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么对方遍体鳞伤,要么自己痛不欲生:心理学剖析"作"

发布时间:2020-12-16 4评论 7769阅读
文章封面

谈恋爱应该是两个人格健全的人做的事,如果人格不够健全,要么折磨的对方遍体鳞伤,要么害的自己痛不欲生。


著名心理学家曾奇峰曾经说:"谈恋爱应该是两个人格健全的人做的事,如果人格不够健全,要么折磨的对方遍体鳞伤,要么害的自己痛不欲生"。


在亲密关系里,"作"是一种"病",是一种源于人格成长不够导致的行为。


但是在谈"作"之前,首先要对它做一个解释。大部分人通常会认为相较于男性,女性更容易"作",但事实并非如此。男性如果人格成长不够,同样很"作",只不过和女性的"作"表现形式不太一样罢了。相比而言,女性的"作",形式更外显,更容易被观察和理解——比如内心想让对方来哄自己,但是嘴上说的却是"离我远点",这种心口不一的形式,就是一种常见且易于理解的"作"。


对于人格发展程度不够的人来说,他们即使生理上已经是一个成人,但使用的语言体系却还是婴儿的。我们都知道,婴儿通过哭来表示自己的一切不满,以哭闹来唤醒妈妈的焦虑和爱意,以实现让妈妈满足自己需要的愿望。对于心智不成熟的人来说,他们的语言系统也是如此,虽然形式不是像婴儿一样嚎啕大哭,但本质上却是一样,都是通过"让对方不舒服"来"告诉"对方:"我现在不舒服"。


这其实就是"作"的本质。


而心智成熟的人会清晰的觉察自己的情绪,并且能够准确的表达自己的情绪、感受和对于对方的诉求。比如说告诉对方:我很不舒服/我现在很愤怒/我现在有点难过,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会/你来哄哄我等)


"作"其实是一种下意识的动作,也就是说,很多人在让别人难受(折磨别人)的时候并不清晰自己的目的是什么,只不过这样做会让他们觉得舒服。如果仔细觉察,你会发现自己或者身边亲密的人身上有此特质:当看到对方高兴时,自己就好像有一种无名之火,总会不自觉的"找点茬"。


今天这篇文章,就从心理学的角度一起探讨一下关于"作"的话题。




1. "作"的原因:内心的拧巴


为什么会作?这个问题简单的回答是:因为自己的内心太拧巴,也可以说,自己的内心有"未曾疗愈的创伤"。


创伤和拧巴,这两个词虽然说出了原因,但却说明不了感受。其实,这种拧巴本身就是一团模糊的能量,说不清,道不明,无法聚焦,也不可描述。究其原因,是因为它存在于一个人的潜意识中。


荣格曾经说:"潜意识正在操控着你的人生,而你却误以为那是命运",所谓潜意识,就是人不能通过简单的觉察或反省意识到的内容。但是人的行为又恰恰是受到潜意思的支配和影响的,这就是荣格所说的"潜意识操控人生"。这些模糊的能量,是曾经的心理创伤,它们被压抑和埋葬在深层的潜意识之中,很难觉察。


所以,就"作"的当事人而言,很多时候,ta的火都是"无名火",也就是说,他们根本不清楚自己的火从何而来,反正就感觉不是很痛快。


当有这种不痛快的时候,ta就会下意识的想要把这种难受的感觉扔出去。扔给谁呢?一般的选择是亲密关系里的人。通过折磨对方,把对方变得难受了,自己就感觉舒服了。


这正是在前面提到的"婴儿般的语言"。这种语言的内在逻辑是:因为把难受扔给你了,这样你就可以承担我的难受和拧巴了。当你和我一样难受的时候,你就懂得我有多难受了。


2. "作"的表达:渴望链接


可能有的人看到这里会有点似懂非懂的感觉。作是因为内心难受、拧巴,那么问题来了:第一:这些难受和拧巴是哪来的?第二:ta为什么要告诉我ta有多难受呢?换言之,ta通过"作"这种方式,想表达什么呢?


① 拧巴的根源


拧巴,是一种我们普通人都能理解的语言,如果换做精神分析的术语,应该叫做"内心的冲突"。一个人怎么样才算人格完整、心智化水平高呢?就在于ta内心的冲突是多还是少?是会让ta时刻感觉自己处在一种分裂的纠结和矛盾感中,还是感觉自己的内心是和谐、统一的?


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自体(self)的发展如果能够得到较好的发展,也就是如果ta的父母能够以比较恰当的方式对孩子进行的抚养,则这个孩子的内心的冲突就会比较少。


比如,父母对孩子心理边界的入侵过多,对孩子有太多的控制、包办、替代,孩子的自我就会被压抑,如果在这个过程中态度和方式方法又很粗暴,经常用一些强制性的方式来压迫孩子遵从大人的意志,那么这个孩子的自体发展就会比较差,内心就会有很多创伤。


所以,拧巴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种"委屈感",或者也可以说是一种"挫折感",这些感受的来源,是心理创伤的泛化。


不过需要解释的是:这种委屈和挫折不一定是我们通常意义理解到的那种,比如遭受了冤枉会感觉到委屈等。而更多的是一种创伤的泛化。


举个例子,我今天很想吃某家的凉皮,结果我去了对方没开门,这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挫折",没有买到我想要的凉皮,带给我的就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挫折感——从道理上说,我知道买不到凉皮这件事不是我能控制的,但是从感受上,我却有一股无名之火。


心智发育越不成熟,其人格中不健康的自恋越多,对于自恋受损的忍耐度越低。换言之,如果一个人的人格发育的基本上没太大问题,那么买不到凉皮对他不会有太大影响,但是如果一个人非常自恋,那么这就会让他心情不好,有一种或抑郁或无名火的感觉。


所以,越自恋的人,其生活中自恋遭到挫折的机会越多,当无数的微小的事件带来的挫折感累积到一定程度,ta就会找机会把这种难受的感觉发散出去。如果这时候ta身边的人因为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得罪"了ta,就有可能激发ta强烈的怒火和情绪。


冷战、发脾气、哭闹等等,都是"作"的表现形式。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ta无意识的状态下完成的。



② "作"的本质需要:求求你,看到我


一个喜欢作的人,为什么要告诉别人ta有多难受呢?ta通过"作"这种方式,想表达什么呢?


透过现象,直接看本质。其实他们在用自己的语言告诉对方:求求你,看到我。


See,看到,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语言。


心理学家科胡特在他的自体心理学中认为,自体客体(self-object)的三种类型之一,是镜像的自体客体。也就是说父母在跟孩子的关系中间,对孩子有正性的反应,这种反应让孩子感觉自己是有价值的、完美的、可爱的,并逐渐变为自己对自己的自尊。


父母要给孩子镜像回应,前提是先"看见"孩子,看到ta哭是因为什么,看到ta需要什么等等。只有先看到,才能有恰当的回应,以满足孩子的自恋需要。


而那些"作"的人,在成长的过程中,他们的需要、委屈、心理诉求都是没有被看到的。比如一个孩子因为丢失了一个洋娃娃而哭泣,也许妈妈只是敷衍的劝慰她说:没关系,丢了可以再买一个新的。如果她继续哭,妈妈就很不耐烦的说:哭什么哭,哭有什么用?难道哭,洋娃娃就能回来了吗?


在这样的回应中,孩子对于洋娃娃的感情被忽视和压抑,她的妈妈没有看到她,甚至用粗鲁的语言否认了她难过的真实情感。这样,就会在她的心灵上留下创伤。


爱作的人,其实都是内心太委屈了。为了能跟对方发生链接,为了能与对方亲密,ta需要把对方也弄的委屈了,让对方也体验一下难受的感觉,这样就意味着我们同频了,我们是真正的亲密关系。


虽然这种方式很"变态",但却是他们潜意思里真实的诉求。Ta希望能跟亲密关系里的人亲密,希望对方能理解ta、看懂ta的拧巴与痛苦,然后像ta期望的理想父母那样,呵护ta、安慰ta。


当然,这种梦想基本上都会破灭,因为很少有人学过心理学,自然看不懂ta"作"背后的需要。



3. 为什么只作"自己人"?


很多人即使从道理上懂了"作"的原理,但还是不能理解,为什么你只对我"作"?如果说这是在用这种特殊的方式表达对我的特殊的爱,那对不起,我还真的无福消受。


是的,作一般很少对外人作,基本上作的都是自己人。这是为什么呢?答案是,他们会把亲密关系里的另一半,下意识的当做自己内心中渴望的"理想父母"。


从本质上说,世界上只有一种关系,就是自己和早年抚养者(一般是父母)之间的关系。之后所有的关系,都是在这个关系的基础上的投射。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人很难摆脱早年和父母关系的限定——不是不能,而是很难。


在亲密关系里,人会有不同程度的退行——生活中强撑着的理智,在亲密关系里常常会烟消云散。因为亲密关系会让人放松,在放松的时候,每个人本能的需要就会显露出来。人格发育不成熟的人,会在退行中对对方产生依赖的心理,而有依赖,就一定会有控制和因失控带来的失望——也就是受伤的感觉。


对于作的人来说,他们内心深处的创伤是需要一个"理想父母"来疗愈的。这个理想父母是懂自己的、爱自己的,是自己怎么作都能hold的住的.....


所以,"作"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无意识的试探,通过作来试探对方的底线,试探对方对自己的抱持度或者接纳度有多高。


另外,正如很多父母和子女之间的关系常常是相爱相杀一样,亲密关系也经常伴随着这样的状态。除了爱,还有一种莫名其妙、难以觉察的"恨"。


这种"恨"看似是发生在现在,由对方激发,但是潜意识里还是因为早年和父母关系中的创伤没有被修复。


换言之,他们会把对父母敢怒而不敢言的"恨",投射到亲密关系的伴侣身上,折磨对方的时候,就好像在"报复"父母对自己当初的强迫、压制一样。


所以如果仔细品味,你会发现"作"的人看似很痛苦,但在痛苦背后,却还有一种难以觉察的快乐。


4. 怎么改变"作货"体质


我写这些,并不是为了善"作"作的人鸣冤抱屈,文章的目的,一是为了"作"的人更好的认识自己,二是为了"被作"的人更好的理解对方。


但是不管怎么说,"作"的本质,还是一个人人格发展不够成熟的表现。生而为人,一个最根本的需要就是发展自我,也就是对自己的人格进行完善。而这一切,需要自己付出艰辛的努力。


曾经的岁月无法重来,曾经的创伤却需要疗愈。事实上,只有人格发展完整的人,才能真正的享受亲密关系,真正的深刻体会到亲密关系里的爱与被爱。


就像本文一开始曾奇峰老师说的那样:"人格不健全的人谈恋爱,要么把对方折磨的遍体鳞伤,要么自己痛不欲生"。所以,知道了问题,知道了问题的来源,下一步,就是如何改变问题。可以尝试从以下几个方面去改变自己的"作货"体质。


第一,深刻的认识自己。


苏格拉底说"认识你自己",可以说,这一个人必须搞明白的问题,否则可能就意味着活的浑浑噩噩。


认识自己包括很多层级,对于比较作的人,需要深刻的认知自己的创伤是怎么来的——这不仅是追根溯源,寻找自己小时候的经历,更为主要的是,在当下觉察每一次给自己造成熟悉的"挫败感"的来源。


比如刚才说的买凉皮,如果不觉察,可能很多人并不知道自己雷霆大怒最初的起源,只是生活中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事。


比如对方说话的语气,让自己感觉到被怠慢,然后顷刻间熟悉的"被伤害感"便涌了上来。这个时候,哪怕当时作了,大闹一场,在事后也需要重新对自己的情绪始发点进行复盘和觉察。


一个人对自己认识的越清晰、越准确,其心智化的水平就越高。


第二、提升自己的情绪管理能力。


情绪管理能力衡量是一个人心智化水平的主要标准之一。很多"作"的人,在作的时候,都是陷入到了情绪中不能自拔,并且会因为情绪化而使矛盾激化。


情绪直接和感受链接,一般作的时候,都是感觉到了巨大的被伤害的感受,这些感觉激发了过去创伤的按钮,让人无法自控。


一个人的情绪管理能力,包括情绪的觉察能力、调控能力、自我激励能力等几个方面。其中觉察能力最为重要,是情绪智力的核心。


当觉察到自己的情绪,尤其是愤怒、悲痛、绝望等负面情绪时,应尝试用"按暂停键"的方式让自己先刹一下车。


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因为如果不做这个暂停动作,很多事情就会愈演愈烈,直至不可收拾。所以,无论何时,让自己保留一份理智,尝试用几个深呼吸来暂停一下自己的情绪,对于管理情绪来说,非常有效果。


第三,使用"复盘"工具。


复盘对于个人成长来说,是非常有用的工具。如果能将这个工具切实的使用起来,会发现自己的变化突飞猛进。


人不可能瞬间改变,从知到行,从强制到内化,从表层理解到深层领悟......都需要一个过程。所以,我们不要强迫自己马上做出根本性的改变。


有时候跟着情绪走了,又大作了一场,这也不用太过苛求自己。但是事后一定要进行复盘。对自己当时的情绪、情绪的触发点、感受、以及下一次如果类似场景发生,自己在理智的情况下认为如何应对是最好的方式等等,一一记录。


复盘越详细、越深刻,自我觉知就越深,改变也就越大。


第四,尝试用成人的方式表达自己的诉求。


在本文中,我们多次提到成人的表达方式是怎样的。简单说,就是直接表达自己的感受、情绪和需要。


当我们认识到了自己的"作",认识到了自己的言不由衷、口不对心,就需要尝试使用新的"武器",替代旧的。


最开始使用时既不熟练,甚至还可能勾起自己的屈辱感——因为曾经弱小的我们向父母讨要关爱时,遭到了无情地拒绝,所以长大后我们再也不敢开口去"要"。


想要克服自己的屈辱感,是件不容易的事。但是我们需要知道,这不是在要,而是一个成年人在用成熟的方式表达自己的诉求。如果将其理解为"讨要",自然就很屈辱,但如果将其理解为"表达",就多了很多中性的色彩。



【写在最后】


我曾写过一篇文章:"亲密关系里,作是一种病,伤人更害己",这篇文章到现在还不断的有人评论和点赞,可见遭遇"作"之痛苦的人,不在少数。


但是"作"的确是一种在亲密关系里非常伤害感情的行为,从理智上说,爱一个人就好好爱,最好不要作,但是在自己的人格成长不够的情况下,这是很难做到的。


真正的爱,是在人格完善的基础上的爱,不是占有,而是心甘情愿的享受付出爱的感觉。


不管是为人父母还是在恋爱、婚姻关系中,自我成长都是一个人终生的课题。成长不是为了让对方舒服,而是为了让自己活得不再那么拧巴和痛苦,能够真正活出人生的真相,真正体会到人间的幸福。


试试吧。


我是【有梦想的唐糖】,动力学取向的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多平台的签约作者,同时也是一名致力于心理学知识传播的终生成长者。如果你有什么心理困惑,欢迎在后台私信我。
原创:有梦想的唐糖
责任编辑:一只梨
0

回复

作者头像

有梦想的唐糖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有梦想的唐糖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