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苏:恐高症的自我分析

发布时间:2021-02-26 10评论 4867阅读
文章封面

不知为什么,小时候我就很怕高,以前超过3米左右的高度,我就很害怕。小时候在农村生活,都是平地和平房,家里也就二楼,中间有个楼梯上去,我有时爬楼梯上二楼,一不小心看到下面,都会感觉到心惊胆战。站在二楼的楼板上,我深怕踩踏了,木地板坏了,一脚掉下去,想着想着就会打个冷战。


A

爬山时,有时在台阶上往下看,看到下面时,会吓得腿发抖,然后尽量远离栏杆的地方,走在靠近山体的那一侧,不看下面,但心里还是会害怕,就是怕得腿发软,心惊胆战的那种。


B

在烟草公司工作时,有一年去了广州,当时和老婆一起去看看中信大厦的楼顶,我们一路坐电梯上去,走到楼顶时,还没出那个门,看到外面的天空好高啊,我就吓得全身发软,腿都立不起来,差点坐在地上,你知道吗?完全不敢迈腿走出去,就吓得要尿裤子的那种,赶紧坐电梯下来,下到地面心里还是砰砰跳个不停,好久才平静下来。


C

记得从烟草公司辞职后,因为那个时候在行业内的报刊杂志上发表了很多文章,是行业内知名的专家和作家,2016年《烟草中国报》邀请我一个人去黄山玩,在爬上山的路上,我吓得瑟瑟发抖,还是咬牙坚持爬上去了。


D

在北京创业时,山东一家培训机构邀请我去济宁讲学,上完课有人陪我去附近的山上游玩,当时坐缆车下来,我坐在缆车上好害怕,眼睛都不敢睁开,不敢往下看,浑身发抖,寒毛直立,说话的声音都是颤抖的,还要强装镇定,因为陪同我去玩的是机构安排的女孩子,不敢露怯。


现在想来,真的好恐高,我以前有多么的恐高,那种胆战心惊的感觉,那种战战兢兢的感受,那种腿发软的状态,那种心脏快要吓得跳出来的恐惧,真是让人浑身战栗,瑟瑟发抖,冷汗直冒,真的印象好深刻。


我一直不明白是为什么,我为何会如此的恐高呢?


直到我不断的进行自我分析,当某一天我完成一系列分析之后,我的恐高的症状竟然完全消失了,一点痕迹都没有了。


02

我为何会如此恐高


原来一切都与成功,与父亲,与母亲有关。


恐高症的核心在高度差(成功)和无意识的恐惧和焦虑。


让一切自然的流动,慢慢的呈现,很多的事情缓缓的流过心头,我负责记录和呈现。


记得小学三年级时,有个同班同学冷不丁对我说:“苏剑锋,你太骄傲了!”这句话一直刻在我的心里,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我的成功和聪明让自己变得更加自恋,唯我独尊,给他人带来伤害,也会被别人攻击,有种深层的恐惧感慢慢的潜伏在我的心底,我开始慢慢的收敛,压制着自己的能力和表现,我却一直没有觉知到,直到后来才明明的清晰明了。


心理学里,马斯洛曾经提到过一个约拿情结:“人不止恐惧失败,人更恐惧成功,恐惧成功后会面临着未知的惩罚。”


我一直以来都有严重的约拿情结,因为我与第一名总是有着奇怪的距离,不敢展露自己的强大和优秀,就算自恋,也要假装谦虚,有第一名在前面挡着,好像会有一种莫名的心安,因为我不用去面对那些我不想去面对的麻烦。


比如人前演讲,比如成为焦点和中心点,比如前路的迷茫和空洞,很多人的嫉妒和背后的非议攻击等等。成功对我来讲其实是恐惧的,完全展现实力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会面临着很多巨大的风险和灾难,所以要成为第一名,我会莫名的焦虑,无意识的就会做出一些奇怪的行为,阻止自己去成功,反而失败了让自己更熟悉和心安。


记得高中时开运动会,让我印象很深刻,我参加了四个项目,全部都是第二名,最典型的就是5000米长跑,最后一圈我还是遥遥领先,快到终点100米左右,我突然就跑不动了,脚都挪不动了,好像有个人在拖着我,直到后面的人追上来,跑到我前面,我才又有了力气,想追上去,还是得了第二名。


这件事情我印象非常的深刻,因为我从初中开始每天早上六点起来跑步,锻炼身体,坚持不懈,体能很好的,运动能力很强,在第一个接近终点时,却突然迈不开步子了,直到有人超过我,我的力气又回来了,我现在还能感觉到当时那种感觉,瞬间就泄气了,怎么样都无法挪动自己的那种感觉,仿佛自己给自己施加了一个禁止令,后来我才明白,我无意识里很恐惧成功,成为第一名。


所以高考前一个月,我去谈恋爱了,我心里明明知道这个时候很关键,最后导致第一次高考失利,过了重本线,却没有考上自己的心仪的大学,最后选择复读。


不管是小学,中学,高中,大学,烟草公司,我通过自己的持续不断的努力,在对自己很满意的时候,我即将成功时,所有人都认为我很厉害,对我充满信心时,我就会开始一种无意识的自毁行为,我就会开始一些稀奇古怪的操作:


小学时与人打架,中学时与人打架,高考前谈恋爱,大学临毕业时和人打架进了医院,在烟草公司时写文章署真名发表在中国烟草在线上直接抨击行业陋习,被局长逮到办公室骂个狗血淋头,让自己莫名其妙的跌落,让自己灰头土脸,让自己狼狈不堪,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让自己懊悔不已,然后再从头再来,再收拾旧河山,循环往复这个过程,建设-毁灭-重建。


我潜意识里好像有股很奇怪的力量,在我接近成功或者已经开始成功时,就会不断的作死,不自觉的作死,不然我就会很焦虑很恐慌,惶惶不可终日,不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好像就不舒服,不是我要的感觉,不是我待的地方,我不应该成功,不值得成功,我成功了就好像是一个很大的谬误,我一直对自己的这个部分深恶痛绝,但一直摆脱不了,像个魔咒一样跟随着我,那股作死的洪荒之力如影随形。


随着对持续不断的自我的分析越来越深,越来越接近自己的原生家庭对于自己的影响,接近自己的家庭能量对自己的影响,才发现一切都是如此的触目惊心,才明白原来,如此,当我明白了这一切,理解了自己之后,终于允许自己顶天立地,成为我自己,悦纳自己,绽放自己的独特魅力和能力,作为一个人而稳稳的存在着。


先从我爸爸的影响开始说起,我爸从来没有长大过,因为是长子长孙,所以一直被宠溺长大,哪怕现在70多岁了,还一直象个幼稚的娇宠的小男孩。


他只顾满足自己的口欲和需求,抽烟吃肉吃豆腐,没有家庭责任感,没有养家的能力,没有独立的人格,活在自己的情绪和欲望里,被周围人笑话和看不起,村里的大人用鄙夷和嘲弄的目光看他,小孩编口诀笑话他,爸爸在家里地位最低,天天被妈妈骂和指责:“窝囊废,废物,没用的东西,什么都靠不住,嫁给你害了我一辈子…”


我们这些孩子也看不起他,所以父亲在我心里是坍塌的,爸爸从来没有教导过我,没有给过我钱花,没有从心理精神和物质上支持过我,给我更多的是伤害和失望,是空心的感觉。


我心理其实是没有父位的,由于我与妈妈的过度粘缠,我在心理层面篡位了,我无形中取代了爸爸在家庭中的位置,弑父娶母的俄狄浦斯神话在我身上重现了,导致我的潜意识里一直有着一种负罪感和内疚感。


因为我在潜意识里杀死了我的父亲,取代了我的父亲,这是一种罪过,一种禁忌,一种我自己都无法面对的痛苦,但是在幼年时,这一切都无意识发生了,直到我明白过来,已经成为了心理事实,直到了我看清了这一切,慢慢的将父亲还原到父位上,面对我有这样的父亲,面对我有这样的原生家庭,心酸无奈,还得面对。


而我妈妈呢,是家庭的统治者和控制者,家庭的绝对真理,性格强势,脾气暴躁,情绪喜怒无常,她说的都是对的,你不能反驳她,谁说她不对就是她的“阶级敌人”。


妈妈很宠溺我,是建立在我无条件的站在她那一边,乖巧听话,能给她长脸的基础上的,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与妈妈捆绑在一起,与她的情绪共生,以她的意志为主,将她对爸爸的认知当成是唯一的认知,妈妈会很开心孩子的优秀,考了好成绩会像过年一样。


但是,你的优秀不能脱离她的统治和控制,需要把功劳归结为她的身上,都是她的付出,她的培养,你的优秀是她的成功,是她的面子,她炫耀的资本。


如果你的成长脱离了她的控制范围,那你的优秀和成功就成了灾难,那你将面临的是她的无穷的攻击和制裁:“你是个不孝子,你翅膀硬了,你不把妈妈放在眼里了,你书读多了,你娶了媳妇忘了娘…”各种方式让你心如刀割,直到你重新屈服,重新归顺在她的羽翼之下,纳入她的统治范围。


于是,成功和拥有独立的自我,变成了我的禁忌,我不能逾越的雷池,我一旦跨越了这一步,就意味着是对妈妈的背叛,你知道吗?我的成功是对妈妈的背叛,面临的是妈妈猛烈的攻击,对于当时的我来讲,这是完全无法承受的心理重创,我只能选择回避,收缩羽翼,其实内心深处有不甘,有不服,有质疑,有想伸展的需要,有自我实现的本能。


成功不再是成功,对于我来说,成功而变成了一种可怕的禁忌,成功就意味着弑父,成功就意味着背叛妈妈,一旦接近,我就会异常的恐惧和焦虑,所以我的恐高症的根源就在于此。


我一旦通过努力到达一定的高度,就会让自己感觉到生理性的眩晕,心理性的惊恐,因为我无法承受内在的罪疚感和背叛感,我就通过各种方式让自己失败和受挫,让自己重新回归原有的模式和机制,不需要面对那种境地和处境。


03

成为我自己


当我分析到这个层面时,我的心理豁然开朗,原来如此!当时一阵狂喜和激动,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整个身心都无比的震动,恐高其实代表着我恐惧成功,恐惧自己优秀,恐惧自己强大,恐惧自己成功的把父亲杀死了,恐惧背叛了妈妈,恐惧自己骄傲,恐惧自己被别人嫉妒,恐惧自己在聚光灯下的自恋膨胀。


当我洞察和体悟到这个部分时,我开始审视自己:那未来我将如何面对自己,面对自己的成功,面对自己的这些部分呢?


首先我调整了与父亲的关系和界限,经历了好几年的心理建设和尝试努力,我先把父亲当成了父亲,面对自己有着这样的父亲,允许父亲呈现的这些面和存在的状态,将父亲当成了一个普通人看待;


其次,我慢慢的调整与母亲的心理距离和关系,不再进行粘缠共生和心理捆绑,慢慢与妈妈分离。


我不再是我妈妈宠溺的宝宝,我是一个独立成熟的人,妈妈也是一个人,不再只是将她固定在爱我的妈妈的位上,面对妈妈的好和不好的部分,整合了妈妈的内在形象,不再卷入她掀起的心理游戏的狂风暴雨。


保持合理的距离,做好儿子的本分,不再是妈妈情绪的承载机器,妈妈人生观价值观的复制品,我是我,妈妈是妈妈,我有这样的妈妈,我只是妈妈的儿子,不是她人生的希望的满足工具,我不需要对妈妈的人生负责,我做好儿子的本分。


再次,我选择做一个独立而又强大,平等而又尊重的存在状态,我认可自己的努力和能力,也认可自己的天分和成就,对于自己的一直以来的不懈努力和奋斗追求创造的一切予以认可和欣赏。


我不是原生家庭的复制品,不是父母为我编写的剧本和演员,我是我自己,我要成为的也只能是我自己,我对我自己的一切负责,我尊重自己,也尊重别人。


我相信自己的智慧,也相信每个人生而神灵,我不需要在比较中体验优越感,显得自己的高高在上。


我相信每个人都可以实现自己,只要他愿意,愿意面对一切的苦难和经历,持续不断的能力和坚持,都可以做到的。哪怕别人不愿意,我也尊重,这是他的人生,他自己负责就行,我没有资格去评价,因为每个人的生命都是自己的选择,我尊重就好。


我能做的就是对自己负责,对自己的一切因果负责,爱自己,同时爱他人,对复杂的人性有着深刻认知,应对着各种错综复杂的现象和关系,把生命当成一场经历的过程,直到死亡的来临,我不后悔我来过世间一遭。


戏剧性的是,我一直恐惧做爸爸,一直不敢生孩子,一直回避要孩子的问题,当这一切都明朗后,我觉得自己可以做爸爸了,于是开始准备迎接一个新生命的到来,其实我一直不知道怎么做一个爸爸,一直在学习,在与孩子相处的每一个时刻学习,因为父亲是一个永远都无法完结的概念,是一生的功课,只是不想让我的孩子对我失望。


从此以后,我的恐高症就消失了,如同我现在在十五楼的工作室,再往下看,不再有腿软的感觉,不再心里战战兢兢,我稳稳的站立和存在这个世间,所履皆为平地,用心的做着自己,我所收获的都是我努力得来的,我值得。






文:阿苏  (一枚普通的心理咨询师,学习心理学20年,独立执业14年,咨询时长11000多个小时,以心理咨询为终生事业,在心理咨询的道路上行走了20年时光。2015年度壹心理最佳专栏作者,北京晚报"心理行者"专栏作家。北京凤凰心理咨询中心创始人(2007-2011年),长沙阿苏心理工作室创始人(2011-至今),在东西方智慧中默默求索,体悟心理咨询之道,融合心理咨询之术,将心理学的感悟活成自己的人生。)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作者头像

苏剑锋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个人头像

苏剑锋

阿苏,红尘俗世一庸人,一枚普通的心理咨询师,以心理咨询为终生事业,在心理咨询的道路上行走了20年时光,13年独立执业咨询师,累积咨询11000多小时,北京凤凰心理咨询中心创始人(2007-2011年),长沙阿苏心理工作室创始人(2011-至今),在东西方智慧中默默求索,体悟心理咨询之道,融合心理咨询之术,将心理学的感悟活成自己的人生。

私信

苏剑锋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