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创伤中走出来,带着创伤继续生活

发布时间:2021-03-04 10评论 3814阅读
文章封面

创伤揭示了人的脆弱,人们不愿意谈创伤,因为它揭示了人性中普遍存在的恶。


创伤事件后再次提起创伤使让我们第二次受伤,但当我们能够直面它,才能从创伤中走出来。


生活中充满未知,不可预知的事件和不恰当的处理方式,最终造成了难以弥补的伤害。事情发生以后,我们常常后悔,为什么当时我没有那么做,如果我那样做就好了。我们埋怨亲人,为什么那个时候你不在我身边,如果你在,这件事就不会发生了。


人们心里受到创伤是因为他们遇到了困境却无法反抗,这些无法进行的反抗变成“未完成的动作”,最终“固化”在人们的身体感受或者症状里,使人们得各种疾病。


创伤发生以前,我们对创伤的认知非常模糊,恐惧往往源于未知,我们看不清创伤的真面目,所以我们恐惧。可一旦我们认识了它的本质,知道了该如何应对,它对我们的伤害就减低了。认清创伤的实质,有益于伤害再次来临时我们能够积极的面对。


创伤之所以造成伤害,是因为我们对身边最信任的人的信任没有了,对身边最喜欢的人的喜欢没有了,对世界最真切的希望没有了。我们的生活再也难以回到最初,不知道人生该如何继续。午夜梦回时,不知道人生的意义在哪里,生活该以哪种方式继续。


创伤造成的影响会在它之后持续很久很久,在那很久的时间里,我们无助得无法生活,找不到继续生存的意义。直到有一天你可以走出来,开始新的生活。


创伤让我们偏离了正常的生活轨道。创伤之后明显的症状是社会退缩,对于熟悉的人和社会上的人都不信任了。


范德考克的《身体从未忘记:心理创伤疗愈中的大脑、心智和身体》这本书告诉我们人和人之间可以互相毁灭,也可以互相拯救。恢复社会关系是康复的中心,创伤之后封闭自己,不愿意与周围的人交流是很糟糕的。


书中告诉我们,语言给予我们改变自我和他人的力量,通过叙述经历,我们得以了解自我和世界的意义。创伤之后我们把自己封闭在自我的世界里,作息混乱,不再关心自己的身体状况,不再愿意参加以前喜欢的运动。


书中告诉我们,我们可以调节生理状况,可以通过简单的呼吸、动作和触摸调节我们身体和大脑的自主运动。我们可以改变我们的社会状况。


创伤之后最糟糕的就是把自己封闭在环境里,不愿意踏出去。过去一切热爱的活动都摒弃了,与世界隔离,与以前的自己隔离,抛弃了以前热爱的生活。


走出创伤,必须走出创伤后的生活,重新回到过去熟悉的生活中去。从事自己热爱的活动,读自己喜欢的书,学习自己喜欢的内容,做自己喜欢的事,和自己喜欢的人交往。找回以前生活的乐趣,或者重新寻找生活中的乐趣。


对于我们失去的,我们要清醒的认识到已经失去,我们可能有了疾病,有了身体或者是心灵上的疾病,我们要清楚的知道,失去的已经失去,从此以后要开始一个新的人生。


对于积极帮助我们的人,不要拒绝他们,握住他们伸向我们的手,相信他们可以把我们带出去,尝试把手给她们,就是一个新的开始。


从每一件小的事情开始,尝试一种新的食物,尝试一种新的衣服款式,尝试学一样新的技能,就是开始了一段新的生活。哪怕我们带着疾病,身体或者心理上的疾病,我们要接受疾病从此与我们同在,但是新的生活仍然是崭新而有希望的。我们的生命可以有新的开始,会找到新的意义。


创伤以后有的人从创伤中恢复了,有的人却没有。治疗师们会鼓励我们通过谈论痛苦来缓解痛苦,让我们的理性大脑把我们的情绪化大脑表达出来。通过一次次谈论,让我们理解“那时是那时,现在是现在”。


如果我们的杏仁核不能区分过去和现在,就会释放大量的压力激素,我们的情绪会难以控制。如果大脑前额叶皮层难以判断过去、现在和未来,我们对于情景就难以判断。


《身体从未忘记》这本书说对于创伤患者,他们很难有活在当下的感觉,因为无法活在当下,他们就会活在他们感觉活着的地方,这个地方充满恐惧和悲伤。


要帮助他们,就要恢复那些因为创伤而失能的大脑结构。除了让他们重复那些创伤经历,缓解他们对创伤的敏感,还得让他们恢复正常的功能,例如做饭和小孩子一起玩耍这些功能,否则他们永远难以生活。


恢复正常的生活功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这段疗愈之旅漫长而弯曲,在疗愈的旅途中你感到痛苦无助,不断地把想帮助你的人往外推,情绪变坏的时候无法克制,会对自己很失望。身体感到很不适,那么直接地在抗拒。


但是如果坚持下去,在家人、朋友、治疗师的陪伴下,改变在某一天突然就发生了,在你没有意识到的时候你和人在近距离的交谈,那么亲密,却没有任何的不适,这就是生活新的开始。








文:夏天离去春天归来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作者头像

夏天离去春天归来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夏天离去春天归来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