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梦——关于“外星球”的故事(二)

发布时间:2021-02-09 2评论 16451阅读
文章封面

在我们成长过程中,有时会遇到一些在意识层面感觉“很羞耻”的事情,我们很想将它【忘】掉。但是,这样做的结果,通常都会遭遇“墨菲效应”——“越想忘掉,越忘不掉”。


即使我们真的把它们“忘”掉了,它们也不会消失,只是进入了我们的【潜意识】里,成为“阴影”。而潜意识往往有许多途径袭扰我们,“梦”就是其中的一种。


虽然说“梦是潜意识的表达”。但是,每个人的梦境千差万别,即使是出现了相同的主题,对于不同的人而言,意义也是不一样的。


因此,在解梦的时候,除了要懂得分析心理学基本原理外,还必须要结合来访者的实际情况“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做到理论和实际相结合。


“飞船”和“外星球”

——一场惊心动魄的“潜意识之旅”


记得前一段时间,壹心理上有一位来访者求助,让我们帮助他解一个“梦”,梦的内容大体如下:


他和一些人搭乘飞船来到了一个“古老又诡异的星球”,他们一行人中,有“很强壮很man的队长”、“比较软妹的女记者”(但是在旅程中出事故死了)、“比较独立坚强的女警察”等(这两个女的都喜欢队长)。


在这个星球上,他们遭遇了“诡异的森林”(由湖中心一颗巨大的“扭曲的树木”蔓延而成)、“古怪的建筑”(丛林当中有村落,房屋整齐排列,他们想探险,但是有神秘的力量阻止)......


其中,他们的队伍里有一个男生,他像是“好像他很久以前探索过这个地方一样”。他们在这个古怪的建筑里发现了一些像金子一样的东西,他们想带回去。


结果,出现了一个“森林之主”,威胁他们快速离开,否则就不客气......而他们队伍里,有一对母女,母亲带女儿来这里是因为她女儿得了绝症(为此,女儿变成了一个类似抱枕的玩偶),想要到这里来寻找能让女儿“重生”的力量。


最后,当森林之主封锁森林之时,母亲知道自己跑不掉,便把女儿塞给了他,嘱咐他照顾好自己女儿。而他抱着这个“似玩偶的抱枕”跑回飞船、飞回地球之时,这个似玩偶的抱枕很快变回了真人(即获得了疗愈),而母亲则永远留在了外星球......


看完了这个来访者对于梦的内容的描述,我心中隐隐感受到了一种“不安全感”。紧接着,我就用我曾经学习过的沙盘疗法以及与之相关的“象征”理论对这个梦境进行了一番粗略地解读:


1、在分析心理学的“象征”中,“飞船”是一个【连接】【沟通】的主题,所谓的“外星球”,往往象征着我们意识层面难以企及的“潜意识”领域。因此,他梦里的乘坐飞船前往外星球,很可能意味着他开始触碰自己的潜意识领域了;


2、而从整体上看,在这个“星球”上,既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危险,可以吞噬人的生命,同时也有着丰富的“资源”,具有“疗愈”的功效。


从分析心理学的角度来看,这也是“潜意识”的特点,它可以消融、瓦解你的意识,让你有如“地狱里走一遭”的感觉。同时,这也是打破你意识层面的局限性,对其进行“重塑”和“滋养”的过程,最终使得你的意识得以扩展和丰富。


当然,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旅程,稍不注意就会“粉身碎骨”,因此全程需要有专业的心理咨询师或心理医生的引导。


3、所谓的“很强壮很man的队长”,在集体无意识中往往是【力量】的象征,它可以带给人们【安全感】。而那两个喜欢队长女的,极有可能是来访者内心深处【不安全感】的幻化。


即来访者内心极度缺乏安全感,但是他无法自己解决,于是渴望能有某种强大的力量来保护自己,但是这种力量也不一定完全靠得住,不然那个女记者也就不会出意外死了。


就我个人解梦的经验来看,这可能跟来访者的成长经历有关,于是我就在此基础上问了来访者的成长经历!


很快,来访者就回答了我的问题。果然,不出所料,这位来访者的童年有着太多的心理阴影,大体如下:


1、童年遭遇过性羞辱,年纪比他大的堂哥在他面前袒露生殖器,并且说过一些下流的话,还不小心看到过大人的生殖器。甚至小孩子之间也经常说色情段子,他为了迎合他们也跟着说,当时还不懂,但现在想起来就觉得恶心,没有安全感;


2、他跟父母的关系很不好,父母的控制欲强,想让他按照他们的方式生活,从不在乎他的感受,从不相信他,时常对他语言暴力和肢体暴力;


3、基于此,他对于自己的家极度矛盾。一方面他在家里感受不到温暖,想去远方,但他又没有能力摆脱,而且外面的危险也让他感到危机四伏,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最后还是不得不怀着不安的心情回家。总而言之,这是一种“梦醒了却无路可走”的无力感!

 

基于此,再去看看他的这个梦境,梦里的内容就可以得到很好地解释了!


他梦里的那个危机四伏的外星球,就是他对于家以外的那个“危机四伏”的世界的幻化,他在外星球转了一圈又被迫回了地球,其实也是他在现实中的“无奈”的超级再现;


外星球中的那些“扭曲的树木”,也可以理解为他在现实生活中那控制欲强的父母以及对他性羞辱的堂哥以及其他聊色情段子的小孩(他们都“人格扭曲”了);


他梦境中的那个“很强壮很man的队长”,其实就是他对于力量的渴望…...

 

如何疗愈来访者的“创伤”

——梦给出了答案

 

分析梦境不是最终目的,最终还是要落脚到“疗愈”来访者的“创伤”这个根本点上。

 

当时,我首先对于来访者的经历表示同情,但也为他敢于暴露自己问题的勇气点赞,这就是疗愈的开始!

 

然后,我尝试着引导他在自己的“恶心”周围加个“篱笆”,即把他的恶心限制在当时特定的人身上。毕竟,“性”没有错,对他施加“性羞辱”的那些人才有错;

 

而且,这种“恶心”的背后,也是一种对于自己的“自责”、“不原谅”,他恨自己无能为力抵制那样的“性羞辱”,反而还去同流合污。


尽管从社会道德层面来看,他这样做很不好!不过,在当时那样一个社会大环境以及他成长的小环境下,他那样做也是无可奈何,是完全可以被原谅的!他可以尝试着原谅那个弱小而无助的自己。对于他父母也是如此。

 

最后,我还引导他“转念”,引导他重新认识那些所谓的“性羞辱”。即那些对他性羞辱的人,他们的“谈色聊性”的行为,也是一种方式极端地“移情”。他们内心“缺爱”,所以想通过谈色聊性来填补内心的“情感空洞”。他的父母也是如此,也想通过“暴力”这种极端的方式“刷存在感”。

 

虽说当时我那回复被加为精华。但是,现在看看,我这些回复还是很有缺陷的,因为我没有结合他的这个梦境来为他寻找解决之法,反而单刀直入,就问题说问题,实在有些唐突!现在,重新看了他这个梦境,其实,他的梦境已经给他提供了解决问题的答案!

 

他的梦境的最后部分,一个母亲以牺牲自己为代价,换来了森林之王治愈了自己那得了绝症的女儿!


如果从“象征”的角度来看的话,那位“母亲”,可以看做是“过去的他”;那个得了绝症(变成了人偶抱枕)的女儿,就是他的“现在的他”(他对于自己的家庭乃至世界已经“心死”,如图行尸走肉般)。


当过去的他被牺牲之时,现在的他就获得了“拯救”(用宗教的话来讲,这叫做“救赎”)!


在荣格的分析心理学中,非常强调这种“牺牲”或“祭献”,认为它是突破自我局限、获得更加高深的智慧的必经之路。这就像北欧神话当中的主神奥丁,他为了喝一口“智慧之泉”的水,他牺牲了自己的一只眼睛,并且倒挂在“世界之树”上九天九夜,以自己作为献祭最终,他自己获得了预知未来的能力。


这位来访者的梦的最后部分也是在提示他:要想获得“新生”,必须拿自己的过去进行“祭献”或“牺牲”!即只有真正告别过去,才能开始新的生命!


如何告别呢?就是承认自己也有“不勇敢”的一面,原谅当时的那个“不勇敢”的自己,不让自己的过去影响到自己的“当下”!一句话:不念过往,活在当下!

 

这位来访者能够做这个梦,其实就已经是在放松意识的把控,开始接触自己的潜意识里的“阴影”,这本身就是一个“祭献”的过程!所以,这位来访者的梦境,非常具有“疗愈”的功能!它昭示着这样一个真理:要想获得光明,必须从阴暗中汲取能量!

 

“没有人可以或者应该阻止献祭。献祭不是毁灭,献祭是后来者的基石”(荣格《红书》)







文:毁灭与再生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作者头像

毁灭与再生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个人头像

毁灭与再生

地质学博士,四川省心理学会会员(2019-2022),接受过团体心理治疗,对心理学有着浓厚兴趣!对荣格创立的分析心理学理论有一定了解,对于箱庭疗法(沙盘游戏)有一定研究,将来有志于从事心理咨询的相关工作!

私信

毁灭与再生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