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暴力与心理适应

发布时间:2021-01-03 0评论 420阅读
校园暴力与心理适应-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2020年5月9日,江苏南通一名15岁的男孩小盛,因为阻止其他同学霸凌另外一名初一的学生,结果遭到两人殴打,最终送到医院,因抢救无效离世。


但是事发至今已经7个多月,打人的两个孩子的家长都没有出面道过歉,家属表示,希望能对这两个人进行严惩。

 

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18年基于144个国家和地区以及两项大型国际调查的数据,首次全面概述了当前校园暴力和欺凌的规模、性质、驱动因素和后果。报告内容主要包括以下几点。


第一,全球校园中有1/3的青少年遭受欺凌。


第二,男生遭受欺凌的机率高于女生,但在欺凌事件高发的国家,女生更容易受到伤害。


第三,在富裕国家,社会经济地位低是青少年在学校遭受欺凌的主要预测因素。第四,在富裕国家中的移民家庭青少年更可能在学校遭受欺凌。

 

我们在中国看到的是一个个案例的报道,从联合国的报道却看到了更加耸人听闻的数据。校园暴力事件远比我们现象的为多,只是大多数没有造成严重的身体伤害,所以没有被报导。但是校园暴力导致的青少年的精神创伤和心理问题却是不容忽视的。

 

 校园暴力产生的原因有以下几点:


人类的攻击性本能。弗洛伊德指出,人的死本能指向内部就是自毁行为,指向外部就是攻击性行为。

 

家庭成长环境。孩子的行为是通过模仿习得的,家长在打骂孩子的时候,孩子学会了家长的行为。打波波娃娃实验告诉了我们,如果家长打孩子之后没有受到惩罚,孩子就会模仿家长的行为。

 

踢猫效应。孩子遭受暴力后,没有力量攻击家长或更强者,就把矛头对向了力量更弱小者。


校园暴力的施加者,他们最开始也是校园暴力或者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在遇到暴力事件时,他们没有运用正确的认知策略对事件进行评估。对于不幸事件造成的情绪没有及时处理,把糟糕的情绪投向了其他人,并且付诸行动。

 

对于情绪的感受影响了注意偏向。注意偏向包括:增强注意力和负性信息解除困难。


当相关刺激出现时,个体的注意力更容易被某些特定的信息吸引,或者注意力很难从特定的刺激上转移到其他刺激。 在问题家庭成长的孩子更加易怒和无法控制情绪。在实验中,容易激起愤怒情绪的人更容易在中性图片中挑出表情愤怒的图片。


容易激起愤怒情绪的人,让他们从愤怒表情的图片中转开,转移到中性表情的图片上,花的时间要比一般的被试长。青少年中很多的攻击行为是由于注意偏向,对于威胁性信息特别敏感而且难以化解。


有的孩子说他在日常生活中很容易被激怒,在日常排队买东西中被别人碰一下都会勃然大怒,认为别人是看他不顺眼,故意针对他。但很可能只是他深陷到某种思维里出不来,对别人已经很难有正确的看待。

 

校园暴力后应如何应对?


生物体在面对威胁时出于生存和自我保护的需要,有自我调节机制。韧性或者说心理弹性,从物理性上说,韧性是物理材料不是被动接受外力而是具有主动适应及自我调适的本能。


心理弹性是指个体面对逆境、创伤、悲剧或者其它重大生活压力时候的适应力,他是个体面对挫折时的反弹能力。


在儿童中的研究表明心理弹性在儿童中是普遍存在的。


大约三分之一的高危儿童,包括出生时出现并发症的儿童、长期贫困或者家庭破裂或者父母患有精神疾病的儿童,他们顺利地度过了童年期和青春期,不但没有表现出严重的行为问题,而且良好地适应了家庭和学校生活,并且实现了自己教育和职业上的目标。


心理弹性涵盖了包括自尊、自我效能、责任心和成就动机等在内的许多品质。父母一致的行为规范、父母对孩子提供的关爱和支持、良好的亲子关系等因素都有助于培养孩子的心理弹性。


有良好的心理弹性者积极情绪水平高,个体在逆境中能有效应对。情绪觉察度高的人在面对逆境时,能更好察自己的情绪,进行认知-情绪加工。


对于消极的负面事件能重新评估认知或者进行情绪宣泄。高心理弹性者在面对负性情境时,会更加主动使用策略调节情绪。心理弹性高的人在遇到困难时能够主动寻求帮助,适应环境。而心理弹性低的人比较容易采取消极的策略,愿意寻求帮助的意愿比较低。

 

校园暴力受害者在遭受灾难后对于事件的重新评估可以帮助他们今后应对类似的情境。


研究表明,在某种环境中经历压力或者逆境时,会增强对随后压力的抵抗性,产生“钢化效应”,伴随压力后的积极适应能提高本身的适应力。


对先前压力或者逆境使个体对今后类似消极的经历忍受力提高,从而能够更加成功的应对,这就是适应。如果校园暴力的受害者克服了一个危险情境,能更加有利于他们今后克服相似的危险情境。 


遇到不能解决的问题时,寻求帮助而不是给自己增加情绪压力。如果一直采取回避策略,心理的忍耐力一直没有提高,反向发展出情绪容易被唤醒和激怒。


校园暴力的受害者往往是内向、害羞的孩子。他们在同学间不受重视,只有很少朋友,在学校中十分孤单,有的甚至被同学排斥。


这一类的孩子还需要增强表达力和社交技巧,需要提高自信,相信自己可以处理好人际关系, 相信自己通过表达和求助可以获得其他人的关心和帮助。


生命中有那么多的不幸和无奈,我们每天都在负重前行。不被一次的不幸打倒,相信自己不是世界上唯一那个受伤害的人,相信今后的每一天都只会更好!

 

Werner E E. Children of the Garden Island. Scientific American, 1989, 260; 4, 106~111
Seligman M, Csikszentimihalyi M. Positive psychology: An introduction. American Psychologist, 2000, 55(1): 5~14
韧性(resilience)——在压力下 复原和成长的心理机制. 于肖楠, 张建新,  心理科学进展, 2005, 13(05): 658-665.
原创:夏天离去春天归来
责任编辑:一只梨
0

回复

校园暴力与心理适应-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夏天离去春天归来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夏天离去春天归来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