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视死神之镰 | 亲人去世,除了自罪我还能够怎样?

发布时间:2021-02-08 3评论 5068阅读
直视死神之镰 | 亲人去世,除了自罪我还能够怎样?-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亲人去世对于人们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不论是出于什么去世原因,很多人作为幸存者都可能会把原因往自己身上揽,比如说要是自己能够再去检查一下仪器就好了、要是当时自己没说什么话就好了、要是能够早点送亲人去重点医院就好了........然而,人各有命,即使真的重来还能轻易改变生老病死的进程吗?

有些时候,我们都是在失去之后才知道健康的珍贵,才会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如此重要,才会知道早睡早起不熬夜的金规玉律是有多么的接地气,然而世人在平时必定会把这些抛之脑后,他们通常并不知道这点,仍然在敷最贵的面膜,熬着永无止境的夜晚。

死亡的原因非常多,有的是猝死、疾病死亡、新冠病毒死亡、癌症、绝症、被杀害、过失杀人、意外死亡......因为我们的世界存在大量的负面因素还有危险的风险,如果不去好好评估自己所处的环境,那么当死神来临的时候可能就会措不及防。

有很多幸存者选择关于死者的故事时,都会出现大量的回避或者各种内疚自我否定,有的人还会觉得这种谈论逝世者的行为是不尊重的,但是事实上真的是这样的吗?我们如果不讨论死亡就无法真正了解什么是真正的生命,无法真正去了解为什么生命如此宝贵。

我们如果想要真正去接纳生命并且让死亡能够成为一种生命的另一种形式,或许就能够更加游刃有余地对待死亡,我们一生可以遇见至少上百万的人,但是只有将近两百多人是与自己真正密切的,重要的他人对我们来说起着人格塑造的作用。

当人们哭泣的时候通常是因为过去发生的那些事情已经让自己痛彻心扉,人们对于死亡所造成的各种丧失已经深恶痛绝。


当我们拥有过后才能够真正明白,原来当这个人或者这件事情存在的时候,自己的生活是如此之美好,我们的需求的美好如果已经被破坏,那么对于自身来说也是非常难熬的,需要花大量时间去适应亲人不再待在自己身边,突然没有了那些唠叨总感觉有些不习惯。

当亲人离去的时候,幸存者的内心情绪仿佛在过山车,不断地起伏波动,这种情绪的震动有的是幸存者对逝者的① 极度思念、② 孤独寂寞、③ 迷失迷茫,④ 有的人还觉得逝者并没有离去,反而出现了某些奇怪的幻觉,如果出现了这样的状况还是非常让人担忧的。

长时间的悲伤痛苦有可能会让个体的免疫系统被摧毁,因为有的人可能会在悲恸过后出现各种失眠、焦虑、抑郁、食欲下降、易激惹的现象,我们所说的负面事件,这种亲人去世是比较常见的那种负面元素。

有的人可能在一个月之内就可以从亲人去世的痛苦中走出来,还有的人可能三个月之后都无法真正走出来,有的幸存者可能会认为自己的生命从此没有了意义,在这种自怨自艾的过程中个体的情感和记忆中枢会被激活,过去的那种美好记忆可能会蜂拥而至。

当幸存者在不断回忆的过程中如果没有处理好与过去的那种剪不断理还乱的缠绕,就可能否认这种事实,因为她会认为过去的记忆是多么真实,而现在的事实又是什么情况,这是不可以接受的。

这种不愿意与现实情况进行统合的情况终究会造成个体的内在结果出现负面影响,悲恸过多的幸存者通常存在特定的方式来面对自己的那些情绪,她们可能会认为这是没有办法解决的,她可能认为死亡就是自己不能接受的,封闭自己,让自己无法找到真正的痛苦原因,这样就可能循环进入这种痛苦怪圈之中。

过度的悲恸的确有可能会让人陷入长期的痛苦并且出现抑郁的状态,如果没有从这种失去亲人的悲恸中走出来那么最终会导致比较负面的结果,这其实也不利于幸存者生命质量的提升。

只有真正理解了自己的生命还有亲人的死亡,才能够清楚了解这种事实究竟意味着什么,幸存者身边的家人朋友的陪伴也是非常重要的,让幸存者明白她并不是独自一人在面对这种失去亲人的痛苦。

哀悼的痛苦结构可以帮助一个人了解生命的厚度,知晓我们的生活不仅仅是快乐和高兴,我们还有很多值得去思考的地方,还有很多事情是值得去面对与体验的,自己的痛苦也是值得去体会然后进行必要的告别的。

我们在进入新冠病毒大流行时代以来,已经经历了很多事情,病毒也在改变我们的内心看待死亡的方式,不断上升的确诊率已经慢慢让人变得麻木,个人经济层面的入不敷出也让人更加感觉到生存的压力,这个时候仿佛死亡并不是那么紧急需要去处理,个人的生活重担让人无法喘息。


反而是如何生存下来才是更加重要的事情,各种红白喜事都要从简,不能铺张浪费,不能够去邀请太多人,而且还要给相关防控指挥部和社区进行报备或审查,这也是让我们知道了生命的重要性。

我们的生命只有一次,如果失去了就不能起死回生,所以看到亲人的生命正在慢慢凋零的时候,这个过程也是非常痛苦的,有的人还可能因为各种传染疾病的原因而无法去拥抱即将去世的病人,通过玻璃门,能够看到呼吸机上面逐渐微弱的心电图,逐渐从波动变成一条直线。

亲人去世了,看上去这是逝者经历的事情,而事实上这种死亡也在给我们幸存者自己敲响警钟,我们会因为这种生命的逝世而思考很多,那些逝世的人,会至少让身边五位非常亲密的家人和朋友伤心难过。

我们也可以看到这种死亡的哀悼情绪还可能是通过一种集体的能量来传递的,我们的这种哀悼,也可能是一代又一代的祖先在面对生命与死亡的过程中不断发展出来的信号,从而让自身对生命更加敬畏,更加珍惜自己的当下。

对于逝者的悲伤和哀悼是当我们所爱的人死去时我们都会经历的过程,这种死亡通常无法逃避,真正生理学意义上的死亡是不可逆的,身体的细胞还有器官都在凋零,慢慢地失去温度,没有任何的气色。


时间不断推移就可能出现尸斑,死后的身体慢慢膨胀,所以后续的丧葬事宜也要尽快解决,尤其是在气候炎热的时候。

我们每个人与死亡的距离并不是那么遥远,也许当曾祖父曾祖母去世的时候自己还只是一个懵懂的少年,而后来当自己真正成长起来的时候,就要去面对核心家庭成员的去世。

比如说四十多岁五十多岁的中年人,可能都要面临自己的爷爷奶奶还有父母的衰老,曾经照顾自己的人最终离不开远去,我们感叹时光易逝物是人非,很多事情都是自己不能控制的,这个时候还可能会出现各种心烦意乱或语无伦次。

事情发生了,事后痛苦的悲伤浪潮会一波接一波地到来,每次的来袭都可能让人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轨迹,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真正意识到生命是有尽头的,当自己真正懂得了人的局限性,我们才能够真正去争取获得自己想要的事情

我们不需要在所有的事情上面都是完美的,我们只需要让自己去真正面对自己的真正擅长的事情,让这种自身的真实能力能够展现出来,而对于自己的缺憾与不足能够保持接纳,诚然,亲人去世我们可能认为自己本来可以做很多事情,但是,现实情况存在太多的限制,我们只是凡人而已。


亲人去世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还可能会经历恍惚、走神的时刻,仿佛自己已经在这种神游物外的过程中失去了魂魄,值得清楚的是哀悼悲伤是一个过程,有时候会持续一个月,有时候也会持续好几个月,你可能会觉得自己非常孤单。

尤其是当自己不愿意与其他人沟通的时候,这些都是非常有可能发生的,当我们晚上吃饭的时候,饭桌上仍然摆着逝世者的碗筷,自己的记忆还没有完全连接起来,对于亲人的去世必然也是需要时间才能去适应的。

在没有逝者后的世界,我们终究还是要活下去,不论发生什么,不论自己是否想要哭泣,这都会不断往前行走,我们不会永远都沉浸在自己的悲伤泡沫之中,我们仍然会慢慢看到自己的生活的真实性,

如果你旁边的朋友愿意提供任何帮助,这会是非常好的,有人陪着自己让自己获得一点温暖力量,让自己能够看到自己的生活并没有因为亲人逝世而停止,更加清楚知道自己的人生意义位于什么方向,让大家都能够真正去坦然地面对死亡,能够去讨论死亡,这样才能够更好地去生活,去让生命的花朵更加艳丽。



文:ZHUQIANG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直视死神之镰 | 亲人去世,除了自罪我还能够怎样?-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ZHUQIANG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ZHUQIANG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