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昆明劫持人质案后:有人遍历痛苦,仍相信世上有光

发布时间:2021-01-28 7评论 12906阅读
写在昆明劫持人质案后:有人遍历痛苦,仍相信世上有光-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文:凌扶摇
来源: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
原文标题:写在昆明劫持人质案之后:有人遍历痛苦,仍相信世上有光


今天,壹心理想和大家聊聊:“零度共情”。


昆明劫持案歹徒,被一枪毙命。


现场人群响起了压抑之下的小声欢呼。


1月22日,是这些学生放寒假的日子。


走出校门时,谁都没有想到,眼前这个普通路人一样的大叔,会突然拿刀开始无差别杀人。


7伤1死,无妄之灾。


歹徒刺伤多名学生后,劫持了一个男孩,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扬声器,对人群喊话,说自己的故事。


吸过毒,戒毒十多年,还是找不到工作。


家庭经历不幸,又遭到不公平对待,官僚主义。


社会不接纳他,他要做一票大的。


所以他把目光瞄向了没有反抗能力的学生,还为这个计划沾沾自喜。



人们常说,人心比鬼神更加可怕。


鬼尚且讲究冤有头债有主,而人却会因为无力对付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转而向弱小的学生挥刀砍下。


那些被他伤害,杀死的学生,又何其无辜?


赶到现场的谈判专家,为了赢得信任,脱光了衣服,证明自己没带武器;


一名警察,直接给他跪下,要求用自己去换小男孩当人质;


当天才拿到记者证的女记者,挺身而出,走到歹徒身边......


而被劫持的男孩,还摆摆手,让警察不要过来,冷静地面对着一切。


学生倒在他面前,大家都在恳求他,而他没有一点动容。


死有余辜。


那些被零度共情腐蚀的杀人犯,真的值得同情吗?


01

不要共情一个杀人犯


我想到陕西米脂杀人案件。


10多年前,在米脂三中上学时,凶手曾被同学欺负。


长大后,他仍然记恨在心,却始终不敢找当时欺负他的人对质。


不知道如何诉说痛苦,于是“让别人体验和自己一样的痛苦”。


《犯罪心理学》说:“罪犯并没有学会犯罪,相反,他们没有学会不犯罪。”



他们没有学会分开幻想和现实,没有学会用道德制约不理智的冲动。


有人说,不要去挖掘他们背后的故事了,不要对他们流露出一点同情,否则其他类似的人,纷纷效仿怎么办?


也有人说,了解故事是为了更好的避免悲剧。


知道他们因为什么受了委屈,是因为家暴?教育?社会不公?官僚主义?四处碰壁?


那么就更应在这些方面下功夫,完善社会支持系统,减少“刺激”他们犯罪的外界因素。


不过,另一个说法也不无道理——如果他们道德薄弱,共情力低下,那么是防不胜防的。


还记得重庆公交案。


乘客刘某,因为自己坐过了站,司机不肯中途停车,便怒从中来,与司机扭打。


最终,打斗中造成公交失控,冲入长江。


车上,有带着孩子的妈妈,有为了给儿媳妇过生日才出门的82岁老太太,有高中生,有中年人......


出门前,还开开心心哼着歌,还有两分钟就到的下一站,成了永远无法到达的彼岸。


在路上被人瞪一眼就记恨在心,被说两句就提刀杀人,这谁能预防得了?



在心理学上,有个词来形容这些人:“零度共情”


西蒙·巴伦提出过一个概念:共情腐蚀。


拥有共情力,意味着能准确理解其他人的处境,能为人设身处地地着想。


一旦关闭共情,就完全只看见自己,不管其他人死活,不管自己的行为会造成什么后果。


西蒙做了大量研究,发现不同人的共情水平,会受到多方面的影响。


脑部负责共情回路的区域活跃度、人格障碍、童年创伤、依恋模式,都会对此产生影响。


虽然低共情力,不代表就会做坏事。


但如果,他们同时身处不稳定的环境、受到外界刺激、无法和人建立稳定的联系时,就可能丧失共情,只为满足私欲。


美国联邦调查局,花了十多年,才追踪到的一个凶手,西奥多·凯斯辛基,便是如此。


从小,他聪明过人,智商测试极其高分,16岁就被哈佛大学破格录取,25岁就成为了加州大学的教授。


但他觉得,工作不能满足他,所以从大学辞职,过上了隐居的乡村生活。


但是,越来越多的游客路过他住的地方,他附近也开始整修、铺路,很吵。


他觉得,宁静的生活被他们打破,烦死了。


利用自己的高智商和学过的知识,他自制了一些小型炸弹,邮寄到了各个学校——威力很小,像个恶作剧。


就在他人掉以轻心时,他寄出了真正的大家伙。


爆炸造成了3人死亡,多人受伤,连曾经支持他观点的好朋友,都被他炸掉手指。


“不忍心”这三个字,对他来说是废话。



这就是零度共情。


他们无法体会悔恨或者内疚,即便伤害他人,也无法理解别人的感受是什么。


他们向无辜者泄愤,控诉社会不公。


我只想说,但这世上有无数人,经历着比你更大的痛苦——


都没有走上歧途。


02

这世上有无数人,

在创伤过后仍然选择展露温柔


和昆明歹徒持刀杀人同时上热搜的,还有一位无名的B站up主“墨茶offical”。


22岁的他身患糖尿病,又检查出鼻腔肿物,但没有钱住院。


健康状况不足以支撑他稳定工作,穷困潦倒的时候,只有半包干脆面,和路边捡来的食物。


但他家其实有钱,爸妈都有开公司,只是对他不闻不问。


初中之后,他就一直打黑工,大冬天冰水里掏淤泥,站岗十几小时到腿抽筋......


也会努力在求职网站上投简历。


后来朋友们给他凑了台电脑,于是他有空就会在b站上发视频、直播,和其他网友们聊天。


哪怕他确实性格孤僻、行为叛逆、得罪父母,但他得了重病后,父母仍然不给他生活费。


大凉山医院发文称,墨茶确实来就诊过,但最后并没住院。


他这个家庭不符合救济标准,但他事实上又没稳定的经济来源。


像他这样,可能会是“不稳定分子”的一员。


但他哪怕一粒粒地买药,一块钱掰成两段花,也没选择过激行为。



《谭谈交通》里,有一个老大爷。


骑三轮车拉着一车木头在车道上行驶,被谭sir截下来教育。


谭sir就像平时一样,说,你这样家人会担心的,你爸爸呢?


老大爷说:


“我爸爸死了,死了十一年了。“


“妈妈死了二十年了,老婆,老婆也死了,子女也死了。”


“哥哥也没了,有个弟弟,是傻的,说不来话。”


老大爷69岁了,全部亲人,就剩这个傻弟弟,和一条老狗,一个月骑三轮挣两千多。


但哪怕遭遇了那么多家庭变故,对过去记得清清楚楚,老大爷看上去却不愁眉苦脸。


谭sir问这是为什么。


老大爷沉默了一下,豁达地回答:“往前看!”



像极了现实版的《活着》。


我们如果经历了他这种人生,谁又能保证自己不怨,不恨,不感叹命运的痛苦呢?


但他硬是咬着牙,扛到了今天。


不是每个遭受痛苦的人,最后都会用同样的方式报复社会。


在经历严重威胁,或者创伤性事件后,因为知道这有多痛苦,所以选择了不让别人也受到伤害。


我们的善良,愿意留给更好的人,同理,一个好的人,值得被尊重。


03

把善良留给好人,

也希望留给好人善良


这一次的悲剧,改变了很多家庭的命运。


我们不可理解踩在无辜者鲜血上的诉求,但他背后的故事,可以作为警示,吸取教训。


比如,从凶手的过往经历,教育,家庭,社会环境方面,能否有措施有效减少外部环境中的“刺激源”:


完善社会支持,不把好人逼疯。


面对他人苦难,不必冷嘲热讽。


在一个人陷入困境时,除了心理韧性以外,来自社会、他人的帮助也同等重要。


但别对凶手过度共情,更不能代替受害者去原谅他。



当有人去探究犯罪者背后的苦衷时,也不要忘记:


“当一个人变成了魔鬼去惩罚他人,世界上只是又多了一个魔鬼。”


“原谅他是上帝的事情,我们要做的事情是送他去见上帝。”


希望受到伤害的人,能早日走出阴霾。


世界和我爱着你。


- The End -

作者简介:凌扶摇,壹心理主笔团。业余写稿、专职摸鱼,奶茶两口就嘬完。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有心事,看壹心理。2000万年轻人在这里自我觉醒。

责任编辑:小鲸鱼 木沄

0

回复

写在昆明劫持人质案后:有人遍历痛苦,仍相信世上有光-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壹心理主笔团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主笔团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