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与抑郁症的距离,只差一部手机

发布时间:2020-12-23 3评论 4124阅读
普通人与抑郁症的距离,只差一部手机-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摘要:社交媒体使用不当,会引发自卑感和失败感

  

社交媒体抑郁症并不是一个正式的诊断类别。但对数字时代的许多人来说,这是一种熟悉的体验。抑郁会带走生活中的幸福。如果使用社交媒体让我们变得抑郁,我们就有充分的理由去找到问题的根源。

 

想要真正了解社交媒体抑郁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首先要问: 为什么人们会开始变得抑郁?

 

01  “化学失衡论”理论

不足以解释抑郁症的病因

 

许多人认为:“人们变得抑郁是因为他们大脑中的化学物质失衡。”

 

抑郁症的所谓“化学失衡理论”在大众媒体上广为流传。但它实际上从未得到过专家的认可。专家认为,比起一个简单的化学失衡理论,复杂的“生物-心理-社会”模型可以更好地解释抑郁症。人们会陷入抑郁,是有许多原因合在一起的。

  

02  心理疾病与进化

 

对抑郁症的科学理解,应该考虑到精神疾病进化基础的最新研究。从进化的观点来看,那些与精神疾病相关的症状,可能是具有适应性的。这意味着它们会给我们和其他动物带来某些好处。

 

乍一听,这个说法可能很奇怪。实际上,我们所体验的某些痛苦状态对我们有明显的好处,比如身体疼痛。

 

虽然身体上的疼痛令人痛苦,但当它具有适应性时,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当身体功能正常时,疼痛就表明我们的身体出了问题。这让我们能够在问题恶化之前,做一些事情去纠正错误。我们进化出能够体验身体疼痛的能力,这是有道理的。

 

同样的道理,我们在某些情况下体验到抑郁,这可能也是适应性的。

 

03 抑郁症的社会失败模型

 

一种具有影响力的抑郁症进化模型是“社会失败”模型。研究人员观察了不同物种的动物应对冲突的方式。在此过程中,研究人员着重研究了动物在遭受社会失败、在社会冲突中失去地位时的反应。

 

在这些情况下,失败的动物可能会沦落到从属地位,无法逃脱更强大的动物的折磨或威胁。据观察,人类和其他动物在这些情况下都会表现出类似抑郁的行为。

 

抑郁症的社会失败模型并不是唯一的进化模型,不同的模型可能有助于解释不同类型的抑郁症。但是社会失败模型为这些冲突的情况提供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根据这个模型,在失败的情况下变得抑郁是具有适应性的:

 

首先,抑郁反应可以“降低”动物或人的目标和行为,这样他们就不会用可能引起攻击的方式挑战统治者。

 

第二,抑郁会影响占统治地位的优势动物或优胜者对从属者的看法。优胜者更有可能把抑郁的从属者看成受压制的、不具威胁性的人,因此不是威胁者。

 

抑郁症的社会失败模型有助于解释人类抑郁症的一个重要原因。所以我们会看到:抑郁症常常与自卑感并存,抑郁症患者倾向于将他人视为拒绝和看不起自己的人。

 

显然,并不是每个遭受社会失败的人都会变得抑郁。这种差异似乎可以归结为人们怎么体验失败,即他们对失败的主观体验。

 

关于人们在遭受酷刑后如何应对的研究表明,那些因遭受酷刑而放弃了自主性、意志和身份的人,最有可能变得抑郁。

 

但是,那些拥有坚定的自我意识,甚至感觉自己在道德上比施虐者优越的人,就不太可能抑郁。一个人在主观上是否体验到失败,甚至比他们是否感到绝望更能预测抑郁

 

04  社交媒体抑郁症与社会比较

 

到目前为止,有关社交媒体使用和抑郁之间的关系,各种研究结果并不一致。研究人员正在继续了解其中的复杂因素。

 

研究确实表明,某些使用社交媒体的方式与抑郁症有关。例如,有研究发现,使用Facebook可能会引发不利的社会比较和嫉妒,并伴随着抑郁情绪。

 

抑郁症的社会失败模型可以帮助我们思考发生了什么。社交媒体为我们体验社会失败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会,包括感受到自己地位的丧失。


我们经常被邀请去和别人比较。重点是朋友数量和高度选择性的自我展示方法,这些方法突出了别人积极的特质。我们被鼓励着去关注别人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的方式。


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开始觉得自己低人一等。我们可能会开始相信别人在看不起我们。

 

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我们就会产生进化得来的自动化反应,而我们往往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当抑郁症降低了我们的情绪时,它也会以抑郁特有的方式降低了我们的行为和目标。


进化的功能是让我们保持低调,这样我们就不会挑战占主导地位的人,他们也不太可能把我们视为威胁。

 

抑郁症的循环可能以其特有的“自我折磨”开始。抑郁的人似乎经常被迫用高度自我批评的自我对话来攻击自己。

 

05  预防和克服社交媒体抑郁症

 

在人类祖先所处的环境中,对社会失败的抑郁反应是一种进化出来的适应性反应。但我们现在已经不是生活在祖先的那种环境中了。只是,我们仍然以这种已经过时的方式来做出反应。

 

那些因使用社交媒体而患上抑郁症的人,可以通过打破自我折磨的模式而受益。他们需要意识到自己在进行自我惩罚,他们也需要努力和自我批评的想法进行辩论。

 

无论是否抑郁,只要我们确保自己使用社交媒体是为了享受生活,而非为了社会比较,我们就能从中受益。社交媒体可以让我们更自由地探索更多方式来获得长远的幸福感。

 

明智地使用社交媒体,意味着看透社交媒体引发了我们什么样的热情和幻想。

 

好消息是,由于越来越多的公众辩论和讨论,许多人越来越能意识到社交媒体对我们的影响。

 

要看清社交媒体的本质,就必须认识到,尽管社交媒体确实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一些好处,但它的主要目标是为了让我们继续使用它。即使这种使用对我们的情绪产生了负面影响,它也在继续给我们推送同类的信息。

  

(注:本文有对原文进行增删和改写。)
翻译并改写:唐诗
编辑:唐诗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或支持其观点。本公众号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首发微信公众号:广州伊理雅通心理咨询中心
责任编辑:一只梨

原作者名: Bradley Murray DPhil, MEd

转载来源: Psychology Today

转载原标题: 《Social Media Depression and "Social Defeat"》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

0

回复

普通人与抑郁症的距离,只差一部手机-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广州伊理雅通心理咨询中心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广州伊理雅通心理咨询中心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