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单一辈子”,你怕了吗?

发布时间:2021-03-14 0评论 197阅读
“孤单一辈子”,你怕了吗?-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01

汹涌而来

 

小艾坐在我对面,这是她第二次来了。


她事不关己地讲着她会在难受的时候趴课桌上哭,然后去学校楼顶的阳台上冷静。有时也有朋友关心她,为她们的伤害道歉;更多的时候别人说她“矫情”,她只能躲在角落里压抑着低低的哭。


她也会讲到爸爸妈妈很爱她,关心而包容,并没有太多的要求和苛责;也会讲到父母的忙碌,她常常自己一个人吃饭,深夜躺在床上等爸妈开门的声音。


这些后面,我们不难看到一个孤单的不被看见的孩子。



走过家人环绕无微不至照顾的幼年,同伴嬉戏打闹的童年,青春期的孩子开始探索自我和外在的边界,在自我需要及评价和他人的评价之间苦苦寻找那个平衡点,开始感受到孤独的滋味。


这个时候的孤独更多在于没有同伴,没有朋友,客观的“形只影单”,并隐隐开始感受到心理上的“不被理解”的孤独。


于是很多孩子会非常在意他人的评价。同学、同伴的批评会让他们非常难以接受和伤心难过。另一面是可能非常叛逆,既然他们都不懂我,那我就不要他们全部。有一种“全世界都和我为敌”的感觉和挫败感。

 

02

必然的失去


在这种孤独里,有一条新的路径渐渐显现出来。那就是比父母更平等,比同伴更亲密的“恋爱”关系。


热恋的感觉非常象我们儿时和母亲的关系,我们全身心地关注彼此,揣摩彼此的需要,心灵相通,是一种深深的融合。“我不用说,ta都懂”的美好。


心理学家温尼科特把这个时期的母亲形容为是“癫狂”的,她是没有自己的,全身心地关注在婴儿身上。因而这种状态是不长久的,母亲总是要回归自己的生活和工作,还有许多婴儿之外的活动。


所以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热恋期总是会过去,我们渐渐地感觉到我们并不是全然一体,会感觉到有彼此有独立空间的需要。


这种从融合一体的亲密到有距离的偶尔的孤独的变化,带来的失落和孤独感更加强烈和深刻。我们可能将其归咎于这个个对象,可能是这个亲密伴侣不对,或许我重新找一个就不一样了。于是我们不停的寻找下一段亲密关系,希望找到那个完美伴侣。


直到某一天,我们突然认识到“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每个人生而孤独”,“每个人都有独处的需要,那部分是别人无法理解的”。然后我们开始理解和享受这份孤独。我们变得更坦然和成熟,对奶茶刘若英歌词里的那句“我想我会一直孤单,孤单一辈子。”有更丰富的理解。

 

 

03

天生不同


对于孤独的耐受度因人而异。


心理学家荣格指出人有外倾和内倾两种倾向。外倾的人更喜欢和擅长与外在环境打交道,更喜欢与他人交往,在各种关系中获得能量和滋养。内倾的人更喜欢独处,从内在去发掘自己的潜力和力量,外在的各种关系让ta感觉疲惫。


在我们长大成人,逐渐进入社会的过程中,我们的环境和教育是鼓励我们要“大方、外向”的,因而很多内倾的人也学会了外倾的方式。


但我们也要理解:同样的聚餐,看起来都是缤客言欢,但是对于外倾的人来说是乐在其中,是充电的过程;而对于内倾的人来说是努力应对,是耗电的过程。


内倾和外倾不是绝对的,每个人身上都有这两部分。就像一些人平时看起来很内向,但在熟悉的朋友面前又很活泼外向一样。一些活泼外向的人,也有独处安静的时刻。从这个角度来看,“孤”和“独”并不一定是心理上的“孤独”感受。这两者之间并不能划等号。

 


我们感受到孤独时,如果仍然是难过伤心而难耐的,那么背后的原因可能往往是在于我们对于关系的渴望,对于被理解的渴望。我们希望我们的感受,能得到分享,能得到共鸣。我们对于早年那个“完美的妈妈”的留恋,对于那种全然的心灵相通的“默契”,还有着期待和向往。


当我们放下对完美的期待,尝试着去接受孤独,学会欣赏孤独的美,我们或许能在孤独时更多地去感受它,理解它,更多地去看到我们内在那独一无二的部分,更多地发现我们生命里那些独特的光芒。


那偶尔闪现的被理解的火花,带给我们的幸福和满足,就变成了大大的惊喜。


我们放下了对“完美他者”的期待,从而可能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在一个我们未曾期待的他人那里被看见和理解。而因为我们放下了对完美的期待,所以当我们在这里未被理解时,我们也不会那么失望,而是期待下一个火花的到来。

 

孤独,或许也是四十不惑的其中之一吧。







文:心宇工作室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孤单一辈子”,你怕了吗?-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心宇工作室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心宇工作室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