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苏:惊心动魄的一个早上

发布时间:2021-02-24 3评论 4594阅读
阿苏:惊心动魄的一个早上-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注:此事过去了好多年了,专门征求了妹妹的意见,她也想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同意写出来,给更多的人一些启示。)


一切都要从婶婶去世开始说起。


这个事情发生在六年以前,从北京回来后,一直忙于自己的心理咨询事业,和亲人们的交流很少,有一天接到电话,说婶婶因病去世了,才五十多岁,于是全家回家给婶婶吊唁,地点在邵东界岭的小山村里。


一.

清晨惊闻


记得那是婶婶下葬的那天清晨,我还在床上睡觉,突然听到一阵惊慌失措的吼叫声:“命理在吗?出事了!”(我小时候的外号叫命(梦)里逃生,与我的出生有关,所以熟悉的亲人都叫我命理宝或者梦里宝)


原来是叔叔的喊叫,我睡眼朦胧,赶紧穿上衣服起床,看到叔叔惊慌失措,魂不守舍的样子,急匆匆的忙慌慌的跟我说:“W宝疯了!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办。是不是要给她打两针镇定剂,然后送到精神病院去,你是这个方面的专家,你赶紧想想办法,去看看,去救救她!”


我一下子清醒过来,镇定的对叔叔说:“你别着急,不要乱说,你先和我说说怎么回事?”

叔叔具体发生什么也说不清楚,只说了昨天晚上还好好的,半夜开始突然就发作了,所有人说话都不听,在房间里不出来,样子很吓人,全家人都急死了,商量着是不是冲进去把她按住,打镇定剂控制住,然后送到精神病院去。


我了解了一下基本情况,很镇定的对他说:“别着急,我先去看看,你们不懂,先不要乱搞。”


叔叔心理安定了一点,然后就带着我去了山背后的妹妹公公家。


二.

路上思考


去妹妹公公家有几百米,大家都急匆匆的跑着。


在路上我根据叔叔的描述,根据前面和妹妹交流的只言片语,仔细思考和感受了一下妹妹现在的状态和能量,回来并没有和妹妹有太多的接触,因为都忙着搞葬礼,只是见过几面,聊过几句。


我沉下心来,感同身受妹妹的处境,在能量场里代入了妹妹的基础资料进行了简单的推演,心里有了一个谱,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决定到现场仔细观察再做判断,于是收住心神,快速的赶到了妹妹公公家。


三.

窗边静听


一行人赶到时,我就听到房间里妹妹不断尖叫和乱语的声音,声音时而高昂,时而低沉,公公家的人想进门,被她惊声高叫阻止了,她公公家的人很惊恐,不知所措,见面就说:“是不是要打药,赶紧送精神病院,她疯了,谁的话都不听,不准任何人进房间。怎么办啊?”


我镇定的说:“你们别着急,我先看看是什么情况,你们现在什么都别做,先把自己的情绪稳定好。”也许是我镇定的状态让他们心安,所有人都开始安静下来。


妹妹的房间就在堂屋的左边最外面一间,窗户向外,我先从窗户外看了一眼妹妹和屋内的场景,当时妹妹只穿着内裤,手里飞舞着剪刀,剪得被子、枕头和衣服满屋都是,神情癫狂,不断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嘴里不断地自言自语,大声呼喝着:“你们都别进来!”然后又进入到无意识的不断的言说,当时他老公吓得躲在里面的厕所里。


我扫了一眼之后,就退到窗户外,仔细的听着妹妹在说什么,因为我知道,她现在所表达的一切都是有意义的,我让所有人都不要做声,静静的待着,我一个人站在窗户外,用心的聆听着妹妹的表达,里面描述的内容和对象:


妈妈太冤了,死得这么早,一辈子太苦了……我是奶奶……爸爸……老公……弟弟……妹妹……自己……(中间的内容就省略了),不断的重复,大声的嘶吼,内容有些重复,有些补充。


我静静的站在外面,仔细的听了估计十分钟左右,心理明白了整个事情的能量过程以及状态,心理知道怎么办了,确定了能量疏通的方式来处理这个事情。


然后我就往前两步,站在窗前,叫她一声:“W宝!”


妹妹从小和我感情很好,她很尊敬我,看到我来了,她一下子清醒了,说:“命哥哥,你来了!”然后又开始飞舞剪刀剪东西,无意识的在房间里狂乱的走,不断的诉说,回到她的潜意识世界里。


我说:“W宝,你妈要上山了!”


然后她彻底崩溃了,大喊着:“不要上山,我还没来,不能上山,绝对不能上山!谁抬她上山我就打死他!”


然后大叫一声,把剪刀一扔,光着双脚,冲出房门,朝着自己家的灵堂奔去,所有的亲人都紧紧的跟在后面,姑姑带了她的衣服,给她披上,几百米的路,全是农村的砂石,她一路狂奔,赤着脚无所顾忌,一边大喊着:“我还没来,不能上山!”风一般的跑到了灵堂,在妈妈的棺材前大哭和大喊。


四.

灵堂的心理治疗仪式


我们一路跟随到达了灵堂,周围的人都很诧异,我当时赶紧清场,让无关人等都去忙自己的事,因为要安排大家吃早餐,所有人都等着上山的事,然后把灵堂旁边的账房清出来,把所有相关的亲人都叫进来:叔叔,弟弟,妹夫,妹妹,姑姑,我姐等,然后把门关上,让所有人都不要进来打扰。


我让所有人围着妹妹坐成扇形,以妹妹为中心点,我坐在妹妹的右边后面,然后妹妹拿着一根长长的的扫帚,就是学校搞大扫除的那种扫帚,一个人站在中间,不断的围着扫帚转圈圈,嘴里不断的重复着那些话语,念念有词。


当大家坐好之后,我让大家别慌,没事的,然后交代:“从现在起,你们先别说话,静静的陪伴着,不管妹妹说什么,你们都不要反驳,她让你们做什么你就照做,知道了吗?”所有的人都点点头。


然后我开始跟妹妹对话,我说:“你想说什么尽情的说,我们都在这里。”


妹妹先不断的说自己是奶奶附身,诉说着和奶奶的事情,然后用奶奶的身份表达了很多关于叔叔的事情,又说妈妈死得早,死的冤,太可怜了……


这时,我就让妹妹对着叔叔的位置,说:“你有什么话就直接和他说。(这里我去除了叔叔的身份,没有用叔叔或者你爸)”


然后妹妹对着叔叔说了很多真实的心里话,包括很多年以来的关于爸爸的事情,关于爸爸和妈妈的事情,中间换了很多种身份,用奶奶的身份,用妈妈的身份,用自己的身份,虽然看似混乱,但事实却很清晰,说了很久,当她说完后,我让叔叔站起来说声:对不起,叔叔诚挚的哭着说了声:对不起。


然后妹妹又开始无意识的转圈,开始诉说老公的部分,我让她对着老公,她又开始诉说着老公的很多事情,诉说着自己的这么多年的委屈和痛苦,夫妻之间的很多事情,说了很久,说完后,我让她老公诚挚的对她说了声:对不起。


然后再到弟弟,再到妹妹,过程是一致的,内容不太一样,将她这么多年内心的怨气、痛苦、悲痛和压抑都表达了出来。


又设置了一把空椅子,代表婶婶,让妹妹表达了对妈妈的感受,她很内疚和自责,妈妈这么年轻就去世了,她还没有尽孝,没有好好地陪伴妈妈。


自己这么多年一直忙着做生意,忙着赚钱,妈妈却就这样突然患病走了,现在日子好了,妈妈都没享福,一辈子过的这么苦,嚎啕大哭,悲不自已,她哭得撕心裂肺的,我让她充分的表达了自己的内疚自责和思念。


在这个过程中,妹妹一直围着那个扫帚不断的转圈,速度很快,身份也不断的在奶奶、妈妈和自己三者之间不断地转换,直到所有的能量都宣泄出来之后,一直压在心里的话都说出来,整个仪式完成后,她大叫一声,晕倒在地上,因为婶婶死后,妹妹几天几夜粒米不进,又彻夜未眠,进入到“癫狂”的状态,身体和精神都虚脱了,直接晕了过去。


大家赶紧把妹妹抱起来先休息了一会,去照顾好她。


我说:“现在好了,没事了。”


然后和所有人仔细解释了一下具体的原因以及处理的原理,他们似乎都听懂了。


我说:


“世上本没有精神病,这都是因为极度痛苦不能承受引发的。


妹妹这不是精神病,这属于心理学里的应激反应,因为特殊的强烈的刺激,人在极度痛苦之下,在精神和心理极度虚弱的情况之下,自己的心理承受不住了,让妹妹原来的心理平衡被打破了,陷入到瞬间崩溃的状态。


原有压抑的能量喷涌而出,将所有的痛苦、委屈、愤怒、怨恨和悲伤都一股脑的冲出来,完全承受不了,意识进入了混乱的状态。


但是周围的人都不懂她的痛苦,以为她疯了,所以给她一个宣泄的环境,一个抱持的氛围,一个表达的机会,当这些混乱的能量通过引导流出来,又得到周围人的回应后,这个部分就过去了,所以就没事了,谢谢大家的陪伴,现在该做什么就去做吧。”(因为婶婶上山还有很多事务要安排,核心家人都在这里。)


妹妹休息了一会就醒过来了,喝了点水,整个人平静而又虚弱,仿佛忘记了刚才发生过什么了,在亲人的掺扶下悲痛的送妈妈上山下葬。


五.

尾声


这件事情之后,因为各自很忙,虽然都在同一个城市,却几年没有见面。


这次过年,妹妹和弟弟来给我爸妈拜年,正好又见面了,其中谈到了这件事情,妹妹说她都不记得了,当时发生了什么都忘记了,后来用了两三年的时间才从妈妈的去世的事情里恢复过来,因为太心疼妈妈了。说着说着眼泪又下来了。同时她的生意也做得越来越有起色了,为她高兴,临行前还抱了抱她。


我特意征询了她的意见,说:“我想把这件事情写下来,让你也明白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会对世人有益,因为很多人发生这样的事情时没有被理解到,没有很好的被对待,后来都进了精神病院,被当做“精神病”对待,有些人因此毁了一生,希望人间可以少一些这样的悲剧。”


妹妹听了沉吟了一会,说:“可以。”


我说:“写好后,我会发给你看的。”


愿每一个心灵在痛苦时都可以被温柔以待,愿每一份痛苦都有人能理解和感同身受,愿爱在世间流动,愿心理学的健康知识可以良好的传播。






文:阿苏  (一枚普通的心理咨询师,学习心理学20年,独立执业14年,咨询时长11000多个小时,以心理咨询为终生事业,在心理咨询的道路上行走了20年时光。2015年度壹心理最佳专栏作者,北京晚报"心理行者"专栏作家。北京凤凰心理咨询中心创始人(2007-2011年),长沙阿苏心理工作室创始人(2011-至今),在东西方智慧中默默求索,体悟心理咨询之道,融合心理咨询之术,将心理学的感悟活成自己的人生。)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阿苏:惊心动魄的一个早上-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苏剑锋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阿苏:惊心动魄的一个早上-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苏剑锋

阿苏,红尘俗世一庸人,一枚普通的心理咨询师,以心理咨询为终生事业,在心理咨询的道路上行走了20年时光,13年独立执业咨询师,累积咨询11000多小时,北京凤凰心理咨询中心创始人(2007-2011年),长沙阿苏心理工作室创始人(2011-至今),在东西方智慧中默默求索,体悟心理咨询之道,融合心理咨询之术,将心理学的感悟活成自己的人生。

私信

苏剑锋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