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咨询中共情的理解

发布时间:2021-03-29 0评论 269阅读
对咨询中共情的理解-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学习心理咨询的时候,我认为自己特别有优势的就是共情能力比较强。当我看电影的时候很容易感受到角色在情境中的情感体验,很容易激发出和角色相似的情感共鸣。而在日常生活当中,我也特别善于倾听,容易引起倾诉者的信任和依赖。

 

而当我进入工作状态时,才发现咨询中的共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共情是人本主义创始人罗杰斯提出的,是指体验别人内心世界的能力。包含三个方面的含义:


1、咨询师通过求助者的言行,深入对方内心去体验他的情感、思维;


2、咨询师借助于知识和经验,把握求助者的体验与他的经历和人格之间的联系,更好地理解求助者的心理和具体问题的实质;


3、咨询师运用咨询技巧,把自己的共情传达给对方,表达对求助者内心世界的体验和所面临问题的理解,以影响对方并取得反馈。

 

在日常生活中所理解的共情其实是有选择性的,我们往往倾向于和自己的三观相合的那一部分,不管是你愿意倾听的朋友还是你能产生共情的电影。所以这个时候的共情只能是基于你自己的人生经验而言的,是缺乏一个合格的心理咨询师所应该具备的共情能力的。

 

所以当我在学习过程中逐渐通过心理学的知识和体验,心理咨询的技巧和方法来反思反省自身存在的因为童年创伤而造成的人格缺失时,慢慢地,我才开始带着一颗包容的心面对和自己有完全不同的生命体验的人。

 

于是,我才理解了曾奇峰老师的课程中说过的一段话:治疗师让自己变得更加耐烦、更加有耐心,就是要让自己有足够独立的人格,不会轻易的被病人撩拨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这样就有足够的耐心或者为职业准备了足够充分的人格的素养。

 

比如我曾经面对的一个求助者。我是在她第三次找到我时我才和她开始工作。因为在开始工作的一年前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想我们双方都没有准备好。


她是经由朋友找到我,然后就是谩骂和列数家人的种种不是,我感觉她只是想发泄的时候找个人听就好了。因为除了愤怒我没有感受到她的任何痛苦。而我们开始工作应该是有转折点的,那就是她母亲的去世。


她依旧是对孩子爸爸及其家人各种不满,还是会有谩骂和指责,而且同样会数落自己父亲的种种不是,但是在她的表达中我听出了那隐藏的伤心;最重要的是,面对她同样的价值观,我不再像一年前那么的不舒服(甚至有一些愤怒),我能够静下心来不带指责的倾听她的诉说,虽然内心还是会有评判。

 

当我反思自己前两次沟通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其实还是数次打断了她的指责批评的,也并没有深刻理解她当时的心理和问题的实质的。但是我能够觉察到自己的变化:就是即使这样,我也始终保持着情绪上的相对稳定平和。这是耐心出现、人格逐步完善的一个信号灯,让我接下来面对她时更具包容理解的表现。

 

过后我也复盘了这个工作中自己的成长。

 

首先,我不再只从自己的角度来看待她“不可理喻”的行为,而是通过和她一起回忆她成长的点滴特别是童年时期发生的某些事件来理解她现有的三观构成。把自己置身于她的成长环境来看待她身上存在的问题。

 

幼时父亲因为工作原因严重缺位,她是在妈妈的高标准严要求下不断被否定和打击中长大,而在自己已经有了极度自卑的人格形成时爸爸又通过关系帮她铲平求学路上的诸多障碍。


她是在“我那么笨,何必花钱花精力培养我”的怨念中当了女兵而且取得高文凭的。然后又通过关系走进了一个同事都非常有背景的国企当中。此时自己引以为傲的资本在这里被比的根本不值一提。


自卑被压在潜意识中,自负感抬头,以至于在择偶时以“缘分”为由选择了现在的丈夫。当丈夫的家境让她不能像以前那样被物质和光环包裹住的时候,她崩溃了。

 

就像现在做家庭教育指导时常常遇到的问题,家长对孩子那么苛刻,总是各种批评指责,家长自己对生活工作不满意,却又给孩子增加各种负担让他背负家长未满足的、不曾实现的愿望。

 

面对孩子,我总是能很容易就理解包容,而面对这样的“不曾好好长大的”成年人,我却很难共情。这是我还没有足够耐心允许成年人退行的问题。当我意识到这是我的问题时,共情也就自然而然的出现了。

 

其次,我和她的成长经历完全不同甚至相反,我是在大人们的过度表扬中长大 的身体有缺陷的孩子,而我的工作经验大多是来自我自己的选择。所以我们没有相似 的经历感受,但是,只要能设身处地的理解她当时所处的环境,放下评判,把自己置身于她的境地,共情也就开始了。

 

再者,她作为一个迫切希望被理解、迫切需要抒发自己内心感受、情绪反应强烈的求助者,她对于共情的需求更是高于一般的求助者。我应该给予她更多的共情。

 

然后,共情要把握时机、把握角色,善于使用沟通中的肢体语言。


在她迫切表达时不要轻易切入,要耐心倾听;当共情时要“如同”对方而不是“就是”对方;眼神表情动作等非语言信息要适当运用。当真诚的拥抱发生时,对方是最容易放下防御哭出来的。当然,在中国文化背景下,拥抱不太适用于异性间。

 

最后,我还要验证自己是否和她产生了共情。这就需要我主动进行询问,得到她的反馈,并修正存在误差的理解及表达方式。

 

在这个咨访关系中对于共情的理解和表达,让我为后来的咨询指导工作奠定了基础,也为我自己人格的完善提供了契机和发展。


原创:兰心66668
责任编辑:一只梨
0

回复

对咨询中共情的理解-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兰心66668(朱晓霞)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兰心66668(朱晓霞)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