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龄焦虑丨其实,衰老不是后半生的事,它是终生的过程

发布时间:2021-03-03 1评论 2918阅读
文章封面
文:Anne Karpf
来源:译言(ID:yeeyancom)
原文标题:中科院女博导谈年龄焦虑:其实,衰老不是后半生的事,它是终生的过程


北斗女神徐颖儿,32岁成为中科院最年轻的博导。当谈及女性年龄焦虑时她说:“焦虑没有止境,但不需要焦虑,等你80岁时回头看,你会发现27岁时的焦虑没有必要的。”


在美容技术日益发达的今天,我们比以往更有资本“年轻”,却也更加害怕衰老。于是,“衰老”成为了我们“谈虎色变”的对象,惧怕衰老也成为了一种文化基因……


01

年龄焦虑的年轻化


当时钟敲响,玻璃杯叮当作响时,我们为新的一年干杯。但在新的一年里,我们也会变老一岁,对许多人来说,这带来了焦虑。


当然,对衰老的恐惧并不是最近才出现的新现象。2012年Superdrug对2000名女性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女性在29岁时就开始担心衰老。如今这种恐惧通常由年轻女性表达,而且有越来越多的男性也表达这种焦虑。嘉莉今年25岁,在一家百货公司工作。她说,除了她以外,几乎所有的朋友都注射过肉毒杆菌。23岁的学生贝基说:“我额头上有两条非常严重的皱纹,我想知道该怎么处理。我也注意到我的一些朋友开始有鱼尾纹。我们都在讨论。”


“哦,我才20多岁,但我已经开始害怕衰老了,因为我快20多岁了。现在我越来越接近30岁,我开始恐慌了。”斯嘉丽·约翰森承认她20岁就开始使用抗衰老产品。


身体畸形——一个人的身体和外表扭曲的感觉——过去被认为是一个人的心理问题,如今,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对老龄化的恐惧,老龄化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状况。


儿童和青少年渴望长大,获得随年龄增长而来的更大的自由和特权。你18岁生日时会喊“终于!”然而,在我们20多岁的时候,期待变成了恐惧:从看不起比我们年轻的人(在家里,在学校里),我们开始看不起比我们年长的人。


02

焦虑催化剂


是什么导致了这种焦虑的“年轻化”?化妆品行业通过定向营销,无疑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现在的客户是按年龄细分的,抗衰老市场已经两头延伸,有针对“成熟”肌肤的新产品,也有针对20多岁年轻人的抗衰老面霜。广告中写道:“从25岁开始,用第一个抗皱抗衰老产品为皮肤细胞注入新的活力”,或者声称要解决“25岁以上的第一个衰老迹象”。美国连锁超市沃尔玛甚至推出了一款名为Geo Girls的护肤品系列,专门针对8至12岁的女孩,其中包括含有抗氧化剂的“抗衰老”面霜。


当然,抗衰老产品的制造商需要培养对衰老的焦虑,才能承诺消除这些焦虑:恐惧使利润最大化,如果没有足够的恐惧,那么,他们就只能再种一些。在一个身体已经成为主要文化货币的时代,不去照料它是道德上的违背,多方面的衰老经历已经被病态化。我们比上一代人活得更长、更健康,但奇怪的是,我们更早担心衰老。这意味着我们要担心更长一段时间。


千万不要低估市场的平均主义:如今,男性也越来越成为抗衰老广告的目标。整容外科医生报告说,男性整容手术激增。大量的新产品和服务都是为他们量身定做的。


衰老的两种主要表现方式实际上是老年恐惧症的两个方面,即对变老的恐惧和对老年人的敌意。人们认为老龄化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过程,老年人纯粹是一种负担,一种资源消耗。根据这个模型,当我们年满60岁时,我们只会变老——所有其他特征、特质和个人历史都会被抹去。谁不会害怕?这种思维方式将衰老和死亡视为一种个人侮辱,一种自恋的创伤。


03

让年龄不再成为焦虑


因为年龄在我们的文化中是如此的耻辱,我们不认同老年人——他们可能已经老了,但我们绝对不会。这种否认在任何年龄都可能发生。一位61岁的女性在回答一项大规模的观察调查时说:“如果我走进一个房间,周围的人都是灰色的脑袋,我倾向于认为我是在一个老年人的聚会中——在一个可怕的时刻,我真的忘了我是他们中的一员。”这就像人们说:“我不觉得自己老了”,好像年龄带来了某种特别的感觉。


对老年人的不认同是“虐待老人”现象严重的原因之一。那些照顾老人的人,无论是亲属还是住家看护,在多年的陈规定型观念的熏陶下,更可能粗心大意或虐待他们,而这些观念实际上使他们丧失了人性。


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生活会变得更加刺激和丰富,我们需要消除一些普遍存在的对年龄的误解。衰老不是发生在我们后半辈子的事情:它是一个终生的过程。我们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衰老了。从这个意义上说,衰老是生存的另一个词;反衰老就是反生命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变得更加多样化。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其他方面——社会阶层、收入、种族——变得越来越重要。如果我们准备超越陈规定型观念,我们会发现,衰老,就像余生一样,是得失的混合体。我们生活的每一个阶段都会有损失:例如,我们渴望摆脱学校或工作的专制,但却为失去学校或工作所提供的结构而悲伤。在整个生命周期中,哀悼是人类的一项基本任务,它释放出一个空间,让新的品质和体验得以发展。


大多数老年人说他们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们。当美国诗人梅·萨顿被问到为什么变老是件好事时,她回答说:“因为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自我。”另一些人说,他们已经学会了更充分地生活,享受生活,并且能够更好地度过危机 。


美国出生的剧作家、参政妇女和分析家弗罗里达·斯科特·麦克斯韦写了一篇关于变老的文章。1968年,85岁的她写道:“年龄让我困惑。我以为那是一段安静的时光。我的70多岁是有趣的,相当平静,但我的80多岁是充满激情。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变得越来越紧张。令我惊讶的是,我突然冒出强烈的信念…我必须冷静下来。我太虚弱了,不能沉迷于道德狂热。”


人在任何年龄都可以恢复活力;我们可以继续学习和发展,直到最后一次呼吸。当一位90岁的英国妇女被问到为什么要做志愿者时,她简洁地回答说:“个人成长”。


作者介绍:原文作者Anne Karpf,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译言(ID:yeeyancom),发现、翻译、分享中文之外的互联网精华。

责任编辑:小鲸鱼  烊箜

原作者名: Anne Karpf

转载来源: 译言(ID:yeeyancom)

转载原标题: 中科院女博导谈年龄焦虑:其实,衰老不是后半生的事,它是终生的过程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作者头像

成长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成长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