那些和我有类似经历的人:“一定要坚持按时吃药,好好爱自己,尽量去看些自己喜欢的、美好的事物。顺其自然,尽己所能吧。


如今,她开始尝试做一些事情,比如看书、听歌、画些小画、观察植物和动物、每年冬天的时候她还会种一盆水仙…… 她说,最大的梦想就是以后可以拥有一个自己的花园。


你要时刻记住,他们一直在努力着、在朝向阳光的那一面挣扎着、生长着。


愿每个人都能在阳光里


世界和我爱着你


大叔的参考资料(上下滑动查看):
[1] Anderson, I.M., Haddad, P. M., & Scott, J. (2012). Bipolar Disorder. BMJ. 345.
[2] 朱迪思, & 赫尔曼. 创伤与复原. 北京: 机械工业出版
[3] Amy Morin (2015). The 5 Most Common Misconceptions About Mental Illness.
[4] Huang, Y., Wang, Y., Wang, H., Liu, Z., Yu, X., Yan, J., ... & Wang, Z. (2019). Prevalence of mental disorders in China: a cross-sectional epidemiological study. The Lancet Psychiatry, 6(3), 211-224.
[5] Helping Someone with Depression.
[6] Kring, A. . (2016). 变态心理学. 中国轻工业出版社.
[7] Sullivan, P. F., Daly, M. J., & O'donovan, M. (2012). Genetic architectures of psychiatric disorders: the emerging picture and its implications. Nature Reviews Genetics, 13(8), 537-551.
[8] Etain, B., Henry, C., Bellivier, F., Mathieu, F., & Leboyer, M. (2008). Beyond genetics: childhood affective trauma in bipolar disorder. Bipolar disorders, 10(8), 867-876.
[9] https://med.sina.cn/article_detail_103_2_10238.html

作者简介:作者时差大叔,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心理0时差(ID:PsyTime),有趣的心理科普、前沿的心理动向、专业的心理研究,网罗全球,没有时差。

0

回复

尝试自杀的她,有些话想对你说| 世界双相情感障碍日-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壹心理翻译社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翻译社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