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人生

发布时间:2020-12-29 5评论 3839阅读
文章封面

什么是二手人生?

 

面对生活中的大事小情时,无意识做出的首要选择是:假手于人。或者,成为他人的心理替身。

 

当我们谈“二手人生”时,其实在谈什么?

 

在谈生活中的主动与用心

 

在此,我们先以一部小说作为开头,描述二手人生之一二。

 

01


2016年法语文学荣誉龚古尔奖的小说《温柔之歌》(作者:蕾拉•斯利马尼Leila Slimani),描述了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是关于一个年轻的家庭,他们有一个女儿,后来又生了儿子。女主人原本自己照顾这个新生儿,但她感觉不到自身的价值,无法忍受平庸而琐碎的家庭主妇生活。夫妻俩经过商量决定请个保姆负责照看两个孩子。


经过多轮面试,他们选了一个完美保姆。这个保姆来到他们家以后,全心全意的照顾两个孩子,用心用力做好本职工作。


随着相互依赖的加深,隔阂与悲剧也在缓缓发酵。当保姆与所照看孩子一起的许多情景激起她原有失去孩子的内心创伤,以至于悲剧收场。

 

有些人会认为:在这部小说里,最大的特点是一个阶级对另外一个阶级的剥削。


这只是一个方向,表面上好像这个有钱的女人请了保姆,是对保姆这个阶层的人的剥削。


另一个方向正好相反:这个有钱的女人出让了一部分她的人生给了这个保姆。

 

而这个保姆,认同了有钱女人的人生出让,认为这就是她(保姆)的人生,所以才会发生后面的悲剧。

 

邀请他人进入自己的家庭,需要在现实层面和心理层面作准备,例如物理空间的分隔与心理边界的设定;否则就会有风险。


把自己人生出让一部分的权利,相当于在生活、工作中的某些重要领域或某些核心区域,你拱手相让你的体验权、决定权和主动权。


当然,需要补充的是,在我们人生中并不是所有的领域,我们都要获得话事权,但是在一些重要且必要的领域,必须有。

 

比如当我们的孩子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们是他的主要抚养人,而不是别人。

 

使家庭简单关系复杂化的方式有很多,邀请他人(包括小两口的各自父母)是其中一种。


这种复杂化呈现在表面,是混杂着的很多不同的关系:婆媳之间,岳婿之间,亲家之间,夫妻之间,甚至祖孙母子母女之间…


当你邀请他人进入你的家庭,就像把各种关系织成一张网,很多人以为这张网能接住许多现实困难,却不知其中付出的代价让你在网中动弹不得,而且还要张罗大家,假装看不到这张网。

 

不是很多人能意识到,这其实是一项艰巨的人生任务。

 

很多人在邀请这些人进入自己的生活时,并没有边界的设定:既无与配偶统一战线,一致对外的约定;也没有制定相应的家庭规则保有彼此的尊严。

 

这让换取生活便利(帮忙照顾孩子)的代价太大。

 

在假设没有规则与界线的情况下添丁又添员(双方父母、保姆等),矛盾随时可以爆发,最终只有透支彼此的情感来解决问题。或许强求之下有屈服,可终究心有不甘,兼杂着各种委屈求全。

 

很多时候,现实层面的好处大家都能一目了然,但心理层面我们需要付出什么,往往选择视而不见。

 

我们需要在内心保有一双觉察的眼睛才有可能避免陷入二手人生的各种混乱与无奈当中,为了现实层面的“小恩小惠”而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二手人生除了让他人替代你的主要人生体验之外,还有一种是心理替身。

 

02


心理替身并不容易识别。

 

我们用一部电影引入。

 

电影《盗梦空间》里有一幕是:小费于舍回到父亲临终的场景,见到躺在病床上的父亲。以下是父子两的对话:

 

父亲说:“我很失望......”


小费舍回应父亲:“我知道,你的失望是因为我不能像你那样。”


而父亲却说:“不,我的失望是因为你总是尝试像我那样。”

 

从这一幕,我们可以了解到,小费舍一直是父亲的心理替身。


虽然他们是父子,但小费舍未能确认他们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在小费舍心里,耿耿于怀的是自己是否实现了父亲对自己的期待。父亲的期待成了他生命的主题。

 

这种二手人生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他人活着,以满足他人的需求为主要的心理动力。

 

当下,很多孩子即使成年,仍然把父母的愿望放在第一位,像一个被控制的扯线娃娃,很难有自己的想法与人生目标,并不能主动为自己做决定,成为一个心理意义上的成人。

 

这种心理替身就像一个“人生殖民地”,终其一生,都活在另一个人的庇护下,另一个人的内心需求里,以及另一个人内在生命的期待中。

 

比如你无意识成为他人实现内心需要的“工具”;比如你无法为自己做决定,需要依附他人的思想情感与情绪而感受自我的存在。

 

《盗梦空间》中,小费舍的父亲最后一句话相当于“解放”了小费舍,让他脱离心理替身的角色,重新做回自己。

 

在我们成长的路上,为什么很多人会在青春期会反抗他们的父母,会有个叛逆期;这种不愿意顺从,往往是对二手人生说“不”。

 

成为自己,按照自己内心的需求与愿望活着,主动参与到生活中,掌控自己的人生轨迹,才有可能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一手人生。

 

03


在生活中,你也会发现有一些人,一遇到事情就四处询问,像一个无助的拿不定主意的“小孩子”。


其实,在TA的内心早已有了决定,但是TA需要得到别人的认可和肯定,因为TA觉得别人的人生和别人的意见比他更重要,更有力量,更能够替代TA的人生。

 

总伸手要建议、觉得别人比自己更加厉害、权威可以帮到自己的种种想法,来自于我们还是孩童的时候,高估父母对于我们的作用。


我们没有办法跨越这座大山,我们就没有办法成为一个成人。

 

当然,需要提及的是,在心理咨询中看到的更多是不愿意妥协二手人生,所以有困惑的人。


这些人的勇敢在于TA的清醒。


这种清醒在周围许多自动开启二手人生程序的人群中是格格不入的;正因如此,才会感到特别的孤单与无助,当这一部分不能充分了解与理解的时候,会产生很多困惑。

 

或许这就是我们生而为人的脆弱吧。

 

这份脆弱,又是如此充满力量;正是因为有了这份脆弱,我们才能够行走在人世间,即使没有了盔甲,依然可以勇往直前。

 

04


人在一生中,最宝贵的是什么?


是我们时间和精力。

 

短短几十年,我们希望把我们的时间和精力投注在什么地方,决定了我们的人生走向。

 

而科技的高速发展以及社会分工的细化,让我们有机会更细腻深刻的去享受和体会到不同的人生。

 

相互搭一把手,常常是我们在人生中得到支持和得到支撑的一个重要部分。

 

但在我们生命中的核心部分,一定要由我们自己来完成。

 

正如很多人都了解二手烟对人体的危害,却不知道在心理界,二手人生对个体生命也有许多危害。


最为基础的是来自于对这个世界基本信任和信心的破坏。


凡事都以“我应该怎么样”为考虑,而不是“我想怎么样”为主线;这让一个人没有了对自己的自信,总是以赢得外界的认可为先。


用父母的生活方式生活,没有自己的生活方式,甚至在思考理念以及审美等方面不以时代的不同而转变。


因此,我们会看到,胆怯与退缩并非天生,很多时候与成长经历联系。


比如有些人外在现实世界很安稳,内心却总在担心有不好的事情会发生。


把自己的人生重要部分假手于人,很难体会到自己是生活的主人,拘谨小心的活着,内心处于仓皇失措之中;心理层面没有建立起对自己人生的自信与把控,当焦虑弥漫开来,内心难以获得平静与安宁。


05


当属于你的人生画卷慢慢舒展开来,当你手执你的人生画笔,时而奔放,时而温婉,时而顿挫......


每每当你落笔之际,希望你可以时常问自己:


此时此刻,我这个我,在哪里?


在他人的唾沫星子里,还是在自己的心里。



附注:本文原创首发微信公众号:chenlihuaxinli,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
文:陈丽华
责任编辑:殷水







相关阅读链接:
父亲的权利和功能
《海外游子的陷落孤独之旅
《自卑的假面人
《拖延症和社交恐惧的人,内心最渴望的是“被允许”
0

回复

作者头像

陈丽华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个人头像

陈丽华

年过不惑,具有多年全职从事精神动力取向心理咨询的丰富临床经验。 擅长对外在行为进行潜意识深层探索,帮助建立内心亲密信任关系,解决内心冲突,促进个人成长。 擅长早年安全感缺失引发的个人成长及婚恋问题,青少年成长问题,自卑(自恋)引发的心理问题。

陈丽华·壹心理认证咨询师 预约
97人

服务过

2.3k天

入驻时间

私信

陈丽华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