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婚最好的挡箭牌”:为什么这代人不爱回家过年?

发布时间:2021-02-01 6评论 16392阅读
文章封面
文:时敬国
来源公众号: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
原文标题:“春节不回家,成了催婚最好的挡箭牌”:为什么这代人,越来越不爱回家过年?


今天,壹心理和大家聊聊“过年不想回家”。


由于疫情,这个春节多了很多“返乡规定”。


这些规定五花八门,说法不一。


但如果细读,就八个字:“能不回来,就别回来。”



对于那些朝思夜想回家的人,这些规定就是一道道绳索。


而对于一些不想回家的人来说,“就地过年”简直就是天赐的借口,终于可以坦然地过年不还乡


在我们的传统文化里,“回家”本是一个温暖的字眼。


衣锦还乡,是很多人的愿景。


但现实是,越来越多混得并不差的人,并不想回家过年。


从精神分析的客体关系理论来看:


我们和这个世界的关系,并非现实的“我”与他人的关系,而是“我眼里的我”和“我眼里的某某”之间的互动和体验。


在很多人的精神世界里,家乡人对自己的看法是很重要的。也就是说“家乡人眼里的我”,决定着“我眼里的我”。


所以,家乡人是我们人生的重要“客体”:


  • 他们见证过,我们人生起点的样子


  • 也很大程度上决定过,当年我们希望自己成为的样子


而如今,过年不回家,不见家乡故人,本质上是一段重要客体关系的破裂。


今天,我们就从“客体关系”这个角度,聊一聊为什么大家不愿意回家过年了。


01

曾经无话不谈的人,如今没话说


@M女士,38岁,互联网公司创业合伙人

我并不是不念旧的人。


以前每次过年回家,我都充满期待,除了看到父母亲人,还可以见到一些曾经很亲密的初中同学。


我们有个小圈子,曾经无话不谈。


但是后来,我就发现,和她们越来越没话说了。


话题一般有两个最主要的方面:工作和情感。


工作方面,她们多数做了教师、公务员,或者家庭主妇,而我在互联网行业做业务推广。


在她们面前,至今我也没能说明白,我是做什么工作的。


于是就只能听她们讲她们工作中的那些事。

她们的工作好像并没什么可成长的空间。


也没有让她们有更好的状态,反而让她们变得牢骚满腹,对同事充满了各种偏见和诋毁。


情感方面,她们都有老公和孩子。


谈论的是和老公、孩子、婆婆的家长里短……


我插不进去嘴。


我知道,我这个年龄还不结婚,在家乡人眼里已经是异类。她们会不停地问我原因。


事实上,我有男朋友,但是还不打算结婚,也不确定要和他结婚。


我说我对自己的情感状态很满意,她们就对此完全不能理解。

于是,这方面我就不再多说。


直到有一次,其中有一个比较亲密的闺蜜告诉我,其实其他人私下里,对我有很多议论——


我为什么收入那么高?


到底做的是不是正经工作?


从那以后,我就远离了这个圈子。

其实,这个圈子对以前的我来说,还挺重要的。


她们见证过我的青春年少,知道我最初的样子,我希望我们一直可以有话说,分享彼此的生活,给出有用的建议。


但现在我知道,我们走到路不一样,我们的世界不一样了,彼此无法再分享人生。


所以,互相不再干扰,也许更好。


现在,我把父母接出来过年,自己也就不再回去了。


心理学解析:


总会有些人,多年不见之后,你会发现,彼此已经无话可说。


甚至,你不赞成他的每一句话。


于是,你们之间,只剩了回忆,不再有现在和未来。


本质上来说,每个人的认知,很大程度上受三观影响。


分开读书、上大学、工作后,你们两个对同一件事的看法,可能已经天差地别。


于是,那些投机的、怀念的瞬间,再也无法重现了。


接受这种变化并不容易。他为什么变了呢?他为什么竟然是这样的人?他为什么不理解我?”


所以,放弃一段过期关系,其实很需要强大的内心。


02

很多重要的人,已经不见了


@J先生,42岁,小型公司的老板

我以前喜欢回家乡,那里有很多看着我长大的人。


外婆小时候最疼我,也总觉得我将来会了不起。


现在看起来,她的预测并不准确,我只是做了一个小企业而已。


但是,这个预测对小时候的我非常重要,让我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


可是外婆已经去世很多年了。之前,我每年回去都要给她扫墓。


还有一些人,并非什么亲人,可能只是一个街坊。


我有一个小时候的玩伴,他的母亲,我称之为“胖婶儿”。


她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她很关注我们这一片儿的这帮孩子。

我小时候爱笑,一笑就露出两排大白牙,她给我起个外号,叫“呲牙狸子”。


她有些偏爱我,觉得我是那帮孩子里独特的一个。

这导致我一想起家乡的时候,她就成了家乡长辈的一个代表。


我在她眼里的样子,好像就是在家乡人眼里的样子。


而我好像还挺在乎这种表现。


自己在外做事的时候,总会无意识地想到,如果胖婶儿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会怎么评价我呢?


她会不会说:“当年的呲牙狸子,还真有本事呢!”


直到前几年,我回到老家,在街上遇到她。她已经步履蹒跚,眼睛昏花。


看到我的时候,眼里闪着泪光,但早没了当年那种长辈那种亲昵的居高临下,而是一种老弱者,对于年轻人的敬畏和客

套。

我感到十分的心酸,我知道,她已经无力教训我,无力开我的玩笑了。


再回家乡的时候,认识我的老人们越来越少,陌生的年轻人和孩子越来越多。

“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父母过世之后,我便不再回家。


心理学解析:


很多在你心里很重要的人,已经不见了。


以前你想要证明给她们看,“我有努力去变成你想要成为的样子”;


而现在,你不必再背着这种瞩目前行。


那些曾经在你心中很重要的羁绊,也就消失了。


你更多地开始为自己而活,至于那个给予自己期望的故乡,就让它留在回忆中吧。


03

最熟悉的陌生人,无法理解我


@L女士,39岁,整理收纳师

从小,我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在整个家族,我都是优秀、懂事的孩子代表。


我通过考学走出了北方农村,来到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也让家里人感到骄傲。


我曾经有一个优秀能赚钱的丈夫,和一个可爱的儿子。我的人生,在家里人就是圆满的代名词。


直到三年前,我离了婚。


我没再继续在这段婚姻里纠缠,并不完全是因为丈夫的赌瘾。


而是因为我发现,自己一直都是在沿着别人的期待生活,从来没考虑过,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我还仔细地想了想,这段婚姻里,我是不是真正地爱过丈夫,丈夫是不是真正地爱过我?


答案都是否定的。


所有的选择,都因为大家觉得“应该”是这样。


离婚之后,我自己很适应一个人的生活,寻找着自己的人生。


我学了整理收纳,成为了一名收纳师。我也还等待着属于自己的感情。


但是,每次回到家,却不被理解。所有的人,都在质疑我的决定。


我的父母不理解。


我的大伯——这个家族很传统的大家长——更是不理解。


他认为,无论如何,一个女人不该主动离婚,只要还有机会,就要保持家的完整,就要给下一代一个完整的家。


我不想每次回家面对审判,我想有人支持我的决定,陪我面对我已经选择的生活。


我希望有人听听,我现在想什么,什么时候会感到脆弱,什么时候会为自己开心,什么时候会需要支持。

然而,都没有。有的只是埋怨,翻旧账,替我后悔……对于我离婚后几年的人生历程,没有人关心。


我为自己发现的新世界,我找到的更多的自己,无人可分享。


所以,没有必要的时候,我不再回家。


心理学解析:


你早已不是原来的你。


而你的亲人和那些看着你长大的朋友,对你的认识却仍然停留在以前。


他们不知道,你现在的所有感受,无论坏的还是好的。


他们只相信自己固有认知中的你。


可事实是:

他们期待的样子,你自己已经不再接受;


而你眼里的自己,也很难让他们满意。


矛盾如斯。


于是,你看淡放弃了这段关系。


04

写在最后


我们曾经想活出一个漂亮的样子,让那些家乡人、那些见证我们人生起点的人知道。

我们以为:他们期待我的样子,就该是我们成为的那个样子。


因为这些念想,每当回望家乡,我们都怀着浓烈的乡愁。


后来,我们离家日久。


再回去时才发现,时光不再,物是人非,更何况那些已经尘封的期待!


有些期待,你可以不用去背负;还有些期待,可能只是你自己的想象。


当真相戳破时,无论你是否愿意回家,可能都要接受:


家乡和故人,或许曾经对你非常重要,但只在回忆中;


如今和以后,你更多的要为自己而活。


在你的人生舞台下,有些前排,你不需要去等待他的喝彩;


还有些前排观众,早已悄悄离场;


你只需要为自己表演,做自己的观众,并对自己说:


“你怎样都行,开心就好。我都喜欢。”


世界和我爱着你。


——END——


作者简介:时敬国,二级心理咨询师。擅长亲密关系提升、女性自我成长等领域。著有《没有完美的情感,只有更好的自己》。本文章来源于公众号: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有心事,看壹心理。2000万年轻人在这里自我觉醒。

编辑:小鲸鱼 去冰多糖


0

回复

作者头像

壹心理主笔团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主笔团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